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1)

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4)

在现代之前,西方主要的问题是“神说了什么?”对这个问题,人有不同的答案。罗马指出教会是启示的来源,抗罗宗指向教会所读的圣经。双方都指向一个外在的权威。在当代,权威的所在转移到了我们里面。我们变成了衡量一切的标准。也许现代(自从约1650年以来)最大的问题已经变成,“神说话了吗?”

面对现代对信仰的怀疑和完全的怀疑论,一种反应就是直接、不经中介进入神的思想(理性主义),或者直接、不经中介进入神的启示(神秘主义),或者直接经历超然之事而用巧计绕过危机。 敬虔主义者知道基督教信仰是真实的,因为“祂和我同行又和我谈心”(诗歌《我独自来到花园里》,译者注)。在原则上,常常也在实践方面,敬虔主义者很简单就是放弃了信心的历史真实性,钟情于与复活的基督,或者与超然之事主观相遇。

对主观倾向的反应,就是完全否认信心的主观性。这种否认可算是一种唯理智论。历史性的基督教信仰是命题式的,是历史性的,正如人流行说的那样,“与这反对顶嘴的就是欠揍。”尽管如此,这就是全部吗?除了我读的圣经,我听的讲道,我领受的主餐,我在洗礼池边看到的之外,还有任何东西证实这信心吗?

“之外”,这不是最贴切的用词。它把我们带回那种用巧计绕道的方法。我们最好还是说“通过”。改革宗的人相信圣灵通过神的道和圣礼做工。通过福音,圣灵做工使死去的罪人活了过来(以弗所书第2章)。通过信心圣灵作成人与复活的基督生命的合一。靠着这合一,圣灵生出、加强复活的基督与祂百姓之间的相交。

诗篇充满了对基督和祂百姓之间相交的思想。只要看一个例子,诗51:6,“祢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祢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这是整本圣经中其中一个最动人、最个人化、衷心和亲密祷告的至高点。这是罪人呼求赦免的恩典,求神让他再次感受到祂的同在。

在圣经和基督徒的经历中,我们看到有时候人对神同在的感觉会有起伏兴衰 (韦斯敏斯德信条18章第4点)。诗篇21篇显然是一个相信之人(按照标题是大卫)的见证,他正享受与神同在的丰富经历。“祢使他有洪福,直到永远;又使他在祢面前欢喜快乐。”这带来喜乐平安的神同在,是和他在几节之后描写的面对审判和定罪形成强烈对比。

改革宗神学认识到圣灵藉着光照神的话语,把光投身在它之上,使从前隐晦的变得更清楚,以此通过神的话语动工。当然,韦斯敏斯德信条第1章第7点提醒我们,“圣经中所有的事本不都一样清楚……”,圣灵确实帮助我们明白为信心,为生命所需知道的事。保罗讲到这种光照,他说“并且照明你们心中的眼睛,使你们知道祂的恩召有何等指望;祂在圣徒中得的基业,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弗1:18)

改革宗传统对信心的这个方面有非常详细的阐述。波金斯(William Perkins),薛伯斯(Richard Sibbes),安慕斯(William Ames),约翰欧文(John Owen)只是论述过基督徒信心和生命的这些方面的著名英国作家的其中几位。一些荷兰改革宗作家(如沃修斯(Gijsbertus Voetius)和布雷克(Wilhelmus a Brakel))也讲到同样的问题。

我们不想做的,就是屈从于宗教主观主义或唯理智论。加尔文在他对使徒行传16:14-15的注释中写道:

但我们必须注意到这说法,就是吕底亚的心被打开了,所以她留心听一位教师外在的声音。因为传道就其本身而言只不过是死的字句,同样,在另一方面,我们必须警惕,免得一种虚假的想象,或者和秘密光照类似的东西,领我们离开信心所依靠,在其上安歇的神的道。因为许多人为了加增圣灵的恩典,为自己发明出虚妄的启示,以致外在的神的道就没有用了。但是圣经不容人作这样的分割,因为它把人的事工和圣灵的隐秘启示联合在一起。如果吕底亚的思想没有被打开,保罗的传道就会仅仅是词句而已;然而神不仅用仅仅的启示,还用对祂话语的敬畏感动她,所以一个人的声音,本来是要消散在稀薄空气中,却穿透了那已经领受了属天光照的心思。

所以让我们不再听那些利用圣灵来拒绝外在教导的狂热份子的话。因为我们必须保守路加在此建立的平衡,即没有圣灵施恩,单独听道,我们就得不到什么,神把圣灵赐给我们,不是让祂带来对神话语的藐视,而是在我们的思想里给我们注入对神话语的信心,把它写在我们的心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