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1)

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3)

当代福音派基督徒常常以为,圣经正典形成之后人类的生活和圣经正典形成期间人类的生活之间界限是含糊,或者并不存在着这种界限。人普遍认为,我们在历史中处在和先知和使徒完全一样的位置,如果我们有足够的信心,我们就能复制出发生在救赎历史中同样的现象。换言之,对许多福音派基督徒来说,我们现在生活在“救赎历史”当中。任何对这种圣经主义范例提出挑战的人,都要被说成是“在灵性上是死的”,或者“没有重生”,或“死的正统”。

认信的改革宗敬虔不能令面对它的敬虔主义者或重洗派人士感到满意。在16世纪,托马斯•闵采尔(Thomas Muntzer)指责认信的抗罗宗人士是死的正统。他们之间的分歧在于这个问题,就是圣经正典形成期间的历史和圣经正典形成之后的历史之间到底有没有一条明显的分界线。

改革宗的人倾向尊敬那条明显的分界线。我们没有一个人曾经被提到三重天上(林后12:2)。我们未曾见过复活的基督 (徒26:13)。我们没有从基督那里领受直接的启示(林前14:30)。我们通常不举行医治的聚会(徒5:15-16; 8:7),或者按字义让死人复活(徒9:40-41; 20:11) ,我们也不把人处死(见徒5),不到处瞬间飞身到另外一处(徒8:39)。

尊敬圣经正典形成期间历史和圣经正典形成之后历史之间那明显的分界线,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相信圣灵不再积极做工。祂绝对肯定是在积极做工。人对祂已经应许要做的事,祂在做的事是否感兴趣,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见本系列之四),但我们肯定认为祂是积极主动的。我们认为祂是通过传讲神的道行事(罗10),我们认为祂是通过圣礼行事(太28:20;林前11;路22;弗5:26;多3:5)。

改革宗的敬虔和现代福音派的敬虔之间极大的不同,就是在于“中介”这个词。我们认为神在教会中的同在和作为是通过神的话语和圣礼为中介传递的。现代福音派人士和16世纪的重洗派一样,拒绝或者怀疑通过中介的同在、通过中介的启示等的观点。

从18世纪初期开始,美国人已经对各种形式的权威深表怀疑。在不久之前,美国的参议员还是由州代表选举的。渐渐地那一度是代表制的共和体系就变成了一场庞大的市民大会。这是因为我们是一群革命和追求平等的人民。不管这种思维可能会有什么益处,这都不是神国度的思维。这是区分民事领域和属灵领域的另外一个很好理由。教会以外的文化是一回事,教会的文化又是另外一回事。把这两样混淆,特别是给当代盛行的反权威、自治的精神施洗,赋予基督教的名号,这要威胁大大伤害基督的教会。

盛行的美国文化对中介联系的抵挡,意味着我们要自己来认识,是直接认识。我们不要任何人来对我们说话。这就是五旬宗、灵恩派和其它形式的敬虔主义神秘观在现代美国兴旺的一个原因。当圣灵把使徒的能力和启示赋予每一个人的时候,还有谁需要传道人呢?这种想法给我们的文化偏见煽风点火,让人不去挑战许多文化方面想当然的假设。那些强调与复活的基督直接相遇的传统(复兴主义,敬虔主义,基要派运动,五旬宗运动)在美国兴盛,因为它们和盛行的文化最为相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