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234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4章

太24:42-51 君王命令他的仆人警醒

42. “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不知道你们的主是哪一天来到。”

这是整件事情应用的总结。我们的主要再来,这是肯定的;他可能随时再来,这是我们要凭信心领受的;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再来,这是事实:“你们不知道你们的主是哪一天来到。”基督是用现在时态说话。他不是说,“你们不知道你们的主是哪一天将要来到,”而是说,“你们不知道你们的主是哪一天来到,”仿佛是要我们总是等待着他;为了不让我们对他的话不留意,他是用最明白的语言下这道命令:“所以,你们要警醒。”他用的称呼加强了他命令他的门徒要警醒的语气,因为那要快快再来的是我们的“主”。

43, 44. “家主若知道几更天有贼来,就必警醒,不容人挖透房屋;这是你们所知道的。所以,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

如果家主得到可靠的消息,一个贼要来,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他就要整夜醒着,等待他的出现;但如果有人对“家主”说“几更天有贼来”,在那个时候他就会特别警觉。每一个小小的声响都要吸引他的注意。他想他是听到有人在后门;不,那贼正企图从前面的窗口进来!不管他从哪里进来,他都要发现家主的耳朵正在听,家主的眼睛正在守望,家主的手作好准备要把他抓住,因为他已经得到及时的警告,知道这个破门而入的贼要来。对待贼,人是如此智慧行事;多么可惜,在警醒等候他们的主再来的事情上,他们却不是同样有智慧!我们不知道,我们甚至不能猜测,他会在漫漫长夜的哪一个更次再来:“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 “人子来”,这里用的又是现在时态;他正在来,他自己的话有说,“是了。我必快来。”

在人们没有想到,没有期待,所以没有作好适当预备迎接他的时候,基督要像贼一样来到这个世界;但真正跟从他的人不会让“那日子临到他们象贼一样”(帖前5:4)。他们会总是盼望他的出现。对于我们这些活着,比那些他用警告的话对他们说,“所以,你们也要预备”的人离他再来更近的人来说,我们主向他门徒发的命令应当更有份量。我们应当警醒,仿佛我们知道基督今晚就要再来一样;因为尽管我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我们却真的知道他会随时再来。哦,愿我们就像那些主人离开他们很久,随时会回到他们那里的仆人一样,警醒等候他!这不会让我们疏忽我们每天的工作;相反,我们会更加努力尽我们在地上的责任,因为我们的心安息在我们积在天上的财宝上。

45, 46. “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为主人所派,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

使徒是“神奥秘事的管家”(林前4:1),“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彼前4:10)。作管家的一样其中一样很重要的资格就是他要对他的“主人”,对他“管理”的所有“家里人”忠心 。他也要在对待和他一同作仆人的方面“有见识”;因为尽管这荣耀是加在他身上,他仍然还是一位“仆人”,一定要为他管家的职分向他的主人交账。这些话描述的是一位牧师的事奉,他尽心传讲真理,努力向圣灵派他去监督的人“按时分粮”。或者这话描写的是一位教导的人,他努力用纯正的教义喂养少年人的思想;或者它描述的是任何一位基督的仆人,不管他有什么呼召,都在做他的主人分派他的工,他如此努力,仿佛知道他的主会此时就来检查他的工作:“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这样的基督的仆人是有福的,他的主人发现他“这样行”的人是有福的。我们主来的时候,愿他发现我们是在这样努力工作!

47. “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

他的主人从前派他“管理家里的人”,作管理家里一切仆人的管家。他在这个职分上忠心,谨慎做工,使他得到提升,得到一个更高的位置,他的主人决心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在君王耶稣的仆人当中情况也是这样;忠心侍奉的要得到赏赐,这不是神欠人的,而是出乎恩典;不是按照律法的规矩,而是按照神家中的规矩,爱更高的原则。我们应当注意到,在一样事奉上忠心,赏赐就是有更多的事奉,有加增的责任。那一锭银子赚了十锭银子的仆人,得到权柄管理十座城(路19:17)。

48-51. “倘若那恶仆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就动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把他腰斩了,定他和假冒为善的人同罪。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这个人是一个“仆人”,所以在这里我们得到警告,这警告不是给外面的世人,而是给那些在基督教会里的人,那些自称是为神仆人的人。这也是特别对神让他们管理神的全家,传讲神话语的牧师的警告。这个人尽管是一个仆人,却是一位“恶仆”,一个假冒为善的人,一个篡夺他无权得到的职分的人。“倘若那恶仆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他的心思和言语是邪恶的。“就动手打他的同伴”:他对那在他下面的人的举动是邪恶的。“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他自己的生活是邪恶的。 他的主人要出现,突然终止他的邪恶行径:“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 立刻,可怕的惩罚要加给他:“把他腰斩了,定他和假冒为善的人同罪”,他和他们是一伙的,他假装是神的仆人,实际上他一直是撒但的奴仆,服事自己和罪,让他去到他的同伙中去。在这之前他其实已经是被砍为两段了,在外面他跟从基督,在里面他服事他自己的私欲;“把他腰斩了”,这只是公义地把他自己两面的人格立此存照而已。他的结局是什么?“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对一个身列神的仆人当中的人,这是何等的“份”!我们在看这一段话的时候,让我们带着极大的谦卑,记起使徒的庄严命令,“自己以为站得稳的,须要谨慎,免得跌倒。”

TOP

 4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