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4章

太 24:3-31 君王回答难题

3. 耶稣在橄榄山上坐着,门徒暗暗地来说:“请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

这支小小的队伍继续登上橄榄山,直到耶稣到了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从那里可以看到圣殿(可13:3)。他在那里坐下,“门徒暗暗地来说:‘请告诉我们,什么时候有这些事?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这是自从我们救主的日子以来,各个世代的人都在问的问题。在这里有两个,也许有三个分开来的问题。门徒首先询问圣殿被毁是什么时候,然后问基督来,“时候满足“(英文修订版又作此说)的预兆。耶稣的回答包含了极多奥秘的事情,只有当他预言的事情真正发生,才能被人完全明白。他告诉他的门徒一些事情,是和耶路撒冷被围城相关的,一些是关于他的再来的,一些是立刻发生在“世界的末了”之前的。当我们有更清晰的光照,我们可能就看出,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我们救主的预言和所有这三件大事都有关系。

4-6. 耶稣回答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总不要惊慌;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只是末期还没有到。”

耶稣总是非常实际。对他的门徒来说,最要紧的事情并不是他们可以知道“这些事”什么时候发生,而是他们要得保守脱离此时特别的恶事。所以,“耶稣回答说:‘你们要谨慎,免得有人迷惑你们。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说:我是基督,并且要迷惑许多人。’”他们要小心,免得有任何冒充的弥赛亚会引他们走上偏路,就像这些人败坏了其他人一样。在耶路撒冷被毁之前,有很多冒充的人出现,扬言他们是神膏抹的;历史的每一页几乎都写满了这样的骗子的名字;在我们今天这个时候,我们看到一些人奉基督的名来,说他们就是基督。这样的人迷惑了很多人,但是听了主的警告的人是不会受他们的欺骗。我们救主的话,“你们也要听见打仗和打仗的风声”,这是可以用在世界历史的几乎每一个时期。地上少有长时间的和平,几乎总是有真正的打仗以及打仗的谣传。自从耶路撒冷被推翻,就有很多这样的事,在“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那荣耀的时候来到之前,还会有很多这样的事。

“总不要惊慌”:这是给历世历代基督的门徒及时的信息。“因为这些事是必须有的”,所以让我们不要因此吃惊,惊慌; “只是末期还没有到”。耶路撒冷被毁,这是末期的开始,是基督在末后的日子站立在地上时要发生的一切事情的极大预表和预见。耶路撒冷被毁,这是一个终结,但不是那最后的末期:“末期还没有到。”

7, 8. “民要攻打民,国要攻打国;多处必有饥荒、地震。这都是灾难的起头。”

“多处必有饥荒、地震”,人会认为这就是灾难了;但是我们的主说“这都是灾难的起头”而已,是他来到耶路撒冷,或者来到全世界面前以前一定要有的生产之痛的第一阵剧痛。如果饥荒,瘟疫和地震只不过是“灾难的起头”,那么末期会怎么样呢?这个预言应当既警告基督的门徒他们可能要面对的,也要让他们不再依赖那要经历更大灾难的这个世界。

9. “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

我们的主不仅预言了要临到犹太人,以及临到世人的普遍的试炼,还预言了那要成为他所拣选的门徒的分的特别逼迫:“那时,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也要杀害你们;你们又要为我的名,被万民恨恶。”新约列举了大量的证据,表明这句话的成就。就在保罗的日子,“这教门”已经是“到处被毁谤的”。从那时起,有什么地方是没有沾染殉道士的血的吗?基督的福音在哪里被传讲,人都起来武力反对传怜悯信息的信使,只要能够,就要打击,伤害他们。

10. “那时,必有许多人跌倒,也要彼此陷害,彼此恨恶。”

这是对跟从基督的人的艰难试炼;然而这是他们总要忍耐的。逼迫既能暴露教会外面的敌人,也能暴露教会内部的叛徒。在被选上的人当中,我们要发现犹大的继承者,就像出卖他的主一样,愿意出卖门徒。这一切当中最令人伤心的是,好人要被他们自己的家人出卖,但即使这一点,也是他们当中很多人,为了基督的缘故要忍耐的。

11, 12. “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

教会外部的逼迫者,内部的叛徒不能做成的事,教导异端的师傅要来尝试:“有好些假先知起来,迷惑多人。”在历代他们都起来,在现今这时候,他们起来,像云彩一样,直到天空被他们遮蔽,好像吞噬一切的蝗虫的大军。这些人是发明新教训的,他们看来是以为,对耶稣基督的信仰,人可以随意扭曲成为任何的形状。哎呀,这样的师傅竟然会有人跟从!他们能迷惑“多人”,这更令人伤心。然而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让我们记住,君王说过事情就是如此。

这样“不法的事增多”,如此不法的事加增,“许多人的爱心冷淡”,这就不奇怪了。如果这些师傅欺骗百姓,给他们“那并不是福音的别的福音”,那么人没有爱和热心,这就不奇怪了。任何落在鼓吹当代“分解批判论”的人采用的如此让人心寒,杀灭人的操纵之下的人,还会有任何爱心热心存留,这才奇怪。确实,它被叫作“分解”是很恰当的,因为它分解破坏了几乎任何值得保留的东西。

13. “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

我们的救主再次提醒他的门徒,在他们将要经历如此试炼和试验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自己要负的责任。他要他们记住,赢得奖赏的,不是那开始赛跑的人,而是那达到目标的人:“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如果这个教训没有另外一个教训加以补充,那么这句话对可怜,受到试探,试验,挣扎着的圣徒来说,就根本不是什么好消息了。如果神不保守我们,免得我们跌倒,赐我们坚忍的恩典,我们有哪一个人会在奔跑天路的赛程中坚忍到底呢?但是他的名是当得称颂的,“义人要持守所行的道。”“那在你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直到耶稣基督的日子。”

14. “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

世界对教会来说就像脚手架对建筑物而言。教会被建造好,脚手架就要被拆下来;这世界一定还要存在,直到最后一个选民得到拯救:“然后末期才来到。” 在耶路撒冷被毁之前,“这天国的福音”很有可能已经传遍当时人已知的天下;但是“对万民作见证”,这是对这福音更完全的宣告,然后万物的结局才会来到,“然后末期才来到”,君王要坐在他荣耀的宝座上,决定全人类永恒的命运。

15-18. “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那时,在犹太的,应当逃到山上;在房上的,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在田里的,也不要回去取衣裳。”

救主的这番话似乎是完全针对耶路撒冷被毁说的。基督的门徒一看到“那行毁坏可憎的”,就是罗马人的徽号,以及他们拜偶像的标记“站在圣地”,他们就知道,他们逃跑的时候到了;他们真的是“逃到山上”。在耶路撒冷和周边村镇的基督徒,“在犹太的”人,抓住逃离罗马大军的第一个机会,就逃到了在佩里尔的山城佩拉,在那里他们被神保守脱离了那推翻犹太人的普遍毁坏。在这有罪的城被包围之前,人没有时间可以浪费;“在房上的”人“不要下来拿家里的东西”,“在田里的”人,不能“回去取衣裳”。他们一看到“耶路撒冷被兵围困”(路21:20),就要最急忙地逃到山上。

19-21.“当那些日子,怀孕的和奶孩子的有祸了。你们应当祈求,叫你们逃走的时候,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

对那些需要安静和休息的妇人来说,要她们逃跑离开家,这必然是特别试炼人的时候。我们充满怜悯的救主,如此同情在这有需要时刻受苦的母亲,他是多么体贴温柔!“逃走的时候……遇见冬天”或者“安息日”,这会带来特别的困难;所以主勉励门徒“祈求”,可以有其他的时候逃走。主完全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可以逃跑,然而他命令他们祈求,让他们逃跑的时候既不是在冬天,也不在安息日。今天的聪明人会说在这样的情形下,这个祷告是没有用的;祷告的民的伟大夫子和楷模并不这样认为;他教导说,这样的时候正是特别祈求的时候。

救主讲出了下这个命令的原因:“因为那时,必有大灾难,从世界的起头直到如今,没有这样的灾难,后来也必没有。”请看约瑟夫记载的耶路撒冷被毁灭的记录,看看我们主的话是何等实实在在应验了。对于基督的死,犹太人亵渎地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从没有任何其他的民向自己发如此可怕的咒诅,如此的审判从来没有落在其他国家身上。我们在约瑟夫的书中看到,犹太人被钉十字架,直到连造十字架的木头都没有了;成千上万的人在城内因着激烈的派别争战互相残杀;他们被卖为奴的人太多,结果成了市场上的毒害,毫不值钱;罗马人最终进城时可怕的血肉之灾;这让人毛骨悚然的记载完全验证了救主在这些可怕事情发生将近四十年前说的话。

22. “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

这是这位既是君王也是先知的主说的话;话既是真实,也是带着权柄。耶稣讲要发生的事,他不仅是作为能够看见将来的先知,而且还是作为安排一切事情发生的主权的主说这番话。他知道有何等火一般的试炼在等着这个不信的国家,“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如果可怕 围城持续更长时间,整个犹太人民族就要被摧毁了。君王有权缩短邪恶的日子,他解释了运用这权力的理由:“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那些被他们自己一国同胞憎恨,逼迫的人,神用他们保守犹太人,免得完全被消灭。自从那些日子以来情况常常就是这样;为了他选民的缘故,主已经没有发出许多的审判,缩短了其他的审判。罪人亏欠义人太多,是过于他们知道,过于他们屑于知道的。

23-26. “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看哪!我预先告诉你们了。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

对基督有如此的信心,结果没有任何多余的可以分给那些假冒的人,这是极好的。不要把信心分布得太广泛,这很重要。那些每样事情都相信一点点的人,到了最后,对什么事情都完全不信。如果你对那确凿稳固的行使完全的信心,“ 假基督、假先知”就不能把你蒙骗。在一方面,当代教导异端的人比他们从前犹太人的同党成功得多,因为他们确实“连选民也就迷惑了”,尽管他们不能“显大神迹、大奇事”。 我们现在所处时代其中一样最令人伤心的标记就是,“连选民”也很容易就被我们当中人数众多,花言巧语的“假基督、假先知”欺骗。然而我们的救主明明白白预先警告了跟从他的人,要他们防备这样的人:“看哪!我预先告诉你们了。”预先得到警告,就是预先有了防范。让我们也是这样。“你们不要信”:我们救主明明白白的命令可以很合适地用在那和神所默示的话语相违背的“当代思想”的整个体系上。

27. “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

他来的时候,我们会知道他是谁,他为什么来。对于“人子的降临”,不会再有任何奥秘或者隐秘的事情。那时不需要问任何问题;当这再来真的发生的时候,没有人会看不到他的出现。“众目要看见他。”基督的再来是突然,令人惊异,全世界都可以看得见,对罪人来说是可怕的:正如“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在他第一次来审判,耶路撒冷被毁的时候,这件事情的可怕是地上的人从来没有想过的;他最后的再来还要更可怕。

28. “尸首在哪里,鹰也必聚在哪里。”

犹太教成了一具“尸首”,死了,败坏了,合适给罗马的鹰,食尸首的鹰作为食物。渐渐时候要到,在死亡的世界上要有一个死亡的教会,神审判的“鹰”要聚在一起,把那些一个也得不到拯救的人撕成碎片。哪里有尸首,哪里就有猎食的飞鸟;当政治或者宗教的尸首变得如此败坏,不能忍受,基督的审判就要倾倒而出。

29, 30. “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看来我们的主是故意把关于耶路撒冷被毁和他自己再来的预言混在一起,为的是他说的没有一句可以满足那无聊的好奇心,同时说的一切都要让他的门徒常常守望,等候他的出现。这些经文一定是在讲在最后那大日君王的降临。这些经文在临到他那有罪京城的“灾难”中可能已经部分应验了;我们也许可以把救主的话理解成是用比喻表明和那可怕审判相关的“天上”的奇事和“地上”的苦难;但在这里我们一定要把基督的话看作是预言,是“人子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的最终显明。那时候“日头,月亮,众星”都不需要了,他比日头更加光明,要表明他的父和他的圣天使的一切荣耀。

基督的再来对他的朋友来说是说不出的喜乐的源头,但这要给他的敌人带来无可比拟的痛悔:“地上的万族都要哀哭。”当耶稣降临的时候,没有得救的万民,他们永远的分就是恐惧。

31. “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

我们主再来的时候,他首先关心的是“他的选民”的安全。他已经去为他们预备地方,当地方预备好了,他们得荣耀的时候来到的时候,“他要差遣使者,用号筒的大声,将他的选民,从四方,从天这边到天那边,都招聚了来。”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
荣耀天使快快招聚,
用闪光翅膀承托,
锡安圣徒到锡安君王那里。”

鹰聚集吞吃腐烂的尸首,和基督的圣天使吹响极响亮的号筒,收聚他的选民,两者是何等的对比!愿每一个看到这些话的读者都在后来的那一群人里面!这样的人要带着喜乐盼望君王的显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