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1)

明白神旨意的秘诀 (7)

极多现代福音派的敬虔主义(以及太多的现代改革宗敬虔主义)是着迷于追求不当信仰确定症和追求不当信仰经历症。每一种方式是都尝试用自己的方法,离开神命定的方法去认识神和神的旨意。结果就是一种两方面的暴虐辖制。

这种暴虐辖制的第一个方面,就是惧怕“我还没有听到神那微小的声音。”这让人瘫痪,也导致疑惑。它的逻辑是无情的:

1. 神仍在圣经以外说话,给基督徒直接的引导和启示。
2. 基督徒甲没有得到这种引导和启示。
3. 基督徒甲要么 a) 不是一个真基督徒,要么 b) 没有足够的信心,或者缺乏圣灵的能力,等等。

不管原因是什么,这种逻辑的结果是凄惨的,但如果问题不是出在第二个前提,而是出在第一个,那又会怎么样呢?第一个前提有问题,那又会怎样?当然,这就是本文整个系列在论证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并不是生活在圣经正典形成的时期,不是生活在救赎历史时期。红海已经分开了,坟墓已经空了,圣经正典已经封闭成书了。我们已经看到圣灵是怎样藉着神的话语和圣礼作工,祂是怎样光照神的话语,怎样赐智慧给那些求智慧的人,但也许你还落在捆绑之中,因为你正在等候那微小的声音?我真要说,停一停!

如果神对你生命的旨意已经启示出来了,那会怎样?这岂不是太好了吗?如果你不再陷在一个循环里,等着神对你说话,但从来不能确定祂有没有“讲出来”了,这岂不是太好了吗?毕竟你怎么能知道神已经直接对你说话?这是凭直觉吗?凭预感?为什么祂似乎对别人“说话”,但却没有对我说?有两等基督徒吗?(那些领受特别的、圣经以外的启示的基督徒和那些没有领受的基督徒?)

还有其它问题,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可以帮助我们解脱这种危机感。为什么神说的如此经常像我那位领受启示的朋友已经想到的一样?,神看起来是多么经常和我那位领受启示、听到那微小声音的朋友意见一致,这真特别。我们读整本哥林多前书的时候,看到保罗是相当反对两等基督徒的这种观念的。所有形式的“第二次祝福”神学都有这个问题。这必然生出两等基督徒,然而这正是和保罗的整个论证完全相反的。我们所有人都是同一个身体的肢体。而且,我们都是在圣经正典形成之后那同一个身体的肢体,就像同一块饼的一部分那样。

好消息就是神已经在他的话语里启示祂自己。祂对你生命的旨意已经显明。我现在就能马上告诉你这是什么:信靠基督,爱神,爱你的邻舍(马太福音第5章)。

你会大喊,“但等一等!我要接受这份工作还是那份工作?什么是神对我完全的旨意?”

我要告诉你神完全的旨意:信靠基督,爱神,爱你的邻舍。在圣经中启示的神旨意范围内,依照智慧和环境的指示,接受你想做的任何工作。某些工作按照道德的考虑是不必考虑的。就是任何要求人偷窃、杀人、拜偶像、贪婪、性关系上不道德、 贪食等等的工作。换言之,神的旨意禁止你当银行抢劫犯,还有其它的事情。我不需要圣经以外的启示就能明白这一点,这是在神的话语里面的。

然后还有智慧。如果你双手不好使,也许你不应该作一个小商人。如果你记数字不在行,你可能不应该去做生意或从事银行业。你不需要从神而来的特别启示才能明白这些事情。你真的不需要。

这就把我们带到追求不当信仰确定症/追求不当信仰经历症不见得光部分的第二个方面:先知的暴虐辖制。事情的这个方面在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堪萨斯城先知大混乱的兴衰中已经表现得很清楚了,但这还是值得重复一遍。根据“微小的声音”告诉我们“神的旨意”,和因为他是一位“先知”,这两者之间没有什么道德方面的分别。在两种情形里,生活在后使徒年代的普通基督徒,那些没有使徒能力的人,宣称在圣经以外,靠着神的启示直接知道神对这件或者那件圣经没有提到的事情是有什么样的想法。

这样的宣告是暴虐辖制的东西。谁知道这是真是假?

“要是这是真的那怎么办?因为我没有得到任何启示,我想最好还是按照先知说的去办!”

或者不按照去办。

当然这些自封的大小先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事实就是他们只是用异乎寻常、使徒一般、圣经正典的用词,把普通的人类经历重新描述一次。他们这样做可能是出自最好的动机。他们可能真的相信神是在直接对他们说话,或者有一副耳机,有人帮助把信息输送给他们。两种其实都是一样。

合乎圣经的,改革宗的唯独圣经这个教义的一个满有荣耀的结果,就是我们不必去听这些大小先知。我们在基督里已经得了自由。这种论证可以回到改革宗对重洗派的拒绝上。重洗派的回应,就是把我们说成是“死的正统”。这没问题,说什么都可以。坦白来说,如果“圣灵带领”意味着跑遍欧洲,宣称得到启示并发动革命(看看闵采尔的作为),那么我们没有它也能活,正是太谢谢你了。

当然“靠圣灵行事”(加5:25) 和那种狂热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这意味着结出圣灵的果子,我们知道那是什么,因为神在加拉太书第5章已经把这启示给每一个人了!你不需要一种特别的恩赐才能去读神的话语、信靠它、顺服它。我们在基督里可以自由去顺服神公开启示出来的旨意,我们可以自由去忽略所有各种各样先知所作的假冒宣告。我们不是错失了什么东西,他们没有我们需要的任何东西。我们需要的是在神的话语中清楚启示出来的神的道德旨意。我们需要的是圣灵把这话语向我们光照,赐我们智慧的工作,那些自封的先知那这一点关系也没有。你我都摆脱了人意见的暴虐辖制,因为我们是受神话语的约束。

全文完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