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1)

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2)


按照申29:29,信徒应该相信、依靠、聆听和跟从神已经显明的,而不是去探求那些祂没有显明的。在救赎历史当中,探求神没有显明的事,这被看作是拜偶像和犯罪。也许这种犯罪典型的例子,就是扫罗去求隐多珥的女巫这件事(撒上28:7)。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这是不对,按照以色列的民事律,是犯罪的事;最令人感到讽刺的是,这是完全不必要的。在这个例子里,扫罗的第一件罪就是他没有顺服神明明白白的启示!(撒上28:18)。我们很多人和扫罗一样,已经离开了神的道德律明明白白的启示,而去追求指引的其它来源。

我们美国人受到试探要像扫罗那样行事,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习惯了相信,每一件事都有一个“秘密”,我们看来是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神的道德律也必然是一个奥秘,一定存在着一种方法,可以打开这个奥秘。很多学者观察到,美国的福音派运动和诺斯替主义,就是对隐秘知识的追求有相似之处。在美国福音派运动中,其中一条通向生意成功的最快捷径,就是向人兜售至今为止人尚不知道的秘密。请看摩门教的例子。一个家伙自我欺骗,说看到了据说是由一位冒牌天使赐下的冒牌神奇书版,美国人就跟从他,他的跟从者穿越这个国家去到犹他州。萧律柏 (水晶大教堂主任牧师,译者注)和欧斯汀 (Joel Osteen,《活出美好》一书作者,成功神学的领军人物,译者注) 说能告诉人幸福生活的奥秘。信心之道运动的传道人说能给人获得健康和财富的奥秘。极端时代论主义者说能告诉人圣经哪一本书卷是这个时代正典的奥秘。这份清单看来是无穷尽的。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不认识救赎历史和当中启示的模式。时代论对美国福音派运动造成的一个影响,就是错误分解神的道。对大多数美国福音派基督徒来说,在基督道成肉身之前发生在救赎历史中的任何事,充其量都是朦胧不清的,除了可以作为偶然的“品格学习”加以借鉴以外,通常都是与我们不相干的。发生在耶稣降生之前的每一件事都被归类到“旧约”(尽管保罗和希伯来书作者使用这词,是具体指从西奈山到耶稣钉十字架的这段时间)。

事实上救赎历史是存在着一种一贯模式的。我们在诺亚身上看到这一点。神藉着洪水拯救了祂的教会,通过对此事的解释启示祂自己。我们在出埃及这件事上看到这个模式(出14章)。耶和华解救祂的百姓,然后赐给他们属于正典的启示,解释那救赎(福音),向那些祂救赎的人颁布表明祂的道德旨意(律法)。

这种模式的确是贯穿整个救赎历史反复出现的。随着我们主祂自己成为人降临,“道”成了“肉身”。我们看到祂的荣光。摩西(不是亚伯拉罕)是预表和影儿,但基督是那实体。正如霍志恒(Geerhardus Vos)很久之前指出的那样,当约翰说“真理”的时候,他指的是“最终事实在基督身上凸显而出”那样的事。基督是神对我们的显现,祂把救赎和启示与祂一道带来。在祂升天之后有另外一件极大的救赎作为发生,圣灵神以一种独特和强有力的方式临到使徒时代的教会,满有权威、确定和终极地解释在基督里神拯救的作为。这就是那时的模式:主权、恩典的救赎和确定、成为正典的启示。和救赎作为不可重复一样,启示是成为正典,不可违背的。

美国福音派基督徒对神的道德旨意感到糊涂的第三个原因,是因为他们极少观察留意到圣经话语中属于陈述语气,记叙救赎的伟大故事,宣告救恩的好消息,和那些属于命令语气,要求完全的义,要把不悔改的罪人驱使到基督面前,规范基督徒人生的话语之间合乎圣经的(也是宗教改革所强调的)区别。

使徒保罗在加3:10讲的正是这种区别。当圣经说“凡不常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就被咒诅”,这是属于命令语气。这是要求完全、个人和永久的义。这不是在宣告那好消息。然而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当耶稣宣告,“神爱世人,叫一切相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时,这是陈述语气,这是宣告救恩已经由另外一位为我们成就,救恩是人唯独靠着恩典,唯独藉着相信,唯独在基督里领受的好消息。

因为当代人普遍不能作这样的区分,许多福音派人士就把对救赎的记叙变成了一种命令。美国福音派基督徒不是领受神施恩、主权、不借我们的帮助,救我们通过红海,走过干地出埃及的好消息,而是把福音记叙变成了律法:如“要像摩西”,“不要像亚伦”等等。不能区分律法和福音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试图把自己放在救赎记叙中,却是用了完全错误的方法。我们不是作领受的人,而是尝试作这故事中成事的人。我们不能分辨正典形成时期救赎历史和正典形成之后历史的分别。所以现代福音派运动大部分的经历,就是尝试在使徒时代后的时期复制使徒时代的教会,使徒时代的现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