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开卷有益 作者 平克

开卷有益 第五章 读经与善行

神的真理可比作一条左右都是悬崖的险径,任何的偏移,都会使行者跌落凶险的误区。这个比喻非常恰当地反映出我们多么容易或左或右走入极端。唯有靠圣灵帮助,我们在解经的时候才能保持平衡,不致犯错,因为解经的错误常常不是否认真理,而是用真理的一部分,来对抗另一部分,从而曲解真理.

神学的历史有力又严肃地证明了这一事实。 某一个时代的人正确地为真理的某一方面竭力争辩,因为那是当时最迫切需要的。下一个世代的人本应在这基础上继续前行(2),但他们却把上一世代所争论的真理一部分作为他们宗派有异于其他宗派的独特标志,而凭理性为之争战。他们常常为了辩护己方的神学观点,完全拒不听取辩论对方所坚持的,与己方立场相对的真理。 这种争辩的结果,就是他们失去了真理的全面观,而把自己的观点强调得超出在圣经里面适当的比例。所以,在下一个时代,神会感动祂真正的仆人放弃他们过去看为非常宝贵的神学观点,而去发扬光大那些他们的前辈曾经几乎完全忘却,甚至于否认的那些真理的部分(3)。

前人曾经说,“不管是太阳,星辰,还是蜡烛,任何光源所发出的光线,总是以完美的直线运行。但是人手所能做的比起神的所作的远远不如,就这样很简单的一条直线,不但连最稳定的手都画不出来,而且所有的能工巧匠也都还没能发明出任何仪器做到这点 。”(Thomas Guthrie, 1803-1873,苏格兰自由教会领袖,译者注) 不管这句话是不是绝对正确,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人单凭自己,绝对不能在看似互相矛盾的教义之中把真理持守得合乎中道。这些(看似互相矛盾的)教义包括:神的主权和人的责任,蒙恩拣选和福音需要普世传扬,保罗指出的使人称义的信心和雅各强调的使人称义的行为。很不幸的是,强调神的绝对主权时,我们往往忽略了人的责任;而在力主神无条件地拣选时,我们又放松了向失丧者传福音的不懈努力。另一方面,强调人的责任并继续致力于的福音事工的时候,又常常淡化甚至完全忽视神的主权和神的拣选这些真理。

相信许多读者有见证为例可说明上述的情况绝非虚言,但似乎很少有人意识到,在我们试图说明信心和善行之间确切的关系时,也会遇到完全同样的困难。一方面,有人犯了过分高举善行的错误,给与它超出圣经所界定的地位,几乎也可以肯定在另一方面,也有人错在轻视善行,没有按照圣经给善行以足够的重视。如果说,前者把我们的表现看成是使我们被神称义的原因,是严重的错误,那么,后者否认善行是得进天国所必要的,而认为它们仅仅是我们称义的证据或果子,也是同样严重的错误。我们很清楚我们现在(或者可以说)正如履薄冰,冒着被指控为异端的风险;尽管如此,我们认为合宜的做法是寻求神的帮助来尽力解决这个难题,并把问题交托给神自己(4)。

在某些阵营,信心的地位虽然没有被完全否定,但却因为热衷夸大善行而被贬低。而在另一些被认为是正统的派别(本文所针对的也主要是他们),善行太少受到应有的重视,自称信主的人也太缺乏象使徒那样诚挚地鞭策他们行善的教导。无疑,有时这是因为害怕低估了信心,并担心会助长了罪人所犯的一个致命的错误,就是信靠他们自己的行为而非基督的义。但这种顾虑不应该让一位传道人在宣讲“神全部的旨意”上有所保留。如果他的主题是关于对基督这位失丧之人的救主的信心,那么他就当不加改动地阐明这个真理,就像使徒保罗回答腓利比的狱卒那样充分显明因信称义这一恩典(徒16:31)。但是如果他的主题是善行,那么也请他以同样的忠心,毫无保留地宣讲圣经在这方面的教导;请他不要忘记神的命令“我也愿你把这些事,切切实实地讲明,使那些已信神的人,留心作正经事业(或作留心行善)”(多3:8)。

上面这节圣经最切合目前这个散漫(5)又放纵,信仰有口无心,又好空洞夸口的世代。“善行”这个词在新约中以单数或复数的形式出现不下三十次,但是,许多被尊为信仰纯正的传道者却极少提及、强调或详细讲述这一点,少得可以让他们的多数听众以为“善行”这个词在整本圣经罕被提及。在与犹太人谈另一个问题时,主耶稣说,“神所配合的,人不可分开”(可10:9)。而在以弗所书2:8-10,神也把因信称义和预备行善这两件最为重要和神圣的事情连在一起,因此我们在心思意念中绝不应将这两者分割。但现代的讲坛上的信息却常常把两者分开。多少的讲章是根据这段经文中的前两节为核心,清楚地宣告救恩是凭信心接受恩典而不是通过行为,但却极少提醒听众,这句以恩典开始的经文若要完全,就必须包括第十节:“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为要叫我们行善,就是神所预备叫我们行的。”

在本书的第一章(读经与知罪),笔者已经指出,研读圣经的初衷,人各不同,读经目的也各有异。但在提摩太后书3:16,17向我们指出,什么是读经真正的“开卷有益”:这就是,圣经在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等方面是真正“有益的”,都是为了“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在论述了圣经中关于神和基督,对罪的督责和纠正,以及关于祷告的教导后,现在让我们来思考这些道理如何装备我们去行“各样的善事。”这样,我们又有一个标准,可以让一个诚实的人在圣灵的帮助下用来查验自己,确定是否受益于研读圣经。

1 读经之后,明白了善行的真正地位,灵命得到益处。“许多人因为热心拥护正统教义体系,所以在强调得救是赖恩籍信时,言辞中贬低了圣洁以及奉献给神的生命之价值。但这种做法缺乏圣经根据。同是这个福音,一方面既宣称救恩是通过相信基督的血,是神白白的恩典,并且最坚决地断言,罪人得以称义完全是因为借着相信救主而获得祂的义,全然不靠律法下的行为;另一方面也向我们郑重宣告,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宣告赎罪的血也洗净信徒,他们的心灵因信而被洁净,这一过程是籍着爱,并且胜过了世界(6);宣告神救众人的恩典、已经显明出来、教训凡相信的人除去不敬虔的心、和世俗的情欲、在今世自守、公义、敬虔度日(多2:11-12,译者注)。若有任何人担心根据圣经努力传讲关于善行的教诲会损害有关恩典的教义,只能表明这等人对神的真理的认识不但不充分而且大有缺陷; 任何的私意解经,以求掩盖圣经中提倡公义果子为基督徒的必需表现的宣告,都是曲解和伪造神的话语。” (Alexander Carson,1776-1844,著名爱尔兰浸信会牧师)

有人会问:虽然神颁布了这些关于善行的诫命,而我们又不能努力做到身体力行地顺服,但我们仍因得到基督加给我们的义而被称义(7),那么神的这些诫命又有什么效力呢?这种愚蠢的反问来自对信徒的现状及其与神之间关系的极度无知。若以为神的命令和权威对重生的人来说,在教导他们顺服方面不如在使他们称义方面有力和有效,那就是全然不知何谓真正的信心,也不知在基督徒的心意中,主要影响和约束他的动机和理由是什么。另外,神把我们的称义和成圣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这个联系不可失去;若认为两者之一可以单独存在,就等于推翻整个福音。对于本段开始的异议,使徒在罗马书6:1-3已作回答。

2  读经之后,明白了善行是绝对必须的时候,灵命得到益处。真理的圣经诚然说,“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来11:6),但同时也宣布,“你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也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圣徒在天堂活出的生命就是他们重生后在地上活出的新生命的完全圆满的样式。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是量的,而不是质的。“但义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8)”(箴4:18)。如果在地上没有与主同行,在天上也不会与主同住。如果在时间中没有与祂的真正的相交,在永恒中也不会有。死亡不会给心灵带来生命的改变。不错,圣徒会籍身体的死亡永远地丢弃尚残留的罪,但却不会在此时获得新的生命。因此,一个人在死前若不恨恶罪而爱圣洁,那么他在死后也不会如此。

没有人真的想进地狱,但极少人确实愿意离弃那条必定通向地狱的大路。所有人都乐意去天堂,但自称是基督徒的人是否真正愿意并立志走那通向天堂的唯一窄路呢?正是在这一点上,我们能辨明善行与救恩相接合的准确位置。得救不能归功于善行,但两者却不可分割。善行不能赚取进天堂的权利,但却列于神为祂的子民所指定的进入天堂的方法之中。善行决不是获得永生的原因,但却神所使用把我们带向永生的方法中的一部分(如同圣灵在我们里面的工作和我们的悔改、信心和顺服一样)。这是神给我们指定的路,我们必须走在其中,才能抵达基督为我们赎买的产业。唯有每天过顺服神的生活才真正使我们得以享受基督为祂的子民所赎买的产业 - 现在凭信心,在死亡或祂再来时得到完全实现。

3 读经之后,知道善行的目的,灵命得到益处。马太福音5:16明确告诉我们:“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好行为(原文与善行相同)一词在圣经里面第一次出现。多数情况下,在圣经中首次提及某事时,即指出它随后的作用和意图。在这里,基督的门徒要以他们无声胜有声的生命见证来证实他们的信仰宣告(因为“光”在“照耀”的时候并不发出噪音),人们能够看见他们的善行(而不是听见对此的夸耀),并使天上的父因此得到荣耀。因此,善行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神的荣耀。

由于马太福音5:16的内容被普遍误读和曲解,因此笔者在此再加点说明。“好行为”与“光”的自身经常被互相混淆。虽然他们有不可分割的联系,但却是很不一样的。“光”是我们为基督而作的见证,但除非我们的生活是这见证的实例,否则这见证又有何价值呢?“好行为”不是为了把注意力引向我们自己,而是在我们里面使我们行善的那一位。善行当具有这样的特质,以致即使不敬畏神的人也能知晓它们不是出自堕落的人性,而是有一个更高的源头。超自然的果实必须有超自然的根,一旦认识这一点,培植出善行果实的神就由此得到荣耀。在圣经中最后一次提及“好行为”,也同样重要:“你们在外邦人中,应当品行端正,叫那些毁谤你们是作恶的,因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在鉴察的日子,归荣耀给神”(彼前2:12)。这样,首末两次提及善行都强调了这个目的:通过神的子民在世上表现出祂的作为来荣耀祂。

4 读经之后,受教而知善行的真正本质,灵命得到益处。关于善行的真正本质,未重生的人是完全无知的。他们仅能从表象作判断,根据人的标准来评估,所以完全没有能力决定神看什么是善行与否。他们认为人所看为善的行为,神也会赞许,他们的认识蒙昧,因为罪使他们成为心灵的瞎子;没有人能说服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谬误,除非圣灵复苏他们进入新的生命,召他们出黑暗入神的奇妙光明。这时方能看出只有顺服神的旨意(罗6:16),出于爱神的原则(来10:24),奉基督的名 (西3:17),并为了神的荣耀(林前 10:31)而作的才是善行。

“善行”的真正本质在主耶稣身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祂所作的一切都顺服父神。祂“不求自己的喜悦”(罗15:3),而是一直履行差祂来者的意思(约6:38)。祂能够说,“我常做祂所喜悦的事情”(约8:29)。基督对父神的旨意的顺服是没有限度的:祂“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8)。祂所作的一切事情都源于对父神以及对邻舍的爱。爱就是对律法的成全;没有爱而遵守律法只是奴性的顺从,并不能被神悦纳,因为祂就是爱。基督的所有顺服都源于爱,祂的话证实了这一点,“我的神啊!我乐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里(诗40:8)”。基督所作的一切也都是为了父的荣耀:“父啊,愿你荣耀你的名”(约12:28),这就说明了常常摆在祂面前的目标是什么。

5 读经之后,学习到善行的真正来源,灵命得到益处。尚未重生的人也能行一些善事,但这“善”只是从自然和文明的角度看,而非属灵意义上的。他们这些外表的行为,就其内容和性质来说是好的,例如读经,听道,向穷人施舍;但因为这些行为并非以敬虔为主要动机,所以它们在圣洁的三一神面前都像污秽的衣服。尚未重生的人没有能力以属灵的方式去做事,因此经上说,“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罗3:12)。他们也无法行出,他们“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罗8:7)。因此,即使恶人发达(发达原文作灯)也是罪恶(箴21:4)。即使信徒,凭自己也不能产生什么善意或善行(林后3:5),“都是神在你们心里运行,为要成就祂的美意”(腓2:13)。

“古实人岂能改变皮肤呢?豹岂能改变斑点呢?若能,你们这习惯行恶的便能行善了”(耶13:23)。人们期望尚未重生的人作出善行或结出好果子,就好像期望从荆棘中收获葡萄,从蒺藜中收获无花果一样。我们必须先成为“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弗2:10),有祂儿子的灵进入我们(4:6),并且有神的恩典植于我们内心(弗4: 7;林前 15:10),在这之前,根本没有作善行的能力。即使在那之后,离开了基督我们也“就不能作什么”(约15:5)。我们常常有行善的愿望,但却不知如何去做(罗7:18)。这就促使我们屈膝祈求神“在各样善事上”,成全我们,借着耶稣基督在我们“心里行祂所喜悦的事”(来13:21)。我们如此方能从自满自足变为虚己,因而意识到我们一切的源泉都在神的里面(诗87:7);这样,我们就发现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基督,我们“凡事都能作”(腓4:13)。

6 读经之后,明白善行极其重要,灵命便得到益处。尽可能概括地说:“好行为”是非常重要的,因为籍此荣耀归神(太5:16),籍此堵住那些毁谤我们的人之口(彼前2:12),籍此也明证我们所宣称的信仰之真实性(雅 2:13-17)。“凡事尊荣我们救主神的道”是极其有益的(多2:10)。以基督徒为名的人最能荣耀基督的作为,就是靠祂的能力恒久不变地活出效法基督的样式和心态。同一位圣灵,既感动使徒用“这话是可信的”来说明“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的宣告,也感动他写下,“这话是可信的。。。使那些已信神的人,留心作正经事业(或做‘留心行善’)”(多3:8),这样的雷同确有深意。但愿我们确实能够“热心为善”(多2:14)。

7 读经之后,明白善行的真正范围,灵命得到益处。善行的范围是全面的,以致包括在神安排给我们的所有场合中所当履行的职责。我们当留意到,并且从中受教的是,圣经中的第一件被如此注明的“好行为”,就是伯大尼的马利亚把香膏浇在救主身上一事,(太26:10;可14:6)。她全不在意人的指责或赞许,只注目于“超乎万人之上”的那一位,把她珍贵的香膏慷慨地倾倒在祂身上。另一个妇女多加(徒9:36),也被称为是“广行善事”的;敬拜之后就当服侍(9),在世人中间荣神并且益人。

“好叫你们行事为人对得起主,凡事蒙祂喜悦,在一切善事上结果子”(西1:10)。养育(不是拉扯大)儿女,接待(属灵的)远人,洗圣徒的脚(关心他们现实生活的需要)以及救济遭难的人(提前5:10),都被称作“好行为。”研读圣经,应使我们成为基督更好的精兵,我们所寄居的国家的更好的公民,我们地上的家庭中更好(更善良、温柔和无私)的成员,“预备我们行各样善事,”若非如此,我们从中得益甚少。


1   Good works 在新约里面多次出现,两次被翻译为好行为,其余的多是翻译为“行善”或“善行”,“善事”,“美事”。在本章翻译中,这些词句可是为可以互换的。为了修辞原故,除了直接引用经文的地方,都翻译成善行。

2   The next generation, instead of walking therein and moving forward – 在这里,这个词作者的原意不甚清楚。继续前行可以理解为在有了神学思想的基础下,继续进深,和致力于实践,也可以理解成为,在原有的基础上,根据当时时代背景的特别需要,按神的带领改变强调真理的侧重点。根据本章下文的内容 (3),译者偏向于后面的解释。第三种可能,就是在国度网上常听见的“继续归正”。

3     见注解2。这里,我相信作者把自己放到这个位置上。因为作者本人非常坚定地抱有因信得救神学思想的。

4     我们很清楚我们现在(或者可以说)正如履薄冰,冒着被指控为异端的风险 – 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同时也有这种感觉。

5     Looseness 还有道德上放荡的解释,不过,放荡比放纵的语气更加强,所以如果用这种解释的话,两个词的顺序应当倒过来,所以选择用没有那么强的解释 – 散漫。

6     their hearts are purified by faith, which works by love, and overcomes the world; – Which 从句所修饰的应当是整个过程,而不是单只信心

7     be justified by the imputation of Christ’s righteousness, - 得到基督加给我们的义,或作因为基督的义算为我们的义而被称义

8   “The path of the just is as the shining light, that shineth more and more unto the perfect day” – 用这一段话来解释前面所说的完全圆满。所有中文译本都没有“Perfect”的感觉,所以在这里这段经文的中文看起来好像不知所谓。

9     after worship comes service – 这里,因为所用的是现在时,所以应当是指一个普遍原则,而不是指多加的具体做法,虽然,她确实是这样做。若是后者,就应当用过去时。特别是根据两次提及好行为的经文前后次序来看,好行为第一是敬拜,第二是服侍人。

蒙 译者 Priscilla,ychen,唯慎 授权发表
版权归Priscilla,ychen,唯慎所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