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圣父啊,求祢因祢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 约17:11

从今以后,我不在世上,他们却在世上;我往祢那里去。圣父啊,求祢因祢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叫他们合而为一,象我们一样。—— 17:11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我们现在来看基督降卑的最后和最低微的一步,就是祂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出于基督这样的死,我们灵魂的生命萌芽而出;在这十字架上的血中,我们所蒙一切的怜悯向我们涌来。在一些人眼中,基督的血有极深意义;有见识的信徒看到当中大量、大量无可估量的祝福。我定意要在这鲜红的源泉旁坐下;关于基督的死,我要分开来思想,思想为它所作的预备,这死的实质和特性,将死基督的举止,祂埋葬,葬礼的肃穆;最后是祂的死那配得称颂的目的,充满荣耀的结果。

 

为祂的死所作的预备有六样;三样是在祂自己这一方面,另外三样是在祂仇敌方面。祂自己为这所作的预备,就是郑重把祂的朋友交托给祂的父;设立一个纪念性的记号,使祂百姓心中长存和更新对祂死的纪念,直到祂再来;以及祂在园中祷告,向神将心倾倒,就是在人来逮捕祂时祂选择要采取的态度。

 

这节经文包含基督为死所作的第一样预备,藉此祂安排好祂的家事,为祂的百姓祈求,在死前祝福他们。基督对祂百姓的爱一直都是温柔坚强的;但这爱是在分开时最大大显明出来。这爱是祂用两种方法特别显明出来的;就是在14,1516章祂最后这属天讲道中给他们留下特别的支持,留下安慰的根基;以及在17章这属天的祷告中为他们向父最动情地倾心吐意。在这祷告中祂给了他们一个实例、榜样,表明祂当时即将要在天上为他们做的、充满荣耀的代求工作。在这当中祂心潮澎湃,因为祂现在要离开他们,往父那里去。一个临死之人最后的话是值得留意的,更何况是一位临死救主的话呢?我不打算扬帆驶入包含在这一章宝贵内容中的那配得称颂的海洋,而是直接来思考我读过的这经文,在当中我看到有一个分量极重的祈求,有力地接着许多具有说服力的论据,击中问题的要害。

 

1. 我们在这里看到基督代表祂的百姓,不仅是为那些在场的人,还是为了所有其他当时、或后来相信祂的人所作的祈求、要求。祂在这里为他们所作的请求,概括起来就是求祂的父因祂的名保守他们。在当中你们看到怜悯,以及得到这怜悯的方法。怜悯就是得到保守。保守意味着有危险,这请求排除了一种双重的危险;关于罪的危险,还有关于败坏和毁灭的危险。神的百姓在这世上是暴露在这两样面前。

他们得保守脱离这两样的方法是那名,即神的能力。主的名是那“坚固台,义人奔入,便得安稳”,箴18:10。哎!保守你们的,并不是你们自己的力量或智慧;你们而是被神的大能保守。然而神这保护的能力并不排斥我们的谨慎和努力,反而包含这些在其中;所以有补充说:“你们这因信蒙神能力保守的人,必能得着救恩”,彼前1:5。神保守祂的百姓,然而他们当保守自己常在神的爱中,犹21,当尽全力保守他们的心,箴4:23。这是这祈求的概括。

2. 祂恳切发出、强调这要求的论据,部分是出于祂自己的光景,“我不在世上”,就是我将要死;就我身体的同在而言,只不过是几个小时之内,我就要与他们分离。部分是出于他们的光景:“他们却在世上”,就是我一定要留他们在危险当中;部分是出于祂的父和祂自己在他们身上共同的利害关系;“保守祢赐给我的人”;祂很快还要举出、表明几样其它最相关的论据,按它们的本位,是说明、证实这节经文告诉我们的真理,

 

教义。父的看顾,还有我们主耶稣基督温柔的慈爱,在祂与祂的百姓分离时为他们倾注所作的那祈求祷告中大大显明。


一家人的祭司和父祝福其余的人,这是合宜的,当他将要因死与他们分离时尤为如此。这是以色列中的一种礼仪。当好人雅各年纪老迈,时候到了他要被召聚回到他列祖那里时,“他就给约瑟祝福,说:‘愿我祖亚伯拉罕和我父以撒所事奉的神,就是一生牧养我直到今日的神,救赎我脱离一切患难的那使者,赐福与这两个童子’”,创48:15,16。这是一个先知和列祖发出的祝福:不是说雅各可以像神那样祝福;他能说祝福的话语,但他知道果效、真正的祝福本身是取决于神。虽然祂祝福是带着权柄,却不是权柄;即他能作为神的出口宣告祝福,却不能赐予祝福。他就是这样祝福他的子孙,就像他的父亲以撒临死前也祝福他一样,创28:3,所有这些祝福都是通过祷告祈求发出的。


现在耶稣基督将死,祂也祝福祂的儿女,在当中显明祂对他们的爱是何等宝贵温柔:“祂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约13:1。基督在这世上最后一件作为是祝福的作为,路24:50,51


为预备使用这点,我要阐述,第一,基督求父加给他们的怜悯。第二,祂为得到这些怜悯使用的论据。第三,祂为什么在将要死的时候为他们这样求。第四,也是最后一点,这如何完全显明基督对祂百姓温柔的看顾和慈爱。

 

第一,我们要问,基督临死时候为祂百姓祈求的那些怜悯和特别眷顾是什么。我们要发现,在这上下文中,当中有希望他们得到的这五样特别怜悯。


1. 蒙保守脱离罪和危险的怜悯:经文就是这样说的:“因着祢自己的名,保守祢赐给我的人”,15节解释了,“我不求祢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祢保守他们脱离罪恶。”我们在自己的世代,已经离世的圣徒在他们各自的世代,已经收获了这祈求的果子。要不然我们的灵魂怎么会在如此一个充满试探的世界当中蒙了保守(这些试探得到我们自己败坏的协助和加强)?否则我们这些人怎么没有在如此众多凶猛恶毒、被地狱之火点燃的仇敌当中被毁坏摧毁?肯定的是,燃烧的荆棘、火焰中的三个少年人、狮子穴中的但以理蒙保守,这些神迹都大不过我们每天眼看的这些事情。要不是神亲手干预、终止和拦阻那果效,火就必然吞灭,狮子无疑就撕裂吞噬了;同样若不是那同一只手每一刻保护保守我们,那在我们里面的罪,在别人身上的恶就要快快毁坏我们的灵魂和身体了。无论是在肉身和属灵方面,你们一切的怜悯和拯救,都要归功于基督这祷告把你们灵魂和身体交托给的那只手。


2. 祂祈求的另外一样怜悯,就是他们自己当中合一的福。这是祂与保守这第一样怜悯直接联系在一起,在同一祷告中为我们祈求的,11节,“叫他们合而为一,象我们一样。”祂完全可以在一口气作的同一祷告中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因为这合一不仅本身是一样上好的怜悯,还是得到祂之前祈求的那保守的特别方法:他们彼此合一,是保守他们所有人的一种特别方法。


3. 基督热切祈求的第三样理想的怜悯,就是他们心里充满祂的喜乐,13节。就算在祂最大的忧愁临近时,祂也要为他们的喜乐作供应;是的,祂不仅要为他们取得喜乐,还要取得完全的喜乐:“叫他们心里充满我的喜乐。”仿佛祂在说,我的父啊,我要把这些亲爱的人留在一个苦难和混乱的世界上;我知道他们的心要落在经常的沮丧之下;哦,在我离开之前,让我为他们得到神的喜乐这强心剂:我不仅要他们活着,还要他们喜乐地活着;为要晕厥的时候提供振兴的强心剂。


4.作为提供上述一切怜悯的那持续不断的泉源,祂祈求神“用真理使他们成圣”,17节,就是藉着恩典的习惯和原则在他们心中更深扎根,比他们现在更大大成圣。圣洁像晨光一样漫过充满他们的内心,这本身就是一样特别的怜悯,没有什么事情本身是比这更令人羡慕的了。它也特别有助于他们的保守、合一和灵里的喜乐,这些是祂之前祈求的,都因着他们加增的成圣得到加强。


5. 最后,要使一切想要获得的怜悯变得完整完全,祂祈求祂在哪里,他们也同祂在哪里,叫他们看见祂的荣耀,24节。 这是他们能够得到的最好和最终极的特权。祂从天上下来,又回到那里的目的,都归于这一点,就是领许多的儿女进荣耀里去。你们看到基督为祂百姓求的不是琐事,不是小事;除了两个世界能给人带来的最好事情之外,没有什么怜悯能满足代表他们的基督。


第二,让我们看祂是怎样跟进祂的请求,为了这些事情,祂用什么论据向父恳求:在这些论据当中,我要挑出六个美好的论据,是这节经文或直接的上下文有力提出的。


第一个论据出自祂自己和祂的父在属于他们的人身上同有的利害关系,为着这些人,祂祈求说:“凡是我的,都是祢的;祢的,也是我的”,10节。就像祂在说,父,请看,请考虑我为他们祈求的这些人,他们不是陌生人,而是基督徒:是的,他们既是我的儿女,也是祢的:正是在他们身上,祢把祢永远的爱加在他们身上,在那爱中祢已经把他们赐给了我;所以他们是祢和我的:我们在他们身上的利害关系是大的,这利害关系引出关怀和怜悯。每一个人都关心他自己的人,为他们作供应,保守属他自己的人的安全。就算在受造的人当中,所有权对于人的努力、看顾和守望来说都是根本的;如果不是自己的,他们就不会如此看重他们的生命、健康、产业或儿女。主,这些人是通过许多联系或所有权而属于祢自己的:哦,所以保守、安慰他们,使他们成圣,拯救他们,因为他们是祢的。这是何等强有力的祈求!基督徒,肯定的是为你们代求的,祂做工是熟练的,你们的中保为你们祈求,并不缺乏说口才或能力。


第二个论据,一个强有力的论据,可以说是紧紧跟着前一个身后,在下一句话里:“我因他们得了荣耀”;好像应该说,我的荣耀和尊荣,对祢来说是无限宝贵;我知道祢全心放在高举和荣耀祢儿子这件事上。现在,除了来自我百姓的以外,我在这世上还有什么荣耀?其他人不能、也不愿意荣耀我;不,我每天被其他人亵渎羞辱,在这世上,对我主动的尊荣和赞美必然要从我百姓而出。确实,祢我客观地从其他受造物得荣耀;我们所做的,在其上印证我们能力、智慧和良善的工作,确实荣耀我们;我们也是附带地从我们的仇敌本身得荣耀;他们的怒气本身要称颂我们;但主动和自然的赞美,除了为这目的本身被造的人以外还会出自何处呢?那么我显明和主动的荣耀出于其中的这些人要失败消亡吗?从谁身上我能期望得着我的荣耀呢?就这样,在这里祂以祂的拥有和荣耀向父恳求,要说服父赐下这些怜悯;对神来说它们都是重大和有价值的,还有什么是更亲爱,更贴近神的心的呢?

 

论据三。然而,为要使一切稳固确定,祂在这第11节的开始,在这句话中加上第三个论据,“从今以后,我不在世上。”我们必须思考它的意思,看它是一个命题;思考它的要点,看它是一个论据。“我不在世上”这个命题,不可作简单和普遍的理解,仿佛基督在任何意义上都不再在这个世界上;而只应该作相对理解,是相对于祂身体的同在而言的;那一直是他们所有苦难中安慰的甘泉的,很快要从祂的百姓当中被挪去。但现在,就像在以利亚马上就要被提之前,先知门徒出对以利沙说,“耶和华今日要接你的师傅离开你,你知道不知道”,这句话也可以对忧愁的门徒说。这安慰人的享受一定要从他们那里夺去;这就是这句话的意思。这里的论据是:父,请思想我要留下我可怜的儿女,让他们落在其中的悲苦。我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管他们遇到何等苦难,我对他们的内心都是甘甜的安慰;在一切的怀疑、恐惧和危险当中,他们能依靠我,在他们的窘迫缺乏中,我仍能作他们的供应;他们有我的忠告作他们的指引,我的责备作他们的规劝,我的安慰作他们的支持;是的,连看见我一眼,这对他们的内心来说都是一种说不出的喜乐和振奋;但现在时候到了,我必须要走。他们从我在他们当中同在得到的一切安慰和得益都被切断了,除非祢用其它办法为他们补偿这一切,这些孩子的父离开后,他们会变成怎样呢?牧人被击打时,可怜的羊、软弱的羊羔会怎样呢?所以我的父啊,求祢看顾他们,照看他们,因为正如他们是我的,也是祢的一样;我因他们得了荣耀,现在留下他们,出这世界离开他们。

 

论据四。然而,为要打动父对他们的看顾和慈爱,让祂向他们施行这一切,祂补充加上另外一个重大考虑,这是出于紧接关于祂把他们留在危险中的那句话中:“他们却在世上”。世界是一个有罪、传染和不安宁的地方,它卧在邪恶之中:要如此可怜、软弱、不完全的受造之人逃离这世界的污染,这是一件难事;如果他们确实逃离了这污染,然而这世界的苦难、逼迫和强烈反对,这些是他们不能逃脱的。由于我一定要留下祢自己的,也是我的亲爱儿女,那些从他们身上得荣耀的那些人,把他们留在一个有罪、有苦难和危险的世界中,在其中他们向前或向后,都不能不遇到犯罪或被毁的危险;哦,因为情况如此,请看顾他们,供应他们,特别照顾他们所有的人。请思想他们是什么人,我把他们留在哪里。他们是祢的儿女,被留下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们是祢的士兵,在敌占区;他们是祢的羊,在狼群中间;他们是祢的珍宝,在强盗当中。

 

论据五。然而祂还没有说完,因为祂定意努力要得着祂恳求的怜悯,不愿得不到就离开;所以祂在接下来的话,“我往祢那里去”加上另外一条论据。祂离开他们,这是一条论据,同样祂往父那里去,这也是一条有力的论据。“我往祢那里去”这句话意味深长。“我”,祢心喜悦的祢的爱子;我,是祢从不不给我任何事情的。不是陌生人,而是儿子;不是嗣子,而是祢的独生子。“去”的是我。我现在快快到祢,我的父那里去。我是游过血海到祢那里去。我去,走在到祢那里去的路上,每一步是都是流血,有说不出的苦;这一切都是为了我现在为他们祈求的那些宝贵之人的缘故;是的,我到祢那里去的目的和结果,是为了他们。我是以中保的身份到天堂那里去,为他们向祢恳求。我到“祢”我父那里去,祢也是他们的父;祢是我的神,也是他们的神。因为现在我是祢如此亲爱的,要经历如此的苦痛到祢那里去,到祢,我如此亲爱,如此怜悯心肠的父那里去;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们的缘故:因为我现在不过就像只是开始,只是给他们稍微预先尝到我要在天上永远活着为他们做的那代求工作的滋味;父啊,请听,父啊,赐下我所求的。哦,赐下我到祢那里去所求于祢的那些美事的凭据,安慰他们,我知道祢是不会不给我这些事情。


论据六。作为对一切的总结,祂告诉父,祂一直是何等认真留意、履行那交给祂的托付;“我与他们同在的时候,因祢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了他们,我也护卫了他们;其中除了那灭亡之子,没有一个灭亡的”,12节。

论据就在于此:祢把确定数目的选民交托给我,由我救赎;我承担这委托,说,如果这些人任何一个灭亡了,祢就从我手上要回来,我要为着他们每一个人向祢负责。为了履行那托付的,我现在在地上,在肉身之内。我已经忠心到了一个程度。我已经救赎了他们(祂把这说成是已经完成做成的事,这事现在将要做成)。我也已经保守了他们,坚固了他们,直到如今;父,现在我把他们交给祢看顾。看,他们在这里,除了那从未赐给我的灭亡之子,没有一个灭亡的。我是多么小心看顾了他们!哦,不要让他们现在失败,不要让他们有一个人灭亡。

 

就这样,你看到了基督在离开的时候,向父倾诉发出何等有力、直接和恳求的祷告。

 

第三,接下来的问题是,在祂将死的时候,为什么如此为了他们向神祷告祈求?


肯定的是,这并不是因为父不愿意赐下祂希望他们得着的怜悯:不是的,这些怜悯不是很难才临到,也不是完全靠着苦求,从一位不愿和退后的神手里夺过来的。因为祂告诉我们,约16:27,“父自己爱你们”,就是祂相当愿意出于自己的意思向你们行善。但这极其强烈的不懈请求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


1. 祂预见到临近的一场大试炼,是的,还有除这以外祂百姓要经历的所有后续的试炼。祂知道他们在那时候,在那黑暗势力临到的时候要被筛得何等厉害,要何等面对这一切。祂知道当他们要看见他们的牧人被击打,他们自己被分散,人子被交在罪人手里,生命的主被挂在木头上,是的,被封在坟墓里时,他们的信心要被摇动,因着临到的难处大大动摇。祂预见到祂可怜的百姓要落入何等窘迫处境,一边是忙碌做工的魔鬼,一边是败坏的人心;所以祂以如此的坚持和火热为他们祷告祈求,求他们不致失败。

 

2. 祂现在即将进入在天上代求的工作,祂愿意在离开我们之前,在这祷告中给我们看到祂所在的那世界的那部分的一个实例、榜样;好藉着这一点使我们明白,在我们看不到祂的时候,祂要为我们做什么。因为这是祂在地上最后的祷告,这让我们看到祂有何等的爱和性情,让我们安然看到,祂代表我们如此热切向神祈求,在这地上如此大有能力恳求,祂在另外一个世界不会把我们忘记,忽视我们关心的问题。是的,读者,我要你总是记住,基督在天上的代求比这深入得多;祂是按照更切合祂现在得高举进入的那荣耀光景的方式代求。在这地上祂身体俯伏,在祷告中大声流泪;在那里,祂的代求更加威严,更加正式,是与一位得高升的耶稣合宜的方式。但在这祷告中,祂留给我们一个特别帮助,去大大发现祂现在在天上对待我们的心态、性情和心声。


3. 最后,祂要把这留下,作为对祂为父一般看顾、爱祂百姓的长久纪念,直到世界末了。出于这个原因,我们看到基督如此在众人面前作出这祷告,不像祂在园中离开门徒,单独与神相处那样;祂而是在他们面前作这祷告,“我还在世上说这话”,13节。这连同地方的处境(在世上),确实清楚表明这是一个公开的祷告。这不仅是公开作的祷告,还是因着神特别的护理,由约翰详细记载下来,虽然其他福音书作者将它省略;好使它可以存在万代,见证基督对祂百姓温柔的看顾和慈爱。


第四,如果你们最后问,这是怎样显明基督对祂百姓温柔的看顾和慈爱?我要简单回答,因为这件事是清楚明显的;它显明在这具体两个方面。

 

1. 祂的慈爱和看顾显明在为他们选择的怜悯上。祂不求健康、荣誉、长寿、富有等等,而是求他们得保守脱离罪、在神里面属灵的喜乐、成圣和直到永远的荣耀。除了神宝库里最好的怜悯,没有别的可以令祂满足。祂定意要为祂的百姓得到最好的怜悯;其余的,祂满足于让神的护理不加分别地散发给众人;但这些事情,祂要选定,作为留给祂儿女的产业。哦,请看基督有何等的慈爱!请打量在基督里你一切属灵的产业,把它和地上最富足、最美好、最甘甜的产业作比较;看与你得到的相比,这些是何等糟糕的事情。哦,一位慈父的看顾!哦,一位温柔救主的慈爱!

 

2. 另外,这是何等的证据,表明祂对你的温柔,对你极大的看顾,就是祂在这样的时候,就是极大的忧愁四面环绕祂的时候,还如此专注,如此充满爱地关心你,为与你相关的事向神祈求;忿怒的杯调好,预备交在祂手中:就在此刻,当神忿怒的云变得乌黑,风暴将至,这是祂之前从未感受到的;在这个时候,人会以为祂会把祂一切的关注、思虑和功夫都用在祂自己的事情上,专注祂自己的受苦。不,祂行事,好像忘却了自己的忧愁,来关心我们的平安和安慰。哦,何等无法言说的爱!

 

推论1。情况如此,就是基督离开的时候,如此大大彰显祂对祂百姓的看顾和慈爱,那么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圣徒的坚忍是不容置疑的。你听到祂是怎样恳求的吗!祂是怎样乞求的吗!祂是怎样口里充满论证的吗!祂是怎样选择祂的用词,加以安排,祂是怎样鼓足精神达到热心和炽热的最高点的吗?你能怀疑祂能否成功吗?如此的一位父,能够拒绝如此一位子不住坚持、强有力论证的祈求吗?哦,绝不能够!祂不能不许祂:基督有说服神的技巧,从这可以看出,祂有精通事理的舌头。如果神的内心或手头是难以打开的,然而这要把它打开;但是当父祂自己爱我们、永远向我们行善的时候,有谁能够怀疑基督的成功呢?“已经发动的,更容易被感动。”基督在天上为我们管理的事,是公平公义的。祂祈求的方式是强有力的,所以祂恳求的成功是不容置疑的。

 

使徒宣告,林后13:8,“我们凡事不能敌挡真理。”他是指着他内心的倾向说的;他不能反对真理和公义。如果一位圣洁的人不能,一位圣洁的神就更是不能。如果基督承担要为着祂百姓的事向父恳求,用祂的口才对祂说话,祂能说服,这是无疑的事。这祷告中的每一个字都是一支精心挑选的箭,由有力和灵巧的手拉开;你无须质疑,它必然要飞向空白的靶心,达到瞄准的目标。祂祈求“父,求祢因祢自己的名保守那些祢赐给我的人”吗?肯定他们要蒙保守,要蒙天上一切能力的保守。思想这一点,当危险包围你的灵魂或身体,当恐惧和怀疑在里面加增;当你准备在匆忙之间说,人都是虚谎的,有一天我要死在罪或撒但的手里,请思想基督给彼得的鼓励。路22:32,“我已经为你们祈求。”


推论2。再一次,从这当中我们可以明白,说服性的祷告是极好的祷告。凡物力量都在它的结合处,祷告极大的力量也是如此:请看基督的这祷告是何等有力地联系起来,是何等有力、有说服性。有一些人的确认为,我们无需在向神祷告时说服恳求,只是需要把我们祷告的事呈交给祂,让基督祂自己向父恳求(这是祂的职分);仿佛基督只把我们简单的心愿呈献给神,不把我们的恳求和论据献上;好像因为基督把我们的祷告呈现给神,我们祷告最好的部分就一定要扣下一般。不,不是的,基督的恳求是一回事,我们的恳求又是另外一回事:“祂的恳求和我们的恳求不是对立,而是从属的;”祂的恳求不是摧毁我们的恳求,而是使之成功。神呼吁我们向祂恳求,赛1:18。“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正如一个人观察的那样,“神外在用祂的话语和护理之工,内在用祂圣灵的感动与我们辩论: 让我们靠着圣灵的帮助,列出建立在神许可的原则上,从祂的本性、尊名、话语或作为得出的神圣论证,以此与祂辩论。”圣经谴责认信之人不为着教会的事向神祈求,说这是一件非常有罪的过错,耶30:13,“无人为你分诉,使你的伤痕得以缠裹。”雅各与天使摔跤,岂不就是他向神作神圣恳求,不断恳求吗?这事如何讨神喜悦,让这件事自己说好了,创32:24,何12:4-5。“与神较力得了胜。”有哪一件事,是配得如此陈述:“让神皱眉、击打或创伤,雅各有一个目的,祝福是他来要得的,祝福是他要得到的;他说,祢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祢去。他的四肢、他的生命可以不要,但不得着抵押,不得着祝福,就不离基督而去。”就是这一个人,他现在成事如何?主欣赏他,尊荣他,直到万代。祂说,“你名叫什么?”就是,我从未见过一个像这样的人,尊荣的衔头配不上你:你要被称作,不是人面前作牧羊人的雅各,而是在神面前作王的雅各拿先斯的贵格利论到他的妹妹高我尼亚说,她是谦虚地冒失待神;神没有用不许将她打发。主因这缘故,用祂的记录员这个称号来尊荣祂的圣徒,正如“maskir”这个词表明的意思,就是配得向祂诉求的人,赛62:6,“他们昼夜必不静默;呼吁耶和华的,你们不要歇息。”这表明记录下王值得纪念之事的人的职分,用来表明合时之事,当做之事的备忘。


通过这些神圣的恳求,正如歌7:5所说“王的心因这下垂的发绺系住了”。我知道我们蒙神垂听,并不是因为我们的话多,或我们的话说得好;是基督在天上的恳求,使我们在地上的恳求可以有效:然而肯定的是,当主的灵提示祷告中正当的论据,帮助谦卑恳求的人带着信心动情直击强调,当祂帮助我们哭泣恳求,叹息恳求,神是大大喜悦这样的祷告。雅各说:“祢曾说:‘我必定厚待你’”,创32:12。这是祢自己无条件的应许,我不是凭我自己的意思去,而是祢命令我去,用这应许鼓励我的。哦,靠着祂使我们得儿子名分的灵,我们来到神面前呼叫阿爸,父,这是讨神喜悦的;父,请听我祈求,赦免我的罪,怜悯我,帮助我。我岂不是祢的孩子,祢的儿子,祢的女儿吗?如果不是到父亲面前,孩子还可以大胆去到谁那里去,有指望在谁面前得成功?父亲,请听我的祈求。我们肉身的父充满怜悯心肠,可怜他们的儿女,他们问的时候,知道如何把好东西给他们。他们求食物或衣裳,父亲会不给他们吗?万灵的父岂不更满有怜悯的心肠,更满有同情?父,请听我的祈求。是这种祷告,在神耳中成为动听的旋律。


推论3。这里是给所有负责治理交托给他们的人的人,不管是官员、牧师、还是父母的何等美好榜样,教导他们在临终前如何向与他们有关的人尽责。

 

请看将死的耶稣,请看当祂离开的时候将到,祂对属祂百姓的看顾和慈爱是怎样燃尽的。肯定的是,正如我们应当每天纪念与我们有关的人,在我们健康的时候为他们积累大量的祷告,同样我们死的时候效法基督,为着他们热切向神祈求,这对我们来说是相宜的。虽然我们要死,但我们的祷告并不随着我们死去:它们活得比我们长久,我们变为尘土的时候,我们在身后留在世上的人,可以收获这些祷告的益处。


就我自己而言,我必须要在世人面前承认,我极看重这种怜悯,并且从我心底感谢主,主赐我一位敬虔温柔的父亲,常常在神面前为我倾心吐意:他是一个在心里认识神的人,充满对他儿女的怜悯心肠,常常把他们带到主面前,为着他们向神祷告祈求,为他们哭泣恳求。对于这种他留在主面前的祷告和祝福,我只能看重,超过地上最美好的产业。哦,在主面前有成千上万的火热祷告,在天上为我们发出,这怜悯并不是算小。哦,愿我们都忠心履行这责任!肯定的是,当我们的呼吸变得冰冷,我们的爱,特别是对与我们有关的人的灵魂的爱,不应变得冰冷。哦,愿我们可以在生活中牢记这责任,神若赐机会和能力,在我们死时完全尽这责任;思想就像基督一样,我们将不再在世上,但他们要在这世界上,在一个受玷污、试探人、愁苦的世界当中;这是我们当为他们尽的最后一个爱的本分。过不多久我们就不再知道他们情况如何(正如教会所说,赛63:16,“亚伯拉罕不认识我们,以色列也不承认我们”),有什么试探和苦难会临到他们,我们并不知道。哦,效法基督你的榜样。


推论4。作为结束,在此我们看到,基督对相信的人是何等看重,看为何等宝贵;这是祂不能放弃的珍宝,若不把它交在安全的手里保护起来,祂就不能死;“我往祢那里去。圣父啊,求祢因祢所赐给我的名保守他们。”

信徒对耶稣来说肯定是宝贵的;这是很有理由的,因为祂为他们付出了宝贵代价:让祂临死说的话,这最后的告别为祂说话,表明祂是如何珍重他们。主的分“是祂的百姓;祂的产业,本是雅各”,申32:9。他们是祂特别的珍宝,胜过地上的万民,出19:5 我们死的时候大大挂心的,就的确是我们看为宝贵的。哦,耶稣基督对我们是何等宝贵、何等亲爱!祂心里首先和最后想到的,岂不就是我们吗?当死的忧愁笼罩祂时,祂岂不是思念我们,为我们祷告,为了我们如此与神摔跤?不仅我们活着的时候,应当何等投入爱祂、看重祂,而且我们感受死的剧痛临到我们身上时,我们应当何等爱祂,以致成病!我们眼帘闭上时,定睛看祂!我们手脚变得冰冷时,充满对基督的热爱!我们离去灵魂的最后低声呼唤应当是这样,

为着耶稣基督感谢神。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