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谦卑的加尔文主义

第6部分: 人生来就有对神的认识 (1.3)

人离开神学根基,就不能正确认识文化、人类、信仰、不信、传福音、罪和传道。 事奉真正有效的方法,必须始于真正合乎圣经的神学。加尔文很清楚这一点。

如果你是一位牧师、传福音的人,或者只是一位爱失丧之人的基督徒,你就深信要向别人分享关于神的真理。在我们开始思想其他人怎样认识神作他们救主之前(甚至在我们自己认识神作救主之前),至为关键的是,我们要明白神是怎样向所有罪人传递祂自己的。加尔文在《基督教要义》第3到第9章迫使我们来认真思考,圣经是怎样讲对神认识这个问题的。如果我们看不到这个根基,我们就会用建立在错误事奉方法上的方式向别人传递关于神的事情。

对神的认识刻划在每一个人身上 (1.3.1)

我们很快会来看,加尔文是怎样看所有罪人心里都有一种普遍的对神认识的。但首先加尔文告诉我们 ,神为什么把这种认识“刻”进每一个人的心里的。“神亲自将某种对祂威严的认识安置在所有人心里,免得人以他的无知为借口。”
“神学”这个词按字义,意思就是“对神的认识”。我还记得,就在神行使主权,在我22岁时拯救我灵魂后不久,一位牧师坐在我的客厅里。我对这位牧师说,我要学习神学。他说:“你已经有了一套神学了,你是说你要培养一种符合圣经的神学吧。”对!他是绝对正确的。从出生以来,我已经对神有了某种认识。神学不是一本厚厚的书,引用很多的圣经经文,而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某种认识。为什么?

神把这种认识根植在所有罪人身上,“免得人以他的无知为借口。”所以你问一个罪人,“你为什么不爱神,不跟从神?”罪人可以回答,他们爱罪胜过爱神,他们可以说他们恨神,他们可以说他们活着,不要神在他们生命中掌权,但没有一个罪人可以说,“我不跟从神,不爱神,因为我对祂一无所知。”以无知作辩解,这是“借口”。

加尔文写道:“对神的认识”是“刻在每一人心中”。所以,因为“所有的人都可以意识到神的存在并知道祂是他们的造物者,所以他们自己的见证也定了他们自己的罪,因为他们没有尊荣祂,也没有将自己的生命献给祂。”

身为罪人,我们都知道有神,知道我们一定要顺服祂,爱祂。我们的回应是逃离祂。我们这些受造来敬拜神的人,用敬拜金钱、性、酒精、工作、儿女和宗教来取代祂。

众人、恶人证明了这一点 (1.3.2)

因为对神的某种认识都刻划在所有男女老少心里,结果就是我们可以在我们的文化中看到这一点的证据。我们首先在被宗教吸引的众人身上看到这一点。“敬拜神的倾向”“像种子发芽一样”。

列宁和马克思都说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但是首先若没有敬拜神倾向的种子种在人心里,人对宗教就会充耳不闻。最有说服力的欺骗是来自宗教领袖(就像一些电视布道家,以及所有虚假宗教的领袖一样),他们利用群众的宗教倾向制造谎言。群众跟从“鸦片”,虚假的宗教和骗人的假师傅,只是因为他们首先知道神存在。(然而,我们应当看到,罪人跟从虚假的宗教,这表明他尝试安抚自己的良心,而无需向真神悔改。)所有的罪人对神都有某种认识。

第二,加尔文说,就连最邪恶,无视神的罪人,(有时候)都会意识到神的审判,极其害怕。他们努力要把这种想法从他们思想里清除出去,逃避神,但是对神审判的意识要重新回到他们的良心当中,“重新抓住了他”。“不敬虔之人本身也证明这事实 – 对神的一些意识在人的思想中是活跃的。”

无神论不可能存在 (1.3.3)

对神的认识是永远刻在罪人的灵魂里的,我们无法将它擦去!相信神不存在的无神论,对于不悔改的罪人来说,可能听上去很顺耳,但却绝不能给被刻划过的良心带来平安。

对神存在的意识,“这教义并不是在学校里学到的,而是与生俱来的,当人在母腹里时便早已存在,甚至连大自然本身也不容许我们忘记这点,尽管世人反抗并尽力扼杀这事实。”

罪人完全意识到神存在,因着不顺服祂,我们都配受审判。那么是什么拦阻我们到神这里来,悔改,敬拜他呢?这是加尔文要在下一章讲的问题。

加尔文主义默想 ……

正如加尔文所说的,学习神的事情,这不像学术上的学习。例如,一个学习生物学的学生开始的时候一无所知,通过训练,开始对这个领域认识越来越多。对神的认识不一样,因为罪人开始的时候,有对神的认识刻在他们心里!我们都完全意识到神存在,祂的判断是正确的。和学校的学生不同,在这学科上没有真正的一无所知。罪人行不义阻挡真理(罗1:18-32)。说没有神,这不是知识上的无知,而是道德上的愚顽(诗14:1)。没有这个根基,我们就会把罪人当作无知的学生,就像那些第一天上课,学习生物学基础知识的人一样。

圣经不让任何人“以他的无知为借口”。事实就是所有的罪人都知道神的事情,但在他们的罪中,把神推到一边去。罪人把真理推到一边,反倒喜爱罪,这就是神定一切罪人为有罪的根据(约3:19-20)。我们不是需要更多关于神的证据的无知之人,而是需要神的能力,在我们的罪性中把我们破碎的罪人。我们不寻求神,顺服于祂,这是“无可推诿”的(罗1:20)。

当我们把罪人看作是大体上是好的,对神的事情保持中立的人时,我们就给我们的方法论引入极大的虚谎。我们就会在星期日早晨放弃传讲真理,而是用它来给非基督徒讲含糊的故事,暧昧的原则。我们就会开始把罪人看作是最主要对神无知,而不是清楚晓得神的事情。我们就开始认为,对神存在的初步认识和证明可以取代恳求罪人,要求他们为着在道德上犯罪压制神的自我显明悔改。

教会的方法论总是和教会的神学联系在一起的。神把对祂自己的认识刻在每一个人心里,这一定要成为我们所做所说的每一件事的根基。

只有当我们不再把罪人看作是一年级的生物学学生时,我们才会去求神主权的能力,唯独藉着祂的方法打开人刚硬的心!这正是加尔文受驱动要去追求的。这正是为什么靠着神丰盛的恩典,谦卑的加尔文主义在今天是如此必要的原因。

蒙原文作者许可使用
谦卑的加尔文主义系列
Tony Reinke 牧师的博客:牧师随笔(The Shepherd’s Scrapbook)


《基督教要义》中文引用录自《基督教要义》,加尔文出版社2007年2月初版,翻译:加尔文基督教要义翻译小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