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谦卑的加尔文主义

2 为什么要读约翰·加尔文的著作?

我们开始启航,展开一场为期五个月的约翰·加尔文生平和思想发现之旅。这条船要带我们到什么地方,我说不清楚。奥古斯丁说他写作是为了学习,这也是我的目的。但是我不能肯定预测说一切都是风平浪静。人要认识神的心意和作为,这就要求有至大的谦卑。加尔文带领我们离开人智慧的道路,来到神奥秘的悬崖边上。圣经带领我们到哪儿,我们就去哪里。

我的目标就是要阐明加尔文主义对基督徒生命的影响(如果你要找20条为有限救赎作辩护的证据,你是不能在这里找到的)。但这不会是一项非常艰难的任务。加尔文从来不会深入神学太远,而不向人显明神学实际的影响。

我们想,为什么要读加尔文的著作?为什么要选现在这个时候,下面就是一些对此的回答。

1. 因为加尔文主义符合圣经。 没有一套神学体系是比加尔文主义更好(请注意,我不是说完美)表现出连贯一致的圣经框架。如果你想要做到符合圣经,加尔文主义就是你的体系。因为这一点,加尔文主义就是坚定对抗神学上的还原论的(就是只是从圣经的部分出发,来建立神学体系的做法)。我们一定要面对诸如神的主权,我们的败坏,他的拣选等等这样的题目。这些加尔文主义的题目是贯穿在旧约和新约当中的。

2. 因为加尔文主义是经受过考验的。教会历史上最伟大的神学家是加尔文主义者。先于加尔文十几个世纪的奥古斯丁,立下了一个基础,加尔文可以在上面轻松建造(加尔文曾经写道,“奥古斯丁完全是我们的!”)在加尔文之后,好像约拿单·爱德华滋,约翰·欧文这样的人,是排在那些是加尔文主义者的神学精英名单的前列,这不应该让人吃惊,因为清教运动本身就是“一种充满活力的加尔文主义”(周必克,《与清教徒面对面》)。约翰·班杨是一位加尔文主义者。数学天才,哲学家帕斯卡是一位加尔文主义者。伟大的福音传道人,如大卫·勃兰纳(David Brainerd)和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是加尔文主义者(怀特腓经常向不信的人传讲神的拣选)。加尔文主义的神学家包括有华腓德(B.B. Warfield),梅钦(J. Gresham Machen),贺治(Charles Hodge),范泰尔(Cornelius Van Til)和其他早期普林斯顿神学院的领袖。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和薛华(Francis Schaeffer)是加尔文主义者。伟大的传道人司布真把加尔文主义等同于福音本身。出于几个宗派的许多当代福音派领袖是加尔文主义者(莫靳Al Mohler,约翰·派博John Piper,吉斯可 Mark Driscoll,马海尼C.J. Mahaney,哈里斯Joshua Harris,斯波拉吾R.C. Sproul,邓肯Ligon Duncan,麦克阿瑟John MacArthur,巴刻J.I. Packer和迪华 Mark Dever)。 一个产生出一些最有力的布道和敬拜音乐的事工是取了一个非常加尔文主义的名字,就是“主权恩典事工”。这只不过是一些例子。几个世纪以来(直到2007年为止),加尔文主义吸引了最引人注意的神学家,福音传道人,布道家,哲学家和音乐家的注意。

3. 因为加尔文主义是一种联系实际的世界观。 我们不只是在讨论神学和教义而已!加尔文主义把这个世界的每一样细节,不是放在那仅仅是人,或者命运,运气的手里,而是把它们放在在一切的世界历史中作工,成就一个最终目标的一位有位格的神手里。换一种说法,就是“世上没有任何一件偶然意外的事情。”那么,加尔文主义者是一各什么样的人?华腓德写道:“加尔文主义者就是那看见神的人。他看见了那不可言喻的异象 -自然界中的神,历史中的神,恩典中的神,他不容这异象从他眼中有片刻的消失。在每一处他都看到神大能的步伐,在每一处他都感受得到神大能臂膀的动工,他大能的心的跳动。”加尔文主义是一种世界观,涵括了音乐,艺术,历史,自然科学,医药学,政治,经济学,劳工和种族关系。麦葛夫(McGrath)很恰当地以这句话来结束他写的加尔文传:“尽管加尔文葬在日内瓦某处一座没有任何标记的坟墓里,他的思想和影响仍活在他帮忙创造的文化的各样观点之中。”

4. 因为加尔文主义带来对神的敬畏和信靠。 按照加尔文的说法,没有对神的敬畏,不以他为赐下万物的神来加以敬拜,我们就不能认识神。认识神,这不是学术的事情,学位的事情,而是对神的敬虔,顺服和爱。对加尔文和加尔文主义的真正研究将有助于我们培养这些敬虔的品格。

5. 因为加尔文主义保守着教会。不管我们是在谈论开防神论(open theism),神学自由主义,宗教相对主义,新冒进教会运动(emergent church movement),教会增长方法,对保罗的新看法,或者还是对福音派和罗马天主教对福音观点根本差异的误解,加尔文主义都要让我们的目光集中在圣经上。伯斯和莱肯在他们所著的《恩典教义》一书中写道,“从加尔文主义到自由主义,甚至无神论的道路,是有很多人走过的,这通常是经过阿民念主义。”传讲一位不能为了自己的荣耀,拥有主权去管理世界的神的教会,就会容易受到最严重的谬误的侵害。

6. 因为加尔文主义给人安慰。 当生活变得艰难,一位没有能力的神并不能给人安慰。只有当我们明白到神是牢牢掌管着我们的痛苦和不安,我们才能和约伯一同说道,“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和保罗一同说道:“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我们落在最深的试炼当中,只有一位掌管主权的神才能安慰我们。

7. 因为加尔文主义站立得高。 如果你要抓住神,你就一定要站立在最高之处,一见他的威严。斯蒂文·劳森在他最新的书中提醒我们,在加尔文主义当中,“神主权至高的真理向人提供了对神最宏大,最壮观的看见。”“恩典的教义有助提升教会的整个生命。”加尔文主义强迫我们攀登上比我们想象更高的高度,看见比我们以为更大的事情,提升教会的敬拜和对神的敬畏,脱离常规和世俗。

8. 因为加尔文主义很酷。没错。去年秋天《今日基督教》把加尔文主义者称作是“年轻,好动,更正”,换一句话说,加尔文主义者现在是学校里很酷的学生。研究加尔文主义正当其时。严肃来说,人是能看透以慕道友为导向的教会增长运动浅薄的发光油彩。让人混乱的对话和开防神论很简单就是没有用的。基督徒需要一位大能的神,坐在高处,得到高举,他摇动天,他的右手控制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为的是他自己的荣耀。加尔文主义在是非常切合今天的实际。

结论

波特那(Loraine Boettner) 写道,加尔文“大胆却又敬畏地来到那猜测的深渊边缘,在那里,一切人的知识都要消失在奥秘和赞美之中。”为了追寻圣经的精深,加尔文把基督徒的生活摆在我们眼前,这种基督徒生活是源自最深遂的神学的。

我们要一起来学习谦卑的加尔文主义,你愿意加入我们的行列吗?

蒙原文作者许可使用
谦卑的加尔文主义系列
Tony Reinke 牧师的博客:牧师随笔(The Shepherd’s Scrapboo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