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敬拜带领者,请效法约翰·牛顿

敬拜带领者,请效法约翰·牛顿


作者:Rich Tuttle

 

原文链接:

http://sounddoxology.blogspot.com/2010/02/worship-leaders-imitate-john-newton.html


(稍有删节,除去了原文一些文章外链接 — 译者注)

 



“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 —来 13:7

 


时不时我都会遇上一些如小小珍宝的引文,给我带来极大冲击。不久前我就偶然读到一段出自约翰·牛顿的精辟论述。约翰·牛顿以他写的《奇异恩典》这首赞美诗最广为人知,他与寇佩尔(William Cowper)彼此合作,在1779年创作了一整本赞美诗,诗集名为《奥尔尼诗集》(Olney Hymns)。约翰·牛顿在这本赞美诗集的前言中写下了这段话,讲到他的诗歌写作能力:

 

“如果我服事的主,已经乐意用那平凡的才干惠赐于我,以此装备我,向祂羊群中软弱可怜之人发挥作用,同时不令有高超辨别能力的人反感,我就有理由心满意足了。”

 

我第一次读这段话时深感震撼,它是多么合适来描述一位敬拜带领者的品格特征。实际上它适用在任何带领敬拜,不管是牧师、音乐家、还是歌曲作者身上,甚至适用在宣读圣经、带领祷告的人身上。

 


这段话内容如此丰富,我要把它分成几部分,一节接一节来加以说明,希望我们可以发掘出对我们有帮助的真理和忠告,给我们这些参与带领敬拜的人带来冲击。



“如果我服事的主……


首先我们一定要认识到,我们一定要向神完全委身顺服。但作为神的工人,我们也是神百姓的仆人。卓越之处在于,我们应当像一位仆人服事国王的客人一样来服事神的百姓。毫无疑问我们知道谁在控制这位仆人。这位仆人服事客人,但向国王顺服。同样,在对神的敬拜中,我们绝不可屈从于会众一时的兴致,也不应当追求他们的夸奖。对于敬拜,神拥有最大的发言权。我们顺服的是神而不是人。

 


已经乐意用那平凡的才干惠赐于我……”


你的才干,不管水平如何,都是神赐给你的,因为神乐意把它赐给你。仅仅是想到这一点,就应当激励我们更多多使用这些才干!这也应当让我们保持谦卑。让我们认识到,我们的能力是由造物主赐给我们的,骄傲就要退下,感恩、谦卑和依靠就要快快来取代它的位置。

我们也要留意,牛顿说他的才干“平凡”。我并不是宣称我了解牛顿这样说的意图,但我大胆猜测,1) 这不是在责怪神,说祂克扣了他应得的才干; 2) 他真正认识到,和其他赞美诗作者(按照这篇前言提到的,如以撒·华兹)相比,他自己的局限和软弱,他不仅认识到自己的软弱,正如我们要看到的,他对神要为着祂的目的使用这软弱感到满足。

以此装备我……”


你为什么胜任带领敬拜?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这是因为主已经乐意用特别的能力惠赐于你,即使你是软弱(一些人会说,特别是因为你软弱)。到目前为止,我们不断看到的事实就是,没有什么是我们独创的。这是多么令人降卑,一切都是从神而来。因为知道是大能的神带领我,按照祂的主权赋予我恩赐,使我得到装备,在对祂的服事中发挥作用,我自己就大得安慰。

向祂羊群中软弱可怜之人发挥作用……”


这里的“发挥作用”是一个很重要的说法。神赋予很多人才干,但有多少人在神的国度里发挥作用?如果国王命令他的厨师为客人做饭,但这位厨师却使用他的技能烹调,只是为了取悦和给自己,或者他的朋友和与他一同作仆人的人做饭,他对国王,对国王的客人又有什么用处呢?他没有用。

我在这里看到,神已经给你恩赐,让你在具体方面带领敬拜。这也许是弹奏乐曲,或者清楚表达的实际能力。也许是像讲道或有分别力选择诗歌这样的属灵能力。也许是实际能力加上属灵方面的能力(我想这是很多牧师的情形)。但是我们要思想的重要事情,就是你从神得来的恩赐有没有被用来发挥作用,目的是服事神的百姓。不要浪费了神赋予你的用处!

但牛顿提醒我们,神让我们向祂羊群中最软弱、最可怜的人发挥作用。在这一点上,最有才干的人是更容易失败。

 

弟兄们哪,可见你们蒙召的,按着肉体有智慧的不多,有能力的不多,有尊贵的也不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使一切有血气的,在神面前一个也不能自夸。” (林前 1:26-29)

 

神拣选了那软弱的来荣耀祂自己。所以大多数的教会领袖和音乐人和牛顿一样拥有 “那平凡的才干”,这就不令人感到惊奇了。约翰·派博(John Piper)提醒我们,我们这些服事的人并不是专业人士。但是认为神不能、不会使用那些才干极高的人,这是不对的。牛顿在他写的前言中推测说:“已故的华兹博士,作为一位诗人可以有资格说,他要付出一些努力抑制他的火焰,让自己迁就普通读者的接受能力。但我这样说是不恰当的,我理当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牛顿是说,以撒·华兹创作赞美诗如此富有技巧,以致他要“发挥作用”,就要“付出一些努力”。牛顿尽力做到最好,而华兹是尽力不要做到他的最好!为什么?好让他可以对羊群中最低微的人,或在这情形里,是“普通读者的接受能力”发挥作用这是一幅美丽的画面,表明一位带领敬拜的人内心应有的样式!

同时不令有高超辨别能力的人反感……”


认为我们的会众完全是有那些软弱可怜(指能力方面)的人组成,这是不对的。瘸腿和瞎眼的人跟从基督,但亚利马太人约瑟也跟从基督。事实上,“有高超辨别能力的人”极有可能也包括了我们这些实际上在带领敬拜和事奉的人。但我的意思是,带领敬拜的人,更多的情形是对事情,比如敬拜的仪式如何展开,怎样使用一首诗歌的内容,音乐技巧的质量等等更敏感。所以要留意你的会众中那些人,他们在认识和欣赏真理与美感的方式方面,与其他可能老实说根本不在乎的人很不一样。

很有意思的是,以撒·华兹努力抑制他的才干,为的是向最低微的人发挥作用,而牛顿是努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为的是向“有高超辨别能力的人”发挥作用。在这两种情形里,这两位都是使用神赋予他们的,为着祂的国发挥作用。

我就有理由心满意足了。”

约翰·牛顿知道,他的才干无论多么平凡,都是从神而来。他知道自己不是以撒·华兹,然而神还是装备了他,让他发挥作用,他说“我就有理由心满意足了”,以此把荣耀归给神。在这句话里,牛顿实际上是在说:“如果神乐意这样做,我就满足了。”就这样,牛顿是在回应约伯说的话,“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在他之后的约翰·派博说,“我们在神里面最满足的时候,神就最得荣耀。”

当你浪费掉你的用处,以你的事奉为满足,这即使不是不可能,也是很难做到。在我看来,至少从我所在之处来看,今天很多的牧师和带领敬拜的人对他们的事奉感到不满足。要不是这样,教会领袖为什么会像饿鬼一样追求任何“新的”,“创新的”事情呢?不满足的心态在北美教会中已经变得如此普遍,以致它甚至以经不被看作是一种问题。实际上它已经变成了规范准则。“能真正推动我们敬拜聚会的下一件大事是什么?为什么不按照旁边那家大教会的做法去做?我们能做什么去把众人吸引进来?为什么不去另外一家‘认可’我才干的教会事奉?”所有这些问题都是以这样那样的方式源自于缺乏满足。

不满足的危险在于,你会试图在任何别的事情上寻求满足,这样敬拜就变成了音乐表演,讲道就变成了通俗心理学。这两样都有一种好像满足的影子,因为这样可以给人的耳朵瘙痒,大群的人开始进来。他们来,因为音乐很时尚,他们带朋友来,因为传道人不会讲地狱的事情。但这种满足是短暂的,会有新的和不同的事情快快来取代它的位置,可能是金钱,或新的建筑物,或社会上的某种地位。它可能是出一本新书,出一张新唱片。也许带领人开始埋怨他们的会众,因为会众“埋没了他们”。然后教会分裂,或者一位牧师有了“道德失败”,人们百思不得其解,问“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事奉中一种不满足的心态导致的结果是很多的,但上面讲的例子可以给我们一条容易看得出来的线索。

事奉中的满足是至关重要的。保罗说:“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腓4:11)。这意味着不管你是在一家50人的教会,还是在一家有5000人的教会服事,你都能真正有满足(并且把荣耀最大大归给神!),因为是神加你力量,装备你,赐给你具体的能力,使你可以向祂的羊群发挥作用!


总结起来,牛顿的这段话给我们提供了几个基本、但却至关重要的真理,当我们带领敬拜的时候,不断想起这些,努力效法,我们就是有智慧了。

1)
我们服事的是神
2)
赐我们才干能力的是神
3)
装备我们在事奉中发挥作用的是神
4)
我们绝不可浪费我们的用处,而要为了教会努力发挥作用
5)
当我们在神呼召我们进行的事奉中得满足时,神就得到荣耀

为着约翰
·牛顿,为着他的话是如何给我的生命和事奉带来冲击,我对神非常感恩。哦,愿那同样的品格和谦卑可以在我身上流露!愿我心中回响着这样的话:“如果我服事的主,已经乐意用那平凡的才干惠赐于我,以此装备我,向祂羊群中软弱可怜之人发挥作用,同时不令有高超辨别能力的人反感,我就有理由心满意足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