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慕勒传》书摘

只将缺乏告诉上帝——《慕勒传》书摘之二


到达廷茅斯不久后,慕勒夫妇决定,慕勒领固定的薪金是错误的。而这些薪金又来自教堂座位的租金,较好的座位租金也相对贵些。他们认为这种制度助长了社会的等级区别,与《圣经·雅各书》2章1- 6节的精神背道而驰。因此,慕勒取消了座位出租制度,所有的座位都免费。10月底,他宣布了这项决定。
“我不想从教会领取薪水。”
他陈述己见,并读了《圣经·腓立比书》第四章,他在教堂里放了一个小箱子,并附一张告示说,若有人想帮助慕勒夫妇,可以将奉献放入箱中。
慕勒还决定,从此以后,他绝不向任何人甚至爱本内泽教堂的弟兄姐妹,以任何方式请求他们在经济上帮助自己。这样将不再“求助于人,而是求助于上帝”。慕勒承认,做出这项决定“比放弃我的薪水需要更多的恩典”。但就是这一决定,可能比任何事情使得他的生活从那时起便如此激动人心。也是从那时开始,慕勒夫妇决定按照《圣经·路加福音》12章33节的教训身体力行:“变卖所有的,周济穷人。”
在婚后的整个生活中,他们对刚开始在一起生活时所定的原则从未质疑过。回首这段时间,慕勒写道:“这种方式让我们看到,即使在最小的事情上,我们的上帝对他儿女温柔的爱和关心。特别是在这种以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中,我们的祷告得到应允,这使我们更完全地认识我们的上帝。”
比斯普斯顿是一个诱人的村庄,站在山冈上,一览廷根港湾达特茅(Dartmoor)以上河水的秀丽风光。爱本内泽教堂的信徒有的住在这个村子里。自从诺尔曼人征服这个地方以来,一直属于爱克斯主教们的领地,传统上是他们最富有的庄园之一。但是1830年来到这村子里的两位访客并不富足:不要薪水以后的三个礼拜,慕勒夫妇身上只剩下8先令(19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很显然没有通货膨胀,一个典型的农场劳动者,一个礼拜赚10先令,即50便士)。那天早上,他们向上帝祈求一些钱。
那天,他们去与住在村子里的一位女会友交谈,这位女主人问慕勒说:
“你需要一些钱吗?”
“亲爱的姐妹,当我决定放弃薪水的时候,我就告诉弟兄姐妹,在将来我有缺乏的时候,我只告诉上帝。”
“但是上帝告诉我,叫我给你一些钱,大约两个礼拜前,我问上帝我该为他做点什么,上帝告诉我说给你一点钱,上一个礼拜六,这个意念又强烈地呈现在我的脑海里,从那时起就没有离开过我,昨天夜里一直在催逼着我,我禁不住跟P弟兄谈起此事。”她回答说。
慕勒仍然觉得最好不要提及他们的困境,便转向别的话题。当他们离开的时候,那位太太送给她两个畿尼。
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在爱克斯茅斯,当他们只剩下9个先令的时候,慕勒又开始为钱的事祷告上帝,在30个小时内,慕勒从三个不同的渠道,收到7英镑10便士。
“赞美上帝的慷慨。”在他们决定只向上帝支取金钱开始的几个礼拜里,慕勒这样评论说,“在刚开始的时候,上帝并不太试验我们的信心,并且首先给我们鼓励,在他想完全试验我们之前,允许我们看到他愿意帮助我们。”
有些人说在接受礼物上,慕勒倔强的原则有时会引起一些有趣的事情。1831年3月,他在爱克斯敏斯特(Axminster)讲道,他被邀请在萨默塞特(Somerset)的卡得(Chard)度过一个礼拜天。在那种状况下,他极力避免给人家留下讲道是为了赚钱的印象,因此,他不愿意接受任何礼物。一次聚会之后,那里的一个信徒想给他一些钱,便将钱用纸包了起来,但是慕勒坚决拒绝。然而,萨默塞特的信徒却不轻易泄气,这位决心坚定的信徒,将那团纸塞到慕勒的口袋里就跑了。在卡得的一位绅士,在经过一阵扭斗之后,最终还是塞给他一金镑。
在巴恩赛堡,针对慕勒离开廷茅斯讲道,却又不愿意接受礼物这一问题,他们想出了一个巧妙的处理方法。1831年4月,慕勒夫妇在那里的时候,他们发现玛丽的手提袋里有一个金币,是一个不知姓名的人放进去的。当他们回到廷茅斯,打开箱子的时候,一个信封掉在了地板上,里面有两个金币三个便士,这三便士显然是为了放在空箱子里发出点响声以作提醒。
当慕勒决定不再领取薪水的时候,他要求廷茅斯一个负责的弟兄,每个礼拜开一下爱本内泽教堂的奉献箱。然而这些绅士们,要么忘了带给慕勒,要么又因为太少怕送给慕勒而感到羞愧,通常三至五个礼拜才开一次箱子,虽然这会给慕勒夫妇带来困难,但慕勒什么也没说。过了一段时间,这种做法给他带来一些困窘。1831年6月的一个礼拜六,慕勒和亨利·克雷克从托基(Torquay)布道回来,慕勒夫妇身上只剩下9便士。
“亲爱的天父,请提醒Y弟兄吧,让他打开那个箱子,我们正需要钱啊!”慕勒祷告说。
第二天早饭的时候,慕勒夫妇正好有足够的黄油,给他们的一个朋友和住在那里的一个亲戚摆上。对自己的困境,他从没有向他们提及,当然是为了避免使朋友们感到尴尬。早上聚会以后,Y弟兄非常意外地打开箱子,交给慕勒1英镑18先令10个半便士,相当于慕勒两个多礼拜的工资。
“昨天夜里,我和妻子彻夜难眠,担心您和太太正处在困境中。”可怜的Y弟兄显然知道了他们的情况。
慕勒脸上洋溢着难以掩饰的微笑。
亨利·克雷克的处境也是如此,但这更加深了他们之间的友谊,6月18日,他拜访慕勒夫妇。
“我只剩下一个半便士了。”在谈话中,亨利说。后来,他回家的时候,收到了一些钱,便送给慕勒夫妇10先令,自己只剩下3先令。
7月的时候,有一位无名氏送来一只羊腿和一块面包。后来发现,有一谣言流传说,他们常常挨饿,一个焦急的朋友便送来这些。事情原来是这样的,在早些日子,他们常常收入颇低,甚至剩不下一便士。甚至当饭桌上只剩下一块面包的时候,也没有足够的钱再去买些。如果饭桌上没有足够的食物,他们从不坐下就餐。慕勒承认说,有时上帝也用这些谣言,来提醒人们上帝仆人的需要。
9月10日,慕勒收到6英镑,并且在日记中,他记载说,如果加上各种礼物,上个月他收到40英镑。11月16日,慕勒不得不为晚餐祷告,因为他实在没钱准备晚餐了。祷告以后,他们收到一个从爱克斯茅斯寄来的包裹,除了别的东西以外,还包括一只火腿,足够他们一家和那位与他一起住的朋友享用。
……
1832年6月,慕勒来到布里斯托尔正好12个月了,当他看到教堂里面拥挤的人群的时候,禁不住回想起过去的一年,毕士大教堂已经有60位信徒了,基甸教堂差不多也有50多位新信徒。在克雷克和自己的努力下,已经有65位新人归信基督。许多“冷淡退后”的信徒重获起初对基督的爱心,许多基督徒的信心得以坚固。慕勒想,无疑这是充分的证据,他们来到布里斯托尔是上帝的旨意。
慕勒仍然保持在廷茅斯养成的生活习惯——他和他全家的需要完全依靠上帝。他在布里斯托尔的第二个夏天,他详细记着他所收到的大大小小的礼物。

6月22日,一位弟兄送给克雷克一顶帽子,也送给我一顶,以表示他的爱心和感谢,像一个感谢祭,正如他自己说的。现在,这是慈爱的上帝相继派人送我的第四顶帽子了。无论何时,或者不久以前,我需要一顶,在8月19日至27日之间,就派人送来了。又有几个人,送来了质量很好的水果。多么美善的上帝,不仅供给我们生活的必需,甚至因为我们身体软弱、很想改善胃口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奢求!于是,当我们需要的时候,上帝便送给我们果子酒和啤酒,或者当我们没有胃口,或者因为我们的弟兄贫穷的时候,我们认为我们不应该在这些事情上花钱,上帝便派人送来鸡鸭等野味,来调调我们的胃口。我们实在不是服侍一个苛刻的救主。

1833年12月底,从慕勒决定不向任何人索要他所需用的、单单依靠上帝的供应,已经过去三年多了。在第一年,他只有150英镑的收入,第二年,将近200英镑,而在1833年,却有267英镑15先令和8.25便士,慕勒的账单从未缺乏过。
……
1834年秋天的两本日记,显示慕勒的个人需要还是很好地得到了供应:9月18日,一个裁缝弟兄为我量体裁衣,我的衣服又破了,上帝真好,为我预备了衣服。9月25日,一个弟兄送给我一顶新帽子。
1834年末,慕勒记录说,他的收入接近230英镑,还收到好多礼物,价值大约60英镑。
……
1835年6月,对慕勒一家来说是黑暗的,对玛丽来说尤甚。22日,她失去了父亲,几天后,又轮到15个月大的儿子以利亚。亲人离去后,接踵而至的是经济的缺口,早在6月间,慕勒夫妇的税金就该付了,这是他们第一次无钱支付税金,支付税金的钱,因为家里两位亲人相继去世,早已用在各种开支上了。
“亲爱的救主,请把我们需要交税金的钱送来吧!”慕勒祈祷说。
两天后他记着说:“今天我实现了,奉献箱里的钱,加上我剩下的,在该交税的最后期限之前,我交上了税金,如此快地听我的祷告,上帝真是太好了。”
……
1835年12月的一天晚上,慕勒被《圣经·诗篇》第81篇10节的话深深地打动:“你们要大大张口,我就给你们充满。”一直到那天晚上,虽然他为建孤儿院的正反理由祷告了很多,他却没有特别地祷告上帝,求上帝开出路。但是,通过读这节经文,他决心把这节经文用于孤儿院的需要上。
他祷告说:“亲爱的上帝,你愿意预备房屋、1000英镑和合适的工作人员来照看这些孩子们吗?”
慕勒一家的需要,他已经学会单单依靠上帝,现在他又仰望上帝,祈求上帝为一个更大、更需要的大家庭提供房屋、食物和衣服。他竟敢要求上帝,赐下一个更大的证据,以证明上帝的真实和慈爱。

(摘自《慕勒传》,罗杰·斯蒂尔著,华夏出版社2007年3月出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