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通俗注释 - 第27章

太27:39-49 戏弄被钉十架的君王

39, 40. 从那里经过的人,讥诮他,摇着头说,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你如果是神的儿子,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

再也没有什么比戏弄更折磨一个落在痛苦之中的人了。当耶稣基督最需要同情话语,仁慈面容的时候,“从那里经过的人,讥诮他,摇着头。”也许这取笑最令人痛苦的地方,就是它把一个人最认真的话转过来加以讥诮,正如讥笑我们主关于他身体的殿的话一样:“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吧。”他本来是可以救自己的,他本来是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但如果他这样做了,我们就永远不能成为神的儿子了。因为他是神的儿子,所以他没有从十字架上下来,而是挂在那里,直到他完成了为他百姓的罪作出的牺牲。基督的十字架就是我们靠着登上天堂的雅各的梯子。

今天苏西尼派的人就是这样喊叫的,“从十字架上下来吧。放弃赎罪的牺牲,我们就要成为基督徒。”很多人愿意相信基督,但不愿意相信钉十字架的基督。他们承认他是一个好人,一位伟大的教导人的夫子;但是因着拒绝他代替的赎罪,他们实际上就是把基督变成不是基督,就像这些在各各他山上讥诮他的人所作的那样。

41-43.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也是这样戏弄他,说,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忘记了他们极高的地位和身份,加入暴民的行列,讥笑落在死亡剧痛中的耶稣。每一个字都是有强调的意味;每一个声音都切割,穿透我们主的心。他们戏弄身为救主的他:“他救了别人,不能救自己。”他们戏弄身为君王的他:“他是以色列的王,现在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我们就信他。”他们戏弄他,戏弄他对神的相信:“他倚靠神,神若喜悦他,现在可以救他。”他们戏弄身为神儿子的他:“因为他曾说,我是神的儿子。”那些说基督是一个好人的人,实际上就是承认了他的神性,因为他宣告自己是神的儿子。如果他并非他所宣称的,他就是一位冒充的人。请留意基督最恶毒的敌人,他们即使在讥诮他的时候,也在给他作了见证:“他救了别人”;“他是以色列的王”;“他倚靠神”。

44. 那和他同钉的强盗,也是这样的讥诮他。

旁边与他同钉十字架,一同分担他的悲惨的人,也加入了讥诮耶稣的人的行列。要装满他受苦和蒙羞的杯,什么事情都齐全了。那个悔改强盗的归信显得更加特别,因为不久前他还和其他人一道讥诮他的救主。他成了神恩典何等的战利品!

45. 从午正到申初,遍地都黑暗了。

一些人认为这个黑暗是笼罩了全世界,甚至让一个异教徒都惊叹说:“世界不是要灭亡,就是创造世界的神在受苦。”这个黑暗是超自然的,它不是一场日食。日头不能再看着造它的神被那些戏弄他的人围绕。它掩面,进入十倍的黑夜里,对这伟大的公义的日头本身落入如此可怕的黑暗而感到羞愧。

46. 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为了让基督的牺牲能得以完全,父神乐意离弃他极为亲爱的儿子。罪被加在基督身上,所以神一定要转面不看这位担当罪的人。被他的神抛弃,这是基督伤心的最高峰,是他愁苦的实质所在。在这里,请注意殉道士与他们的主有何分别;他们在死亡痛苦的时候,都得到神的维持;但是耶稣身为罪人的代替受苦。却是遭到神的离弃。那些明白即使片刻他们父的脸面被遮蔽,离开他们是何等滋味的圣徒,几乎不能想象到底是何等的受苦,使得我们的救主发出“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这痛苦的呼声。

47. 站在那里的人,有的听见就说,这个人呼叫以利亚呢。

他们是更清楚,然而他们讥笑救主的祷告。他们是恶毒,故意,轻蔑地把他临死的呐喊变成取笑的话柄。

48, 49. 内中有一个人,赶紧跑去,拿海绒蘸满了醋,绑在苇子上,送给他喝。其余的人说,且等着,看以利亚来救他不来。

像耶稣这个受苦,如此痛苦的人,可能会提到他所忍受的许多剧痛,但是他要说“我渴了”,这是很有必要的,这是为了另外一处的圣经可以得到应验。“内中有一个人”,是比他的同伴更有同情心,“赶紧跑去,拿海绒蘸满了醋”,这醋可能是从士兵带来自用的罐子里倒出来的,然后“绑在苇子上,送给他喝”。我总是认为这事非常奇妙,海绒是在动物生命中最低等的,竟然被送去,与那在所有生命最上头的基督接触。在他的死亡里,创造的整个循环就完全了。正如海绒给我们临死的主的嘴唇带来滋润,同样,愿属于神的活人中最小的,可以安慰那现在已经从十字架升到宝座上的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