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慕勒传》书摘

今天上帝还听祷告吗?——《慕勒传》书摘之五


慕勒去世的消息在布里斯托尔引起一阵轰动,礼拜天的聚会中,从圣公会到新教徒,每一个讲台都在纪念该城已故的慈善家、祷告的人和传道者。
第二天,即1898年3月14日,是慕勒丧礼的日子。据说,他的丧礼在布里斯托尔是空前绝后的。店铺关门歇业、员工放假,以纪念这一事件,表达他们的敬意。成千上万的人加入送葬的队伍中,布里斯托尔教堂和其他教堂降半旗致哀,钟声低鸣,主要街道关闭或者拉上窗帘。整个城市都沉浸在哀痛中。
……
布里斯托尔新闻晚报说:“慕勒先生在19世纪的慈善家中占有独特的地位,在一个不可知论和唯物主义的时代,许多人热衷于空谈大理论,他却付之于实践。”
《利物浦信使》报导说:“上千个孩子需要吃饭、穿衣、受教育,但却没有任何有影响的组织和机构为其筹措经费,也没有任何形式的呼吁和宣传。”他们问道:“这一奇迹是怎么实现的?慕勒先生告诉世人说,这完全是‘祷告’的结果。今日的理性主义对这一回答将会嗤之以鼻。但是,事实就是这样,等待去解释。当他们很难解释的时候,便轻看历史上发生的事件,但使阿什利顿的孤儿院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需要许多的花招和欺骗。这本身就是不合科学的。”
关于慕勒深远的社会成就,每日电讯报说,慕勒“使大街上减少了数千个令人痛苦的受害者,使监狱里减少了数千个囚犯,使济贫院里减少了数千个无助的流浪儿。”
慕勒去世后,我们怎样评价他90年的人生呢?
他的一些个人品质非同寻常,当它们结合在一个人身上时,要说明最小的一点也是不容易的。第一,我们可以指出,他具有杰出的管理才能,他自己是公务员的儿子。他创办了一个有30个孩子的孤儿院,后来扩大规模,负责上万个孩子的康乐和教育,并且指导数百个全职工作人员。还是慕勒,作为圣经知识社的指导者,支配着数十万英镑的开支,帮助和推动着海外的宣教事业,资助国内外孩子和成人的学校教育。
当工作发展需要做出决定的时候,他是严格审慎的,不管是决定扩大规模还是维持原状,谁将成为他的工作人员等,他都以一个真正管理者的作风,将赞成和反对的意见仔细斟酌。除此之外,还要花上好长时间祷告和默想,他对细节的注意,正像我们所看到的。他既不固执,也不缺少远见。
其次,我们可以指出他具有非凡的能力,在哈雷和伦敦求学期间,他每天学习12到14个小时。在他70到80岁高龄期间,旅行20万英里,到达42个国家周游布道,这一切,都说明了他非凡的能力。
因此,慕勒不是一个自私的个人主义者。有证实他见证的证据说,有一天他死了,“乔治·慕勒的观点、喜好、嗜好和意愿都死了。”在事奉上帝和他同工的时候,他的干劲和才能都指向无私。他一生收到的个人开支大约93,000英镑,他从中奉献出81,000英镑,在他去世的时候,他唯一的财产价值160英镑。
我读过他的全部著作,远超过100多万字,从没有发现一个严厉的或者是挖苦的评论:像任何聪明的法官的性格一样,慕勒更愿意谈论人类良善和健康的方面,对于其他的,他常常保持沉默。
他最为显著的知识分子的特质是他思路清晰的能力。例如,1839年,在关于教会按立的争论中,毕士大教堂面临着分裂的危险。于是慕勒和克雷克静修两个礼拜,对这一问题进行思考、研究和祷告。他们回到毕士大教堂,召开一系列的会议,在会上,他们阐述了他们调查研究的结果。慕勒所做的论文包含他们所说的要旨,逻辑性强,是简明的杰作。关于长老、教会的纪律、主的圣餐等,他们列出了自己调查研究的结果。将“圣经明确地显明”和“圣经看起来更喜欢”两者之间作了细致的区别。从根本上来说,慕勒是一个注重行动的人而不是一个哲学家或争论者。不过,他有持久的、进行客观思考的能力,例如,牛顿后期著作对他最具吸引力的乃是其精准性。
一个世纪后,人们感兴趣、受鼓舞的不仅仅是慕勒其人,还有他所做的。他的个人品格非同一般,他的成就也极为特别,就算我们从使徒时代起,或者更早从先知以利亚在迦密山最辉煌的时代算起(《圣经·列王记上》18章),慕勒的成就也是毫不逊色的。因为慕勒为表明上帝的真实存在而开始了自己的事业,以此向那些怀疑上帝会听祷告的人作见证。总有那些愿意宣称他们已经证实这种能力或者单单相信上帝的人帮助他们。慕勒的独特性不仅仅在于他实践信仰,或者他喜爱祷告的重要性,而是在于他的宣告,当他开始这项工作的时候,他就表明他要证实上帝是真实的。1837年,慕勒在回忆他在1836年建立第一个孤儿院的原因时,他写道:

现在,如果我,一个穷光蛋,仅仅凭着信心祷告,从不向任何人求援,建立和维持一个孤儿院。除了向那些未归信之人的良心见证上帝的真实外,可能还会有一些事情,在上帝的祝福下,在坚固上帝儿女的信心方面有所帮助。

因此,慕勒向那些不信上帝的人发起挑战,他们对他已经开始的事业持观望态度,是否真有一位上帝在资助他。如果上帝证实是信实的,那么他邀请基督徒不仅看到上帝的作为,并要思考他们的反应。
前面已经讲述了所发生的一切。一言以蔽之,在以后的63年里,慕勒收到将近150万英镑,更确切是1,453,513英镑13先令3便士。他有许多的工作,包括关爱数万个孩子。他宣告说,他和他的工作人员从未为资金发出一个呼吁,也从未要求任何个人资助他们的事业。没有证据可以反驳这一点。只有一次有辩解说,慕勒曾经公开祷告,祈求上帝将钱送到孤儿院来,慕勒说这是“十足错误的”。按照慕勒的说法,60多年来上帝都这样供应金钱,以此证实上帝的真实。
在20世纪快要结束的时候,对于这一点,人们的反应将是如何呢?
我们不能说慕勒一生的事件构成了上帝存在的科学证据,或者说如果上帝存在,那么他愿意或者有能力垂听祷告。然而,我相信,慕勒所描述的“上帝对他的作为”即使不能构成这些事情的证据,也需要我们来认真对待。
我们先把他如何筹款的问题放在一边,你可以去布里斯托尔一游来证实这一看得见的事实。那五座巨大的建筑仍然屹立在阿什利顿,现在用作布鲁内尔技术学院,3号院是他居住和去世的地方,现在清楚而又合适地命名为:慕勒的住宅。当你在布里斯托尔的时候,你应该参观位于克撒姆(Cotham)公园的慕勒的另一处住宅,那是乔治·慕勒基金会事工总部(参看26章),今天他们依然在探寻慕勒的原则是否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一原则一直没有背离过。
慕勒相信上帝是存在的,相信在19世纪,他仍是永活的上帝,这位永活的上帝垂听他的祷告,并且“感动人们”去从事他指导的工作。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有足够的供应,但却只是刚好够用,因此我们岂能不同意这正是上帝作为的证据?这与150万英镑的总收入不是同样不寻常吗?拒绝相信慕勒对供应的解释不就是同意另一种更不可置信的解释吗?那就是说,在60多年的时间里,慕勒的同情者,不是由于上帝的介入,而是以自己各种各样的理由,不仅送去总数足够的资金使其能扩大这项工作,而且还是分阶段的,特别是在早期的时候,送来的仅仅够用,但是,从来没有太少过,哪怕是一天。
慕勒的长寿一定与他内心的平安有关,这种平安是一种从上帝而来的喜乐,而这喜乐则来源于祷告蒙应允的经历。“我所投入的事奉带给我多大的喜乐,我简直不能述说。不像许多人所认为的,说我是一个焦虑和烦恼的人,相反我没有一点焦虑和烦恼,相信上帝,使得我把一切重担统统都卸给他。不仅是关于金钱的重担,而是涉及一切事情的重担,因为除了与金钱有关的事情以外,我还有数百种需要。在任何事情上,我发现上帝都是我的帮助,即使我为所有的事情相信他,像孩子一样单纯地为所有的事情向他祷告……在我很久的基督徒生活中,我总是发现,只要我相信,在上帝所定的时间,我一定能得到我祈求的东西。”
重述慕勒的故事,一些人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很盼望自己也有慕勒那样从上帝而来的信心。当然,慕勒是一个信心的伟人。但是,在他活着的时候,他常常否定自己有信心的特别恩赐。
他说:“我的信心,与每一个信徒的信心一样,如果你相信上帝的话,自己试一试,你将看到上帝的帮助。”
“但是我们怎样做才使我们的信心得以坚固呢?”人们通常问他说。
他将会回答说:“首先,认真地研读、默想圣经,那么,你就会越来越知道上帝的属性——多么良善、慈爱、怜悯、智慧和信实。然后,当困难来到的时候,你就能在上帝的大能上安息,上帝愿意帮助你。
“第二,尽力使你的良心清洁,不要养成做上帝不喜悦的事情的习惯。否则,当你的信心接受试炼的时候,因为你有罪的良心,你就会对上帝失去信心。
“第三,你的信心可能遭受试炼的环境,不要尽力逃避。我们自然不喜欢单单地相信上帝,但就在此刻,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我们的信心得到坚固。
“最后,请记住,上帝不会试炼你超过你能承担的。要忍耐,上帝将向你证实,他是多么愿意帮助和拯救你,那一时刻对你来说,正是恰到好处的。”
如果你从未开始信心生活,慕勒150年前写的关于“基督教”的两句简洁的话今天仍经得起重复,他说:“在你的神圣信仰中,有生命、力量和真实,如果你从未知道这些,那么亲自来品尝一下。”
如果你想知道,20世纪最后10年的上帝仍是慕勒以他为乐的上帝。你应该注意他的宣告:“永活的上帝与我们同在,他的能力从没有减弱,他的膀臂也从没有缩短,他的智慧是无限的,他的能力是无穷的。因此,今天、明天或下一个月,只要生命还在延续,他永远是我们的帮助和朋友。不但如此,他是昔在、今在并永在的上帝。”

(摘自《慕勒传》,罗杰·斯蒂尔著,华夏出版社2007年3月出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