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4章

太24:32-41 君王讲论他再来的时候

32-35. “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这样,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也该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门口了。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我们的主很明显回到他经常讲的,关于耶路撒冷被毁的很有启发的题目。他在这些话里给了他的门徒关于这个时代标记的警告。他刚刚使用不结果子的无花果树作为现成的教训;现在他命令他的门徒“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也要从各样的树(路21:31)学比方。大自然这本神伟大的书卷充满了给那些有眼可看的人学习的例子;主耶稣,这位伟大的创造主,常常用这本书的彩页向他听众的思想传达教导。在这一次,他用了无花果树这个比方作为一个简单的例子:“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他们不可能看错夏天快要再次临到这个如此清楚的标记;耶稣要他们快快看到那标志着对耶路撒冷审判的标记:“这样,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也该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门口了。”修订版这样说,“你们知道他近了”,人子,君王近了。他来施恩的时候,他自己的国民拒绝了他;所以他再来,就是对他有罪的京城进行可怕审判和报应的时候。哦,愿今天的犹太人和外邦人能够聪明,学到那火一般试炼的教训,寻求他的面,逃避他们不能承担的忿怒!

君王没有让跟从他的人对这些事情什么时候会发生有任何的疑惑:“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世代还没有过去,这些事都要成就。”罗马军队包围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恶贯满盈,充满这个世界从前没有见过,以后也再看不到的悲惨,痛苦,困惑和流血的时候,正好差不多是在一代人通常的时间范围之内。耶稣是真先知,他预言的每一样事情都按字面成就了。他确认了他之前已经说过的,他用了庄严的确认这样说:“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主的道是永存的”,尽管主以人的样式出现,很快就要被当作一名罪犯被钉上十字架,但天地成就了他创造它们的目的,废去了,他的话还要常存。

基督赦免的应许和他惩罚的预言一样都是确凿的;他的话没有一句会“废去”。

36. “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子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

这里我们主的话有了一个明显的改变,这清楚表明这是指着他最后浩大地再来审判说的:“但那日子,那时辰,没有人知道。”一些想作先知的人把这句话扭出来,离开它明显的意思,说,“尽管我们不知道基督再来的日子和时辰,我们却可以知道是哪一年,哪一个月,甚至哪一个星期。”如果这种撕裂耶稣话语的方法不是亵渎,那也肯定是愚昧了,暴露了对君王的不忠。他加上一句,不仅人不知道那日子和时辰,这也是向天使隐藏起来的:“连天上的使者也不知道,惟独父知道。”所以我们不需要被没有大脑的疯子的预言困扰,就算他们宣称他们是解释了圣经;因为天使不知道的,神并没有向他们启示。就算基督披戴上人性的时候,也是如此自愿限制他自己的能力,连他也不知道他第二次再来的时候(可13:32)。我们知道他肯定要再来,这就足够了;我们要大大关心的是,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我们要预备好,迎接他的出现。

37-39.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也要怎样。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

尽管君王没有启示“人子降临”的时候,他却清楚宣告历史要重复自己,“挪亚的日子怎样”,“那日”也要怎样。他来的时候,他要发现很多人是没有预备,就像大洪水之前的人,那时“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然而在这两种情形里,罪人都得到了充分的警告。挪亚是向他那时候的人“传义道的”;“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14节)。基督的再来就像大洪水一样,是突然的,人没有预料到的,它的效果是全世界性的,对罪人来说是可怕的,尽管他们对此完全不关心:“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那日。”在其他时候合法正确的事情,当它取代了为人子的再来作好预备,它就成了积极的恶事。那些吃喝没有包括生命的粮和生命的水的人,那些嫁娶,但是不是与天上的新郎结合的人有祸了!那“日子”对罪人来说是可怕的。

“审判的日子,惊奇的日子!
听,号筒可怕吹响,
比千道雷鸣更加响亮,
把浩大世界震荡!
罪人的心,要因这呼召何等惧怕!”

40, 41. “那时,两个人在田里,取去一个,撇下一个。两个女人推磨,取去一个,撇下一个。”

基督再来的时候,义人和罪人分开会是非常精确。“那时”一起劳动的同伴要永远分隔:“两个人在田里”,犁地,撒种,收割,或者休息的时候,“取去一个,撇下一个。”相信的作工的人要被天使取去,加入被赎之人的大军,而他不信的同工要被撇下,面对快快倾倒在他身上的审判。“两个女人推磨”;她们可能是富人家中一同作仆人的,或者是穷人家中的母女,或者两姊妹,但是不管她们彼此怎样亲密,如果一个人蒙恩得救,另外一个还在定罪的审判之下,就要“取去一个,撇下一个”。这种分隔是直到永远的;没有任何将来团聚的暗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