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路 23:34

当下耶稣说:“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路 23:34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基督死的方式,已经在祂死的单独和忍耐方面得到阐述。第三方面就是祂死的教导性,现在接着在祂神圣的血从祂受伤的手脚滴落在地上时,祂被挂在木头上,从祂配得称颂的口中所出的这七句极美和极重要的话中表现出来;所以祂是在十字架上同时行使祂祭司和先知的职分,用祂的血救赎我们,用祂的话教导我们。

 

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这七言是祂最后的话,祂说完这些话就断了气。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话是值得注意的;圣经这样论到这样的话,撒下23:1,“以下是大卫末了的话。”基督末了的话是何等值得注意。

 

这些话有七句;三句是向祂的父说的,另外四句是对那些在祂身边的人说的。在前一种当中有这一句,“父啊!赦免他们,”等等。在当中我们看到,第一,基督渴望的怜悯,那就是赦免。第二,为他们渴望要得到的人,“他们”,就是那些现在正在用祂的血染他们手的那些残忍邪恶的人。第三,敦促从祂父得到这怜悯的动机或论证,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

 

第一,所祈求的怜悯,就是得赦免;其实是赦免。得赦免不仅是一种怜悯,一种属灵的怜悯,还是一个人能从神得到的其中一样最大的怜悯,没有了它,无论我们从神得到任何其它什么,对我们来说都不成为怜悯。赦免是如此大的怜悯,以致大卫称那“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的人是有福的,或者其实是羡慕他蒙福。这怜悯,这各样怜悯当中最好的,祂为他们求,“父啊!赦免他们。

 

第二,祂为他们求赦免的人,是那些用邪恶的手钉祂十字架的同一批人。他们的犯罪事实在人所犯的罪当中最可怕的:他们不仅流了无辜之人的血,还流了神的血;最大的怜悯是由祂为最恶劣的罪人求的。

 

第三,促使祂为他们求得这怜悯的动机或论据,就是这一点,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这就好像祂在说,主,这些可怜人作的,与其说是出于对身为神儿子的我的恶意,倒不如说是出于他们的无知。他们要是知道我是谁,我怎样,他们就宁愿他们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而不是钉我十字架。使徒说的是同一个意思,林前2:8,“这智慧世上有权有位的人没有一个知道的,他们若知道,就不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 然而这不是扩展到所有参与在基督死里的人的,而是给那些无知的众人,他们当中有一些神的选民,他们后来相信了他们流祂血的那一位, 徒 3:17,“弟兄们,我晓得你们作这事是出于不知。”为了他们,基督的祷告得到垂听。所以要注意的是,

 

教义1. 这无知是与基督为敌的通常原因。

 

教义2. 这些因着无知反对基督的人,在神那里有赦免。

 

教义3. 赦免仇敌,为他们求赦免,是基督徒精神的真正特征和性质。

 

这些观察包含极多可应用的真理,值得我们花时间分别阐述和加以应用。

 

教义1. 这无知是与基督为敌的通常原因。

 

主说:“他们这样行,是因未曾认识父,也未曾认识我,” 16:3 祂指的是什么?嗨,就是杀害毁灭神的百姓,以为他们是大大服事神,就是以为他们屠杀父的儿女,是在帮助父,令祂喜悦。耶9:3也是这个意思,“‘(他们)乃是恶上加恶,并不认识我,’这是耶和华说的。”即要是他们认识神,这就会拦阻制止他们行在恶道之中了。诗74:20也是这样说,“地上黑暗之处,都满了强暴的居所。”

 

我们一定要探究三件事,就是,他们对基督的这无知是什么,这是从哪里来的,它如何使得他们对祂怀有如此敌意。

 

首先,这些钉基督十字架的人的无知是什么?无知是两方面的,普遍的或有别的无知。这些人不可能是普遍的无知,因为在许多事情上他们是有知识的人。但这是一种有别、具体的无知,罗11:25,“以色列人有几分硬心的。”他们认识许多别的事情,但不认识耶稣基督;在这方面他们的眼睛是看不见的。本性的光照是他们有的;是的,圣经的光照是他们有的;但在这具体方面,即这是神的儿子,世人的救主,在这方面他们是瞎眼无知。

 

但这怎么可能!他们岂不至少听过祂行的神迹吗?他们岂没有看见祂的出生、生与死,在时间、地点和方式方面都与预言吻合吗?当他们看见,或者至少本应看见圣经在祂身上得到应验,在他们切切盼望弥赛亚的时候,祂来到他们之间,这种无知还能说得过去吗?

 

没错,他们确实知道圣经;人只能想,祂行异能的名声传入了他们耳中;但是,

 

第一,虽然在他们中间有圣经,他们却误解了圣经,没有用正确的标准来正确衡量基督。你在约7:52看到他们是怎样与尼哥底母理论,反对基督的:“你也是出于加利利吗?你且去查考,就可知道加利利没有出过先知。”这是一个双重的错误:首先,他们认为基督出于加利利,而其实祂出于伯利恒,虽然祂与加利利的部分地方关系密切;还有,第二,他们以为因为他们找不到有先知出于加利利,所以不会有任何先知出于加利利。

 

另外一个让他们瞎了眼睛,看不见关于基督的事的错误,就是出自他们的幻想,就是基督不会死,而要永远活着,约12:34,“我们听见律法上有话说,基督是永存的;你怎么说,人子必须被举起来呢?这人子是谁呢?”他们用来反对基督会死的经文很有可能就是赛9:7,“祂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祂必在大卫的宝座上,”等等。类似地在约7:27,我们看到他们犯的另外一个错误,“我们知道这个人从哪里来;只是基督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祂从哪里来。”这有可能出于他们对弥5:2的误解,“祂的根源从亘古,从太初就有。”就这样,因着误解圣经预言,他们对基督这个人视而不见。

 

第二,让他们对基督生发错误的另外一件事,就是祂光景外在卑微可鄙。他们期望一位气派的弥赛亚,一位带着威严和荣耀来到,与以色列的王身份相称的弥赛亚。但是当他们看到祂取了奴仆的样式,在贫穷中来,不是受人服事,而是服事人,他们就彻底弃绝了祂:“祂被藐视,好象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祂,”赛53:3。连门徒自己对祂的国也有如此属肉体的理解,可10:37,38,这些人因祂的贫穷感到震惊,这就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了。

 

第三,除此之外,还有他们对有学问的拉比和博士盲目的相信,这些人在这个问题上彻底误导了他们,让他们大大生出反对基督的偏见。他们说,“你看祂还明明的讲道,他们也不向祂说什么。难道官长真知道这是基督吗?”他们把他们的信心依附在官长身上,任由他们随意牵引自己的信。这是他们的无知,这些是这无知的原因。

 

第三,让我们接下来看这是怎样使得他们如此与基督为敌,这是在三方面。

 

第一,无知让人与基督为敌,反对祂,除去那些本应拦阻他们的障碍,就是那约束他们远离恶事的良心的制约与责备;但是靠着神律法的权柄与效力去约束人、责备人的良心,在人不认识律法的地方,是不可能有责备的;所以我们的确可以说,无知实际上是各样的罪。

 

第二,无知使人成为奴隶,服在撒但的私欲之下;牠是“管辖这幽暗世界的”,弗6;12。没有比一个无知的人要做的工更如此卑贱恶毒了。

 

第二,而且还不止,如果一个人对基督、祂的真理、祂的百姓一无所知,他就不仅反对、逼迫,而且还是出于真心实意地去如此行,就是他这样做,是视之为他的责任,约16:3在主开保罗的眼睛之前,“从前他自己以为应当多方攻击拿撒勒人耶稣的名”。 就这样你简单看了关于他们的无知是什么,从哪里来,它如何使他们、预备他们行这可怕的事的叙述。从中我们得知,

 

推论1. 人指责福音是世界不和混乱的原因,这是何等错误。让人凶猛残暴的,不是光明,而是黑暗:光明加增,和平也加增,赛11:6,9。“豺狼必与绵羊羔同居,豹子与山羊羔同卧;少壮狮子与牛犊并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牵引它们。在我圣山的遍处,这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因为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象水充满洋海一般。”没有福音之光,世界就要落在一种何等可悲的光景里!所有地方都要成为掠夺者的巢穴,被捕食牺牲品的山。肯定的是,我们要把我们的民事自由,以及我们外在的安宁大大归功于福音之光。如果在任何时候,接着福音而来的有刀剑或冲突,这只不过是偶然的,并不是它直接和原本的结果。

 

推论2. 明明知道却睁大眼睛去反对基督和祂的真理,这是何等可怕?基督以他们的无知作为论据,为他们求情得赦免。保罗曾充满反对基督和祂的真理的狂怒与疯狂:幸好他这样做是出于无知,要是他违背他得到的光照和认识,他就没有什么指望了,提前1:13,“我从前是亵渎的,逼迫的,侮慢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我不是说,一个明知和恶意反对逼迫基督和祂百姓的人完全不可能得到赦免,但这是不寻常的,来6:4.5。这样的例子寥寥无几。

 

推论3. 圣洁的眉间有何等可畏的威严,以致看到这一点却胆敢与之作对的人是屈指可数!睁开眼睛与之作对,如此大胆行恶的人是极少,或者根本没有;彼前3:13,“你们若是热心行善,有谁害你们呢?”就是说,有谁敢如此大胆去攻击所知道的敬虔,打击伤害他所知道的这敬虔的朋友?如此多基督徒遭遇如此糟糕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他们敬虔,而是因为没有比他们实际表现的更显出敬虔的大能:他们的生活就和其他人的生活一样,他们常常被错认为是其他人。居普良讲出他那时候的恶人是这样讥笑认信之人的:“看啊,他们自夸得到救赎脱离撒但的暴政,向世界死了,他们是如何被世界的情欲,还有其他人所胜。”请看,正如基督外在光景的穷困卑微是那时候人们误解祂的一个根据,同样我们在对神的爱、对天上事情的思想,以及向这个世界治死自己方面的穷乏和卑微,是口头认信之人的伪装,是今天在人的良心中让我们不被更多承认和尊重的原因。因为显明在它大能之中的圣洁,是如此可畏地充满荣耀,以致连最恶毒之人的良心也不得不加以尊重,向它 致敬,可6:20,“希律知道约翰是义人,所以敬畏他。”

 

推论4. 基督的仇敌是这可怜的对象。哎呀,他们瞎了眼睛,他们作的,他们不晓得。应当挑动我们内心对他们感情的,是可怜,而不是可怜以外的任何其它感情。只要他们眼睛开了,他们就不会做他们现在做的事;我们看待他们,应该好像医生看待他那生病精神失常的病人。他们只要看到你看到的那同样的光,他们就会像你一样根本不会仇恨基督和祂的道路。Simul ac desinunt ignorere, desinunt odisse;只要他们不再无知,他们就不再仇恨,特土良如此说。

 

推论5. 我们让自己反对任何人、任何道路之前,我们是何等需要非常确信确定,我们反对的是一个恶人,或者一种邪恶的做法。你看到世人在这件事上通常出错。哦要小心,免得你所作的,你不晓得,而撒但却晓得牠正通过你所作的:牠让你瞎了眼,然后让你去做事,知道如果你只要看到自己在做什么,你会宁死也不去行:你现在可能会作你不晓得的事,但你后来会有足够时间反思,为你所作的难过:你可能现在所作的你不晓得,后来不晓得要作什么。哦,小心你现在所作的!

 

教义2. 这些因着无知反对基督的人,在神那里有赦免。

 

如果人一切的罪和亵渎的话都得赦免,那么这,以及其它的,太12:31都要得到赦免。我们不认同提阿非拉Theophilact)把这地方理解为赦免的确定性;更不认同奥利金把这理解为赦免的配得;也不认同詹森Jansenius)把这里理解为赦免的轻易,而是把这理解为赦免的可能性:一些人可能得赦免,你可能得赦免,就连那些用邪恶的手钉基督十字架的人,也有可能领受因他们所流这人的血带来的赦罪,请比较徒2:23,38

 

我要做两件事:第一,阐述赦免的实质,让你看到什么是赦免。第二,证明那些看错了,去反对基督的人有可能得赦免。

 

第一点,赦免是神为基督的缘故,施恩免除一个相信悔改的罪人所犯一切罪的罪责。

 

这是神的免除:只要人在罪中有份,路6:37,就确实存在着弟兄之间的赦免,人因这赦免彼此饶恕。也存在着出于神工人的赦免,在当中神的工人作为祂的出口,并奉祂的名宣告赦免,或者身为神的工人把赦免的应许应用在悔改的罪人身上,约20:23。但无人能绝对和完全地赦免罪,只有神才可以,可2:7。首要、主要的罪是向祂犯的,诗51:4,“我向祢犯罪,惟独得罪了祢,(就是主要、或特别得罪了祢)”。所以罪用转喻的方式被称为债,欠神的债,太6:12。不是说我们向神欠了这些罪,或应该犯罪得罪祂;而是像人若不偿还债务,就因欠债而必须要偿付的罚金;我们的罪也是如此。除了债主,还有谁能免除欠债人呢?

 

免除是施恩的作为。“惟有我为自己的缘故涂抹你的过犯”,赛 43:25。然而神赦罪,并不是根本不期望对公义的满足;而是不期望从我们这里得到,因为神已经为我们供应了一位中保,从祂那里神得到满足,弗1:7。“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过犯得以赦免,乃是照祂丰富的恩典。”

 

这是施恩免除罪责。罪责正是赦免要处理的问题。罪责是欠刑罚的债,赦免是取消这债务。罪责是一条锁链,律法用它把罪人捆绑锁上。赦免是那把它消化,使囚犯成为自由人的硝酸镪水。得赦免的人是一个被免除控告的人,罗8:3334:“谁能控告神所拣选的人呢?有神称他们为义了,谁能定他们的罪呢?有基督耶稣已经死了。”

 

是神免除一个相信悔改的罪人的罪责。不信与不悔改,不仅本身是罪,还是把所有其它的罪牢牢捆绑在人身上的罪。“凡信祂的人,必因祂的名,得蒙赦罪”,徒10:43 3:19也是如此说:“所以你们当悔改归正,使你们的罪得以涂抹。”这是神向罪人分发赦免的方法。

 

最后,我们被免除罪责,这是为基督的缘故;祂是我们得赦罪的功德的因,“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 4:32唯独是祂的血,功德性地取得对我们的赦免。

 

这是对赦免实质的简单和真实叙述。

 

第二,现在为要证明那些无知地反对基督的人有可能得赦免,让我们来掂量这些事情:

 

第一,赦免这果效,并不超越因的能力;并且基督的血,这功德性的因,具有的效力要比赦免这果效的效力更大,那么任何现在因他在无知时候与基督为敌而降卑的可怜人,为什么要质疑他有没有可能得到赦免?那血有足够的能力,不仅赦免你的罪,还能若真的施行在普天下人的身上,就赦免世人的罪,约壹2:2。在那宝血之内不仅有一种能力,还有多余的功德。那么肯定的是,在你认识基督之前,你对祂的敌意,在你眼中不应被看作是一种不得赦免的罪孽。

 

第二,正如这罪不超过赦免功德性的因的能力,同样没有一处神的话语将这罪排除在赦免之外。并且对相信悔改之人的应许如此广阔,这情形是明显包括在内的,在这些应许中,神把赦免加给你,赛55:7“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圣经中有很多这样范围广阔的应许,在圣经所有这些配得称颂的字里行间,没有一个括号把这情形排除在外。

 

第三,还有更大的赦免,神已经真的赦免这样的罪人,祂已经作的,祂还要再作;是的,因为祂已经向一些人,一些对基督怀有极大敌意的人行了赦免,所以其他人可以得到鼓励,当他们也同样因此降卑,也可以得到鼓励,去盼望得着同样的怜悯。请看众多例子当中一个出名的例子,就是保罗在提前1:13,16中的例子:“我从前是亵渎的,逼迫的,侮慢的;然而我还蒙了怜悯,因我是不信不明白的时候而作的。然而我蒙了怜悯,是因耶稣基督要在我这罪魁身上显明祂一切的忍耐,给后来信他得永生的人作榜样。”病人听到某人已经脱离同样的疾病得到康复,那人曾比自己病得更加厉害,这对他的鼓励可不算小。

 

第四,而且想到神在其他人犯罪的时候将他们剪除,祂到目前为止却存留你的性命,这就要给你带来鼓励。除了祂定意要向你的灵魂施恩,这还说明了什么?你要以神长久忍耐为得救的因由,彼后 3:15。祂若是按照你得罪基督,以祂为敌那当得的来击打你,你还会剩下有什么盼望!但在这当中祂不仅存留了你的性命,还赐给你一颗真正羞愧的心,为你的恶降卑:这岂不是向你诉说怜悯吗?肯定的是这看来是爱你灵魂的施恩计划。

 

推论1. 神对这些曾经与基督,与祂的真理和福音为敌的人存有赦免吗?那么肯定对神的朋友,因着突然的试探不情愿陷入罪中,因此内心破碎,像得罪一位良善父亲的天真儿女一样的人存有赦免。任何人能怀疑,如果神对这样的仇敌存有赦免,祂对儿女却毫无赦免吗?如果祂对那些用邪恶的手流基督的血的人怀有赦免,祂对那些爱基督,为着他们得罪祂的罪,比为着他们在世上遇到的苦难更感难过的人,祂岂不是怀有更大的怜悯与赦免?不要怀疑这一点,接纳仇敌进入自己怀中的那一位,要更接纳和拥抱祂的儿女,虽然他们是得罪祂。

 

神所爱的儿女在跌落罪中之后,有时会何等消极坐下一动不动?神还会赦免这事吗?祂还能与他们和好吗?我还能盼望祂像从前一样脸向我敞开吗?消极的人!只愿你知道那慷慨、温柔和无条件的恩典,这恩典呼唤罪人,已经赐予成千上万的赦免给最大的仇敌,你就不会那样消沉。

 

推论2. 神为仇敌存有赦免吗?那些坚持与基督为敌,在当中灭亡的人是何等不得宽恕!肯定的是,他们灭亡是在于他们自己。有怜悯传给他们,只要他们愿意接受,赛55:7福音发出宣告,如果基督的仇敌当中有任何人按照王命,为他们过往的为人,为他们得罪祂的事情后悔,现在无伪地愿意与祂和好,他们就要得着怜悯;“但神要打破他仇敌的头,就是那常犯罪之人的发顶,” 68:21。“若有人不回头,祂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预备妥当了,” 7:12

 

这就把任何在与基督为敌的道中灭亡之人的血归在他自己的门口,并证明神的忿怒严厉击打他们,这是公义;想起这点也要让他们的心永远作痛:“我本可以得到赦免,我却拒绝了;福音的号角响起要我求和,向我开出美好恩惠的条件,我却拒绝了。”

 

连对祂最大的仇敌,神在他们降服的时候都存有怜悯与赦免吗,那么不饶恕人的人与神是多么不一样!有一些人不能让自己的心饶恕一位仇敌,“对这些人来说,复仇比生命更甜美。”“人若遇见仇敌,岂肯放他平安无事地去呢?” 撒上 24:19。这是地狱的火,永不熄灭的火。这些可怜的人根本没有想过,如果神像他们待人那样对待他们,他们能用什么样的话来表达他们的悲惨光景!无论这情形在哪里出现,这都是一件令人难过的罪,一个令人难过的标记,一个邪恶光景的特征。那些寻得怜悯的人,应该乐意施行怜悯;那些本身期望得到怜悯的人,不应该不给其他人怜悯。这把我们带到第三和最后一个观察,就是,

 

教义3. 赦免仇敌,为他们求赦免,这是基督徒精神的真正特征和特性。

 

基督就是这样:“父啊!赦免他们。”司提反效法基督,也是这样,徒7:59,60,“他们正用石头打的时候,司提反呼吁[主]说:‘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又跪下大声喊着说;‘主啊!不要将这罪归于他们。’”这是符合基督的原则,太5:44,45,“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

 

在此我要首先阐述这责任的本质,让你看到什么是赦免人的灵;然后是它的卓越,它与自称是基督徒的人何等相称。

 

第一,让我们来探究,什么是基督徒的赦免。为了更好表明它的实质,我要让你看到它不是什么是什么。

 

第一,它不是一种禁欲主义式的对罪和伤害感觉迟钝。神没有把人造成感觉迟钝、愚蠢的木头,对向他们所作的事没有知觉或感觉。祂也没有制订一条律法,是与受这律法管理的他们的本性本身相冲突;祂而是允许我们对肉体的恶事有敏感的知觉,虽然祂并不允许我们用道德的恶加以报复;而且我们对罪和伤害的恨更深更敏感,我们对这些的赦免就越大;一个乐意赦免的灵并不排斥受伤害的感觉,但受伤害的感觉用恩慈赦免这些伤害。

 

第二,基督徒的赦免不是一种掩盖愤怒与报复的狡猾隐藏,将其显露出来,加以责备;或者因为我们需要一个机会将其发泄出来。这是属肉体的策略,不是基督徒的温柔。这根本不是蒙恩之心的标记,它显然是恶毒本性的记号。基督教信仰不是缅怀伤害,而是赦免伤害。

 

第三,这不是那种因着拥有,人就看我们有随和、更好本性的德行,不是那种对道德守则的帮助。有某些德行,是人性不改变也能达到的,人把这些称为教导性的德行,因为它们是大大装饰美好人性,这样的德行有节制、忍耐、公义等等。这对保守世界的和平与秩序特别有帮助,正如一个人讲得很贴切的那样,没有了这些,世界很快就要分崩离析,它的文明社会就要解体了。然而,虽然这些美化人性,却不证明人性的改变。所有的恩典美德在行出时都有面向神的一面,它们不是人性自然得着的,而是超自然地注入的。

 

第四和最后,基督徒的赦免不是一种有害的放弃,将我们的权利和所有放弃交给任何有心要侵犯它们的人的私欲。不是的,这些是我们可以合法捍卫保护的,也一定要如此行,虽然我们若不能合法加以保护,却绝不可违背基督教信仰,对受到的伤害加以报复;这不是基督徒的赦免。但从正面来说,

 

赦免是一种基督徒心思的宽大或温柔,顺服神的命令,不保留,而是无条件越过人对我们造成的伤害。

 

这是一种心思的乐意或温柔。神的恩典软化人愤怒的脾气,安静混乱的激愤,重新铸造我们乖张的灵,使它们变得温和、温柔和容易听劝;加5:22,“圣灵所结的果子就是仁爱、喜乐、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实”,等等。

 

这种满有恩惠的宽大让基督徒越过伤害;越过它们,不心存报复地留下不放,也不是手头遇到机会就施行报复。是的,这越过是无条件的,不是因着我们自己不能报复就无可奈何,而是心甘情愿。我们能够报复时是厌恶,不去如此行。正如一颗属肉体的心以报复为它的荣耀,蒙恩的心心甘乐意,以赦免为它的光荣。本性说,我要报复他;恩典说,我要宽恕他;宽恕人的过失,便是自己的荣耀,箴 19:11

 

赦免是出于顺服神的命令:人自己的本性要他们走另外一条路。我们里面的灵,是恋爱至于嫉妒,“但祂赐更多的恩典,”雅4:5,6。它以私欲恋爱至于报复,但是对神的惧怕压制了这些动作。这样的想法是神已经禁止我有的;是的,神既是禁止了,也是赦免了我:本性敦促为被得罪的报复时,对神的惧怕胜过了他。“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 4:32这是在基督徒意义上的赦免。

 

第二,这是极好的,与对基督的认信特别相宜;这很明显,表现在,

 

这说明你们的信仰是极好的,能塑造你们的心,使之有属天的心态,而这是你们原本的心如此厌恶,是的,与本性的性情如此相反的。人性能隐藏遮盖人的私欲和情欲,这是异教道德所夸口的。但是基督教信仰的荣耀在于此,就是它不能隐藏,而要摧毁、真正治死本性的私欲。基督徒只要活出他们信仰那极美的原则,基督教信仰就不会再被异教的道德胜过。人就不再会挑战最伟大的基督徒若是能够,就去效法苏格拉底 我们应当彻底败坏那骄傲的夸口,即“基督徒的信心被异教徒的不信胜过。”基督徒,今日不要向异教徒低头!让全世界看到那代表我们的榜样是真正伟大、属天和卓越;通过真正治死你们败坏的本性,让世人不得不承认,这里有一位,比苏格拉底更大。真正温柔、谦卑、忍耐、属天的基督徒,为他的信仰赢得荣耀,证明他的信仰所作的能超过世上一切其它原则和规矩。最有成就的异教徒最有缺陷的,莫过于在赦免所受伤害这个方面:这是他们无法理解,或者若能理解,也是绝不能使自己全心服从的事;请看他们尊为大的西塞罗所说的这句话:“公义的第一职分,就是不伤害人,除非人首先受到伤害的挑衅。”加上了这个除非,就破坏了他极好的原则。

 

但现在基督教信仰教导,并且一些基督徒已经达到的,就是以善报恶,林前4:12,13,“被人咒骂,我们就祝福;被人逼迫,我们就忍受;被人毁谤,我们就善劝。”这肯定是那从上头来的智慧(雅3:17)在我们里面作成的那温柔。

 

这让一个人在别人心里地位稳固,这些人看到自己如此被这人胜过,就必须和扫罗一道承认,“你比我公义,”撒上24:16,17。要是我们如此受到伤害,有这样的机会报复,我们本来是会像这些人一样绝不放过这些机会的。

 

这就正正把神的形象烙印在人身上,使我们像我们天上的父,祂向祂的仇敌行善,如雨把外在的祝福降在那些每日向祂倾倒邪恶惹动祂怒气的人身上,太5:44,45。一句话,这种基督徒属灵的性情让人真正控制自己,得着喜乐。这样我们的胸膛就会像平静的大海,平静喜悦,而其他人则像怒海,泛起泡沫,涌起淤泥脏物。

 

推论1. 由此我们可以清楚推论出,彰显出大能的基督教信仰,是国家王国和平安定的最亲密朋友。没有什么比不饶恕人的凶猛,纷争,报复,动乱和喧嚷,是更与基督教精神背道而驰的了。它教导人行善,甘受恶待:以善报恶。“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并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雅3:17,18

 

教会是温柔的鸽子,歌6:9。当世界变得充满纷争,那时基督徒变得对世界感到厌倦,叹息发出诗人的祈求,“但愿我有翅膀象鸽子,我就飞去,得享安息。”斯提格鲁斯Strigellius 想死,好使他可以摆脱ab implacabilibus odiis theologorum,“辩论的神学家毫不留情的争斗”。

 

他们行事为人的守则是,“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 12:1819。让世界如此不得安宁的,不是信仰,而是私欲,雅4:1,2。让人彼此吞咬的,不是敬虔,而是邪恶。福音其中一个第一的果效,就是使它临到的那些地方变得文明起来,在人当中建立和平次序。那么当无神论和反对宗教的思潮破坏了民事和平之后,人大声疾呼,“这是宗教的果子!这是福音的果效!”这是何等大错和邪恶。如果信仰在万国当中更被人得着,这就好了,这是世上万民和平兴旺的最好朋友。

 

推论2. 虐待得罪赦免人的基督徒,这是何等危险的一件事。他们忍耐,乐于饶恕,这常常招致伤害,鼓励心思邪恶之人侮辱和践踏他们;但人若认真思想,世上就没有任何事情是比这更惊吓他们,使他们不再这样行的了。你可以虐待得罪他们,他们绝不会自己为自己报仇,或者以恶报恶;真是这样,但因为他们不这样,主却要这样行;就是他们把事情交托给祂的那一位主;除非你悔改,否则祂就要为此如此行。

 

“弟兄们哪,你们要忍耐,直到主来,” 5:7。你要坚持,直到那结局吗?你宁可面对神,而不愿与人打交道吗?当犹太人将基督处死时,“祂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 彼前 2:2223。那些人因此得到什么吗?主岂不是严厉把流基督的血的罪报应在他们和他们的子孙身上吗?是的,他们和他们的子孙岂不是直到今日还在这件事可悲的结果下叹息吗?如果神为祂受到虐待、温柔和平的百姓伸张正义(祂总是这样),祂就必然要七倍报应此事,超过他们所能做的。祂小小的指头比他们的腰还要沉重,你这样做什么好处也得不到。

 

推论3. 最后,让我们都效法我们的榜样基督,努力得着温柔赦免的灵。对此我只提出两个动机:基督的荣耀,以及你们自己的平安,对于一个基督徒来说,这两件事确实宝贵。祂的荣耀大于你的生命,以及你在这个世界上享有的一切。哦,不要让基督的荣耀落在祂仇敌的藐视和讥笑之下。不要让他们说,跟从基督的人是狮子,那么基督怎么可能是羔羊?教会像猛禽撕咬,怎么可能是鸽子?也要顾惜你们自己灵里的平安。生活失了安慰还有什么价值呢?只要你们不能把持自己的心,你们在世上把持的一切又能带来什么安慰呢?如果你们灵里充满动荡复仇,基督的灵就会对你来说变得陌生,那鸽子是欢喜住在人清洁安宁的心内。哦,也请效法基督在这方面的卓越!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