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7章

太27:11-26 耶稣,彼拉多,巴拉巴

11. 耶稣站在巡抚面前,巡抚问他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说,你说的是。

耶稣站在彼拉多面前,看起来不大像一位君王;他简单的衣着根本比不上王袍。然而就算在他降卑的时候,他也必然有如此大的威严,连巡抚都被触动去问,“你是犹太人的王吗?”君王没有任何理由再掩饰他真正的地位,所以他回答说:“你说的是。”“正如你所说的,我是犹太人的王。”犹太人拒绝他们的王:“他到自己的地方来,自己的人倒不接待他。”然而,尽管他们拒绝在他恩典和怜悯的权杖前屈身,他仍是他们的王。

12-14. 他被祭司长和长老控告的时候什么都不回答。彼拉多就对他说,他们作见证,告你这么多的事,你没有听见吗。耶稣仍不回答,连一句话也不说,以致巡抚甚觉希奇。

耶稣是时候沉默不出声,“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他的沉默令彼拉多震惊,正如从前他说话让派去捉拿他的差役震惊一样(约7:45, 46)。耶稣“连一句话也不说”,因为他站在那里,是代表他的百姓;尽管他没有犯罪,他们却是在所有诬陷他的控告上有罪。他本可以洗脱任何一条人控告他的指责,但这就要让罪担仍留在他来为他们取过这担子的百姓身上;所以他“仍不回答,连一句话也不说。”这样的沉默是伟大的。

15-18. 巡抚有一个常例,每逢这节期,随众人所要的,释放一个囚犯给他们。当时,有一个出名的囚犯叫巴拉巴。众人聚集的时候,彼拉多就对他们说,你们要我释放那一个给你们。是巴拉巴呢。是称为基督的耶稣呢。巡抚原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

彼拉多确实是很想救基督脱离他残暴的敌人;但是他就好像大多数恶人一样,是一个伟大的懦夫,所以他尝试用一条狡猾的计谋达到他的目的。“他知道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他解了来”;他可能希望,耶稣在他的百姓中会非常受欢迎,向群众呼吁,特别是选择“犹太人的王”,还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恶人“巴拉巴”来释放,这会导致有利基督的决定。肯定他们会要求释放君王让他得自由!彼拉多根本不知道大祭司对群众施加的影响,也不知道众人的善变,他们欢乐的“和散那”的喊叫声,很快就要变成声嘶力竭的叫喊,“除掉这个人,钉他十字架!”

19. 正坐堂的时候,他的夫人打发人来说,这义人的事,你一点不可管。因为我今天在梦中,为他受了许多的苦。

这是一个自己站出来见证基督无罪的人。不管彼拉多妻子的梦是从神而来关于基督荣耀的启示,抑或不是,我们无从得知;但是她发出来的信息一定使得他比从前更心急要释放耶稣。

20-22. 祭司长和长老,挑唆众人,求释放巴拉巴,除灭耶稣。巡抚对众人说,这两个人,你们要我释放那一个给你们呢。他们说,巴拉巴。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说,把他钉十字架。

现在决定已经作出,不可更改;“众人”已经作了决定,宁要巴拉巴而不要耶稣。荣耀的主被犹大以一个奴隶的价钱出卖,现在一个强盗,杀人犯,叛乱头子,比生命的王更得群众的喜爱。没有人出声为基督作辩护吗?众人中没有一个是那些他治好他们的疾病,满足他们饥饿的人,在那天记得他,请求保留他的性命吗?没有,一个也没有;众人中无一人沉默地同情救主;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

23. 巡抚说,为什么呢,他作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的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

一种盲目,不讲道理的仇恨已经控制住了众人。他们没有回答彼拉多那惊奇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呢,他作了什么恶事呢?”因为他没有做错任何事,他们只是重复那残酷的要求,“把他钉十字架。”

世人对基督的仇恨在今天也是类似地表现出来。他没有做过恶事,没有人曾经在他手中受苦,所有人都一致宣告他是无罪,然而他们实际上都是在呼叫,“除掉这个人,钉他十字架!”

24. 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

啊,彼拉多,你需要比“水”更威力强大的东西,才能洗干净你“手”上“这义人的血”!你不能用这把戏摆脱自己的责任。有能力阻止恶事的人,如果他容许别人行这恶事,他就是在这件事情有罪,尽管他自己并没有实际行出此事。

彼拉多加入所有其他的见证人,宣告耶稣是“义人”。他甚至更进一步说,“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约18:38)

25. 众人都回答说,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

“众人”都情愿把谋杀我们亲爱的主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他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当提多将军的士兵男女老幼都不放过,犹太人的京城成了名副其实的血田的时候,很多人必定想起这可怕的向神求降灾的请求。这个自己加给自己的咒诅仍落在不信的以色列身上,在她接受她曾拒绝的弥赛亚之前,这印记仍将留在这昏沉国民的额头上。

26. 于是彼拉多释放巴拉巴给他们,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

罗马的鞭刑是任何人能够受到的其中一样最残酷的刑罚。犹太人的棒打和罗马帝国行刑人的鞭打相比,就是温和的惩戒了;然而就是这一点,也是我们的主为我们的缘故承受的。因他受的鞭伤,我们便得医治(彼前2:24)。然而鞭打只不过是那可怕结局的开始:“他把耶稣鞭打了,交给人钉十字架。”彼拉多知道他是无辜的,他首先把他鞭打,然后把他交出来,任由他疯狂仇敌狂怒的处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