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6章

太26:36-46 君王在橄榄树下

现在我们来到我们主在地上生活的至圣所。这是一个奥秘,就像摩西看到荆棘烧着,却没有烧尽时那样。没有人可以正确论述像这一段的经文,它是让人带着祷告的心,心灵破碎去默想的题目,超过人的言语能述说的。求圣灵施恩。向我们显明那容许我们看见的,关于这位君王在客西马尼园橄榄树下的一切事情!

36. 耶稣同门徒来到一个地方,名叫客西马尼,就对他们说,你们坐在这里,等我到那边去祷告。

我们的主指示八个他的门徒在客西马尼园,就是“榨橄榄的地方”的外面,或者靠近它入口的地方儆醒。这个园子是基督喜欢来一个人祷告的地方,他选择它来作他最后痛苦恳求的地方,这是很恰当的。

“在这里生命的主显现,
叹息,呻吟,祷告,挂念;
承担道成肉身的神能担当的一切,
有足够的力量,却没有多余的一些。”

37, 38. 于是带着彼得,和西庇太的两个儿子同去,就忧愁起来,极其难过。便对他们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你们在这里等候,和我一同儆醒。

和他一起在变像山上的三个门徒得到特权,可以比他们其他的弟兄更接近他;但即使他们也不可在他身边。他的忧伤如此之大,他一定要独自承受,也让圣经得到应验,“我独自踹酒醡。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然而他让他最喜爱的三个同伴靠近他,使他可以从他们与他在一起,能给他的安慰当中得到如此少的一丁点。他“忧愁起来,极其难过”,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主被像这样漫过他全身的忧愁巨浪盖过。他伏下,仿佛有极大的重量压在他的心上,情况也确实如此。这是心的忧伤,为罪献上以心为祭物,在十字架上得以完全;他大可以说,“我心里甚是忧伤,几乎要死。”他心的忧伤正是他忧伤的心;他的心充满忧伤,直到他似乎是到了忍耐的极限,就在死亡的门口。在这如此巨大的忧愁时刻,他需要忠心的朋友在一旁,所以他对彼得,雅各和约翰说,“你们在这里等候,和我一同儆醒。”他一定要独自承担他百姓罪的可怕重担,但是他的门徒可以在一个尊敬的距离之外儆醒,表明与他同情,用他们软弱的祷告加入他大能的祷告之中。哎呀!他们没有珍惜基督给他们的特权;当我们的主命令我们与他一同儆醒,我们岂不是太和他们一样吗?

39. 他就稍往前走,俯伏在地祷告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

他蒙了垂听吗?是的,确实如此,他祷告的中心和精髓,就是“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特别是蒙了垂听。这是他恳求关键的部分,它的真本质;因为尽管他的人性是大大要离开这“杯”,他更是要离开任何行事与他父的旨意相违背的念头。即使在那黑暗的时刻,基督仍清楚认识到他是神的儿子,这种认识没有被遮蔽,因为他用那孝顺儿子的话语,“我父啊”,作为他祷告的开始。

40. 来到门徒那里,见他们睡着了,就对彼得说,怎么样,你们不能同我儆醒片时吗?

我们不知道他独自在祷告中与神摔跤有多长时间,但这是长得足以让门徒睡着了。彼得立自己作这群人的发言人,所以我们主对他发出他温柔的责备,这也是说给他的同伴听的:“怎么样,你们不能同我儆醒片时吗?”按照马可福音14:37,这问题是向彼得他自己提出来的,“西门,你睡觉吗?”雅各和约翰没有儆醒,反而沉睡了,这已经是够糟糕的了,但是在彼得一切的夸口之后,在他的情形里这看起来更糟。那最大声抗议,申辩自己忠心的人,要为他的不信实,受到最大的责备。

41. 总要儆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你们心灵固然愿意,肉体却软弱了。

基督为他软弱疲倦的门徒找到一个理由,这真是他的慈爱;尽管他们应当儆醒却睡着了,他却说任何可以表扬他们的话,这正是他的为人。然而他重复“儆醒”这条命令,因为这是当时特别的责任,要“祷告”,因为祷告要帮助他们儆醒,儆醒要帮助他们祷告。儆醒和祷告连在一起是有一个特别的目的:“免得入了迷惑。”他知道有怎样的大迷惑要攻击他们,所以他要他们“儆醒祷告”,以此作双重的防备。

42. 第二次又去祷告说,我父啊,这杯若不能离开我,必要我喝,就愿你的旨意成全。

这句平静,简单的话几乎不能向我们的思想传达说这话时主所受剧烈痛苦的全部含义。路加提到我们的救主在第二次恳求的时候,“祷告更加恳切,汗珠如大血点,滴在地上。”他全身如此紧张,结果他的生命好似通过他身上每一个毛孔渗漏出去;因着极大的压力,他如此虚弱,要晕倒,他是完全可以担心他的人性要在这可怕的试炼下垮下去,时候没有到就会死去。然而就算在这个时候,他仍明白他是神的儿子:“我父啊!”他把自己绝对降服在他父的旨意之下:“愿你的旨意成全。”

43, 44. 又来见他们睡着了,因为他们的眼睛困倦。耶稣又离开他们去了。第三次祷告,说的话还是与先前一样。

极大的愁苦在不同的人身上会生出不同的结果。在救主的情形,这愁苦激发他热切祷告,经受极大的痛苦;在门徒的情形,这让他们睡着了。路加说“他们因为忧愁都睡着了”。他们的主可以为他们的疏忽找到开脱;但是他们后来会怎样自我责备,因为他们错过了和他们与神摔跤祷告的主一起儆醒的最后机会!他不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安慰,所以他“又离开他们去了。第三次祷告,说的话还是与先前一样。”那些教导说我们只应该祷告一次,不要重复我们向主献上的恳求的人,是不能引用我们救主的榜样来支持他们的理论,因为在那可怕的夜晚他三次献上同样的恳求,甚至用了同样的话。保罗也和他的主一样,“三次求过主”,求主让加在他肉体上的一根刺,就是撒但的差役,从他身上离开。

45, 46. 于是来到门徒那里,对他们说,现在你们仍然睡觉安歇吧。时候到了,人子被卖在罪人手里了。起来,我们走吧。看哪,卖我的人近了。

我想耶稣说“现在你们仍然睡觉安歇吧”,他并不是在讥笑他们,而是他坐在旁边儆醒,容许他们稍微小睡。他坐得不会太久,他们也不会睡得太久;因为透过橄榄树他能看见正在接近的火把的闪光,夜晚的寂静被那前来逮捕他的一群暴徒的脚步声和喊叫声打破。他温柔地叫醒他打瞌睡的门徒,说,“起来,我们走吧”,加上一句一定是使他们忧愁的心惧怕的话:“看哪,卖我的人近了”。踹“橄榄醡”的时候结束了。长久以来一直等候的被出卖的“时候”到了;耶稣平静地走上前去,得到从神而来的力量,去迎接那他要完全成就救赎他的选民之前必然要经受的可怕试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