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雅各与拉班



摘自约瑟夫•豪尔(Joseph Hall),《圣经默想》


以撒生活隐退安静,而雅各生活忙碌、麻烦多多。在一人身上我看到默想的画面,另外一人则是行动的情景。在列祖当中没有一人是像雅各一样经历如此多苦难的日子,所以神的教会从他得名,这是有道理的。自古以来,有信心的人也不是被称为亚伯拉罕人,而是称为以色列人。为了抓紧时间,他在母腹中就开始竞争;在那之后,他逃命,逃离一位残酷的弟兄,去到一位残酷的母舅那里。带着一根杖,他孤身渡过约旦河,心神不定,不得安慰,不像以撒的儿子。在路上,他以大地为床,石头为枕;即使在当中他也看到一个天使的异象。当雅各的头枕靠在最硬的地方时,他的心却是再充满喜乐不过了。在我们最灰心的时候,神是最与我们同在,乐意向那些没有了指望的人施加安慰。

他从远方而来,找到一位刻薄的朋友,从一位外甥变成一位仆人。无疑拉班听到他妹妹的儿子来到时,他想要得到的是那曾来接他妹妹利百加的骆驼和随从;想不到亚伯拉罕的仆人备上的要比以撒的儿子更好;但现在,当他除了一根杖以外什么也没有看见,他看待雅各,就不是以母舅的身份,而是作为一位主人;尽管他假装给他一位妻子,作为对他服事的奖赏,他却狡猾地要他服事,作为聘他妻子的财礼。

在辛苦作学徒工服事,赚取他所爱之人之后,他的妻子变了,他可算得上是被迫行了不情愿的奸淫。他的母亲从前行诡计,伪装用身为幼子的他代替长子;现在,在不久之后,他的岳父用类似的欺诈,用大女儿代替小女儿给了他。神待我们,常常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在我们想不到的时候,甚至用别人的罪报应我们自己的罪。真不知道哪一样是更大的挫折,是他不愿与之成亲的人结婚,还是得不到他所渴望的人。他重视结果,此时在这方面一个新的盼望必须开始。从前遭受挫折,现在再生盼望,这要比继续长久盼望,这盼望有实现的可能更难;然而雅各就是这样如此甘心为拉结付出十四年劳役的高昂代价。通常来说神的儿女不是轻易随心所愿。有什么苦况是不与受辱和失败一起来的?而且如果雅各情愿白日受尽干热,黑夜受尽寒霜,为要成为拉班的女婿,我们为要作神的儿子,还有什么是不愿承受的呢?

他所爱的拉结不生育;受藐视的利亚却是多产。神是何等智慧,用公平的天平向我们分发眷顾和挫折,以致中和我们的愁苦,使之不把我们压垮,中和我们的喜乐,使之不让我们欣喜若狂!人人都有一些事情是让别人嫉妒,让自己感到忧伤的。

利亚嫉妒拉结的美貌和得到的爱;拉结嫉妒利亚的多产;然而利亚不愿不得生育,拉结也不愿眼睛没有神气。我在拉结身上看到她的祖母撒拉的样子,既在她为人的美貌,也在她的作为,她的成就方面。她也需要唆使她的使女让自己成为母亲,到了最后,在无可盼望的时候,她自己怀孕。是我们里面软弱的渴望,让我们用非法的手段影响神的祝福。要是她顺服神的时间,宁愿忍受不育也不愿忍受他丈夫多妻,这本该会何等证明她的信心,使之得到称赞!此刻她显明自己是拉班的女儿:作父亲的因着贪婪,作女儿的因着争竞,就把罪带到了雅各的床上:雅各顺从,这是犯罪,但他们引诱他犯罪,犯的罪是更大,所以这事实不是归在雅各,而是归在他们身上。在撒但诱惑我们犯的那些罪中,责任在于我们;在那些我们彼此推动对方犯下的罪中,最大的罪过和惩罚是落在试探人的人身上。在列祖当中,没有一人好像雅各把他的后裔分配进入如此多妇人的腹中;也没有一人像他在后裔身上遭受如此多的挫折。

就这样,除了在妻儿方面,他在其它事上都不富足,现在他要重返父家,以他的责任作为他的财富。但是神对他有更多美好的安排。拉班看到他的家庭和他的牲畜都因雅各的服事大大加增。所以让他不愿与雅各离开的,不是他的爱,而是他的得利。就连拉班的贪婪也被神使用,来使雅各变为富有。
看,他苛刻的主人用那支付工价的方法待他,这方法使他的外甥变得强大,令他自己变得满心嫉妒。神顾念他辛苦的服事,从拉班的羊群中支付他工价。那些羊群在雅各定下协议之前,有斑的绵羊和山羊不过是屈指可数;然后(仿佛样式被改变了)它们都匆匆变成杂色;最多和最好的(仿佛厌倦了它们从前的主人)改变了它们幼仔的颜色,好使它们可以改变它们的主人。

就连在牲畜的模样和颜色这方面也有神的手在当中,祂的手处置这些事,达到祂自己的目的。在神决意成就的地方,弱小和不可能的方法要取得成功。小小的剥了皮的杨树或杏树枝子插在水槽里,要使雅各有斑点的羊群加增,令他致富:拉班的儿子若是采用同样的方法也要失败,神会让拉班知道,是祂使雅各与他有所不同;正如有十四年的时间,祂加增雅各看管的牲畜,使之归给拉班;同样现在,在最后六年,祂要加增拉班的羊群,使之归给雅各:如果拉班得着更多,雅各得着的却是更好。就连在这些外在的事情上,神的儿女在很多时候都能感受体会到祂的眷顾,超过恶人。

我不晓得拉班是更糟的舅父,还是更糟的父或主人:他喜爱雅各服事,却不喜爱他富足。正如恶人不能与神相和,同样敬虔之人不能与人相和:因为如果他们不兴旺,他们就受人藐视;如果他们兴旺,他们就遭人嫉妒。雅各的服事使这位舅父成为他的父,现在因着他的富足,雅各必须像逃离敌人一样离开他,他像一位敌人追逐雅各:如果拉班真的要和平道别,他就不会花七天时间追逐他无辜的女婿。雅各知道他的吝啬,所以决定宁愿无礼也不愿受损。雅各有理由认为,拉班压迫他,在他留下期间如此多次改他的工价,在分手时也会剥夺他的工钱;所以现在他是有智慧地宁要自己的家产,也不要拉班的爱。过分看重追逐财利之人没有道理的不满,付出太大损失来买无益的亲切,这是不好的。

看啊,拉班带着一队人跟踪雅各,以扫带着另外一队人来迎接他,两人都带着敌意:两人都要尽力行出敌意的企图,两人都在企图行出之前被神拦阻。神让祂教会的仇敌失败,祂让他们动手,好使他们受挫;当他们去到拴住他们缰绳的尽头,祂就把他们拉回,责备他们,令他们蒙羞。现在请看,拉班与雅各亲嘴道别,以扫与他亲嘴相见:雅各从一人那里得到誓言,从另外一人处得到眼泪,与两人都达成和好。与神结盟的人,有谁会惧怕人呢?

然而这是何等神奇!雅各从他所有敌人那里受到的伤害,还不及从他最好朋友那里所受的伤。拉班和以扫都未能伤害他一根头发,然而他却因着那位天使失去了一个关节,被打发离开,走路一拐一瘸,直到进入坟墓。祂晓得我们的力量如何,然而却与我们摔跤,为要操练我们,喜爱我们努力和不断祈求。

哦,雅各的损失是何等有福!他没有了一个关节,赢得了一个祝福。离开神走路一拐一瘸,这是蒙了恩待,然而这恩待还附带上一个更大的恩待。他得到祝福,因为他宁愿瘸腿,也不愿得不到祝福就离开。要是他早一点离开,他就不会瘸腿,但他也不会兴旺。哦,人竟宁可离开,安康却是悲惨,宁可爱一个肢体,也不爱一个祝福。肯定的是,要不是雅各与神摔跤,他就要被邪恶所胜。义人要受何等多的苦!

拉结,他生命的安慰,不久之后就死了。那是在什么时候?正是在她分娩,他前往他父亲那里的时候。他思想里还没有体会到他老父面对这如此令他快乐的大家族的那份喜乐与满足,他的儿女们(他们是他老年的依靠)就令他伤心要死。流便露出乱伦的真相,犹大犯了奸淫,底拿被强奸,西缅和利未杀人,与俄南被神击杀,约瑟没有了,西缅遭囚禁,出生时母亲去世、是父亲右手的便雅悯落在危险当中;他自己在年老时被饥荒驱赶离开家园,死在认为与他吃饭是一件恶事的埃及人当中。要是他与之争相,所以是为他相争的那位天使,没有救他的灵魂脱离一切的苦难,他就会被恶排挤,根本得不到以色列这名,连雅各这名也没有了。现在,以色列的子孙知道他的祖先所度岁月如此险恶,他们还有哪一位能指望享受好日子呢?如果我们死的时候可以与他一道在应许之地安息,这对我们就足够了。如果立约的天使一旦祝福我们,那么就没有什么痛苦和忧愁能使我们变得凄凄惨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