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穿戴神所赐全副的军装》选读

《穿戴神所赐全副的军装》选读  

作者:威廉居牢(William Gurnall , 1617-1679)

人不仅武装起来与神作对,而且神也是在与恶人作对。“神……又是天天向恶人发怒的神。……弓必上弦,预备妥当了。他也预备了杀人的器械。”(诗7:11-13)神已经设立他王的标准,控告背叛他王权的亚当所有子孙。他已经上战场,用火与剑对抗每一个违抗他话语的人。神通过启示他是怎样审判罪人,充分见证了他的忿怒 - 他公义的右脚践踏他们,把他们压死,这个命运对他们如毒蛇般罪中的主子正是合适。

罪从哪一扇门进来,神的怒气都在那里与它相遇。因为灵魂各样的功能,身体各样的肢体,都被人用作不义的武器与神为敌,所以每样都领受了它自己那一份当得的神的忿怒,甚至蔓延到舌尖。正如人在一切事情上都有罪,所以他在各方面―― 里里外外,灵魂与身体 ―― 都受到咒诅。 咒诅与惩罚写遍他的全身,写得如此密密麻麻,以致没有地方可以用来加上除了神已经写下以外的额外多一句话。

一句话,主对有罪之人的不悦是如此猛烈,连所有被造之物都必然要在当中有份。尽管神瞄准人,主要是把他的箭射向他,但是他的箭也会伤及其他被造之物。那么神的咒诅,就是为了人的缘故,向整个受造界猛烈吹动;人受的一部分苦,是通过堕落的受造界,通过自然界一切的力量和受造之物加在他身上的,而这些是原本由神命定去服事人,在充满他喜乐的杯时往其中倾注的。

我们可以把神降下的灾比作一支愤怒的军队,这军队把敌人土地上的一切都掳掠去了,它摧毁了他们的供给,在他们的水里下毒,焚烧他们的房子。没有一件事情可以逃脱他的忿怒。连我们吃的饼,呼吸的空气,喝的水,都被神的咒诅下了毒,所以就连那活得最老,最健康的活人,最终都要死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