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购买沃尔玛的耶稣

购买沃尔玛的耶稣

原文编者按:鉴于美国目前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 ,重新刊登原载于2005年6月《波西米亚浸信会基督徒》的这篇评论看来是很适当。下文不是对大型教会(或者是沃尔玛)的指控,而是对正在毒害今天美国基督教界许多方面猖獗的消费主义进行的分析。

新的沃尔玛购物广场刚刚在我住的镇上开张,哦,这是何等壮观!它是一座实用主义建筑的庞大架构,包括了从食杂店到园艺中心的各样部门,有你能想象得出的各样干货,从时装到文具用品一应俱全。人们毫不犹豫蜂拥而至,因为它是一站式购物,有出了名的低价,是快捷的“进去、出来”。这是美国消费主义历史上的奇妙成就。

哦,不要忘记那个在每一张招牌上问候你的店方笑脸吉祥物。它很直接让你感觉到一切,当你为了省钱而花钱的时候,你心里充满温馨。.

唯一的问题是,自从这零售巨人把本地业务转移到新的购物广场之后,镇上原来的沃尔玛店铺现在就变得空荡荡了。很难相信20年前这座较小的沃尔玛商店,对于本地购物者来说是建立在山上的闪亮宫殿。现在它不过是一座败落的城堡,往日荣耀的空壳,公司已经发展得更大更好。哎呀,我怕这是时代的记号。

在它的创办人山姆•沃尔顿入侵之前,我们这座城镇在镇中心有几家夫妻店,但它们现在也消失了。第一家沃尔玛在本地登陆不久,就展开价格战,把那些小小店铺直接赶出了市场,很容易就使我们本地商店的忠心顾客慢慢被镇上新店的折扣便利吸引。让对家乡的忠诚和一对一服务见鬼去吧!很快那些步伐缓慢,木地板吱吱发声,用黄铜做的收款机叮当作响的家族生意就要永远关门大吉了。没有人再看重它们不摆架子的生意之道了。

我为什么要讲这些陈年往事?因为在我看来,今天很多基督徒已经受到使沃尔玛购物广场得以兴起的同一种败坏的消费主义影响。他们的生活不再满足与耶稣基督并祂的道这意味深长的单纯特色,而是现在追求范围广泛的新的、改良的基督教化的产品,去沉迷满足他们所谓的信心。会众已经脱身离开了小镇教会朴素的模式,对神不加装饰的敬拜,为自己建造起基督教购物广场,在当中奉基督的名销售他们世俗的商品和服务。

每次你步入你当地的基督教书店,要走过一排又一排闪亮的宗教饰物和陈腐的畅销书,然后才能去到远远后面角落那放着朴素黑色圣经的小小货架,你就可以看到这种后现代基督教沃尔玛心态的最有力证据。每次你看到数以百万计认信的基督徒聚集在他们用数以百万美元计建造起来的教堂里,听打折销售天堂和幸福的笑脸吉祥物传让人感觉良好的道,你就看到了这证据。

当然过去并不是这样的。不管你信不信,有一段时间,没有生活中当代消费主义的装饰,我们也熬过来了。在第一家沃尔玛在我所处,大部分是乡下的地方建起来很久之前,任何零售店都是稀罕的。那时候大家其实有的只是西尔斯商店的货品目录。它躺在厨房台板上,像家庭圣经一样备受呵护。家庭每一位成员都一次又一次翻阅过那本大书 ,把他们发梦有一天要得到的产品记在心里。但他们没有钱买这样的奢侈品,如果有钱,也是因为他们小心翼翼把能省下来的每一分钱都存起来的缘故。有时候他们要等上三年,才可以存足够的钱买那很花俏的手摇衣服拧干机,让妈妈不至于没有现代科技协助,拧干衣服的时候把手臂都累坏了。

当然,年景变得真正糟糕的时候,就连西尔斯商店的目录也不能给人带来安慰,它只能供应屋外厕所对手纸的需要。

那时候,我们遭遇一场由爵士乐时代的盲目自我放纵引发的经济大萧条,这个地方的乡下人受到特别严重的打击 (尽管这不是他们自己的错)。这些可怜的乡下人没有便利店,他们只有彼此相助。家庭所有的,都是自己造的,如果不能自己造,他们有一位好邻居,可以帮他们造。那时候农作的光景如此恶劣,把玉米放在炉子里烧取暖,也比一蒲式耳卖那糟糕的几分钱有利得多。所以本地的家庭团结起来彼此看顾。那是困难的日子,有时是绝望的日子。但用大量的信心、爱和忍耐,作为整个社区,他们一起熬过来了。那时没有像快餐外卖、购物中心、或者沃尔玛购物广场这样的东西,帮助他们迅速暂时解困。那是最基本生存的日子,把糠秕和麦子分开,强迫谦卑的人关注那真正要紧,生活中的简单之事,并以这些事为喜乐。

所以你看到了,曾经有一段时间,这个国家的基督徒是满足于卑微、温柔、谦卑。他们在更小的聚会里谦卑服事,忠心读圣经,带着祷告的心唯独专注基督的荣耀,作见证,把帮助带给其他人。然而随着时间过去,我们变得更兴旺,自我满足,就像爵士乐时代一样,我们开始借用我们不再拥有的属灵资本,为要满足我们对这个世上之事日益增长的追求。不久很多教会变成了消费主义的堡垒,开始效法商业世界,直到最后把自己变成一种 沃尔玛式的基督教。

问题就是,教会里面这种过分放纵有一天要付出代价,就像1929年的股票市场一样崩溃,因为它是建立在一种在唯独基督之外的根基之上的。当这无可避免的日子临到,我们被剥夺了我们属肉体的供应,被扔进一场浩大的属灵大萧条时,这种病态的基督教消费主义要如何供应我们的需要,它当中有多少要快快被神试验的火吞没?

我的朋友,说到底,这种沃尔玛式的基督教只不过是草木禾秸罢了。

草必枯干,花必凋残,唯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 — 赛40:8

原文出处:http://sacredsandwich.com/archives/541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