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 提前2:5

在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中保,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 -- 提前2:5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工作需要认真和长时间的准备,表明这些工作的庄严和重要;人只需要看到大卫在他的时候为建造圣殿积累的极多金银铜,就可以轻易在这圣殿一块石头还没有奠基的时候得出结论,这将会是一座宏伟的建筑物。但请看,这里有神的一个计划,是远远超越,就像实体超越影儿一样的。因为那荣耀的圣殿确实只不过是耶稣基督的预表和表象,约2:19,21,只不过是稍微勾画出那活的、属灵的圣殿,这殿是祂要建造,用祂自己的血把当中的活石粘合在一起的,彼前2:5,6,使伟大的神可以在中间居住来往,林后6:16。为那座圣殿所作的预备只不过是用了几年时间,但是为这座圣殿所作的审议和预备却是从亘古就开始的,箴8:31。正如为这工作(这工作是基督在一些年间迅速成就的)所作的预备是在世界开始之前就开始的,同样当这世界消化时,这要成为直到永远颂赞和赞美的主题。至于这令人惊奇的荣耀工作是什么,这节经文要告诉你们它总体的实质:这是神和人中间中保的工作,由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一手作成。

在这段经文中(我不会花时间按上下文考察它的字句),你们看到对中保耶稣的描写:这里用四方面来描写祂,就是祂的工作或职分(祂是一位中保);祂中保工作的独特(只有一位中保);投身用在这特别的中保工作中的祂位格的实质和特性(祂降世为人);以及最后祂的名字,基督耶稣。

1. 圣经用祂从事的工作或职分来描写祂。祂是一位中保,一位中间人。这样,这个词表明的是一个合适、 不偏袒和平等的人,位于两个有冲突的人之间,调停分歧使之和好的人。这样一位位于中间、平等、不偏袒的人就是基督;中间听讼的人,向两造按手;公平仲裁判断,还以神当得的份,却不毁坏卑劣的人。

2. 圣经用祂中保工作的独特来描写祂,祂是一位中保,只有一位中保。尽管在人当中有很多调和的中保,在神和人之间有很多人求情代求;然而神和人中间只有一位使双方和好的中保:要有超过一位以上的中保,就像要有超过一位以上的神,这是多余和不敬虔的。有一位神,在神和人之间只有一位中保。

圣经用祂位格的实质和特性来描述祂,“anthropos Christos”等,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用一性,也就是那人性来描写祂(你们很快就会看到,在这件事上主特别考虑到要鼓励和安慰我们),我要说,圣经如此向我们描述祂,藉着人的败坏,亚流派和教皇党人就利用这点来大大羞辱耶稣基督。前一种人以此为理由宣告,祂只不过是“psilos anthropos”,仅仅一个人。

后者容许祂作真神,但以这个无力的理由断言,祂不是作为神,而是仅仅作为人来行中保的工作。就这样,圣灵陈明,用来使我们得安慰的,被他们邪恶反驳来羞辱基督;因为我不怀疑圣经在这里用祂的人性来描写祂,这不仅仅是因为祂在这人性当中付出了那赎价(祂在紧接下来的经文里讲到这点),还特别是要吸引罪人到祂这里来;因为祂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披戴他们自己肉体的那一位;为要鼓舞信徒的信心,祂温柔地按他们的缺乏和苦情作出判断,使他们可以安全把他们担心的一切交托给祂,这要切切提醒他们,他们是属于祂自己的人,在与神相关的事情上,祂要为他们作怜悯忠信的大祭司。

4. 圣经用祂的名字来描写祂;用祂的称号基督,和祂本来的名字耶稣来描写祂。耶稣这个名字表明祂来要做的工作;基督这个名称表明祂受膏担任的职分;在履行这职分时,祂是我们的耶稣。正如一个人所说的,“整个福音都包含在耶稣这个名字当中了,它是人的光、食物和良药。”从中请留意,

教义。耶稣基督是神和人中间真正和唯一的中保。

“你们乃是来到新约的中保耶稣”,来12:24。“为此祂作了新约的中保”,等,来9:15。我可以给你们看像这样说的一整个系列的经文,但为了采用一种有益和清楚的方法,我要说明,

第一,中保这个词有什么含义。

第二,这个词用在基督身上时有什么含义。

第三.怎样看出祂是神和人中间真正和唯一的中保。

第四,祂是以什么身份履行祂中保的工作。

第一,中保这个词有什么意思和重大意义?它的真正含义和重要意思,就是一位中间人,或者一位在冲突的双方之间调停,使他们和好的人。按此,正如撒但是不和的中介,同样基督是和睦和平的中介。在祂的位格和职分方面,祂是这样一位中保;在祂的位格方面,祂是与神与我们都有同样本性的那一位,是真神和真人;关于祂的职分或工作,就是调解,在我们和神之间成就和好的工作。一些人把前者称为祂本体的中保之工,把后者称为祂积极或有效的中保之工:但我宁愿把那被称为是祂本体中保之工的,看作只不过是祂的位格合适履行中保的功能,这并不构成两种的中保工作。祂作为一位中间人,这使祂合适,并有能力位于神和我们中间。我要说,这一点就是这个词正确的含义,尽管“中保”一词有不同的表现方法,有时候指一位裁判或仲裁,有时指在二人之间往来的信使,有时是翻译,把一个人的想法向另外一人作传递,有时是调解人、或使人和好的人。在这一切的含义当中,基督是“中保”,那位中间人,作和好和代求的中保工作;就是祂受苦,以此成就和平,做成中保之工,正如祂在地上所做的那样;或者继续,用祂有功德的代求维持和平,就像祂在天上所做的一样。在这两方面祂都是唯一的中保,祂在祂中保的工作中作成此事。

1. 作为一位裁判或仲裁,如约伯所说,向两造按手的那一位,伯9:23。 基督就是这样,祂按手(这是按照人的做法所说的)在神身上说,父,祢愿意与他们和好,重新接纳他们得祢的眷顾吗?如果祢愿意,在他们得罪祢的一切事上,祢要得到公义完全的满足。然后祂按手在人身上说,可怜的罪人,不要灰心,你要得以称义并得救。

2.作为一位信使或使者,这样祂来,向我们传达神的心意,这样,祂把我们的心愿呈现给神;索西奴(Socinus)只认同基督在这种意义上为中保。但这样他就是努力破坏根基,排斥祂,不让祂作保证的中保;作保证,这就是:

3. 祂作中保的第三种方式。使徒就是这样在希伯来书第七章说祂是“enguos”,保证,或抵押的质(来7:22,和合本作“既是起誓立的,耶稣就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英文钦定版和中文新译本作“更美好的约的保证”,译者注)。正如那位有学识的帕热乌斯(David Pareus) 说得很好的那样,这样的一位就是保证满足另外一位的要求的,或者为此把担保、抵押交在另外一位手中。确实,在这两方面基督都是作为保证的我们的中保,就是承担我们满足律法要求的责任,作出满足;祂是通过在十字架上,通过作担保,保证和睦、好的相处作成这一点的。但为了更直接清楚,我要,

第二,接下来问,基督作神和我们中间的中保,这意味着什么,有何含义。当中主要有五件事。

1. 一眼看上去,这表明神和人中间有一种至为可怕的裂口和冲突,否则就不需要一位使双方和解的中保了。双方之间过去确实存在一种甜美的和睦之约,但这很快被罪打破了;耶和华的怒气向人点燃,追赶着他直到毁灭,诗5:5。“凡作孽的,都是祢所恨恶的”。人充满了反对他的神的不自然的敌意,罗1:30。“theostugeis”,怨恨神的人;这终止了他和神之间所有友好的交往相交。读者,请不要在心里说,一件看起来如此之小的罪,竟会造成如此的裂口,让恩慈良善的神在造人之后就如此恨恶人手的作为,这是太小题大做了:因为这是一种恶极和更大的恶。如此犯罪的这人,是真正、完全的人,按神的形象被造;那时他的思想至为活泼,清楚和敏捷;他的良心纯洁有生机;他的意志自由,能抵挡任何的试探;他的良心纯洁不受玷污;他既是一个完全的人,也是一位代表全人类的人,很清楚他无数后裔的幸福或悲惨都涉及他一身。

他置身其中的光景是极其有福的:没有需要或缺乏,可以给试探煽风点火:他生活在一切物质界和灵界的喜乐和欢愉之中,耶和华至为乐意与他相交;是的,受造的怜悯还在他身上常新时,他犯罪;在这方面,他是至为恶劣地忘恩负义:是的,几乎是神把顺服的轭一加在他身上,就把这轭挣脱。神现在看到祂手所造的工败坏了,现在一族叛党繁衍出来,他们在接续的世代中要与神对抗:祂看见此事,祂的义怒向人点燃爆发,决意追随他直到地狱的最深处。

2. 这意味着必须要有对神公义的满足和偿还。因为这中保工作的计划和目的本身,就是通过使被得罪的一方得到完全的满足而作成和睦。弗提尼乌斯一党的人(他们相信基督仅仅是一个人,译者注)和其他人幻想与神和好,但这不是建立在对神公义的满足上,而是建立在神绝对的怜悯、良善和自由意志上的。“但是在神绝对的良善和怜悯使罪人与祂自己和好这件事上,圣经至始至终是沉默不语的。”在神与人和好这件事上,圣经不管怎么讲,都是说这是藉着基督向我们做成的,弗1:3,4,5;徒4:12;约6:40。我们无法想象,神怎样可以施行怜悯而伤害祂的公义(如果我们一定要没有完全的满足就与神和好,情况就必然如此);我们也无法想象,除了基督以外,还有谁能作成完全的满足。怜悯确实从神的心里向恶劣的人流动,但从祂的心里,除了通过耶稣基督的心血,它就没有出路向我们喷发而出;在祂身上神的公义得到完全满足,受造之人的愁苦得到完全医治。所以正如奥古斯丁所说,“神既不在恩慈的良善中失去祂公义的严厉,也不在祂严厉的严格上失去祂恩慈的良善。”假如神真的可以无需满足就找到一条出路与我们和好,但无疑祂现在已经如此定意,决定采用了得满足的这种方法。至于任何以为可以靠着除了相信这位中保的血以外任何的事使自己与神和好的人,这不仅本身至为虚妄,是败坏人的灵魂,而且还是至为傲慢侮辱神的智慧和恩典。

对这样的人我要像特土良(Tertullian)对马吉安(Marcion)所说的那样说(特土良称马吉安是谋杀真理的):“哦,你们这些摧毁我们所信真道至关重要的荣耀的人,还是对全世界唯一的盼望手下留情吧!”没有这一点,我们一切的盼望不过是幻想。除此之外,良心的平安不可合理建造在其它事情之上;因为神已经制订一条律法管理人,人破坏了这条律法;不是向违犯的人施加刑罚,就是由作他保证的那一位满足神律法的要求。没有律法,也没有对悖逆的刑罚;没有刑罚,也没有刑罚的执行。所以成为神和人中间的中保的那一位,一定要在手中向神献上代价,这代价是足以偿还对神的得罪和侵犯的,否则祂就不会考虑和好;我们的中保就是这样。

3. 基督作和好和代求的中保,这意味着祂的血和受苦有无限的价值,这本身就足以让神不行审判,使神不仅得到劝解,还充分得到满足,极为乐意,即使在祂面前的是仇敌也是如此。圣经就是这样说的,西1:21,22:“你们从前与神隔绝,因着恶行,心里与祂为敌。但如今祂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肯定的是,那能使对罪人发义怒的圣洁的神,放下祂一切的忿怒,把一位仇敌接到祂的怀中,建立如此一种永不再被破坏的和睦关系,而是默然爱这人,且因他喜乐而欢呼,就像番3:17所言,这必然是一件至为卓越有效的事。

4.基督作和好的中保,这意味着祂对可怜罪人心里充满热爱和浩大怜悯。因为祂不仅用恳求的方法在双方之间来往,劝说、恳请和好,以此做中保的工作;而且还像你们已经听过的那样,以担保的身份做中保工作,使自己承担偿清我们债务的义务。祂看到公义的臂膀举起,要摧毁我们,哦,祂的心向我们何等生发怜悯,愿意自己出来,接受击打,尽管祂知道这要击打祂以至于死!我们这位中保,就像预表祂的约拿一样,看到神忿怒的怒海波涛汹涌,要把我们吞没,就把自己投入这怒海当中,平息风暴。我记得罗马历史是怎样表彰马尔库斯•科提乌(Marcus Curtius)的壮举,他领受天启,得知除非把某样有价值的东西投进地震造成的大裂口,否则这裂口就不会弥合,被对国家的爱所激励,他去,自己跳了进去。这被看作是大胆勇敢的冒险,但和基督相比这又算得上什么?

5. 基督作神和人中间的中保,意味着这见证祂的位格,祂有承担这工作的有权柄的呼召。被人得罪的父,确实召祂作公断和仲裁,把祂的尊荣交托在祂手中。亚当的堕落造成神人关系破裂后不久,基督实际上就被赋予这职分和能力;所以我们有关于此事早期的应许,创3:15。从那时起,直到祂道成肉身,祂都是一位实际和有效的中保;因这缘故祂被称为“创世以来被杀之羔羊”,启13:8。从祂道成肉身以来,祂就确实成为了中保。但我们在前面一篇讲论中更详细讨论了这个问题,在此我就不再详述,而是来讲要说明的第三件事,就是:

第三,怎样看出耶稣基督是神和人之间真正和唯一的中保。我要回答,显明祂是这样的中保,

1. 因为神向我们启示作中保的是祂,而非别人。如果神启示祂,而非别人,我们就一定要接受祂,而不是其他的人为中保。这里只看两处经文,在林前8:5,异教徒有“许多的神,许多的主”,就是许多伟大的众神、至高的神力和他们敬拜最终的对象 ;免得因为他们直接、不圣洁地来到这些神面前,这些神被玷污,所以他们发明出英雄、半神和居间的力量,让这些作他们和这些神之间的代理或主中保,向众神传达他们的祷告,把众神的祝福再传达回给他们。他说,“然而我们只有一位神,就是父,万物都本于祂,我们也归于祂”,就是有一位至高的本质,各样福气的第一泉源和源头,一位主,就是一位中保,“万物都是藉着祂有的,我们也是藉着祂有的。”藉着祂,从父来的万物都临到我们;藉着祂,我们一切的请求去到父那里。徒4:12这样说:“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没有别的名,就是没有别的权柄,其实没有别的天下,即全世界,得到权柄的人:因为在这里天上不是与地上相对,仿佛天上除了基督以外还有别的中保:不是的,不是的,在天上,在地上,神已经赐下祂,除祂以外别无他人作我们的中保。一个太阳对全世界就足够了;一位中保对世上所有的人也足够了。所以圣经确认祂是中保,排除所有其他的人。

2. 因为祂(别无他人)适合,并有能力担任这职分。除了有神性人性在祂单一位格上联合的这一位之外,还有谁适合作听诉的人,向两造按手呢?除了是神的祂,还有谁能在因神的公义强制要求得满足而带来的受苦之下支撑得住呢!把一个精神最坚强的人放在基督的处境中一个钟头,在祂在园中汗如血点,或者在十字架上发出撕裂内心的呼叫的时候,他就要在这之下像飞蛾一般消化了。

3. 因为祂一人就足以用祂的血使世人与神和好,无需任何他人的加入。祂血的功德追溯回远至亚当,向前直到世界的终了;那时就像这血流出第一刻一样鲜活有效。日头实际升起之前已经是白天,在日落之后一段时间仍继续是白天:基督也是如此,祂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这样祂就是神和人中间真正和唯一的中保:圣经没有启示其他人,没有其他人足以担当,除祂以外不需要别人。

第四,最后要解释的是,祂是以什么身份履行祂中保的工作。

对于这个问题,我们按照圣经断言,祂是作为神人,在二性之中履行这工作。教皇党人否认基督是按照祂的神性作为中保行事,马上就破坏了基督整个中保之工的一切效力、尊贵和价值,这一切都是出自这神性,而他们是否认这神性在祂主动和被动的顺服中合作、发挥它的功德。他们说,使徒在我作为题目的经文中说,“只有一位神,只有一位中保”,这就把中保和神分别开来。我们很巧妙地回答说,这同一位使徒把基督和人分别开来,加1:1,“不是藉着人,乃是藉着耶稣基督”, 因此就得出推论,基督不是真正的人吗?还是祂只是按照祂的神性来呼召保罗?但我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对读者多说;基督岂不是作为中保,有权柄舍下祂的生命,也有权柄把它取回来吗?约10:17,18。祂岂不是作为中保,得着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去设立圣礼,指派教会职员吗?太28:18。祂岂不有权柄用圣灵和火给人施洗吗?太3:11。祂岂不是有权柄护卫在这个世上祂的父赐给祂的人吗?约17:12。祂岂不是有权柄在末日叫圣徒复活吗?约6:54。这些事情,连同更多我可以指出的事,是仅仅人性的果效吗?或者说,这些岂不是祂作为神人行出来的吗?除此之外,如果我们不尊祂为神人,祂作为中保,怎能作我们信心和信仰敬拜的对象呢?但我现在迫切要讲这件事的应用:从中得出的第一个推论就是,

推论1。拒绝耶稣基督作神和人中间唯一的中保,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哎呀!没有别人挺身而出代替你们,把你们挡在吞灭的火、永火之外!哦,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你们若与这位唯一的中保无份,就必然要落在神的手中。我们中间谁能与吞灭的火同住,我们中间谁能与永火同住呢?赛33:14。你们知道这些火是怎样烧焦灼伤有汁水的树,那枯干的树,这些火会如何对付呢?路23:31。确实,如果除了中保耶稣以外,还有另外一块木板可以救沉船之后的人,还有另外一条途径,人可以与神和好,那么人就可以找一些说法,为这愚昧辩护;但你们是被圈在基督的真道里,以此作你们最后的解决办法,加3:23。你们就像要饿死的乞丐,来到最后一家人的门前。哦,小心不要轻看、忽略基督!如果这样,就没有人为你们向神代求了;祂和你们之间的破口就永远不能愈合。在此我想起以利对他两位亵渎神、使人厌弃给耶和华献祭的儿子所说的话,撒上2:25。“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这意思就是说,对于人之间通常的过犯,民事长官进行审理,使用他的权柄解决纷争,因此了结这场争斗;但如果人得罪神,在这情形里由谁恳求或作出裁决呢?以利的儿子藐视主的祭物,这些祭物是对基督神圣的预表,是当时的人凭信心面对这位中保的定明的方法。现在他说,如果一个人这样藐视用影儿预表的基督,就这样得罪耶和华,那么还有谁为他祈求呢?还有什么指望和解救方法吗?

我记得有一句话是路德说的,他带着深深的怨恨说出这话,Nolo Deum absolutum,“我不要和一位独立的神打交道”,就是没有中保而与神打交道。鬼魔就是要这样面对神:但基督来是取了你们的人性,你们愿意使自己落在牠们的光景情形之中吗?万万不可!

推论2。所以也当知道,把任何别的中保,无论是使人和好或用功德代求的中保和耶稣基督混在一起,这是何等大恶。哦,这是一件可怕的罪,既是最大藐视基督,也要给犯这罪的人带来最确定和痛苦的毁灭!我若把所读的教皇党人作品付诸笔端,这也要令我的笔蒙羞,他们把极多,是的,更多的事情归功于马利亚的中保之工,而不是基督的中保工作,这不亚于亵渎的厚颜无耻,如此评论那节经文:“主所说的我独自踹酒榨,众民中无一人与我同在算得什么呢?确实主,没有一个男人与祢同在,但有一位妇人与祢同在,祢身体领受的一切创伤,她是在心里领受。”我不愿再用这样的东西玷污我的纸,而是让有学识的读者参考下一段,在当中他可以(如果他有心思看得更多的话)得知,不仅个人写书发出亵渎,教皇党的公会也发出亵渎,羞辱耶稣基督并祂的血。

他们如何把自己的污秽作为印,盖在基督的血特有的尊贵和价值之上,藉此企图进入耶稣基督已经从那门进去,因此神已经向全世界关闭了的那门,结44:2,3。祂用直接立刻的方法进入天堂,就是奉祂自己的名,为了祂自己的缘故;主说这门必须向所有其他人关闭;我希望人可以思想这事,并心生畏惧,免得他们企图通过错误的门进入天堂,永远把自己关在幸福唯一和真正的门外。

推论 3。如果耶稣基督是神和人中间唯一和好的中保,那么与神和好的人就当带着感恩,把他们所有从神领受回来的平安、眷顾和安慰归功于他们的主耶稣基督。不管何时,你们在参与公众的蒙恩之道,或者私下向祂尽敬拜的责任时可以自由来到神面前,得到神甜美的接纳;当你们已经得到祂的微笑、祂的印记,心里因得安慰而火热,在履行完这些义务时,你们当说,哦,我的心啊,你当为这一切感谢你的恩主耶稣基督!祂若不是进来作和好的中保,我就绝不可能进入到神面前,与神有甜美的相交,直到永远。

亚当犯罪之后,与神相交的门就立刻关闭了,是的,是被锁起来了,人不得再来亲近主:没有一个人可以到祂面前来,不能在这个世界上与神相交,也不能在将来的世界中以神为乐。是中保耶稣再次把这门打开,是在祂里面,我们放胆无惧,不疑地来到神面前,弗3:12。“是藉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来10:20。幔子有双重的功用,就像基督的身体对应也是如此一样:它隐藏了至圣所的荣耀,也让人进入至圣所。基督的道成肉身缓和了神荣耀和光明的锋芒,使我们可以承受,与之来往;它也让我们进入当中。哦,为着祢现在和将来的天堂,要感谢你们亲爱的主耶稣!这些是每日从基督的血海中涌出的怜悯,这些怜悯越过这血海来到我们门前。为着耶稣基督赞美神!

推论4。如果耶稣基督是神和人中间和好和带着功德代求的真正并唯一的中保,那么相信的人的情况和光景是何等安全稳固?肯定的是,祂因着受苦而成就的中保工作,已经完全使神人和好;同样祂藉着代求所作的中保工作,要永远维持人和神之间那和好的光景,防止一切将来的裂口。“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罗5:1。这是稳固持续到永远的相和,作成此事的中保,现在在天上维持着它,直到永远,防止有新的不和谐,来9:24,“进了天堂,如今为我们显在神面前”;按照王和国家的习惯,他们结盟之后,让他们的代理人驻守在彼此的宫廷中,奉他们代表,为之商讨之人的名,代表他们,在一切时候显在王的面前。

我们在此反思神深邃不可测透的智慧,这是很应当的,神甚至从我们的罪和悲惨中使我们得益处。来,观看并称颂我们神的智慧,神的智慧如此把亚当的堕落改变加以利用、把它削弱并除去,作成特别的益处,以此抬升他的后裔进入一种更好的光景!其中一位古人很正确地讲到这一方面的事,“粪堆上的雅各比乐园中的亚当更为有福。”亚当的圣洁确实是完全的,他的福是大的:但这些都不像藉着中保我们所得的福那样,是永远和不可取消的。所以按着一些神学家把犹大出卖主称为是一件有福的恶事这同样的意义,我们可以把亚当的堕落称为是有福的堕落,因为这被神的智慧安排、反胜,使我们得到如此的益处。对于这目的,奥古斯丁在某处甜美地说到:“哦,我在亚当里堕落,这是何等有福,我在基督里兴起,这是更加有福!”就这样,主把毒药变成解药,就这样,那可怕的堕落为一种更蒙福和稳固的光景开路。现在我们靠着神的眷顾,在基督里如此得坚固、立定和建立,以致在神和祂使之与祂和好的人中间永远不再有如此致命的裂口和可怕的冲突。接驳得好的骨头,接驳处要比从前更坚固。为着耶稣基督称颂神!

推论5。耶稣基督是不是在我们和神的忿怒中间挺身而出,作和好的中保?祂是不是宁愿选择在自己身上领受击打,而不愿看到我们被这击打败坏?那么神的百姓是多么应当出于对这恩典感恩的心,在耶稣基督和他们看到的,那要落在祂在世上的名和利害关系上的各样恶事之间挺身而出?哦,神的百姓有这样的心就好了!我记得耶柔米说过这样的一句话,他听到很多人辱骂亵渎基督,并祂宝贵的真理。他说:“哦,愿他们把他们的兵器从基督身上转过来对在我身上,让我的血使这些兵器得满足!”伯纳德(Bernard)的一句美言也是一样的意思:“神如果允诺使用我作一面盾牌,我就真是有福了。”大卫可以说:“辱骂祢人的辱骂,都落在我身上”,诗69:9。我们千万人的名和基督的名相比,就根本算不得什么:祂的名是“kalon onoma”,配得的名;人把他的名交出来作为盾牌给基督使用,没有一人不会不因此确保和加增他名的真荣耀。尽管恶人现在会唾弃他们的名,然而耶稣基督要使他们的名脱离粪土(正如一个人所说的那样),把它擦拭干净,再次把它交给我们。当基督在你们和神直到永远的忿怒中间挺身而出(正如你们听到的那样),我们把自己和我们看为宝贵的一切交出来,置于基督和人的怒气之间作为拦隔,这不过是人所能做的最小的事!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