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5章

太25:14-30 银子的比喻

14, 15. 天国又好比一个人要往外国去,就叫了仆人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按着各人的才干,给他们银子。一个给了五千,一个给了二千,一个给了一千。就往外国去了。

我们的救主已经讲了他就是那天上的新郎;现在他把自己比作是一个“要往国外去”的人。“去”这个字表明我们的主只是离开一段时间,他去“外国”的目的达成之后,就要回来。当他离开这个世界回到天上,那是一段漫长的旅程;但是他没有撇下他的仆人,在他不在的时候不给他们必要的供应。他“就叫了仆人来”,他的奴仆,他家里的仆人;“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仆人是他的,家业也是他的;他的仆人不能说他们自己,他们所有的是属于他们的;一切都是属于他们的主的,要为他来使用。

他没有把同样多的家业交托给每一个人:“按着各人的才干,给他们银子。一个给了五千,一个给了二千,一个给了一千。”他是判断他的每一个仆人有多少才干的主,他把银子分配给他们,是不会有错。我们可以放心,如果我们是主的仆人,他就是已经把我们能够正确使用,他回来的时候我们能够为此交帐的银子交给了我们。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对托付给我们有忠心。

“就往外国去了”:我们的主离开世界之前,已经知道要发生的一切事情,就是他的受难,被钉十字架和复活;但是他讲这些事情的时候十分平静,就像一个人讲他为到外国去所作的准备一样。他走了,他的仆人被留下,在他不在的时候最大限度使用他升天赐下的恩赐。这个比喻和十个童女的比喻一样,是和真正的和挂名的基督徒,所有是基督徒,或者说自己是基督仆人的人有关。“银子”就是我们的主交托给我们,让我们作为他的仆人,在世界上使用的任何,所有的事情。

16-18. 那领五千的,随即拿去做买卖,另外赚了五千。那领二千的,也照样另赚了二千。但那领一千的,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

非常值得我们留意的是,我们的救主说“那领一千的”,“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很多有“五千”,“二千”的,并没有照这样去做,而是“另外赚了五千”,或者“另赚了二千”;但是耶稣知道那有一千的仆人,是最容易受到试探,什么也不做,因为他只能做一点点的事情。有五千和二千的也会有危险;但那只有一千的人,如果面对的危险不是更大,也是和其他人面对的危险一样大。让我们大家都记住,把一千埋藏在地里,这是犯罪,把二千或者五千藏起来,这是更大的罪。懒惰仆人藏起来的是“主人的银子”。把属于他自己的藏起来,这也是错的;但是他把他主人交托给他的藏起来,而不是用来做买卖,加增银子,他就要受双重的责备。我们中间有没有人是这样得罪我们救主的?

19. 过了许久,那些仆人的主人来了,和他们算账。

算账的日子要到了,即使是“过了许久”,“那些仆人的主人来了”。耶稣从他去的外国回来,用他自己的话就是,“我必快来。”我们计算的时候,一定不可把这个重大的事实遗忘;作为他的仆人,我们一定要随时预备好他会再来,和我们算帐,就像他算他交给每一个仆人的银子的账一样。

20, 21. 那领五千银子的,又带着那另外的五千来,说,主阿,你交给我五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五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是不是我们每一个从主“领五千银子”的,都“又赚了五千”?我不知道。我们开始得到的恩典有没有加倍?我们开始服事主时候的机智有没有加倍?有没有加倍投入他交给我们去做的工?这个仆人是这样的,所以他的主人表扬他,奖赏他。他的服事和服事的奖赏之间并不存在比例:“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对主忠心的人,将要得到在更高的领域证明他的忠心的更大机会;除此之外,他要分享他主人回来带来的福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主人与他忠心仆人分享的不是仆人的分,而是主人的分。这将是所有属天福乐的最高峰,我们享受自己的快乐,是远比不上我们进来享受我们主的快乐。

22, 23. 那领二千的也来说,主阿,你交给我二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二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这个仆人得到的赞扬和奖赏和他那位有更大特权的弟兄得到的是完全一样;这就好像我们的主要教导我们的,关键的不是我们有多少银子,而是我们怎样使用这些银子。他没有期望从有二千银子的人那里得到像从他给五千银子的人那里得到的一样多;他期望的是他们在交托给他们不多的事上都有忠心。这个比喻提到的两个仆人都是这样。第二个仆人把他从主人那里得回来的资本翻了一倍,就像第一个人把他领受的更大数目的银子翻了一倍一样;所以他们得到同样的表扬和祝福。

24, 25. 那领一千的,也来说,主阿,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你的原银在这里。

在算帐的那一天,不忠心的和忠心的都要为交托他们管理的交帐。这个人说的话是自相矛盾的,他的借口要定他自己为有罪。他说他知道他的主人是一个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然而他承认,他带回来的银子是这位他说成是严厉,不讲道理的主人交给他的。他也承认他藏在地里的是他主人的钱:“你的一千银子”。 这是交托给他的,即使这位仆人也承认这不属于他:“请看,你的原银在这里。”“我没有给你的银子加增什么,但我没有弄丢了,也没有给了别人;我把它带回来了,看,就在这里。”他似乎在说,这是能够正当要求他做的一切;然而很明显他对自己并不满意,因为他说,“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恐惧是怎样变成了自以为是之母的。对神的信心生出神圣的敬畏;但是奴性的惧怕是怀疑之父,生出一群不信的叛党。

26, 27. 主人回答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你既知道我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

主人按“又恶又懒的仆人”自己的理由,用他自己说的话定他为有罪。主人不是像按原文字面意思可能表明的那样,承认他就是这“又恶又懒的仆人”;而是假设这仆人的话是真的,他应该怎么办呢?如果他害怕用他主人的银子去做买卖,承担责任,他本可以把银子送到银行家那里,至少他们可以保证它的安全,存在他们那里,可以加增利息。如果我们不能直接,亲自用我们主的帐做买卖,如果我们没有技能为他管理社团或者事业,我们至少也可以给别人正在做的出一份力,把我们的资本加入到他们的资本里,这样,用某种方法,我们的主可以得到他理应得到的利息。他的银子不可埋在地里,而是一定要投资在他回来的时候可以给他带来最大回报的任何方面。

28-30. 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

给他主人五千银子加增了五千的仆人,主人容许他保存着所有的,因为他的主人说他是“那有一万的”。懒惰仆人没有使用的银子也要交给他,因为善用那交托给他的要得到更多。有信心的人要得到更大的信心,尝到神的事情的滋味的人,要对这些有更大的胃口。对天国奥秘有一些认识的人,要有更完全的认识:“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

失去那没有使用的银子,这只是那“无用的仆人”面对灾祸的一部分。他的主人命令人把他“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我们的主经常重复的,对等着失丧灵魂的可怕之事的启示,表明了他要受到的惩罚。如果我们对将来世界的描述是可怕的,人们会认为我们是从但丁或者弥尔顿那里借用回来的;但是从人口中而出对地狱最可怕和悲惨的描述,是超不过满有爱心的基督他自己说的话。他是真正爱人的,他诚实警告他们那等着不悔改之人直到永远的痛苦;而那对地狱的悲惨轻描淡写的,仿佛它们不过是小事的人,是在友情的借口之下,努力谋杀人的灵魂。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