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慕勒传》书摘

慕勒祷告的轶事——《慕勒传》书摘之四


慕勒孤儿院的一期工程和二期工程都是集中供暖。1857年11月末的时候,一个助手告诉慕勒几个不幸的消息。
“一期工程散热器的锅炉严重漏水。如果不进行维修的话,我们就很难度过冬天。”
锅炉完全被砖墙包围着,如果不拆开砖墙的话,漏水的地方就不能确定。维修可能对锅炉造成更大的损坏。八个冬天过去了,都没有问题,这次出了毛病,完全出乎预料。慕勒坚定地认为如果不进行任何修理,只是说“我相信上帝会看顾这件事的”,这完全是一个草率的猜测,不是信靠上帝,而是虚假的信心。因此,锅炉需要赶快修理。
“我担心孩子们,特别是最小的孩子们在冬天挨冻。”慕勒对他的助手说,“一个新的锅炉需要几个礼拜才能安装,目前使用的这个能修理吗?”
        “还不一定,但是,无论如何,先花几天的时间先把砖墙拆开,找出问题的所在。”助手回答说。
        “我们临时能用气炉吗?”
        “我们不能从照明系统中腾出足够的气源,来给那么多需要的炉子加热。”
        “我们能用‘阿诺特炉(Arnott)’吗?”
        “那也不合适,因为‘阿诺特炉’需要很长的烟囱把烟抽走。”
        “不管解决的办法如何,不能让资金成为我们的拦路虎,我宁愿花几百英镑,也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受冻。”慕勒回答说。
慕勒决定让人把砖墙打开,察看损坏的程度,是否能够修理以使他们安全过冬。他决定下礼拜三让工人过来,并作了必要的安排。他知道工人过来的时候,锅炉里的火必须要熄灭。慕勒做好安排后的第二天,冬日里第一个真正的冷天开始了,刮起了萧瑟的北风。那是12月初,慕勒跪下祷告。
“上帝啊,你知道我不能停下修理锅炉的事。亲爱的天父,我向您祷告两件事情。你愿意将北风变成南风吗?您愿意使工人专心做工,就像当年你使尼希米只用了52天便把耶路撒冷的城墙重新修好,‘因为百姓专心做工’吗?”
礼拜二的晚上,在工人约定的时间到来之前,北风依旧,但是就在礼拜三,正像他所祷告的,南风刮了起来。天气是如此的暖和,根本不需要生火。工人到达了,按指示的去做,拆开了砖墙,找到了锅炉漏水的地方,开始修理。
礼拜三晚上大约8点半,慕勒正要回家的时候,在阿什利顿孤儿院的门卫室,他被叫住了。
门卫告诉他说:“生产锅炉的老板已经到达,来查看维修的情况如何,看看是否能加快速度。”
慕勒立即回到一期工程的地下室,见到老板并了解维修的进展情况。
老板说:“工人今晚要工作到很晚,明天一大早就会赶过来。”
工头说:“我们更愿意彻夜工作。”
慕勒想起了他祷告的第二部分,上帝一定给了这人“专心工作的心志。”
第二天早上,那人完成了维修,克服了好大的困难堵住了漏水,又用了30多个小时重修砖墙。最后,他们在锅炉里重新点火。
在整个维修过程中,一直是温暖的南风拂面。
……
1861年初夏,汤森(Townsend)一家搬到布里斯托尔。约翰·汤森帮助慕勒在布里斯托尔的主日学工作,他们成为知己的朋友。当汤森一家搬到布里斯托尔的时候,汤森的女儿阿比盖尔(Abigail)还不满三岁,但是不久便喜欢上了慕勒。常常在阿什利顿,也在保罗街与慕勒和玛丽在一起。从父母那里听到关于上帝供应慕勒和孤儿院孩子们的方法,她感到很惊愕。
“我也想与乔治·慕勒一样。”她常常这样说。
一次,她在保罗街说:“慕勒叔叔,我很想让上帝垂听我的祷告像垂听你的祷告一样。”
“亲爱的,上帝会的。”
慕勒将阿比盖尔抱在自己的膝盖上,重复着耶稣的应许:“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圣经·马可福音》11章24节)。”
“那么,阿比,你向上帝要什么了呢?”慕勒问。
“一些毛线。”
她的两个小手紧紧地扣在一起,慕勒说:“现在,你跟着我说:‘请上帝给阿比一些毛线。’”
“请上帝给阿比一些毛线。”
阿比盖尔高兴地从慕勒的膝盖上跳下来,冲到院子里玩了起来,她相信毛线就要到了。
然后,她又记起上帝不知道她要哪一种毛线,因此又跑回慕勒的身边。
“我想再祷告一次。”
“可是,亲爱的宝贝,我现在很忙啊!”
“但是我忘了告诉上帝我想要的颜色。”
慕勒又把她抱到自己的膝盖上,说:“是的,孩子,总应当明确,现在告诉上帝你想要什么。”
“亲爱的上帝,请给我一些彩色毛线。”阿比盖尔说。
第二天上午,一个包裹到达了,收件人写的是阿比盖尔,里面是好多的彩色毛线。她的主日学老师,记得她的生日快到了,虽然不知道确切的日期,只记得她喜欢编织,便买了一些毛线给她送来了,虽然不是生日的那一天,但正是时候,向她证实上帝垂听了她的祷告。
最受欢迎的慕勒的轶事之一也是关于汤森·阿比盖尔的。这个故事在慕勒的日记中没有记录,但在一个短篇传记《阿比盖尔姐姐的奇遇》中有所描写。
一天早上,天还很早的时候,阿比盖尔正在阿什利顿的花园中玩耍,忽然慕勒走出来,拉着她的手说,说:
“走,看看上帝将为我们做什么。”
慕勒带着阿比盖尔进入一个很长的餐厅,桌子上摆着盘子、杯子和碗筷。按照记录(在被记录下来之前,可能有所歪曲)除了空盘子以外,桌子上什么也没有。孩子们正站在那里等待吃早餐。
“孩子们,你们知道我们必须按时到校。”慕勒说着,便举手祷告:“亲爱的天父,为你将要给我们的饮食我们向你献上感恩。”
然后,他们都听到敲门声。面包师站在那里。
“慕勒先生,昨天晚上我难以成眠,似乎感到你们早饭没有面包,上帝感动我给你们送些来。因此我两点就起床了,烤制了一些新鲜的面包,现在我带来了。”
慕勒非常感激那位面包师,并为上帝的关爱献上赞美。
“亲爱的孩子们,”他说,“我们不仅有面包,而且还是新鲜的面包。”
几乎紧接着他们听到第二次敲门声,这一次是卖牛奶的人。
“慕勒先生,我送牛奶的车在孤儿院外面坏了,我很想把这些桶装的鲜牛奶给孩子们喝了,以便我能够倒空马车再加以修理。”
慕勒向那位送牛奶的人道谢,孩子们便享用他们的早餐。
……
1877年8月,慕勒夫妇乘坐4000吨级的萨丁尼亚号(Sardinian)轮船前往美国。不知为什么,他们被安排到船上大副位于甲板上的房间,他们的客舱,苏撒拿发现是“还算相当的舒适”。
大西洋航道崎岖,但航程一直按计划进行,可是,当航行离开纽芬兰岛(Newfoundland)进入浓雾时,轮船抛锚了。达顿(Dutton)船长已在驾驶台等候了24小时,这时,慕勒出现在他的身边。
“船长,我不得不过来告诉你,礼拜六下午我必须到达魁北克(Quebec)。”
“不可能!”船长说。
“好的。”慕勒说,“如果你的船不能载我到那儿,上帝将用其他的方法,在过去的52年里,我从来没有违约过。让我们到海图室祷告吧!”
船长正想知道慕勒是从哪一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
“慕勒先生,”他说,“你知道这雾有多么浓厚吗?”
“不知道,我的眼睛不专注在雾的浓厚上,我只专注于掌管我生命一切的永活的上帝身上。”
然后,慕勒又跪下简单地祷告,当他祷告完的时候,船长正要祷告,但是,慕勒把手放在他的肩上。
“不要祷告了。第一,你不相信上帝会垂听。第二,我相信上帝已经垂听了我的祷告,不需要你再为此事祷告了。”
船长诧异地看着慕勒。
“船长先生,”慕勒继续说,“我认识我的上帝已经52年了,52年来,从没有一天,我的王、我的上帝不垂听我的祷告。起来,船长先生,打开门,你将发现雾已经散了。”
船长绕到门边,打开门,雾已经散了。
在他作为萨丁尼亚号船长漫长的职业生涯中,达顿船长多次重复着这个故事。19世纪一个著名的宣教士后来描写达顿船长是“他所知道的最虔诚的人之一”。

(摘自《慕勒传》,罗杰·斯蒂尔著,华夏出版社2007年3月出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