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当用更美的祭物去洁净。-- 来 9:23

照着天上样式作的物件,必须用这些祭物去洁净;但那天上的本物,自然当用更美的祭物去洁净。-- 来 9:23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就其实在的施行而言,拯救是由作为先知的基督启示,由作为祭司的祂为人获得,由作为君王的祂加以施予应用。如果它不被买赎获得,它被启示就是枉然;如果不加以施予应用,它被启示和买赎获得也是枉然。我们已经宣讲了我们这位大先知是怎样把这向我们,以及在我们里面显明的。现在我们要从耶稣基督先知的职分讲到祂祭司的职分,祂作为我们的祭司,为我们买赎得到这救恩。在这职分中包括了对受困于罪的罪责的灵魂的伟大解救。所有其它的解救方法都试过之后,是这伟大祭物的血,因信洒在颤抖的良心之上,必然让这良心冷静下来,使之焕然一新,甜美地使之安定下来,使之安稳。使徒明白这职分担负如此的重任,就在这封书信中,特别是在第九章努力证实和举荐这职分;说明它是如何由祭物预表的血向世人显明出来的,但无限超越所有这一切祭物:在很多其它至重要的方面,它都是无限超越,但主要是在于这一点,就是这些祭物的血只不过是洁净天上物件的预表和样式,但这祭物的血是洁净这些预表象征的天上本物,使之分别为圣。

我们所看的这节经文,含有一条论证,根据预表和被预表之事之间的相对分量,证明基督这伟大祭物献上的必要性。如果圣所、施恩座、以及所有与会幕事奉相关的物件都要用血来分别为圣;这些属地,但是是神圣的预表,要用公牛和羔羊等等的血分别为圣;那么由它们预表的这些天上的物件本身,更是何等当用比牲畜之血更美的血来洁净、分别为圣。使这些物件分别为圣的血,应该大大超越使那些物件分别为圣的血,就像天上的物本身,按自己的本质,超越它们在地上的影子。请看预表和本体之间有什么样的相对分量,使它们分别为圣的血之间也有类似的相对分量;地上的物件要用一般的血分别为圣,天上的物要用至为卓越的血分别为圣。

所以这里有两件事是需要特别留意的:第一,基督死和受苦的性质:它具有祭物,所有最好的祭物的性质、用途和目的。第二,祂献上这祭物的必要性:为了与律法之下所有对它的预表和预兆相对应,献上这祭是必要的;但特别的是,为了赎罪,挽回一位正当发怒的神的怒气,为得与神和好的人到神这里来开一条路,献上这祭是必要的。从中我向你们表明的要点就是,

教义。我们的大祭司基督的献祭,本身是至卓越的,对我们而言是至为必要的。

献祭分两种,感恩的,感谢祭,见证顺服、责任和事奉,象征为白白领受的怜悯而生发的感恩;以及赎罪的,满足公义的要求,藉此向神赎罪、与神和好的献祭。最后这一种是耶稣基督为我们献上的祭:祂蒙神呼召担任该职分,来5:5。由神不变的誓言确立担任这职分,诗110:4,特别是通过祂的道成肉身,得到认定担任这职分,来10:6,7,祂已经完全成就了这职分一切的目的,来9:11,12。

我目前的打算就是,从这节经文打开阐述基督祭司职分的总体性质和绝对必要性;表明祂的祭司职分意味着什么,以及这一切对于把我们从罪和悲惨可悲的光景中挽回是如何必要不可缺少。

那么首先我们要来看这表明什么,意味着什么;然后是它包括了什么。这祭司职分以六件事作为前提,或是必然包括在当中的。

1. 首先看上去,这作为前提意味着人悖逆神,堕落离开神;因此在神和人中间造成一个可怕的破口,否则就不需要赎罪祭了。“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林后5:14,就都死在律法当中,受到死的判决,是永死。在从亚当到基督的所有献祭中,这仍向世人传讲,在神和人中间有一个可怕的破口;因为如此,公义要求我们的血要被流出。祭坛上熊熊燃烧,全然烧尽祭物的火,是活生生地表明那要吞灭仇敌的火一般的忿怒。但最主要的是,当基督,那真正和伟大的献祭向神献上时,我们就有了世上曾有过的最清楚的明镜,这镜子摆在我们面前,藉此看到我们的罪,因着堕落我们的悲惨。

2. 祂的祭司职分作为前提,意味着神报应罪这不可变更的旨意;祂定意不让罪得过且过。我不愿猜测,在此情况下神按祂绝对的能力会做什么;但我想人普遍承认,按祂定规的能力,祂不能不在罪人身上,或者罪人的担保身上惩罚这罪。

那些争辩说,这样的赦免是一种爱心之举,就像个体的人彼此原谅一样的人,必然马上就要作出一种前提假设,就是神放弃祂的权利,也使基督对神公义的满足变得全然无用,不能为人得到赦免;是的,这不是成为得赦免的一种方法,反而成了一种拦阻。确实神的本性和真实让祂一定要惩罚罪。“祢眼目清洁,不看邪僻”,哈1:13。另外,祂口里发话,罪人必要死亡。

3. 基督的祭司职分作为前提,意味着人全然无能平息神的忿怒,用他能做、或能受苦承受的任何事得回神的眷顾。肯定的是,如果用任何较低的代价可以成就此事,神就不会下来取了一个身体去死,为我们被献上;没有其它方法可以把人挽回,满足神的要求。那些否认基督对神公义的满足,说祂的死证明了真理,给我们树立温柔、忍耐和舍己的榜样,坚称这些是祂死唯一目的的人,不仅就这样把他们自己得安慰、平安和赦罪的根基连根拔起,还是至为大胆地指责和非难神神无限的智慧。神本可以用较低的代价作成这一切:一个仅仅是人的人的受苦可以达到这些目的,殉道者的死确实达到了这些目的。但有谁能通过死满足神公义的要求,使神与人和好呢?有何人能带给祂为罪付出的足够和相称的价值呢?是的,有谁能为过去将来传染所有神的选民,从亚当开始,到主再来时还活着之人本性的罪,以及由所有神的选民所犯的罪作成这事呢?肯定的是,除基督以外无一人能做到这一点。

4. 基督的祭司职分意味着祂一定要是神人。为了祂的受苦、同情和向人传递祂的义和圣洁,祂一定要是人。如果祂不是人,祂就没有祭物献上,没有性命和身体在其中受苦。神是不可分、不死、超越基督所有的受苦和为我们感受的一切苦情。另外,祂作为人,让祂满有怜悯的心肠,同情感受我们的愁苦:这使祂成为一位慈悲忠信的大祭司,来4:15,这不仅让祂能怜悯,也使我们成圣,因为“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都是出于一”,来2:11,14,17。而我们的大祭司一定要是神,因为我们祭物的价值和功效出自于此。

5.基督祭司的职分意味着祂极端受苦。你们知道在献祭的时候要有毁灭,一种受造物的消灭,归荣耀给神。流受造物的血,用火烧它的肉,这只不过是基督为罪把性命为祭献上时所受苦的影儿,与这稍微相似。

最后,这意味着神恩惠的计划,用重大的代价使我们与祂自己和好,在这当中祂起誓呼召和确立基督担任祭司的职分,藉此为世人献上价值无限的祭物。无祭可献的罪,是无可救药的罪,这种罪人的光景是无助的:但如果神祂自己容许,是的,祂自己提供一祭物,这是何等清楚表明祂和好与怜悯的心意?这些事情是明显作为前提,或作为含义包括在基督的祭司职分中的。

“基督的祭司职分是祂以我们的名义,代表我们来到神面前,成全律法,为我们的罪向神献上自己作和好的祭物的职能;通过祂的代求,为祂的血为他们而流的人继续和实施祂血的买赎。”这一切是包含在那出名的经文中的,来10:7-13。或者更简单来讲,基督担任祭司,就是祂藉此赎人的罪,为他们得神的眷顾,西1:20,22;罗5:10。但因为我要更主要阐述这职分不同的部分和结果,所以在此讲它总体的性质就足够了;这就是我已经说明的第一件事。

第二,接着要阐述的是基督祭司职分的必要性。关于这一点我要断言,按照圣经,这是必要的;为使我们得救,这样的一位祭司应该用这样的献祭,为我们来到神面前。

有两个显明在圣经中的原则,可以证明这说法是真实的,就是神要求对公义完全的满足,没有它就不会赦免任何一件罪;堕落的人全然不能给祂任何这样的满足;所以只有基督能作成这满足,必须作成这满足,否则我们就要灭亡了。

1. 神坚持要有对公义完全的满足,没有它就不会赦免任何一件罪。这从罪的实质,以及神的真实和智慧就可以证明。

(1.) 从罪的实质来看,罪人要为罪付出代价,这是当然的。履行公义,道德的恶当受刑罚。罪和愁苦当并行,这些之间有必然的联系,罗6:13,“罪的工价乃是死。”

(2.) 神的真实有这要求。有出自祂口中的话说,创2:17,“你吃的日子必定死。”certo ac statim morieris. 从那时候起他是不断、确实惹神忿怒,灵魂和身体要落入死亡当中。律法宣告,“凡不常照律法书上所记一切之事去行的”是受咒诅的,加3:10。尽管人的威胁经常是空洞微不足道,但神的警告必然要实现;“律法的一点一画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8。神的威胁是实在的,尽管数以百万计的人要灭亡。

(3.) 神藉此治理理性世界的智慧,不容没有对公义的满足就废除或放松威胁:因为没有治理的法律,有王也是枉然;没有刑罚,有律法也是枉然;没有刑罚的执行,有刑罚也是枉然。对于这种(废除或放松威胁的)企图,一个人观察得很好:“那激发神怒气要执行刑罚的,要导致神的律法被废除,取代和破坏律法,这就是全然特别亵渎神的智慧和公义,因为唯有这(对公义的满足)才能防止订立律法意图要阻止的事。”人若发现神对罪发出的威胁只是令他们害怕,而不是伤害他们,这怎能期望人会在神面前畏惧颤抖呢!就这样,神坚持要有对公义的满足,不容以任何其它根据订立和好的条约。

反对意见。让人不要在此提出反对,说建立在满足公义这唯一根据上的和好,是减损恩典的丰富;或者说我们不许神做我们容许人做的事,即无需满足公义,无条件赦免造成的伤害。

解决之道。向我们白白赦免,耶稣基督向神作完全的满足,并不是彼此不相容的事,按其本位来看,可以更完全清楚向你们显明。至于我们不许神做我们容许人做的事的这个说法,你们一定要清楚,人和人是站在平等的地位上:人不能像神被人得罪伤害那样被人得罪伤害,两者得罪的性质之间没有可比较的。

作为结论,就对人自己造成的得罪而言,人只能按个人的身份无条件赦免人;但不应当按公职的身份如此行,就如他是一位法官,就一定要不偏不倚地执行公义。神是向我们赐律法的,是审判我们的:祂不会放过对律法的违背,而要严格坚持对公义完全的满足。

2. 人不能为着因他的罪造成的得罪,向神作出出于他自己的满足。人既不能通过行出神的旨意,也不能通过顺服神旨意受苦,来找到方法补偿神,向神赎罪。

(1.) 不能通过行出神的旨意:这种方法是向全世界的人封闭起来的;无人可以用这种方法满足神公义的要求,使自己与神和好;因为很明显,我们最好的行为都是有罪的;“我们所有的义都像污秽的衣服”,赛64:6。有任何人竟会以为一件罪可以为另外一件作出满足,这可真是奇怪。如果这样说,不是我们尽责中有罪的,而是属灵的、纯全良善的,我们能否以此得神的喜悦?我们可以马上回答说,我们尽责中任何美善的,都是我们欠神的债,是的,我们欠祂完全的顺服;不可想象我们怎能用一样债务偿还另外一件,通过承担新的义务而放弃前一样义务。如果我们行任何的善,我们是靠恩典作成的,约15:5,林后3:5,林前15:10。换言之,那些能像任何在生之人一样,以此根据提出此要求的人,是已经没有,彻底没有了用这方法平息神怒气、满足神公义要求的一切指望。这就好像圣洁的约伯敬畏神,像你们任何一个人那样逃避恶事;然而他说,伯9:20,21,“我虽有义,自己的口要定我为有罪。我虽完全,我口必显我为弯曲。我本完全,不顾自己。我厌恶我的性命。”可能是大卫,他像你们一样是合神心意的人,然而他说,诗143:2,“求祢不要审问仆人,因为在祢面前,凡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是义的。”就像保罗,他和你们最好的人一样,活出一种圣洁、属天和多结果子的生活,然而他说,林前4:4,“我虽不觉得自己有错,却也不能因此得以称义。”他的真诚可以给他带来安慰,但不能使他因此得以称义。我还需要说更多的吗?主已经向全世界的人关闭了这条路;圣经直接清楚讲到这一点:罗3:20,“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比较加3:21,罗8:3。

(2.) 正如人绝不能靠行神旨意使自己与神和好,人也不能靠顺服神旨意受苦使自己与神和好:这同样是不可能的,因为除了与我们所犯的罪比例相称,因而所受的苦以外,没有别的受苦能令神满足。如果是这样,我们就要受无限的苦:我说无限,因为从得罪的对象来看,罪是一种无限的恶,因为它得罪的是一位无限的神。在这里,人可以按照受苦的重担,超越所有的约束限制,一位无限的神的忿怒和怒气倾注在他身上;或者按照持续的时间,受苦无止境和直到永远,把受苦说成是无限的。按第一种含义,没有受造的人可以承担一种无限的忿怒,这要把我们吞没。按第二种含义,人可以像被定罪的人那样承受;但这样,永远受苦,是绝不可能对神作出满足。

就这样,没有人可以作自己的祭司,靠着他能做的、能受苦的,使自己与神和好。因此必然要有一位能通过行、通过受苦与神和好的来作成此事,否则我们就要灭亡了。就这样你们清楚简单看到了基督担任祭司职分的总体性质和必要性。

从这些可以得出几个有用的推论或应用结论。

推论1。这首先表明,归正的基督教信仰无比卓越,超过世上所知、被人承认的所有其它信仰。其它信仰追求的,基督教信仰只是找到,这就是真正平安和良心无愧的稳固根基。犹太人在律法中徒然追求它,伊斯兰教徒靠他外在和荒谬的守行为追求;教皇党人在他自己的功德中追求;基督徒只是在这位伟大的祭物的血中把它找到;这,唯有这,才能安定一个在它自己罪责重担下劳苦的不安良心。良心为满足它提出的要求,丝毫不亚于神为满足祂作出的要求。良心提出的大问题就是,神得到满足了吗?如果祂得满足,我就满足了。人感受到良心的虫子一点一点在啃灵魂最敏感的部分,却没有对此的解决办法;感受到那无法忍受的神灼烧的忿怒在里面燃烧,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使之冷下来,这样的人光景是苦的。你们这些轻看良心的困扰,把这些说成是幻想和忧郁奇想的人,请听我说;如果你只要有一晚因罪转辗反侧,如果你曾经感受到那羞耻、惧怕、恐惧和绝望(这些是控告和定罪的良心可怕的果效),你就会把听到让一个可怜罪人脱离那罪责的方法看作是一种无法言说的怜悯:你就会亲吻那带给你这平安消息的使者的双脚,你就要称那指引你到一种有效解决之道那里去的人为有福。不管你是谁,在罪孽中渐渐憔悴,一日一日在目前的伤口下,在良心可怕的预感中枯萎,你都知道除非被劝服,来到这所洒的血面前,你的灵魂就绝不能与平安相遇。

这祭物的血所说的比亚伯的血所说的更美。这祭物的血是神的血,徒20:28。是无价的宝血,彼前1:18。它的一滴要无限胜过所有仅仅是受造之物的血,来10:4,5,6。这样的血是必然给你带来好处的,良心说,主,我一定要得着这样的血,它能给祢完全的满足,否则它就不能给我平安。千山的牲畜的血不能做到这一点。神怎会看得上牲畜的血呢?在这种情形里,世上所有人的血也一事无成。我们被玷污的血有什么价值呢?不,不,是神的血,必然要给祢我满足。

是的,基督的血不仅是神的血,它还是代替你,取代你的位置而流的血,加3:13,“基督为我们成了咒诅。”就这样它成了赦罪的血,来9:22,弗1:7,西1:14,罗3:26,结果就是平息不安的良心,使灵魂安静的血,西1:20,弗2:13,14,罗3:25。哦赞美神,关于这血的消息临到你耳中,手眼举向天,赞美那恩典,这恩典你有份生在这喜乐声音在可怜罪人耳边回响之地。如果你的母亲是在阿拉伯的沙漠,或者美洲的荒野中生了你;或者你是由一位相信教皇的父亲养大,在你因罪愁苦的时候,除了告诉你去朝圣,用鞭抽打你自己,就不能告诉你其它的解决办法来满足一位忿怒的神,你的情形会是怎样!肯定的是,福音纯洁的光照耀在这世代的人身上,这是价值怎样估量都不过分,怎样珍重都不为过的怜悯。

推论2。因此也可以推论出,为了达到一种与神相和的光景,感受到这一点,信心就是必要的:因为除非为我们献为祭的基督所流的血,如果不是实际实施到个人身上,用信心取来作为己用,那么它意义何在呢?你们知道,在律法之下祭物给带来宰杀时,那把祭物带来的人要把手按在祭物的头上,祭物便蒙悦纳,为他赎罪,利1:4,不仅象征着这不再是他所有的,而是神所有的,所有权通过一种解放被转移;这也不仅象征着他出于自愿,以自己自愿的举动把它献给主;而是主要指出把他的罪,因着他的罪他当得的刑罚拿开,放在祭物的头上:所以在当中意味着一种咒诅,仿佛他说,恶归在你头上。学者留意到,古代埃及人献祭时习惯明明白白地咒诅,如果有任何邪恶落在我们身上或落在埃及之上,让这走开,落在这个头上,在说这话的时候,把他们的手放在祭物的头上。以此为根据,希罗多德,那位历史学家说,他们没有一人愿意吃任何动物的头。你们也可以把信心的手按在你们的祭物基督的头上,不是咒诅,而是祂为你们成了咒诅,就把祂实施应用在你们自己的心中。

整个福音都是为此,就是劝服罪人把基督和祂的血应用在他们自己的心中。为此目的祂邀请我们,太11:28,“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为此目的我们这祭物被举起放在祭坛上,约3:14,15,“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律法的功效,不仅是在良心上用折磨将它充满,还是作用在全人身上,给他带来死亡,这些功效在此由火蛇的咬作为影儿预表出来;基督由摩西为被咬的以色列人举起,要他们去看的铜蛇作为影儿预表出来。正如他们看它就得医治,同样相信基督,用信心仰望基督,我们的灵魂就得医治。那些不去看那铜蛇的,无一例外都死了;所有不凭信心看为我们作祭物的耶稣的人也必如此。确实,基督的死是除罪的功德因,但相信在应用这因上起工具作用;正如按其本位基督的血是必需的那样,我们的信心按其本位也是必需的。要实际除罪,良心得平安,就必须要有除罪和得平安的所有的因合作。正如有神的恩典和慈爱这有效和驱动的因,为我们作祭物的基督的死的功德的因,同样这也一定要有信心这起工具作用的因。所有这些共同的因确实都在为我们除罪,平静我们良心这事上发挥影响作用,在当中甜美相遇;为了得到、应用这些,按其性质和本位它们都是绝对必需的。

如果我在基督的血中无分,从中得不到使我以致得救的影响,基督流血有何必要呢?哦,应当深信,这是生命的目的、生命的工作。信心是重生的恩典,就像基督是重生的怜悯一样。祂是那恩赐,约4:10。这是“神的工”,约6:29。没有带着信心应用,基督的死,传基督,基督所作的提供,按其本身绝不能把一人拯救。但我有祸了!我看到罪人,不是根本不受触动,感觉不到罪,以为健全,不需要医生;就是如果有人被罪责咬伤,就用他们自己的尽责和自我改良来舔自己的伤口,想要以此得痊愈!就像医生论到伤口说,保持伤口清洁,大自然就会有自己的膏药使之痊愈:如果在灵命的伤口上也是如此,基督为什么还要离开父的怀抱,下来为我们取了祭物的性质和本质而死?哦,如果人只要能够有健康、快乐、财富、荣誉,有任何方法推卸,以此来平息不安的良心,好使它不阻止干扰他们享受这一切,他们就对基督毫不在乎。

我肯定,除非神让你们在律法的镜子中看到罪的真面目,让潜伏在律法和你们自己良心中的蝎子和火蛇对你们发出嘶嘶的啸声,用它们致命的叮咬袭击你,直到你夜里染病,白日为罪愁苦,你们就绝不会含泪上下寻求,要在祂献祭的血中有分。

但是读者,如果这是你的光景,那么你愿意认识基督的价值,你愿意看重所洒的血吗?我记得有故事讲到,我们那位驼背的查理王,他在战场上大败,徒步飞奔要逃离追着他的敌人时,他大喊,此时他说,愿意以一国换一马。那么你会高喊,以一国换基督,如果我有一万个世界,现在愿意用它们来换那所洒的血吗?

推论3。基督是你们的大祭司,祂的祭司职分对我们的得救是如此必不可少吗?如果是这样,就要坦然承认你们完全不能通过你们能够做到的任何事,或者能受的任何苦,来使自己与神和好;让把你们挽回的全部荣耀归于基督。祂交出完全的赎价,理应得到完全的赞美,这是极其合理的。如果有人认为或说,他可以为自己作成赎罪,那么他对设计在基督的死里为我们作成救赎的那极大智慧的侮辱就绝非为小。但关于这一点,我已经在别处讲过了,所以,

推论4。最后,我选择来劝你们看到自己需要这位祭司,和祂至为卓越的献祭,并相应加以运用。你们最好的人本性都被污染,在母腹中就被罪毒害;这些本性需要这献祭,它们一定要得着这血的益处来赦免和洁净它们,否则就要被永远定罪。你们这些从未为本性的罪流过一滴眼泪的人,请听我说,如果基督的血不洒在你们的本性上,你们作牲畜的后代,作蛇和蟾蜍的后代,这对你们还更好。它们有一种遭人藐视的本性,但不像你们有一种败坏的有罪本性。

你们的本罪需要这位祭司,需要祂的献祭,为这些本罪得到除罪。如果祂不用祂十字架的血把这些罪除去,它们就永远不能被除掉,它们就要和你们一道躺卧在尘土当中;它们就要和你们一道起来,跟着你们到审判台前,呼喊道,我们是你的作为,我们要跟着你。你所有的悔改和眼泪,就算流出可以像海洋中的水滴一样多,都绝不能除去罪。你所尽的责任,就算是最好的,也需要这祭物。它们被神接纳,这是靠着这祭物的功德。要不是神看重基督的献祭,祂就不会理会你、看上你,或者你所尽的任何责任。你就不能来就近神,就像你不能靠近吞噬的火,或与直到永远的火烧同住一样。

那么请说,我方方面面都需要这样的赎价。在祂一切的职分上爱祂。看到神的良善,为你供应这样的祭物。基督的死赐予你属灵的生命,并维持这生命,正如饮食空气是维持你肉身生命所必需的一样。

哦,那么让你默想在福音的每一分支上展示和彰显出来的基督的帮助和卓越之处,你心就变得宽广。你内心深有感触,就让你的嘴唇说道,为着耶稣基督称颂神。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