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 林后10:5

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林后105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我们现在来看君王的职分,我们的中保藉此执行和履行所承担的救赎我们的计划。作为我们的先知,如果不是祂向人开了生命和得救的道路,他们就不可能知道有这个计划;如果他们已经清楚知道这个计划,要不是作为他们的祭司,祂把自己献上,为他们恳求并得到救恩,他们就不能实在被祂的血救赎;如果他们已经如此被救赎,然而要不是祂作为君王活着,把祂的血所作的这买赎应用在他们身上,他们就不可能因着祂的死有实在、个人的得益; 因为祂作为先知启示的,祂是作为祭司买赎;祂作为先知和祭司如此启示和买赎的,祂是作为君王应用:首先使祂选民的心降服在祂属灵的治理之下,然后治理他们,以他们作祂的臣民,为他们的益处安排护理国度中的万事。就这样,基督得着一个双重国度,一个是属灵和内在的,藉此祂治服和管治祂百姓的心;另外一个是护理的和外在的,藉此他指引、管治和安排世上的万物,使之为他们直到永远的得救服务,这真是配得称颂。我要按照这节经文来讲祂属灵和内在的国度。

 

 

 

 

可以从两方面,相对或绝对方面来看这句话。从相对方面来看,这是使徒为遭受哥林多人不公正指责作出的辩解,这些哥林多人非常不应当地把他的温柔、屈尊俯就和讨人喜悦的和蔼看作不过是为自己的目的奉承他们而已;他所使用的权柄,不过就是骄傲和专横罢了。但他在这里让他们知道,正如基督不需要这些属血气的技巧,同样他从未使用过这些东西:他说,我们争战的兵器不是属血气的,而是大能的,从神而来的,等等。

 

 

 

 

对绝对方面来看,这句话表明福音的清楚和纯粹,有降服悖逆的罪人,使之归回基督的功效。在这句话当中,我们要思考三件事:

 

 

 

 

1. 罪人对福音进攻的抵挡,就是各样的计谋或理论,正如“logismous”这个词可以贴切翻译成这些说法一样。他指的是属血气之人的狡猾、轻慢、借口、托辞和争辩;他们以此给自己设立要塞,挖出战壕,对抗神话语使人知罪的工作:是的,不仅有这样属肉体的理论,还有很多骄傲和极大的欺骗在可怜的受造之人身上膨胀,不屑于顺服福音的降卑、谦虚和舍己之道。这些就是属血气之人树立起来对抗基督的堡垒。

 

 

 

 

2. 我们在此看到福音对如此设立防御工事反对它的罪人的征服;它攻破、推翻并夺取这些要塞。基督向罪人表明这一切都不能捍卫他的灵魂抵挡神的忿怒,就这样掳掠了撒但信赖的军装。但这还不是全部。接着,

 

 

 

 

3. 你们在此看到乘胜追击的事。基督不仅仅俘虏掳掠了这些敌人,还使他们顺服祂自己,就是使他们在归正之后成为祂自己国度的臣民,向祂自己顺服,为祂所用,服事祂自己;所以基督是得胜有余。他们不仅放下武器,不再使用这些来抗击基督;他们还归于基督的兵营,使用他们从前用来反对祂的思维为祂而战;就像人评论耶柔米奥利金特土良那样, 说他们满载埃及的金子进入迦南地,就是他们满有卓越的学问和能力加入教会,以此大大服事耶稣基督。“哦,配得称颂的胜利,征服者和被征服之人一同得胜!”就这样,敌人和叛党被征服,成为基督属灵国度的臣民。因此教义就是,

 

 

 

 

教义。耶稣基督对所有被福音征服归顺祂的人的灵魂行使一种君王的权力。

 

 

 

 

歌罗西人一被拯救脱离黑暗的权势,就立刻被迁到那爱子基督的国里,西113

 

 

 

 

我们目前讨论的这基督的国度,是内在的属灵的国度,圣经说这是在圣徒的心里的,路172021,“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基督是在祂愿意的民内心、良心和爱里坐在宝座之上的君王,诗1103。祂的国度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罗1417

 

 

 

 

为说明这一点,我要在教义上讲这三点。

 

 

 

 

第一,      基督怎样在人心里取得宝座。

 

 

 

 

第二,      第二,祂如何在人心里作王,祂藉着什么样的作为行使祂君王的权柄。

 

 

 

 

第三,      基督在他们心里作王的人有何特权,然而加以应用。

 

 

 

 

第一,我们要打开阐述基督在人心里取得宝座的方式方法,就是通过征服:因为尽管选民的心因着赠与和救赎的权利是属于祂的(父把他们赐给祂,祂为他们死了),然而撒但首先占有了他们:所以基督要像亚伯拉罕那样,神藉着应许和立约把迦南地赐给亚伯拉罕,但是迦南人、比利洗人和亚衲族人实际占据了那地,亚伯拉罕的后裔一定要为这地争战,一寸一寸地夺取,然后才能享受这地。那住宅已经由建造它的那一位交给基督了,但是那披挂整齐的壮士占据了这住宅,直到有一位比他更强壮的来把他赶出去,路11202122。基督一定要争战,开出一条通到人心里的路,尽管祂有权进入,就像进入祂重价买来的产业中一样。祂就是这样;因为当把他们收回的时候来到,祂派遣祂的军队去把他们征服,正如诗1103所说,“当祢掌权的日子,祢的民要甘心牺牲自己。”希伯来原文可以被贴切翻译为“在祢行军的日子”,一些人就是这样翻译的;那时主耶稣差遣先知、使徒、传福音的、牧师、教师的大军,在祂的灵的指挥下,有那两刃的剑,就是那锋利有力的神的道,来412,作装备。但这并不是全部:祂让使人知罪、使人灵里不安的大军从四面八方环绕和逼近他们,使他们手足无措。这些使人知罪的事,就像如下雨一般的箭直射入他们的良心;徒237,“众人听见这话,觉得扎心,就对彼得和其余的使徒说,弟兄们,我们当怎样行?” 基督的箭锋利,射中祂敌人的心,万民仆倒在祂以下,诗4556。通过这些让人知罪的作为,祂打倒他们所有放荡虚妄的盼望,使这些沦落到尘土之中。在这里,他们所有根据神的普遍怜悯,别人的榜样等等所作的无力辩解和辩护,表明对于他们来说不过就像纸作的墙而已。这些让人知罪的作为摇动他们的心,甚至连根基也摇动了,把各样反对主的高举之事攻破。

 

 

 

 

基督在人的灵魂面前坐下,用像这样一般的信使把它召唤前来的这日子,是人在心里困苦的日子:是的,这是愁苦的日子,没有什么是像它这样的。但尽管这是如此的日子,然而撒但已经如此深深把自己根植在人的思想和意志当中,结果灵魂收到第一次传召时并不顺服,这要直到它里面弹尽粮绝,它一切的骄傲高塔、虚妄自信的城墙都被福音破坏了根基,被完全震撼倒塌为止;那时灵魂想与基督讲和。哦,现在它要乐于接受条件,接受任何的条件,只要它能救自己的性命:把所有放弃,就像把战利品交给征服者一样。现在它派很多像这样的使者,去到现在来到灵魂门前的基督那里;求祢怜悯,主,求祢怜悯,哦,只要我肯定祢要接纳我、存留我的性命、把我赦免,我就马上向祢开门!就这样灵魂被关押起来,直圈到基督的真道显明出来为止,如加323所言;现在落入能想象得出来最大的窘迫和手足无措之中;现在这位怜悯的君王,祂唯一的目的就是征服人心,就在人的灵魂面前升起施恩的白旗,给它得保全、同情和赦罪的指望,尽管它悖逆祂如此之久,然而只要它让自己归降基督,它就有这指望。此时人自己内心的议事台前有甚多的摇摆、犹豫、不决、疑惑、惧怕、顾虑、半下的决心、正反双方的论理。有时候绝望,想到如果我去到基督那里,祂要杀我,它就颤抖起来。然后想,但有谁这样尝试的人发现祂会这样呢?其他人已经投降,得到怜悯,远超他们一切意料之外。哦,但我是顽固与祂为敌。承认这点。然而你有君王为此说的这句话:“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去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赛55:7

 

 

 

 

但是施恩的日子已过,我顽固太久:然而如果是这样,基督怎么可能还没有快刀砍乱麻,把我剪除?给我的灵魂点火,点上地狱之火,撤下不再围城?祂仍等候,使祂可以施恩,等候被人高举,使祂可以怜悯。有一千个像这样的争论,直到最后灵魂思想,如果它继续在悖逆中,它就必然要死了;如果它出去,去到基督那里,最多不就是死吗;它多少受到此时派到灵魂这里来的恩典信使的鼓励,如在来725,“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约637,“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太1128,“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它最后决心向基督开门,并说:“永久的门户,要开门;永久的门户要开门,那荣耀的王要进来。”这是意志自发向基督敞开,这最大的堡垒顺服投降,所有的情感向祂开门。意志把灵魂里面所有房间的钥匙都给了基督。关于基督得胜进入人的灵魂,我们可以像诗人强调论到以色列得胜进入迦南那样说,诗11445,“大山踊跃,如公羊。小山跳舞,如羊羔。沧海啊,你为何奔逃?约旦哪,你为何倒流?”同样在这里,用相似的夸张说法讲到得胜,我们可以说,大山小山踊跃如公羊,立定顽固的意志,要从它自己的根基和中心惊起;如石头一般的心裂成两半。一个可怜的人来到世上,充满无知、骄傲、自爱、极其的刚硬、下定决心要自以为是; 经过一个小时的谈话,浪涛调转,约旦河倒流。你这傲慢的意志,你为何奔逃,向基督投降!你这刚硬的心,为何软化,有水喷涌而出?就这样人心被基督赢取过来;祂写下祂的条件,灵魂甘愿服从。就这样,它带着自愿和从心而出的顺服来到基督这里,不要别的,只盼望从今以后在基督的治理之下。

 

 

 

 

第二,让我们来看基督是怎样在这些向祂顺服的人心里治理的。祂在六件事上对人心施行祂君王的权柄。

 

 

 

 

1. 祂给它们颁布一条新的律法,吩咐它们严格按时遵守。之前人心就像一个鬼魔,不能忍受任何约束;它的私欲给它立法。“我们从前也是无知,悖逆,受迷惑,服事各样私欲和宴乐”,多33。无论肉体渴望什么,肉欲哀求什么,它都非要得到不可,不管这要付出何等代价;如果定罪是它的代价,它也一定要得到,只要它不必现在就付出既可。现在它必然不是作向神“没有律法”的,而是向基督作“在律法之下”的。这些是和平的条款,是人心在被接纳得怜悯的日子心甘情愿服从的,太1129,“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赐生命的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人心,使人心脱离罪和死的律,罗82。这很严厉,但不是捆绑;因为这律法不仅是写在基督的典章册子,就是圣经上,还是按对应的原则,由祂的灵抄写在祂臣民的心上;这使顺服成为一件乐事,舍己成为轻易。基督的轭是以爱镶边,所以绝不会磨损祂百姓的颈项:约壹53,“祂的诫命不是难守的。”在基督治理之下的人心,必须领受从基督而来的律法;人所有的心意都必须在律法之下。

 

 

 

 

2. 祂为人心违背干犯祂的律法责备、惩治它们。这是基督为王权柄的另一样作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来1267。基督的这些管教不是通过护理的棍棒加在他们身体和外在安适之上,就是加在他们的灵和内在安适之上。有时候祂的责备给外面的人带来刺痛,林前1130,“因此,在你们中间有好些软弱的与患病的,睡的也不少。”他们没有按照应当的那样来正确看待祂的身体,祂就使他们的身体因此受苦。祂宁愿他们的肉体受苦,也不愿他们的灵魂灭亡。有时候祂放过他们外面的人,击打他们里面的人,这是痛得多的击打。祂收回平安,从祂百姓的灵那里取走喜乐。祂的面隐藏,这是严厉的责备,然而这一切都是为了纠正,而不是为了摧毁。基督的臣民有适时和分别为圣的棒打,救他们脱离罪的道路,这并非是至小的特权:诗233,“祢的杖,祢的杆都安慰我。”基督容许其他人继续顽梗随从自己的心意行事,不为他们的好处杖打他们,不让他们为着他们任何的过犯交账,但要在地狱里一次永远与他们算账。

 

 

 

 

3. 基督另外一样王的作为,就是约束、拦阻祂的仆人,使他们离开不义,不让他们行在他们自己内心愿意行、并带领他们去到的那些道路之中;因为就算在他们里面也有倾向后退的灵,但主温柔胜过他们,他们的心就在罪的边缘时,拦阻他们的心,使之脱离不义:“我的脚几乎失闪,我的脚险些滑跌”,诗732。这时主拦住他们犯罪,不是通过在护理中除去犯罪的机会,就是帮助他们抵挡试探,在试炼中施恩帮助他们的灵,使试探不落在他们身上,而是给他们开一条出路,叫他们可以忍受得住,林前1013。就这样,当祂的百姓几乎落在一切恶事当中时,他们常常有机会为着祂拦住他们的良善称颂祂的名。我认为加516就是这个意思。“我说,你们当顺着圣灵而行,就不放纵肉体的情欲了。”你们可以被情欲试探,但放纵情欲,这是不可的;我的灵要令试探死,在腹中,在它的胚胎中枯萎,使之不能完全长成。

 

 

 

 

4. 祂在祂的道中保护他们,不容他们离开祂回到原来罪的光景中、被撒但捆绑等等。确实,撒但努力不懈要使他们再次顺服于牠,牠从不终止试探他们,引诱他们走回头路;在哪里牠发现有一个虚假认信的人,在那里牠就得胜;但基督护卫属祂的人,使他们不再离开。约1712,“我也护卫了他们,其中除了那灭亡之子,没有一个灭亡的。”他们是“因信蒙神能力保守,必能得着救恩”,彼前15。按照这个词的重要性,蒙保守护卫,像在一座要塞里一样。没有人比神的百姓受到更多试探,没有人比他们更安全。他们是“为耶稣基督保守”,犹1。保守他们的不是他们自己的美德,而是基督的看顾,不断的守望。正如一个人所说的:“我们自己的美德,由得自己很快就要显明不过是重担而已,要压我们陷入我们自己的毁坏当中。”这是祂与他们立的约,耶324,“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就这样,作为君王祂保守他们。

 

 

 

 

5. 作为君王,祂看重他们的顺服,鼓励他们真诚服事。尽管他们为基督做的一切都是当尽的责任,然而祂已经把他们的安慰和他们的责任联系在一起;“我所以如此,是因我守祢的训词”,诗11956。他们在尽各样责任时得到这鼓励,就是他们寻求的这一位厚厚赏赐努力寻求祂的人,来116。圣徒服事的是何等一位良善的主!请听一位君王是怎样劝告祂的臣民的,耶231,“我岂向以色列作旷野呢?或作幽暗之地呢?”就是说,我岂是向你们作严厉的主人呢?你们有任何理由抱怨对我的服事吗?不管我曾经对谁吝啬,肯定我对你们并未曾如此。你们从未发觉罪的道路、罪的工价是像我的道路、我给你们的工价的。

 

 

 

 

6. 祂平息一切内在的愁苦,当他们的灵激动不安时,祂下令,一切都平静了。基督的这平安在他们心里作主,西315。这平安就像一位裁判,平息里面的纷争。当激动的情绪涌起,在骚动之中;当怒气、仇恨和报复心在心里升起,这要使一切不再作声,平息下来。教会说:“我要听神耶和华所说的话。因为祂必应许将平安赐给祂的百姓,祂的圣民”,诗858。祂对怒海说,静了吧,海就听了祂的命令;只有祂能平息那不得安宁的灵。人说青蛙如果在夜里哇哇叫嗄声太大,只要在它们中间照进一束光,它们就全部安静了:在我们紊乱的情感中,这样的一束光就是神的平安。这些是基督作为君王的作为,祂行在祂百姓的心上,是大能、甘甜、合宜地行出来的。

 

 

 

 

(1.) 祂大能行出:不管祂是约束罪,还是敦促人尽责,祂都是用一种决定人心的效力去行:因为“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林前420。祂的灵引导的人,他们的心被捆绑,要去履行成就他们的职责,徒2022。还有,

 

 

 

 

(2.) 祂不是通过强迫作王,而是行事至为甘甜。祂的律法是爱的律法,是写在他们的心上。教会是羔羊的新妇,启197。“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赛4223。使徒说:“我藉着基督的温柔和平劝你们”,林后101。因为祂喜悦心甘乐意、而非被迫的顺服。祂治理的是儿女,而非奴仆;就这样祂王的能力是与父的慈爱结合,祂的轭不是由铁做的,而是由金子做成。

 

 

 

 

(3.) 祂用合理的方法,按照他们的实际合宜地治理他们;何114,“我用慈绳爱索牵引他们”,就是用正确的方法,说服他们的理智,在他们的理智上动工。就这样,祂直到永远的国度是由祂的灵治理,祂的灵是祂在我们心里的代理。

 

 

 

 

第三点,也是最后一点,我们要打开阐述这属灵国度所有臣民的相关特权。这些特权如下。

 

 

 

 

1. 有基督作他们的王的这些人,是确实并完全得自由脱离了律法的咒诅。“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836。我不是说他们脱离了律法,不以它作生活的守则;这样的自由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特权;而是脱离了律法严格苛刻的要求,可怕的咒诅;听到宣告我们得自由脱离这捆绑,这就确实是令人欢呼的宣告,是人曾听过最配得称颂的宣告了。这是所有在基督里的人都要听到的:“但你们若被圣灵引导,就不在律法以下”,加518。“知道向祢欢呼的,那民是有福的”,诗8915

 

 

 

 

2. 基督臣民的另外一个特权,就是得自由脱离罪的辖制。罗614,“罪必不能作你们的主,因为你们不在律法之下,乃在恩典之下。”一片天空不能容下两个日头,一个人心不能容纳两位君王。但基督登上宝座时,罪就退位了。确实仍有罪的存在,它污秽和骚扰的能力仍存在,但它的王权被废除了。哦,喜乐的消息!哦,值得欢迎的日子!

 

 

 

 

3.基督臣民的另外一项特权,就是在他们灵魂或身体面对一切苦难和危险的时候得保护。“当亚述人进入我们的地境,践踏宫殿的时候”,“这位必作我们的平安”,弥55。君王有义务保护他们的臣民,在这作为上,没有人像基督那样如此有能力,如此信实;“我也护卫了他们,其中除了那灭亡之子,没有一个灭亡的 ”,约1712

 

 

 

 

4. 基督臣民的另外一项特权,就是基督要怜悯温柔背负他们的重担和软弱。他们有一位温柔忍耐的君王:“要对锡安的女子说,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太215。“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太1129谦和的摩西不能容忍百姓的挑衅,民1112;但是基督包容他们全部:“祂用膀臂聚集羊羔抱在怀中,慢慢引导那乳养小羊的”赛4011。祂是怜悯无知之人,迷失道路之人的那一位。

 

 

 

 

5. 再一次,甜美的平安,心灵的平静,这是这个国度臣民的特权;因为这个国度“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罗1417。人不来到祂的权杖之下,就绝不能找到安息:“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但不要领会错了,我不是说,他们全时间都有真正的平安;不是的,他们常常因着罪破坏那平安;但他们得着平安的根,平安的根基和缘由。如果他们得不着平安,他们却有那可以随时转变为平安的东西。他们也处在平安的光景中,罗51,“我们既因信称义,就藉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得与神相和”。这是每日的盛宴,只有在为罪深深愁苦时才能正确体会其价值的怜悯。

 

 

 

 

6.最后,直到永远的拯救是有基督作他们君王的所有人的特权。君王和救主联合在一起,徒531。能说“祢要以祢的训言引导我”的那一位,可以加上跟在后面的这一句,“以后必接我到荣耀里”,诗7324。确实,恩典的国度只能为荣耀的国度培养子民。按实情说,这是在这地上开始了的天国。它们之间的分别不是在具体方面的,只是在程度方面:所以这国和那国,都带着天国的名号。王是一样的,臣民是同样的。这国的臣民很快就要被迁到那国度里。这样我就指出了,确实,只不过是指出了基督臣民那些无法衡量的特权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我们接着对此作出应用。

 

 

 

 

引用1。继续落在罪和撒但的捆绑之中,拒绝基督管治的人,他们的罪和愁苦是何等之大!这些人宁愿坐在那荆棘的影子之下,也不愿在基督甜美和大能的管治之下。撒但把牠的律例写在牠臣民的血脉之中,用残忍的压迫磨他们,用受各样私欲捆绑来使他们筋疲力尽,用直到永远的愁苦奖赏他们的服事。然而对此厌倦、愿意到基督这里来的人是何等寥寥无几!基督的一位使者说,“看,基督来到战场上,受神差遣要得回祂的权利和你们的自由。祂的王旗插在福音中,发出宣告,若有任何可怜的罪人,厌倦了魔鬼的管制,受牠灵里捆绑的可悲锁链的重压(以致他罪的这些铁链深入他的心,击打他的心,让他感受到这一切),因此要来就近基督,他就要得保护脱离神的公义制裁、魔鬼的怒气、罪的辖制;一句话,他要得到平安,那充满荣耀的平安”,赛1110。然而向基督迈出一步的人是何等之少,他们只愿意让他们的耳朵被锥子穿过,作那残忍暴君永远的奴仆。哦,什么时候罪人才厌倦他们所受的捆绑,发出叹息恳求得到拯救!如果有任何这些可怜的人读到这段话,就让他们晓得,我确实是奉我作王的主的名宣告,向他传君王的话,他不会被基督拒绝,约637。来,可怜的罪人,来,主耶稣是一位充满怜悯的君王,过去从未,将来也决不把把那给自己颈项缠上绳索,降服求得怜悯的悔罪之人吊起处死。

 

 

 

 

推论2。我们询问、了解我们落在谁的管治之下,谁是我们灵魂的王;坐在宝座上,对我们的灵魂摇动权杖的是基督还是撒但,这与我们有何等重大的关系。

 

 

 

 

读者,我现在要你用心去做的,和耶稣基督在那大日彻底有效做的是同样的事情。那时祂将把得罪祂的每一样东西从祂的国中清除出去,把稗子和麦子分开,把全世界分成两等或两大部分,不管现在世上存在多少区分和更细的区分。你事先知道谁是你灵魂的主和君王,这对你非常重要。为帮助你做这重要的工作,请使用下面的提示,因为我不能如我所愿完全阐明这些事情。

 

 

 

 

1. 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罗616。让基督空得主和君王的衔头,其实却服事罪和撒但,这只不过是愚弄的作法。这不就像那些犹太人一样吗?他们向祂屈膝下跪,说主万岁,然后钉祂十字架。“你们若遵行我所吩付的,就是我的朋友了”,约1514。那开玩笑要作基督仆人的人,要实实在在被定罪。基督不是对你说客套话,祂的赦罪、应许和拯救是实在的;哦,让你的顺服也是实在的!让这是真诚和全面的顺服,这要证明你对基督无伪的服从。除非你晓得什么是基督所喜悦,什么是基督的旨意,罗122,否则就不要胆敢去做任何事。向基督求问,就像大卫向耶和华求问一样,撒上2391011,耶和华啊,我可以做这事那事吗?还是我要忍耐等候?我求祢指示仆人。

 

 

 

 

2. 你是有敬虔的实意,还是只有敬虔的外貌?有很多人对信仰只不过是在闹着玩儿,玩弄信仰的枝节问题;把他们的时间花在空洞和不结果子的争论上;但是对于信仰的实意,敬虔的生命(这敬虔的生命在于在尽责和典章方面与神相交,是促进圣洁,治死他们的私欲的),他们并不关心这些事情。但肯定的是,“神的国不在乎言语,乃在乎权能”,林前420。它不在乎吃喝(就是关于吃喝的空洞争论),“只在乎公义、和平、并圣灵中的喜乐,在这几样上服事基督的,就为神所喜悦,又为人所称许”,罗141718。哦,我是害怕当认信者的大军用这些准则进行考验时,他们就会像基甸的军队一样,缩减成少数一丁点的人。

 

 

 

 

3. 你对基督有特别、以致得救的认识吗?所有祂的臣民都是被迁移离开了黑暗的国度,西113。那在你无知的时候管辖你的魔鬼,被称作这世界黑暗的掌权者;牠的臣民都是瞎眼的,否则牠就绝不能管辖他们了。他们的眼睛一得开,他们就奔逃脱离牠的国,牠就再不能拘留他们服从牠了。哦,那么你要问,你是不是已经被带出这黑暗,进入这奇妙的光中!你看到你的光景是多么可怜可悲,按实质是多么苦吗?你看到你的解决之道,只是在基督里,在祂的宝血里吗?你看到因信在那血中得以有份的真正办法吗?这认识有没有进入实践,使你为你因罪的苦情真心悲叹?使你强烈渴求基督和祂的义?不断追求有一颗相信基督、与祂一致的心?这要证明你确实是被迁移离开了黑暗的国度,进入了基督的国度。

 

 

 

 

4. 你欢喜与哪些人结交?哪些人是你的良伴?可以通过你结交的朋友看出你是属谁的。基督的臣民身处撒但的奴隶当中,他们要怎么办呢?如果一国的臣民身处以外一位君王的统治之下,他们是喜欢和自己的国民聚在一起,而不愿与那地方的本国人在一处;基督的仆人也是如此。他们自己聚成一群,如徒423所说,“他们就到会友那里去。”我知道在这地上,两个国度的臣民是混在一起的,除非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否则我们不可避免与罪人相交,林前510。然而这世上的圣民,他们是又美又善,应该成为你最喜悦的人,诗163

 

 

 

 

5.你活出一种圣洁公义的生活吗?如果不是,你可以宣称在基督里有份,基督是你的君王,但祂绝不会承认你的宣告。“祂的国权是正直的”,诗456。如果你们压迫人,越分,欺诈你们的弟兄,然而却自称是基督的臣民,你们还会给基督带来更大的刻意侮辱吗?基督是欺诈的君王吗?祂支持这样的事情吗?不,不,脱去你们的面具,回到你们原来的地方;你们属于另外一位王,不属于基督。

 

 

 

 

推论3。基督在所有福音使之降服归向祂的人心上行使这样的君王权柄吗?那么就让所有在基督治理之下的人,行事为人与作如此一位君王臣民的身份相称。当效法你的王;王的榜样对臣民是极富影响力的。你的王命令你,不仅要背负祂的轭,还要学祂的样式,太1129。是的,“人若说他住在主里面,就该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约壹26。你的王谦卑忍耐,赛537,谦卑如羔羊,祂的臣民应当凶猛如狮子吗?你的王柔和谦卑;太215,“看哪,你的王来到你这里,是温柔的。”你要作骄傲恃高的人吗?这与基督的国度相称吗?你的王是舍己的君王;祂能舍弃祂身外的安适,安逸、名声、生命,为要服务祂父的计划,成就对你们的拯救,林后89,腓21-8。祂的仆人应当是以自我为目的,寻求自己好处的人,为了现世的小事,使祂的名声蒙羞,使自己的灵魂受害吗?万万不可。你的王在作成祂的工时细心、努力、勤奋,约94,不要让祂的仆人懒惰散漫。哦效法你的王,遵从你的王的榜样:这要使你现在得着安慰,在审判的日子坦然无惧,因为祂如何,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约壹417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