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这是犹太人的王。”——路 23:38

在耶稣以上有一个牌子,用希利尼、罗马、希伯来的文字写着:“这是犹太人的王。”——路 23:38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在我继续讲基督死的方式之前,我要思想加在十字架之上的那名号,在当中神护理之工极大的作为显明出来。罗马人的做法,就是他们在把任何人钉十字架时,为了向民众更清楚表明他们做法的公正,就把他受死的原因,用大写字母写在一块牌子上,公告出来,把它放在那被钉十字架之人的头上。在基督的死这件事上,至少为了要有一场演戏表明公正,有公正的脸面,祂也有祂的名号或题名。

 

最恶劣最不义的作为,是努力以公正为幌子掩盖包裹自己。罪是如此羞耻的事,以致它极其在意不承认自己是罪。基督也要有一块为祂而写的牌子。一位福音书作者把这文字称为罪状,“aitia”,太27:37。另一位福音书作者把它称为名号,“titlos”,约19:19。另一位则将它称为文字或题字,“epigrafe”,我们看的这经文就是这样说的。另一处则作写着的罪状,“epigrafe tes aitias”,可15:26。简而言之,这是写得相当清楚易认的,为的是表明这人为之而死的事实或罪行。

 

这是他们通常的做法,虽然有时我们发现,它由一名普通的传唤人开声公布出来,就像在殉道士阿塔鲁斯Attalus the martyr)的情形里那样,他被带到竞技场,一个人在他面前宣告,这是基督徒阿塔鲁斯。但习惯和通常的做法,是用一块写着字的牌子把罪行表明出来,如这节经文所说的一样。在当中有三件事让你思想。

 

第一,包含在这文字之内基督的身份,或对祂的描述。这是用祂身为王的尊贵来描述祂:“这是犹太人的王。”正是这职分,不过就在刚才,他们还对此辱骂嗤笑,嘲笑地向祂跪下,说道,“恭喜犹太人的王啊。”神的护理如此命定此事,藉此祂要得辩白和尊荣。这是犹太人的王:或正如其他福音书作者补充的,“这是犹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稣。”

 

第二,写祂身份名号的那人。是彼拉多,就是现在定祂为有罪的那人,他是审判祂的,要作祂的传令官,宣告祂的荣耀,因这称号如此荣耀。肯定的是,这不是出于他自己,因为他是基督的仇敌;而是基督要一个声音为祂正名,一位仇敌的声音要做成此事。

 

第三,把这尊荣归给祂的时候:就是在祂处于祂的荣耀最低潮时;众人的手把耻辱和辱骂堆积在祂身上的时候。所有的门徒都弃绝祂逃跑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留下宣告祂是无辜,说一句话为祂辩白。这时神的护理之工不可思议、大能地反胜彼拉多的心和笔,为祂写上这名号,固定在祂的十字架上。肯定的是,在这件事上我们必须看得比彼拉多更高,看到神的护理是怎样使基督敌人的手为自己服务。彼拉多写字,尊荣基督,也固执地捍卫它。因此我们的观察就是,

 

教义1. 基督的尊贵,在祂受到最大辱骂和苦难时,由一位仇敌公开宣告出来,并加以捍卫。

 

为了向你阐明神护理的奥秘,使你不至于像很多人那样闲看基督的名号,我们必须首先思想这名号的性质和特征。第二,在这件事情当中神的护理起了什么作用。第三,然后从中得出正确的应用和善用。

 

第一,阐明基督的名号或题名的性质和特征;对此彻底思考,我们就要发现,

 

第一,这是一个非同一般的名号,与所有那一种名号的例子都不一样;并且直接挫败了他们自己风俗的主要计划和目的。因为正如我之前提示的,它的目的是说明他们做法的公正,向众人表明人犯了如此的罪行,受施行在他们身上的那些刑罚,这是多么公义。但是请看,这是一个根本没有标明罪行的名号,如此为基督的无辜作了辩白。他们当中一些人看出了这一点,催逼彼拉多把它改过来,不是祂是,而是祂自己说,“我是犹太人的王。”他们认为这是祂的罪行所在。哦,这一件何等不可思议和奇妙的事!但我们可以说什么呢!这是奇妙和事情非同寻常的一日。正如之前从未有一个人像这样被钉十字架的,同样之前从未有这样的名号,是被加在十字架之上的。

 

第二,正如这非同寻常,同样这是一个公开的名号,书写和宣告出来,最有利于把这名号本身极尽所能,在所有人当中远近传扬,“是用希伯来、罗马、希利尼三样文字写的”,当时世上最广为人知的语言。希腊文是当时世界上大部分地方人所知晓的语言,希伯来文是犹太人的母语,而拉丁文是罗马人的语言。所以它用希伯来文、希腊文和拉丁文写成,容易被犹太人和外邦人理解。

 

确实,神的护理特别专注此事,要使之变得众所周知,向全世界显明;因为所有为了供公众观看,写下的资料,都是为了这个目的。约瑟夫告诉我们, 在某些柱子上刻写着希腊文和拉丁文,“生人进入圣地实为邪恶。”同样,第三位皇帝戈尔迪安Gordian)的士兵,当皇帝在波斯边界被杀时,为他竖了一座纪念碑,用希腊文、拉丁文、波斯文、希伯来文和埃及的文字,在上面刻写下纪念他的文字,让所有人都能看到同样的内容。这名号是用三种广为人知的语言所写,也是明显表示出来,让人在公众地方观看;那时有众多的异乡人,连同犹太人在耶路撒冷;那是在逾越节的时候,所以一切事情共同作用,传扬和宣告这称号证实的基督的无辜。

 

第三,它既是一个表现在众人面前,也是一个尊贵的名号。布瑟Bucer)说,它的性质如此非同寻常,基督在死去的过程当中,就开始藉此夸胜。因这原因,十字架开始改变它自己的性质,不再是刑架,折磨的工具,而是变为威严的宝座。是的,它现在可以和教会本身一样,被称为真理的柱石和根基;因为它表明极多的福音,极多的基督的荣耀;就像那柱石一样,有王的宣告写在上面。

 

第四,这是一个辩白的名号:它澄清了基督的荣耀、尊贵和无辜,对抗之前由犹太人和外邦人邪恶的口舌堆积在祂身上的一切虚假归罪、污蔑和亵渎。

 

他们曾把祂叫作骗子、篡夺者、亵渎神的人;他们撕裂衣服,象征厌恶祂的亵渎;因为祂说自己是神的儿子,以色列的王。但现在这这里,他们承认祂既是主也是救主。不是他们之前诬陷祂的假冒君王。所以在此基督的尊荣得到完全辩白。

 

第五,它还是一个预言和预兆的名号,显然预示了基督的国度,祂的名和荣耀在各族各民各方各国传扬。正如基督有权通过祂的福音进入地上一切的国,在各民中建立祂的宝座,同样这个名号预兆了祂要做成此事。希伯来人、希腊人和拉丁名族的人要被呼召来承认祂。这由邪恶的彼拉多预言出来,而该亚法本人,一个在各方面和彼拉多一样邪恶的人,也为同一个目的预言,约11:51,52,这也不令人惊奇。作为当年的大祭司,他预言耶稣要替那一国死,也不但替那一国死,并要将神四散的子民都聚集归一。是的,很多奉基督的名说预言的人,虽然做了这一切,却从来不被祂承认,太7:23

 

第六,也是最后一点,这是一个不变的名号。犹太人尽力,却无法劝服彼拉多将它更改。面对他们一切的强求,他用这坚决的答复回应:“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好像在说,不要再逼我,我已经写上祂的名号,我不能,我不愿改一个字母,说明一点,“肯定的是,彼拉多此时的不改变,只能归于神特别的护理。”至为奇妙!之前他像风吹的芦苇摇摆不定,现在像一根铜柱一般坚定。

 

然而更奇妙的是,他要写下基督名号中那非常特别的,这是犹太人的王,这正是不过是前不久让他如此惧怕的事,正是想到这一点,让他作出判决。现在对该撒的惧怕到哪里去了?彼拉多敢于作基督的传令官,公开宣告祂是犹太人的王。这就是那名号。

 

第二,我们接着要察究,神的护理在这件事中有什么样的作为。

 

确实,此刻神的护理在这五方面充满荣耀和奇妙地行事。

 

第一,在起草和表达这名号的事情上对抗彼拉多的本意,反胜过他的心和手。我不怀疑,彼拉多本人对在这件事上神护理的智慧要达致的目的一无所知,更不用说计划要达到这目的了。 他是一个恶人,不爱基督。他对祂作出死刑判决,然而是他宣告祂是耶稣,犹太人的王。神的护理如此反胜他的笔,以致他不能写下在他自己心里和意图当中要说的话,而是完全相反,就是作出公正公开的见证,见证神儿子君王的职分,“这是犹太人的王。”

 

第二,在这事上神护理的智慧荣耀显明,给基督就在刚才遭受的,对祂名和尊荣的辱骂和亵渎加上一种立刻、正当和公开的纠正。迷信的犹太人伤害祂,异教的彼拉多预备了膏药医治祂;他们辱骂,他辩白;他们扔脏物,他把这洗掉。哦,神护理的智慧何等深邃不可测透!

 

第三,还有,神的护理此时大大表现在让如此胆怯,内心如此卑鄙,为讨人喜悦不择手段的这人不退步,对他们的强求丝毫不让步。彼拉多变成一个如此坚决 、不屈不挠的人了吗?这是从哪来的?只能是来自万人之灵的神,神现在如此大能作用在他灵里,使他无法抉择,只能写下;他写了之后,不再有力量更改他已经写的,就像他不能拒绝把这写下来一样。

 

第四,在这事上,神护理的智慧也大大表现在把处死基督的耻辱加在那些本应承担这耻辱的那批人身上。彼拉多被神的意思驱使,立刻为基督正名,并且指责他们。因为这就好像是他在说,你们驱使我把你们的王钉十字架,我把祂钉了十字架,现在让处死祂的耻辱落在你们头上,是你们威逼我把祂钉十字架的。祂是义人,罪不在祂身上,而是在你们身上。

 

第五,也是最后一方面,正如之前指出的那样,在多各色人等如此大大汇集在一起留意此事的时候,神的护理奇妙将自己显明出来,把这名号牢牢固定在基督的十字架上。再也没有比这个时候,是更能有利地把这宣告出来的了。所以我们可以说,神的作为何等奇妙!“祂的道在海中,祂的路在大水中,祂的脚踪无人知道;”祂的护理有一种远见,是超过所有受造之人的聪明所能认识的。

 

推论1。因此推论就是,我们的神的护理能,也是常常反胜最恶劣之人的意思和作为,达致祂自己的荣耀。

 

神的护理能使用反对它的人达致自己的目的,使用那些企图使基督的荣耀与尊荣落入尘土之间的人和手段本身,达致祂的荣耀与尊荣。“人的忿怒,要成全祢的荣美”,诗76:10。犹太人给基督戴上荆棘的冠冕,膝盖跪下讥笑祂,把祂带到各各他,并钉祂十字架时,以为他们现在已经彻底剥夺了祂所有君王的尊贵;然而就在那里,祂被宣告为王。就这样,犹太人在司提反死的时候分散四方,把福音向远近传播,“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 8:4。就这样,保罗为福音受捆绑,更是叫福音兴旺,腓 1:12。哦,神的智慧何等之深!正正使用那些看似要摧毁耶稣基督利益的手段,来宣扬和建立祂的利益:从毒药当中提炼出药物!当一切看来都与他们的盼望和福祉背道而驰时,这对神百姓的信心是何等大的支持!“以色列啊!你当仰望耶和华,因祂有慈爱,有丰盛的救恩,” 130:7,祂绝不会没有办法达致自己的目的,为此服务。

 

推论2. 这同样也推论出,附带和无意所作的对基督最大的服事,绝不会得到神的悦纳和赏赐。彼拉多做了一件大大服事基督的事,他为基督所做的,是基督自己的门徒当时没有一个敢做的;然而这服事不被神悦纳,因为他这样做,不是为了祂的荣耀,而是仅仅出于神护理的反胜作为。

 

使徒说,人若有愿作的心,必蒙悦纳,乃是照他所有的,林后 8:12。神的眼睛首先和主要是看意愿;如果那是真诚,为了神为正,那么小事也要蒙悦纳;如果不是,最伟大的事也遭恨恶。林前9:17就是这样的意思。我如果是甘心作这事(如传福音),就有赏赐;但如果是违背我的意愿,责任却已经托付我了;这就是说,如果我出于信心和爱的纯洁动因,发自内心,为的是神的荣耀,乐意通过我的服事促进这福音,确实欢欢喜喜和自愿地把自己投身到传福音的工作之中,我就要蒙神悦纳和赏赐;但我的工作若成为我的重担,服事神被看作是一这捆绑,神的护理可能会使用我向别人传福音,但我自己赏赐和安慰都要失去。我若犯罪,神从当中带出荣耀归回给祂自己,这却不能免除我的罪;同样一件举动,神附带因它得称赞与荣耀,这也不能使之成为义。保罗知道就连一些人出于嫉妒纷争传讲基督,也要叫他得救;然而他根本不会感谢他们用这样的方法促进他得救。同样彼拉多在此促进那他并不爱的耶稣基督的尊荣,在这件事上他根本没有打算是为了祂的荣耀,所以他既不能蒙神悦纳,也得不到神的赏赐。

 

哦,所以无论你为基督做什么,要为了祂的荣耀,真心、 特意去做;出于一颗快快愿作的心,出于纯洁真正的目的,为的是祂的荣耀;因为这是主更看重的,超过附带所作最大的服事。

 

推论3. 彼拉多岂不是不愿撤回他为基督所写的话吗?那么基督徒收回他们为基督所说的话、所做的事,这是何等羞耻?当彼拉多断言祂是犹太人的王,他坚持他的断言,基督仇敌一切的强求都不能推动他有一丝一毫的退让。“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就是,我已经这样说了,不会把它撤回。彼拉多岂不是说了,“我所写的,我已经写上了”?我们岂不应该说,我们相信的,我们已经相信了;我们认信的,我们已经认信了?我们委身基督的,我们已经委身了。我们要坚持为祂已经做了的事;我们绝不收回从前对基督的承认和所作的见证。

 

和神的拣选一样,你的认信也应当是不可撤回的。哦,让圣洁的人依然圣洁。一位可敬的神学家针对这例子所提的意见,既是稳妥也是中肯的。他说,“你们务必要站在牢固的根基上,然后决意坚守根基,对抗全世界。跟从神,不要惧怕人。你们是敬虔的人吗?你们的信仰让自己付出任何代价,都绝不要后悔。让罪人后悔,但圣徒不要后悔。让圣徒为他们的过失后悔,但不是为了他们的信仰后悔;为他们的不义后悔,但不是为了他们的义后悔。不要为你们的义后悔,免得你后来为你们的悔改后悔。不要为你们的印证、你们的热心、在主的圣道中的作为后悔。不要希望自己在神的恩典中后退一步,或者降低一寸身量就好了,不要希望在神说做得好的事情上,有任何一件没有做过就好了。”

 

盖伦Galen)的时候,人有一句俗语,表明一件事是不可能的:你要是能让一个基督徒离开基督,这件事就能做到了。

 

真心为基督作的选择是无保留的,无保留的,是没有后悔的。有一种刚硬决断的灵,是我们的罪;但路德说,在神的事情上我得着这称号,Cedo nulli,“我不向任何人屈服”,这是我们的荣耀。你若是忽冷忽热,断断续续,认信,又收回你的认信,那么那用口定基督为有罪的那一位,要用他的榜样定你为有罪。坚定的彼拉多要作审判你的人。

 

推论4. 彼拉多把这么一个尊荣、辩白的名号固定安放在十字架上了吗?那么基督的十字架就是尊严的十字架。 那么基督的十字架和受苦就是带着荣耀与尊贵。请记住,当你们的心面对基督的受苦和受辱开始变得受惊吓,基督十字架上有一尊荣的名号。若你是为基督受苦,那么正如这曾是在祂的十字架上,同样它也要在你的十字架上。摩西看到这一点,这让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来 11:26。殉道士是何等以为基督受苦为荣!把他们的铁链称作金链,他们的手铐称为手镯。

 

我记得有一个故事,法国有一位骑士,名叫鲁多维休斯·马萨古斯,当他和好几位世上阶层地位比他要低的基督徒因信仰被定罪处死时,狱卒用锁链绑着他们,但因为他比其他人尊贵,就没有绑他;他因着这忽略大为生气,说道:“你为什么不也用为基督而锁的锁链来尊荣我,使我成为那光彩等级的骑士?”

 

使徒说:“因为你们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并要为祂受苦,”腓1:29。伴随着基督的十字架有一种双重的荣耀;一方面在于受苦本身;另一方面,受苦的赏赐和果子。被呼召出来为基督受苦,这是极大的荣耀。是的,这荣耀是圣徒独有。被定罪之人因与基督分离而受苦,恶人为他们的罪受苦。天使用他们主动的顺服,而不是被动的顺服荣耀基督。这是神为圣徒保留的一种特别的荣耀。

 

正如被呼召出来为基督的缘故受苦,这有极大的荣耀,同样基督要在赏赐圣徒的那日,把特别的荣耀加给祂受苦的圣徒,太10:32。“凡在人面前认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认他。”哦先生们,在那些日子当中,有一日主从天降临,有呼叫的声音,有无数的天使,成千上万祂的圣徒,这些天上熠熠生辉的臣仆伴随。天地要在祂面前燃烧熔化,祂身边有极大变动的事情发生,坟墓要打开,海和地要交出它们的死人。你们要看见祂从可畏的审判宝座上降下,所有人要聚集在祂面前,就是众人,无人能数算得过来的众人。那时基督要在聚集的天使和圣徒面前带出:尊荣提起和纪念你们一切的劳苦、受苦、你们的痛苦、忍耐和舍己、你们为基督所受一切的苦难和损失;要听到从祂口中而出的那一句话:“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这是何等的荣耀!然而这是加给那些现在决定为基督受苦、而不是为罪受苦的人;那些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的人的。

 

我要告诉你,这是天使得不到的荣耀。我毫不怀疑,他们若和我们一样有肉体,就会乐意为基督把颈项放在断头台上。但这是圣徒特有的特权。使徒离开公会,心里欢喜,因被算是配为基督受苦,或者如我们的译本,“被算是配为这名受辱,”徒 5:41。肯定的是,若有什么stigmata laudis,“荣耀的记号”,就是我们为基督的缘故领受的。如果有任何的受辱,在当中是有荣耀的,这就是为基督受辱,你为祂名所受的羞辱。

 

推论5. 彼拉多如此固执断言、捍卫基督的尊荣吗?那么基督的利益要取得成功,祂的事业要得兴旺,这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连与此为敌的人他们本身都要为此服事。

 

定基督为有罪的那人彼拉多,要尊荣基督,这并不是因为基督缺乏尊荣。祂自己有这经历,祂的利益也有这经历。神的百姓多么经常从他们仇敌手中得到恩待?启12:16,“地却帮助妇人,”就是恶人要服事教会。所以这要特别帮助我们除去对基督的利益可能会失败的一切沮丧和惧怕。

 

因着损失而兴旺、被征服而得胜、被减少而加增的人是不能被败坏的,他们最大的仇敌被改变,来做他们的朋友不能或不敢做的事。你们看到了,信异教的彼拉多宣告基督的荣耀与无罪;神不缺乏用来荣耀基督的工具。如果其他人不能荣耀祂,祂的仇敌本身要这样做。

 

推论6. 彼拉多为基督辩白,把这样一个名号加在祂的十字架之上吗?那么推论就是,神迟早要澄清把他们的案情交托给祂的祂百姓的无辜与正直。基督的名被许多羞辱遮蔽,一次又一次被祂恶毒仇敌亵渎的口舌中伤。祂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彼前 2:23,请看神多么快快为祂伸冤。当我们的名被不公义的责难遮蔽,这是给我们甜美与合时的忠告,诗37:5,6 “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祂,祂就必成全。祂要使你的公义,如光发出;使你的公平,明如正午。”约瑟受控告,说他放肆;大卫受到指责说他背叛;但以理被控不顺服;以利亚被控祸害以色列;耶利米被控造反;亚摩斯被控讲道反对王;使徒被控暴乱、造反、更改律法;基督祂自己被控贪食、行巫术、亵渎、煽动暴乱,但所有这些名声尊贵之人是何等走出对他们的责难,就像日头从云中而出一样!还在这世上的时候,神就为他们辨明他们一切的尊荣。一个人说:“毁谤的人不过是肥皂,虽然目前弄脏、涂抹,却帮助使衣服变得更干净发亮。”有一人说:“头发被剃掉,生长得更密,有新的加增;同样责难的剃刀使你们光头,带出羞辱的秃头时,不要灰心,神有时候,用明显的使人知罪,让你的敌人眼花缭乱,遭受挫折,把你们的义如光带出。”

 

君士坦丁亲吻帕弗奴丢Paphnutius)之前不久为基督被挖眼后凹陷的眼眶时,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责骂和羞辱不过是一片浮云,很快就要被吹去。但假如你们在这个世界得不到辩白,而是死时名声仍被遮蔽,那么要确信,神要将它澄清,在那大日作成此事。那时义人(就在这方面)在他们父的国中要如日头发光。那时每一张污蔑的嘴都要被堵住,不再有辱骂那残忍的箭射向你纯洁的名声。

 

所以我的弟兄,要忍耐,知道主来到。“主带着祂的千万圣者降临,要在众人身上行审判,证实那一切不敬虔的人所妄行一切不敬虔的事,又证实不敬虔之罪人所说顶撞祂的刚愎话,”犹14,15。那时他们要收回他们的责难,改变对圣徒的看法。如果基督要证实我们无罪,我们就无需惧怕有谁会控告我们。如果你们的名为祂的缘故被当作邪恶遭人弃绝,被踏在粪土中,基督要在那日把它再带给你,使它比撒门的雪更白。

 

推论7. 彼拉多列出这名号,为要把将祂处死的责难归在犹太人头上,使自己与此事摆脱干系吗? 人是多么自然就会把自己行为的过错转移给其他人。因为当他写下“这是犹太人的王”时,他是完全控告他们把他们的王钉十字架的罪:这就好像是在说,所以让这举动的怪责和过错完全落在你们头上,你们把流祂血的罪落在你们自己和子孙的身上。我是清白的,使你们强迫我做了这事。哦,我们可以在哪里找到如此坦白的灵,承担自己行动的羞辱,不回避控告自己有罪?为了神的荣耀,记起、承认自己的恶、主动为自己的恶痛哭,这的确是得到更新、蒙了恩典之人内心的特征:真正内心蒙恩的人,在这样的情形里判断,因着认罪荣耀归给他的神的名,这绝不是他自己的名失了荣耀,而把荣耀归给神的,必然是出于那改变我们骄傲的本性,使之焕然一新的恩典大能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