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谦卑的加尔文主义

第5部分:圣经中全备全能的神 (1.2)

我们就是这样躺卧在黑洞里的尘土中,身穿污秽的烂布,蒙着眼睛,逃避一位完全的神的面。我们被击破了。我们的自以为满足,被对神的惧怕所取代;我们的自义,被绝望压制下去。在这位全宇宙的圣洁的神面前,我们是赤裸败坏。

如果我们认识神,认识我们自己,我们就清楚我们空虚的内心,深感痛苦。加尔文在上一章写道:“因我们每一个人深感自己的悲惨,以至使我们对神略知一二。”身为罪人,我们开始明白我们的无能。我们不能生出我们自己的喜乐。我们一定要敬畏地在一位圣经中全备全能,不变的神里面寻找我们的喜乐。

寻求全备全能的神 (1.2.1)

敬虔是加尔文所有神学的根基。敬虔就是“知道神的恩惠,并因这知识产生我们心里对神的敬畏和爱。”要认识神的动机和计划,我们首先必须要爱祂、敬畏祂。

除非我们确信,我们的喜乐是取决于这一点,否则我们就不会奔向神!加尔文写道:“仅仅相信神的存在和祂是众人应当尊荣、敬拜的对象,仍是不够的,除非我们同时深信祂是一切良善的源头,也唯独在祂里面寻求所有的一切……除非他们【人】在神里面寻求他们的一切的快乐,否则他们永远也不会献上自己,并由衷地事奉神。”

在这一点上,加尔文表现了他对信心体验性的认识。我们敬拜那向我们保证,要使我们满足的。如果我们相信性可以满足我们,我们就敬拜性方面的罪。如果我们认为美貌要带给我们满足,我们就敬拜其他人外在的美好。如果我们认为宗教会给我们满足,我们就敬拜我们的自以为义。我们敬拜那答应给我们满足的事情。我们只有在完全确信,我们一切的好处唯独在祂里面之后,我们才会到神这里来。

真正的敬虔就是唯独从神那里盼望得到完全的喜乐。在这一点上,加尔文说,我们承认神的全备全能,根据对此的承认,寻求对神的认识。所以我们不可以把寻求这位全备全能神的举动,和使人得救的恩典混淆起来。“感受到神—我们的造物主以祂的大能扶持我们,以祂的护理统治我们,以祂的慈爱抚养我们,并在各方面赐福给我们是一回事,但接受神在基督里所提供我们与祂和睦的恩典又是另一回事。”

在这一点上不要搞错了!加尔文还没有把我们带到罪人与神和好的地方。那是后面的事。确信神是我们喜乐全备的源头,这并不是使人得救的信心。难怪加尔文非常强调,神开像我这样盲目罪人眼睛的主权恩典是何等重要 。

寻求向我们启示祂自己的神 (1.2.2)

敬虔就是在真神(而不是我们想象出来的神)里面寻找我们的满足。敬虔涉及对神的敬畏,因为神的所是在于祂自己的所是,而不是罪人想当然的样子。

加尔文使用了一个特别有力的例子:我们真的相信“神惩罚恶人和赏赐义人永生同样地荣耀神自己”吗?很清楚,加尔文是根据罗9:22-23进行论述。

我很自然想象出来的神,是一位完善他试图说服人的演说的政治家,因为他的成功取决于公众的掌声。这位政治家/神不能从他的敌人那里得到荣耀。但神并不是这样。神测不透的智慧藉着对不悔改罪人的审判,高举神祂自己的荣耀。

真正的敬虔是追求这位圣经中掌管主权的神,而不是我想象中的民主的神。加尔文写道:“敬虔的人不为自己想像任何一种取悦自己的神,乃是仰望独一无二的真神,并且他也不会按自己的愿望描述这位神,而是满心相信神自己的启示。”
人不寻求圣经中的神,真正的敬畏就会被“一般的、笼统的尊敬”取而代之。罪人可以向神表示敬意,却对神毫无敬畏。就是在这一点上,宗教仪式那仅仅是外在的尊敬表现,就成了危险的事。一个罪人可以向神摘帽致意,却对祂毫无敬畏。没有对神真正的敬畏,就没有真正的敬虔;没有敬虔,我们就绝不可能真正得到那以致得救的对神的认识。

我们一定要按照神的自我启示来敬畏和寻求祂。再说一次,从这一切的背景,就是从我那使人瞎眼,致人死命的罪来看这一点,我就要以一个无助罪人的身份呼求,依靠神主权的作为!

加尔文主义默想 ……

1. 对神有真敬畏,这就证明我们对那独一真神的追求乃为真实。 真敬虔敬畏神,因为神和我们自然想象的完全不同。我想象的神很像我自己。我不会畏惧那些和我相像的人 (我只会畏惧那些比我强壮的人!)。“你想我恰和你一样。其实我要责备你,将这些事摆在你眼前” (诗50:21)。被定罪的人,以为神不过是一位平均身高,容易对付的人,后来却落在神忿怒的酒榨中,被神践踏,对此他会何等震惊。

使用你对神敬畏的程度来衡量你想象的神被主权的神取代的程度!这样自问是应当的:我活在一种健康的对神的敬畏中,还是活在一种对神“一般的、笼统的尊敬”中?敬畏是敬虔,笼统的尊敬是骄傲。

2. 我们决不可满足于一种对神是我们一切喜乐源头的笼统认识。 每一个罪人,使用自然启示和对神的自然认识都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和罪人承认基督是“我们的智慧,公义,圣洁,救赎”(林前1:30)完全不同。

在一个世俗化的文化中,教会很自然就降低它对信心的要求。如果某些人相信神是他们一切美善的源头,我们难道不就能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基督徒了吗?不能。有哪一种假信仰是标榜一位非全备非全能的神的?相信神是全备全能的,这本身并不能使人得救。得救是藉着相信我们称之为福音的那非常具体的启示而来的。耶稣基督承受我当受的神的忿怒,替我死了,为我的罪偿还了罪债,救我脱离罪的权势。

改革宗/清教传统用“几乎基督徒”这个说法来专指那些到全备全能的神这里来,但还没有“抓住”基督的人。当一种对神全备性的笼统认识被错以为是使人得救的对十字架的信心时,“几乎基督徒”就成了不相干的说法,福音教义的核心就变为笼统,信仰相对主义就肆虐横行,教会就开始阅读神秘主义者的著作,因为他们把这作者唯独在神里面寻求喜乐的做法误解为是真正的基督教信仰。谦卑的加尔文主义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

我们不可对一种普世合一运动的欲望之旅变得熟视无睹,而要继续追求一种满足一切的义,这义是藉着唯信,唯独相信基督,唯独从基督的十字架而来的!

蒙原文作者许可使用
谦卑的加尔文主义系列
Tony Reinke 牧师的博客:牧师随笔(The Shepherd’s Scrapbook)


《基督教要义》中文引用录自《基督教要义》,加尔文出版社2007年2月初版,翻译:加尔文基督教要义翻译小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