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23
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5章

太25:1-13 君王迎亲的时候

我们的主仍然是和他的门徒一起坐在橄榄山上(见24:3)。下面讲的这段充满启发的比喻是他接着我们已经在思考的论述讲的。明显它是用类似的比喻,表明我们需要为君王荣耀的显现,他来迎娶他的新娘的时候作好准备。对于我们这些在基督再来时候不再活着的人来说,“你们出来迎接他”这半夜的喊叫,要在我们死亡的时候响起。

1,2. “那时,天国好比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

这里按照东方的传统,讲的是新郎去到他新娘的父家,然后在那里带领他的配偶去到她将来的家。比喻开始的地方,是讲一些承认是他朋友的人,正在等候加入迎亲的队伍,和他一起参加婚礼的筵席。基督有形的教会也是如此等候主来。教会在永恒中的出现和“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没有很大的区别。他们都是童女, 他们都拿着灯,他们都出去迎接新郎。他们都承认追随他,这要让他们离开他们其他的同伴和朋友,好让他们可以在他取亲的那个晚上出去迎接他。

然而他们之间有一种很要紧,根本的不同:“其中有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让我们希望,我们不可从主的话里得出结论,就是承认相信的教会有一半是由那些他称为“愚拙的”人组成。然而,如果真的没有愚拙的口头承认相信的人和聪明的,得着神恩典的人的这种大大混杂,我们的救主就是不会说有这如此大的比例了。

3. “愚拙的拿着灯,却不预备油;”

他们可能以为,如果他们的灯和其他人拿的灯差不多,这就足够了。也许他们认为秘密把油藏起来,因为看不见,所以没有必要。他们愿意一手拿着一盏灯,但是用另外一只手去照顾一个油壶,这就是超过他们愿意去做的事了。没有恩典的油,这是很多口头承认相信之人的灯的致命缺陷。很多人有外面的名号,心里却没有神的生命。他们承认跟随基督,但里面没有恩典的圣灵的供应,让他们继续跟随。有一点的发光,闪光,但没有长久的光,因为尽管他们有“灯”,他们“却不预备油”。

4. “聪明的拿着灯,又预备油在器皿里。”

他们灯里有油,和灯一起还预备有油。没有油灯就没有用,就不能用。恩典要显明它自己的存在,人应当承认相信基督,但是除非有秘密储存的恩典,以此在君王他自己察看一切的眼前维持信仰的外在部分,否则承认爱基督,这比无用还要糟糕。除非神的灵在我们里面,否则确实的是,我们可能有一阵子在肉体上很体面,但到头来将会是永远的黑暗,这是真的。

5.“新郎迟延的时候,她们都打盹,睡着了。”

在基督教会的历史上,真圣徒和仅仅是口头承认相信的人常常并排“打盹睡着”,这是令人何等伤心的事实!那些有恩典的油的人,并不总是清醒服事他们的主,为他的再来守望。就算就真信徒而言,基督再来的耽延让他们失望,疲倦,毫无生气;他的教会应当为她的主守望,她却深深睡着了。至于那些“愚拙的”人,不管他们是自己欺骗自己,还是假冒为善,他们心里是没有神的真生命,过了一阵,他们外表的热心就消失了,撒但让他们吃了迷魂药,落入致命的沉睡。

6. “半夜有人喊着说:‘新郎来了,你们出来迎接他。’”

“新郎来了”,这夜半呼声把所有睡着的人惊醒。如果我们大家都更多思想我们主的再来,这是好的。我们越多传讲这点,和其他神启示的真理一道按着合宜的比例传讲,我们就越可能唤醒沉睡,睡着的认信者,唤醒他们对基督的爱。随着现在这个邪恶世代的半夜临近,我们更需要要所有人来听这号角呼声,“你们出来迎接他。”

7. “那些童女就都起来收拾灯。”

这警告来得如此突然,他们都马上起来,开始检查和收拾他们的灯。他们不能不带着发光的灯就去见新郎,那是他们为加入君王迎亲队列所作预备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那些“拿着灯,又预备油在器皿里”的童女很快就把灯收拾好了,预备出发;但是那些有灯却没有油的,是不能作好必要的收拾。人快要死的时候,或者天空出现人子再来的迹象的时候,人竟要收拾他们的灯,这是多么可怜;但人若没有圣灵或者神的恩典就尝试这样做,这就会是直到永远的失败。

8. “愚拙的对聪明的说:‘请分点油给我们,因为我们的灯要灭了。’”

他们现在开始看重他们从前藐视的东西;他们曾如此愚拙,以为油是不必要的,现在他们看到这是需要的。所以他们请求比他们更聪明的同伴:“请分点油给我们。”他们讲了请求的一个可怕理由:“因为我们的灯要灭了”,干干的灯芯闪耀了一下,然后在黑暗中熄灭了,就像蜡烛被吹灭一样。

“我们的灯要灭了”,这句话多么可怕。有一盏灭了的灯,要比从来根本就没有灯糟糕得多。“我们的灯要灭了。” 愚拙的童女似乎在说,“我们以为今天晚上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甚至以我们的灯夸口,我们答应自己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我们以为我们会在婚宴上有份,但是我们的灯灭了,我们没有油来点亮灯。”但愿没有一个读到这一页的读者会发出这悲苦的哀叹!那些拖延不悔改,等到他们临死一刻的人就像这些愚拙的童女;他们的愚昧到了顶峰。当死亡的汗水在额头上变得冰冷,人就重视从前被忽视的恩典的油。他们就要发出绝望的呼叫,“请派一个牧师来为我祷告,叫一些基督徒来看看能为我做什么。”

9. “聪明的回答说:‘恐怕不够你我用的;不如你们自己到卖油的那里去买吧!’”

没有一个信徒有多得超过他所需要的恩典:“聪明”的童女没有油可以分给别人。他们给了在当时的情形下他们能给的最好建议,尽管这是没有用的:“不如你们自己到卖油的那里去买吧。”有一个合适的地方,是在合适的时候可以买油的:神命令我们要“买真理”,在神的集市上,有恩典按照福音的条件出售,“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但是当人听到半夜的呼声,恩典的日子就结束了,买卖就永远成为过去了。

10. 她们去买的时候,新郎到了;那预备好了的,同他进去坐席,门就关了。”

毫无疑问,有人到了临死的时候才悔改;但我们担心的是,在大多数这些情形里,那些对他们真实光景觉醒得太迟的人会发觉,在他们去买他们长久以来一直蔑视的恩典的时候,“新郎”就来了。可怜的头颅被痛苦弄得如此分心,思想可能领会不了什么是相信基督,人思想的能力可能在那可怕的时刻完全失去作用。这个风险如此之大,除了那些愚拙得要死的人以外,没有人会把为君王的来到作的预备拖延等到那个时候。

“那预备好了的,同他进去坐席”:他们预备好了,这包括他们有点燃的灯,或者燃烧的火把;我们为死亡,或者基督再来作的预备,就是在心中得着恩典。“门就关了”:门一旦关了就再也不能打开了。有一些人幻想,发梦在死后这门可以为那些死都不悔改的人打开;但是圣经里没有一处向人保证可以有这样的盼望。任何比在神话语里启示的“更大盼望”都是一种欺骗和网罗。

11, 12. “其余的童女随后也来了,说:‘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他却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我不认识你们。’”

新郎来的时候,“其余的童女”还没有准备好,这个比喻里没有一点暗示,表明他们来敲他关上的门的时候,他们是准备好了。“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我们来迎接你,我们带着灯,我们和其他的童女在一起,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他们想要得到接纳进去,但他的回答给他们这种枉然的盼望敲响了丧钟:“我实在告诉你们,我不认识你们。”“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林前8:3) 那位好牧人说,“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约10:14)那些在这种意义上为耶稣基督所认识的人,就是他所爱的人;他们爱他,因为他首先爱了他们。愚拙的童女口头承认是新郎的朋友,然而事情证明他们更本不认识他。但愿我们没有一个人从天上新郎配受赞美的口中会听到这可怕的死亡判决,就是“我不认识你们”!

13. “所以,你们要警醒,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

我们的主再次敦促跟从他的人要尽守望的本份,就像24:42一样;这里他用轻微改动的形式,重复讲了前面讲过的理由:“因为那日子,那时辰,你们不知道。”如果说就算我们不知道基督再来的那日子,那时辰,但我们可以知道是哪一年,这种说法是虚妄的。末后的时间是隐藏起来的,直到突然间“他有能力,有大荣耀,驾着天上的云降临”的时候,人才知道这点。我们其中一样要关心的大事,就是不管他什么时候来,我们都要预备好去见他。

TOP

 3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