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神使法老的心刚硬

神使法老的心刚硬

选自 费尔班(Patrick Fairbairn),《圣经预表学》
标题为译者所加


我们现在看到以色列得救脱离为奴之家这事的成就。人可以轻易想象,神本来可以设计不同的方法使之得以实现。如果以色列人真是一族普通的民,如果问题真的是怎样最容易最快速让他们得释放脱离被压迫的光景,神就很有可能会采用一种与实际采用非常不一样的方法。思想肤浅表面化的人因着这样看待这个问题,就如此经常在这个问题上作出错误判断。他们看不到这个情形有任何特别之处,对整个作为形成他们的判断,仿佛当中只关乎普通的关系,除了这世界的目的以外,当中就没有体现任何别的事情。因为这计划从一开始就有如此大审判的味道,因为耶和华不是寻求用最和平最和解的方式成就此事,而是选择一条道路,是可能带来流血,不,这甚至被描述为是使法老的心刚硬,以致可以找到一个时机,把长长一系列的灾祸和荒废倾注在地上;因为实际选用的计划是如此,以致很多人毫不犹豫地谴责这个计划,说它是神不应当采用的,它更适合一位残忍恶毒的神,而不是一位智慧和慈爱的神。

现在,脱离这种仅仅是世俗的观点,以及很自然从中而出的错误结论,我们首先要在心里记住,这里关乎的是比这个世界更高的关系,比这世界更重要的对象的利害关系。以色列人是神的选民,与祂有一种圣约的关系。不管他们曾经在责任和呼召方面活得比这低下多少,他们仍居于一种地位,是地上其它民族所不具有的。在一种特别的意义上,神的荣耀和上天的目标是与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压迫他们,使他们受苦的那势力,是每走一步都在践踏神所赋予他们的权利,惹动神的怒气,让祂行出祂曾郑重宣告发出的咒诅。如果天上的目标和祝福是与以色列人捆绑在一起的,那么法老作他们的仇敌,压迫他们,这必然就是拥护撒但的利益,要受撒但一样的灭亡。

另外我们一定要认真留意,在神直接动工的地方,特别是在这里,祂待人的作为和处置具有一种预备的性质。它们是作为对那救赎大工的预告被计划和执行出来,这救赎的大工要由基督在后来成就;相应地它们是受到神如此的指导,以致体现在它们地上作为和利害关系这相对而言较小规模之内的,是那些后来要在一个属神、永远国度的事务中要发展出来的真理和原则。事实如此,以色列得救脱离埃及地就必然因下列特征而与众不同:1. 首先它必然要显为是一件特别困难的工作,要求面对极大和强有力的拦阻得以成就,解救百姓脱离一位仇敌强大的控制,这仇敌尽管是一位残酷的暴君和篡权者,却因他们的罪的缘故作了他们的主,辖制他们,用恐怖手段使他们服在奴役之下。2. 情况如此,这解救必然要由神对这敌人的审判加以实现;所以一方面审判的工作在进行,另一方面拯救的工作也在进行,只有当奴役约民的那执政的、掌权的被彻底掳掠征服,约民的自由才得以完全成就。3. 最后,这拯救加上摧毁的双重过程,其性质必然要配合神特别的大能和完全的彰显,以致所有见证这过程,或者对此有所认识的人,不得不承认和称颂神那行神迹的手,仿佛出自本能地欢呼,“看神行了何事!这是神所做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

我们来察看与这拯救方法相关的事时,以这个圣经根据作为立足点;我们断言,如果这些事不是在本质上按它们现在的样子加以安排,它们就不仅不能得到满意的证明,还不能达致神设计它们要成就的目的。在这里,就像在后来发生在基督身上的事一样,事件的次序由得任何无规律的力量决定,按照它所喜悦的行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而是一切都必须“按着神的定旨先见”加以安排,按照实际发生的那样精确安排。神伸出臂膀对埃及地施行最令一切荒凉的审判,击杀头生的,推翻法老和他的众军,这些是神计划不可少的部分。但因为这些看起来是法老心硬的结果,这也必须构成这计划中一个必不可少的元素;所以神从一开始就向摩西宣告,他必然要料到这样的事,这要给整个过程指明具体的方向。在某种意义上,法老的心刚硬,正是神的计划在其上转动的那中枢本身,在一切事情当中,是最不可能被任凭交给偶然或不确定的事的。 它本身显明出来,不仅是一种要被除去的障碍,还是一种被神使用的情形,使神荣耀的属性得到更灿烂的彰显,按照最与祂义的目的相一致的方式成就对祂百姓的救赎。所以它不可任由仅仅取决于法老的意志;神的手必须以某种方式参与在这件事当中,因为决定、安排一切与救赎祂的百姓,彰显祂自己荣耀有关的事都属祂掌管。否则就没有任何保证,可以确定神的计划执行,达致成就;它也不可能具有如此特征,使之能为将要临到的那更大救赎作恰当的预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