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 27:46

约在申初,耶稣大声喊着说:“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就是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 27:46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这节经文包含着基督在十字架上第四句令人难忘的话;这句话足以撕裂世上最刚硬的人心:这是神儿子在痛苦中发出的声音:祂受的苦之前是大的,是非常巨大,但从未像现在一样情急;当这撕裂上天、消化人心的呼喊由祂从十字架上发出,“以利!以利!拉马撒巴各大尼?”,让我们在其中思想祂这伤心申诉的时间、内容和方式。

 

第一,这句话发出的时间,“约在申初”,就是大概下午三点。正如犹太人把夜晚分成四个部分,或四更;他们同样把白天分成四个部分,或四个更大的钟点,以白天每一部分结束的那个时候命名,所以他们从早上六点开始算,这对他们是第一个钟头,他们的第九个钟头对应的是我们下午三点。这由福音书作者留心记载了下来,为的是向我们表明,基督被挂在十字架上灵魂和身体受苦有多长时间,这至少是整整三个钟头:到了最后祂的心如此满了心事,愁苦和被压倒,以致这悲哀的呼喊从祂心痛苦焦虑发出,“我的神!我的神!”等等。

 

第二,这申诉的内容。不是他身体感受的残酷折磨,也不是祂名遭受的讥笑辱骂;对于这些祂一字不提,这些都被吞没在里面的痛苦之中,就像河流被海洋吞没一样,或者较小的火焰被更大的吞没一般。祂看来忽视这一切,只是抱怨那比一万个十字架更沉重的事,就是祂的父将祂离弃,“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这更多是一种沉重压在祂身上,让祂的灵变得幽暗的内在受苦,神的面向祂隐藏,直到现在,这苦难之前,这是祂完全未曾经历的;在这里祂指出这抱怨,这是那痛处,祂在这痛苦呼喊中指出的痛处。

第三,祂发出这伤心抱怨的方式,是极其强烈,“耶稣大声喊着说”,不像一个临死精力耗尽的人,而是一种充满精力、生命和感知的人。祂聚集一切精神,挑起身体所有力量,发出这伤心呼喊。当中也有一种强调的重复,表明它发出来时的强烈之情;不是一次,“我的神”,而是重复说,“我的神,我的神”,就像一个困苦之人所做的那样。同样当以利亚被火车火马从他那里接走时,以利沙大喊“我父啊,我父啊。”

 

而且为了加增这抱怨的强力和热切,这里有一个充满感情的质问,“为什么离弃我?”这个问题,特别是像这样的问题,是情真意切,他仿佛因着这奇怪的受苦大吃一惊,用非同寻常的热切激发自己,转向父,大声说,我的父,为什么是这样?祢这样是什么意思!什么!从未向我掩面,现在向我隐藏!什么!在我深受其它折磨和受苦的时候向我掩面!哦,这些是什么新事和怪事!最后,这震惊的抱怨发出,所用的言语有一种明显的变化;因为祂是一口气之间说了希伯来话和亚兰话,以利!以利!拉马都是希伯来话,撒巴各大尼是一个亚兰文的词,这是为了强调而使用。在此我们观察,

 

教义.神刻意把基督的受苦升高到极处,在祂受苦最大的时候离弃祂,让祂内心承受说不出的痛苦和烦恼。

 

我们要分三部分来思考这命题:这离弃本身;这离弃的用意或目的;它对基督的影响。

 

第一,这离弃本身。神的离弃通常被认为是指祂让自己离开任何人,这不是指祂的本体而言,祂的本体充满天地,永远不变;而是指祂眷顾、恩典和爱的撤离:当这些不在的时候,我们就说神不在了。这是从两方面作成的,绝对、完全的离弃,或相对、只是显现方面的离弃。在第一种意义上,鬼魔遭神离弃。牠们曾一度得到祂的眷顾和慈爱,但牠们彻底和最终失去了这些。神如此离开牠们,以致不再接纳牠们得眷顾。在另外一个意义上,祂有时候离弃祂最宝贵的儿女,如一段时间祂撤下祂眷顾与爱的所有甜美显现,像陌生人一样对待他们,虽然祂的慈爱并不改变。

 

这种相对、暂时、只是显现方面的离弃,是很合理地与它的不同目的和用意有所分别,这些目的和用意可以分为是试验性、警告性、管教性和刑罚性的。试验性的离弃只是为了证明和试验美德,警告性的离弃是为了防止人犯罪,管教性的离弃是神的杖,为祂百姓的罪责打他们。刑罚性的离弃是作为对罪公义的报应而施加的,为的是对罪人因罪造成的损害带来报应。这一种是对基督的离弃。这是咒诅的一部分,一个特别的部分,祂承受这离弃,所受的报应绝非是小,祂为我们的罪所作的对神公义的满足也绝非是小。

 

更具体的是,要阐述基督遭受的这父的离弃,当中存在着许多复杂的地方和难点;我要按着首先从负面,然后正面的方法加以阐述。

 

首先是负面来讲。当基督大声呼喊神离弃祂的时候,祂不是指祂已经拆毁了二性的联合,也不是仿佛把我们的人性与基督的位格联系起来的那如婚姻一般的联结被松开,或者两者之间离异。不,当祂被神离弃的时候,祂仍是真正和实在的神人,在一个位格之内。

 

第二,当基督为父离弃祂哀叹时,祂不是指祂把神的支持从自己这里抽走,在那时祂得着这支持,忍受那压制祂的折磨和痛苦;不,虽然父离弃了祂,祂仍支持着祂。基督说的“以利!以利!”这句话里意味如此深长,它的意思是“我的大能者,我的大能者”。神通过支持与祂同在,撤下的是爱与眷顾的显现。关于在此时与基督同在的神支持的本质,圣经说,赛42:1,“看哪!我的仆人,我所扶持的;”还有约16:32,“其实我不是独自一人,因为有父与我同在。”所以这不可能是它的意思。

 

第三,更不可能的是祂在内在恩典和分别为圣方面离弃了祂,收回了那曾膏祂,胜过膏祂同伴的那圣洁的灵;不是的,当祂被离弃的时候,祂仍像从前一样圣洁:祂得到的安慰确实少了,但祂的圣洁不比从前少。因为若是这样,这离弃就与祂死的目的本身相冲突,使之失效,祂的献祭就绝不可能像实际的那样向神发出馨香之气,弗5:2

 

第四,神的爱没有因此就离开基督,仿佛父现在不爱祂,不喜悦祂。这是不可能的,祂不可能不再爱基督,就像祂不可能停止爱自己一样。祂的爱没有变成忿怒,虽然祂的忿怒现在向作我们中保的祂显明出来,把祂对作祂爱子的爱从祂那里隐藏起来。

 

第五,基督不管为了什么原因被离弃,都不是最终被父离弃:不,乌云停留在祂灵魂之间,这只不过是几个钟头时间;它很快离去,神明亮和荣耀的脸面像以往一样再次发光,请比较诗篇22:122:24

 

第六和最后,这不是一种相互的离弃,或双方的离弃;父离弃祂,但祂没有离弃父。神退下时,祂跟从着神,大声说,“我的神!我的神!”

 

然而我从正面讲述此事;虽然祂没有消除位格的联合,没有切断神的支持,没有除去祂内在的恩典,没有把祂父的慈爱变为仇恨,没有永远离弃,这离弃也不是双方的,不是神离弃基督,基督离弃神;然而我要说,这是,

 

第一,这是一种非常难过的离弃,任何人在所有方面都从未经历类似的事,到世界的末了也无人能有类似的经历。与这相比,祂所有其它的受苦都不过是小的;那些痛苦是作用在祂身体之上,这是作用在祂灵魂之上;那些是出于恶人的手,这是出于一位亲爱的父的手。祂身体与灵魂都受苦;但是祂灵魂的受苦正是祂受苦的灵魂所在。祂在所有其它受苦之下不开口;但这触动了要害,使祂不能不大声喊叫出来,“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第二,正如它是难过,同样它是一种惩罚的离弃,击打在祂身上,为要为我们的那些罪作满足,我们的这些罪配得神永远离弃我们,就像那些被定罪之人被祂永远离弃一样。所以这呼喊(正如某人观察那样),就像那些被永远弃绝的人长久不息的尖叫一般:这是那地狱,以及那地狱的折磨,我们的中保基督为我们承受了这些折磨。看啊,地狱里被定罪之人身上有双重痛苦,就是感官的痛苦和损失的痛苦;同样在基督身上有相对应的,不仅感受到神的忿怒,还被扣除、撤回所有感受到的眷顾与慈爱。所以祂自己说过这话,约12:27,“我现在心里(tetaraktai)忧愁。”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和那些在地狱里的人一样忧愁。虽然神不像对待别人一样,把祂的灵魂撇在地狱,祂有足够的可以偿还所欠的债,是他们没有的;但在此时这样的折磨中,祂是在地狱;是的,此时祂灵魂里的受苦,等同于我们的灵魂本应在那里承受直到永远的一切受苦。

 

第三,这是真实,并非虚构的离弃。祂不是扮演一个遭离弃的人,说出这话,仿佛神已经从祂这里收回安慰的感受和祂爱的作用力;而是这件事确实如此。此时神性对人性约束和收回所有它的喜乐、安慰和对爱的感受,除了仍支持着人性以外,什么也不给它。基督这痛苦的哀号足以证明这事的真实:祂不是假装,而是感受到它的负担。

 

第四,这离弃是在基督在祂地上一生所有时间最需要安慰的时候发生的。在那时,当地上一切的安慰离弃祂,所有外在的邪恶一起爆发临到祂时,祂的父离弃祂;那时,人,是的,最好的人都远远站着,除了野蛮的仇敌,没有一个人在祂身边。当痛苦与羞耻,所有的愁苦把祂压倒时,那时,就在那时,为完成和充满祂的受苦,神也站在远远之外。

 

第五和最后,这是如此的弃绝,只把祂交由祂的信心来支持祂。现在除了父的约和应许可以抓住之外,祂是一无所有。确实,正如一位有见识的作者很贴切指出的那样,在这经文抱怨的这话本身里面,基督的信心确实以多种方式发挥作用和显明自己。

 

虽然所有安慰的对神的看见和爱的感受都被遮蔽,然而你却看到祂心是为着这一切忠心紧紧抓住神:我的神,等等。虽然感受和感觉和信心一样说话,但信心是首先说话,我的神,然后感受才说祂离弃的这话。祂的信心把感受的抱怨呈上,虽然接着感受走上前来说出一句抱怨的话,然而相对感受的一句话,信心的话有两句,就是:“我的神,我的神”,但讲离弃的话只有一句。正如祂的信心首先说话,同样它说两次,而感受和感觉只说一次;是的,正如信心首先说话,是感受说的话的两倍,同样它说话,比感觉说话更有信心。祂充满信心宣告神是祂的神,“我的神,我的神,”只是问祂离弃祂的事,“为什么离弃我?”这句话是带着更多的犹豫说的,而前面是带着更多信心。

 

简而言之,祂的信心抓住神,抓住一个最合适的称谓或属性,“以利!以利!”“我的大能者,我的大能者,”就是,哦,祢无限,有永久力量的这一位;祢到目前为止已经支持了我的人性,求祢按着祢的应许扶助祢的仆人;什么!祢现在要离弃我吗?我的大能者,我倚靠祢。这离弃把基督和这些信心支持和避难所紧紧关闭在一起:当所有其它可见、可感受的安慰从祂灵魂和身体上退去,靠着这些祂得以站立,这是对基督遭离弃的本质和特质虽然简短,却是真实的叙述。

 

第二,接着让我们思想它的目的和结果;主要是满足神的公义和分别为圣:为我们的那些罪作成满足,这些罪使我们配得全然和永远遭神弃绝。这是每一件罪的应得的惩罚,被定罪之人确实感受到这一点,要感受到这一点,直到永世:神已经永远离开他们,不是根本地离开;公义的神仍与他们在一起,大能的神仍然与他们在一起,报应的神永远与他们在一起;但怜悯的神离开,永远离开。要不是基督亲自为我们担当了那惩罚,神本来就已经离开了每一个犯罪的人:要不是祂呼喊,“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我们就必然已经在地狱的最深处永远发出这可怕抱怨的哀号,哦,公义的神!哦可怕!让人恐惧的神!祢已经永远离弃我了!

 

正如基督的这离弃目的是作成满足,同样当中也要作成的是,圣徒遭遇的一切离弃要被分别为圣。因为祂已经在我们之前,为了我们遭到离弃,无论何时神离弃我们,祂的离弃这件事本身就被分别为圣,就藉此转变为对信徒的怜悯。所以我们遭离弃,就有各样宝贵的果子和结果:这样的就是人热切激动所祈求的,诗77:2,诗88:1,9。防止受试探的人犯罪的解药。古时经历的复苏,诗77:5。吸引人重视神的同在,教导人比从前更紧紧抓住基督,歌3:1-5 这些,还有更多,是被分别为圣的离弃的宝贵结果;但无论这些结果有多么多,或多么美好,它们都要把自己归功于耶稣基督,祂是为这些事创始的那一位;祂为我们的缘故,愿意经历这可悲幽暗的光景,使我们可以在当中发现这些祝福。就这样,在此时神暂时中止喜乐安慰的一切果效,使之离开基督的人性,而在这之前,这一切都未曾停止不以无法言说的份量和方式涌流进入祂的人性之中,这必然既是基督为我们作成满足的一个特别部分,也因此使我们暂时被神离弃的经历成为对我们的怜悯与祝福,而不是对我们的咒诅。

 

第三,让我们接着来思想这离弃对基督的灵带来的影响与作用。

 

虽然这并没有驱使基督绝望(教皇党人诬陷加尔文先生,说他断言是这样);然而这让祂也感到惊奇,几乎让祂灵魂被吞没在愁苦和惊惶的深处。这呼喊是从深处,从一个被压迫以至于死的人发出的呐喊。主耶稣从前从未如此被带到这样的光景;这是一位至为震惊的呐喊。

 

让我们只是衡量五个具体方面,你就要说,从未有过像这样的黑暗的,没有愁苦比得上基督在被离弃光景中的愁苦;因为,

 

第一,读者,请你认识到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件新事,是祂从前从不知道的。从亘古直到现在,都有爱、欢喜和喜乐不断和奇妙的涌流,从父怀中流到祂怀中。祂从前从未与父失散,从未在那配得称颂的脸上看到一丝皱眉不悦或看不透的面纱。这就确实使这件事成为沉重的负担,祂说的话是惊奇震惊的话:“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祢从前从未不看我,现在把我离弃。

 

第二,因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件新事,所以令祂惊奇,同样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件大事;如此之大,以致祂几乎不晓得如何面对。要不是它确实是如此极大的试炼,否则像基督的灵这如此大能的灵,就绝不会在这之下沮丧,对此发出如此伤心抱怨。这对祂的心灵是如此尖锐、如此沉重的打击,以致让在所有其它苦难之下温柔如羔羊的祂,在这之下如狮子发出咆哮;基督的这些话有如此大的含义,诗22:1,“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为什么远离不救我?不听我唉哼的言语?”这出自一个词根,意思是“吼叫,或者像狮子一样咆哮;更多是指野兽发出的大声,而不是人发出的声音。”

 

这就好像是基督说,哦,我的神,没有什么言语可以表达我的焦虑:我不说话,只要咆哮,吼叫发出我的抱怨;在迸发而出的呻吟声中倾诉:我像狮子咆哮。让那威严的动物咆哮,这不是小事;肯定的是,在一个轻省的担子下,像基督的灵一般大有能力的灵是不会发出咆哮的。

 

第三,这对基督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重担,同样这是在祂最愁苦的时候加给祂的重担。当祂身体受折磨,祂身边一切都是幽暗、惨淡、充满恐惧和黑暗,在祂从未如此像这时需要神支持和安慰的时候,祂落入这样的离弃,这就令祂苦上加苦。

 

第四,这是长时间加在祂身上的重担,自从祂心在园中开始愁苦,极其吃惊的时候就开始,直到祂死的最后一刻。如果你只要把手指伸进火里两分钟,你就无法承受。但人的手指和基督的灵魂相比算得了什么呢?实在的火和伟大神的忿怒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

 

第五,在基督心上的这压力如此沉重,以致很有可能它加速了祂的死;因为被钉十字架的人如此快就断气,这是不寻常的,基督去世之后,与祂同钉十字架的那两个人还活着。有一些人曾被挂超过一天一夜,一些整整两天两夜,在这些折磨下还活着;但从未有人像基督感受的那样,有这样的内在感受。祂背负这重担直到申初,然后发出可怕的呼喊就死了。以下是应用。

 

推论1. 神在十字架上离弃基督,作为为了我们的罪对祂的惩罚吗?那么结论就是,每当我们犯了罪,我们就配得被神离弃。这是对罪公义的报应和惩罚。确实,这里面含有罪主要的恶毒之处,就是它使神和人分离。这种分离既是罪中道德的恶,也是公义的神对此施加的刑罚的恶。因着罪我们离开神,作为对此当得的惩罚,神离开我们。这将是末日那可怕的宣判,太25:41,“你们这被诅咒的人,离开我!”因此在神和这些人之间要有一道深渊限定,路16:26。永远不再与配得称颂的神有友好相交。被定罪之人直到永远的尖叫就是,哎呀,神已经永远离弃我们了。一万个世界也不足补偿失去一位神。罪人们要小心,你现在是怎样对神说,离开我们吧!我们不愿晓得祢的道,免得祂说,离开我,你永远不得见我的面。

 

推论2。在神对基督掩面不看祂之前,基督曾经发出这样伤心的抱怨和呼喊吗?那么神的面遮蔽,这肯定是落在这世上蒙恩之人身上最大的愁苦。他们鞭打祂,用巴掌打祂,击打祂,是的,当他们把祂钉十字架,祂都不开口;但是当祂的父向祂掩面不看祂,那时祂大声疾呼;是的,祂的声音是咆哮的声音,这对祂来说比钉十字架千次更甚。肯定的是,对基督是怎样,对所有蒙恩的人来说也是这样,这是他们曾经感受到的最伤心打击,最沉重重担。当大卫禁止押沙龙来耶路撒冷见他的父,他在撒下14:32抱怨说:“(如果我不能见王的面,)我为何从基述回来呢?”同样蒙恩的人自己悲哀;如果我不能见我神的面,我为何要蒙救赎、呼召和与神和好呢?

 

据说当西赛罗被逐出意大利,德摩斯梯尼被逐出雅典时,每次他们盼望要回自己的家乡就痛哭;那么,每次一个可怜遭离弃的信徒望天的时候就哀痛,这会很奇怪吗?基督徒,比如说,当你望天上,不能像其它时候那样见你神的面,你的泪水会从你面颊流淌而下吗?如果两位好友一刻也不能分离,分离的时候必然泪如雨下;那么当那位是圣徒生命的生命的主离开他们,虽然只是片刻,他们就叹息悲哀,你就不要责怪他们;因为如果神离开,他们在世上最甜美的享受,他们所有的安慰的冠冕本身就离开了,一位国王会拿什么与他的冠冕作交换呢?有什么能补偿一位圣徒失去神的损失呢!确实,如果他们从未见过主,或者从未尝过祂同在那无可比拟的甘甜,那么这就是另外一回事;那接着在祂面容最甜美光照之后而来的黑暗,是加倍的黑暗。

 

那让这种黑暗的恐怖加添不算小的,就是当他们的心这样陷入黑夜里,他们安慰的日头落山,这时撒但就像沙漠中的野兽爬出洞穴,用险恶的试探对他们发出吼叫。肯定的是,这是一个令人难过的光景,值得深切同情!同情是愁苦之人得不到的,世上的愁苦没有比这更大的。如果你们自己曾经经历这种苦难,就再也不会轻看落在同样光景里的其他人了;神让你们受这样的苦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教导你们对落在同样光景中的其他人要有怜悯。他们岂不好像伯19:21说的一样对你们呼求吗?“我朋友啊,可怜我!可怜我!因为神的手攻击我。”请对他们表现出怜悯心肠和温柔的同情;因为你们自己曾经,或现在,或可能将来会落在同样的光景中;然而,如果人不同情,肯定的是,在他们之前,为了他们已经感受到这一点的基督,祂要同情他们。

 

推论3. 神真的在十字架上离弃了基督吗?那么从基督遭离弃,就有特别的安慰流出给神的百姓;是的,有多重的安慰。主要的是这在两方面支持他们,就是防止你们最终遭离弃,在你们目前可悲遭离弃的光景中作安慰的榜样。

 

第一,基督遭离弃,是防止你们最终遭离弃:因为祂被离弃一段时间,你们就不会永远遭离弃;神离弃祂,虽然只是几个钟头,却等同于祂永远离弃你。在每一方面,神的爱子,祂心宝贵所喜悦的,被神离弃一段时间,这都等于像你这样糟糕微不足道的东西,被剪除直到永远。这是同等的,是代替你承受的,就必然给你世上最大的安全保障,就是神绝不会最终离开你;要是祂打算这样做,基督就绝不会像你们今天听到的那样发出如此难过的呼声,“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第二,而且这对基督可悲的离弃,成了在各方面遭离弃可怜之人安慰的榜样:这样的人在这样的时候当作的事,就是在这六方面用信心看这榜样。

 

第一,虽然神离弃基督,但与此同时祂却大有能力地支持着祂:祂全能的臂膀在祂之下,虽然祂喜悦的面容向祂隐藏;祂确实得不着祂的微笑,但祂得着祂的支持。所以基督徒啊,你也当如此:你的神可能转脸不看你,但祂不会收回祂的臂膀。当一个人问圣洁的贝恩斯先生他灵魂的光景如何,他回答说,支持我有,虽然愉快我是缺乏。我们的父在这方面待我们,就像我们自己有时候对待一位顽固悖逆的孩子一样。我们把他赶出门,命令他从我们眼中离开:他叹息哭泣;然而为了使他降卑下来,我们不会立刻把他接回屋子里,接回宠爱中:然而我们安排、至少容许仆人们带给他吃的喝的。这就是为父的关心和支持,虽然没有从前的微笑 ,没有显明出来的喜悦。

 

第二,虽然神离弃了基督,基督却没有离弃神:祂的父离弃了祂,祂却不能离弃祂的父,而是跟着祂,发出“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的呼声。

 

这对你们来说不也是一样吗?神从你们心里离开,但你们不能离开祂。不,你们的心里哀伤跟随着主,用眼泪认真寻求祂:抱怨祂离开,把这看作世上最大的恶。这就是与基督一样:佳偶也是如此,歌3:1,2。她所爱的抽身而去;但她满足于如此与他分离吗?没有这样的事。“我夜间躺卧在床上,寻找我心所爱的;我寻找他,却寻不见。我说,我要起来,游行城中;”等等。

 

第三,虽然神离弃了基督,祂却再次回到祂那里。这离弃不过是一时之间,不是永远。在这方面祂所遭的离弃也对应你的遭遇。神可能出于各样智慧和圣洁的理由掩面不看你,但这不像对定罪之人的掩面不看,那些人永远不再得见神的面。这云要过去,这夜晚要有一个明亮的早晨:神说,“我必不永远相争,也不长久发怒,恐怕我所造的人与灵性,都必发昏。”这就好像祂在说,我可能与他相争一段时间,为要使他降卑,但不是永远,免得我不是得着一位伤心痛悔的孩子,而是得着一位死掉的孩子。哦,连一位不悦的父也有温柔!

 

第四,虽然神离弃了基督,然而以此同时基督却以神为义。这是你看到的,诗22:2,3,祂说:“我的神啊!我白日呼求,祢不应允;夜间呼求,并不住声。但祢是圣洁的。”你的灵岂不是按着限量由神造作,在这方面像基督的灵一样吗;你岂不能说,即使在祂写下对你的控诉,在这一切当中祂仍是一位圣洁、信实和良善的神吗?我遭离弃,但没有受冤屈。在我整个苦海之中没有一滴不公义。虽然祂斥责我,我却一定要,并将要以祂为义;这也是与基督相似。

 

第五,虽然神把一切可见和可感知,外在及内在的安慰都从基督这里取走,然而基督面对这一切的不在,凭着信心坚持:祂遭离弃,这让祂凭信心行事。“我的神,我的神”,这是信心的话语,一个完全依靠祂的神的人说的话;你岂不也是如此吗?对爱的感受没有了,对神甜美的看见被锁闭在乌云之中?那么这又怎么样呢?你的手就必然下垂,你心就放弃一切盼望吗?什么!在这光景里就没有信心给人帮助吗?有的,有的,为着信心感谢神。“你们中间谁是敬畏耶和华听从祂仆人之话的,这人行在暗中,没有亮光,当倚靠耶和华的名,仗赖自己的神,” 50:10。作为结束,

 

第六,基督遭离弃,再过一点点时候,光明喜乐的荣耀早晨就破晓临到祂身上。在这伤心的呼喊,在祂荣耀的得胜之前,这不是是一点点,非常一点点的时候;你可能也是这样:沉重可能持续一夜,但喜乐和欢喜要在早晨临到。你知道格罗夫先生是如何欣喜若狂,就像一个狂喜的人一样大声疾呼,哦奥斯丁啊,祂来了,祂来了,祂来了,他指的是一度曾远离他心的圣灵保惠师。

 

但我害怕我是绝对和最终被神离弃。

 

为什么会这样?你发现有这种特征的对你心的离弃吗?要作义的判断,并要告诉我,你发现自己有一颗愿意离弃神的心吗?神是否会回转,这对你来说是无所谓的事吗?你没有哀伤,内心融化,或对主的渴求吗?确实,如果你离弃祂,祂就要永远把你弃绝;但你能这样做吗?哦,不是的,让祂按祂的旨意行,我是决心要等候祂,紧紧抓住祂,哀伤为要得着祂,虽然我现在没有得到从祂而来的安慰,没有确据我在祂里面有份;然而我却不愿用这世上一切的财物来交换我可怜软弱的盼望。

 

还有,你说神离弃了你,但用伯30:11的话说,祂在你们面前脱去辔头了吗?祂从你们心中除去了对罪一切良心方面的敏感,以致现在你们能自由犯罪,没有任何懊悔了吗?如果是这样,这就确实是令人难过的记号:人啊,请告诉我,你是否真的判断神不再在慈爱当中回到你这里来;那么你为什么还没有让自己沉溺于罪中之乐,那样来获得你的安慰,因为你不能从你的神那里得安慰,就从受造物获得安慰?哦,不是的,我不能这样做;如果我死在黑暗和愁苦中,我也绝不会这样做:我心虽然失去了喜乐和安慰,却像从前一样充满对罪的惧怕和恨恶。肯定的是,这些并不是最终被它的神抛弃的灵魂的记号。

 

推论4. 神在十字架上离弃了祂的儿子吗?那么神百姓中祂最亲爱的人,可能会有一段时间被他们的神离弃。当你们这些光明之子遇到黑暗,是的,还在当中行时,不要以为奇怪;也不要妄评神;也不要说祂苦待你。你看到了有什么事情临到祂心里所喜悦的耶稣基督身上:无疑你要关心的,是要预料到会有黑暗的日子,并为此作好预备。你曾听过基督痛苦的呼叫,“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你知道约伯大卫希幔亚萨,还有其他很多人,神亲爱的仆人,他们的情形如何,他们因这缘故内心何等哀伤消化;你比他们更好吗?哦,为灵里的困苦作好准备吧;我肯定你每天会有足够多的事,要把你卷入黑暗之中。如果有任何时候这试炼临到你,要思想这两个合时的忠告,为这样的时候把它们存在心里。

 

忠告1. 第一,你失去证据的信心时,行使跟随的信心。当神取走那样,祂留下这样:这对祂百姓的安慰,这对他们的生命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活在对在神里面有份的看见之中,这是甘甜,但如果这看见失去了,要为着一种份相信和依靠神。你们没有亮光时,当仗赖你们的神,赛50:10在黑暗中要抛下这锚,当证据没有了的时候,不要认为一切都失去了:当你们还能跟随你们的神时,决不要看自己是灭亡了。直接的作为和反应的作为一样,都是信心崇高的作为;是的,在某些方面比反应的作为更好。因为,

 

第一,正如你的安慰取决于信心显出证据的作为,同样你的得救取决与跟随这信心的作为。证据安慰人,信靠拯救你;肯定的是,拯救不只是安慰。

 

第二,你证据的信心有更多可以感受得到的甜美,但你跟随的信心是更前后一致、连续不断:前者是当月开的花朵,后者是伴随你全年。

 

第三,证据的信心带给你更多喜乐,但跟随的信心把更多的荣耀归于神:因为当你不能看见祂时,你能藉此信靠祂;是的,你不仅没有感受感觉都相信,还逆着感受感觉去相信;无疑的是,那把荣耀归于神的,要比带给你安慰的更美。哦,那么当你失去那样的时候,行使这样吧。

 

忠告2。第二,采用正确的方法,重新得回因着犯罪你们心里失去的那甜美光照。不要从一处跑到另外一处抱怨不休,也不要坐下不动,在你的重担下沮丧。而要,

 

第一,努力查找神离弃的原因:用祷告切切恳求祂,求祂告诉你为何与你争辩,伯10:2。说主啊,我做了什么,如此得罪祢的圣灵?有什么恶事,祢如此责备?我求祢让我看到祢发怒的原因:我是在这件事上,还是在那件事上令祢的灵担忧?是我疏忽本分,还是对本分流于形式?当对祢爱的感受光照我心时,是我对此并不感恩吗?主啊,我为什么会变得这样?

 

第二,为着你知道的每一件罪恶,在主面前内心降卑:对祂说,你如此令祂不悦,这刺透了你心,只要你还活着,这就要作为一个警告,让你不要再回到愚昧中去:邀请祂再次进入你心,哀伤寻求祂,直到你找到祂为止:你们若寻求祂,就必寻见,代下15:2。有可能有一千个人来安慰你们忧伤的心灵,在这样的时候安慰你们的心; 这对你们来说是代替神的,只有神才能弥补你们失去基督的损失:蔑视他们,说,我定意坐着,像失去了丈夫的人,直到基督再来;祂,没有别的人,要得着我的爱。

 

第三,在等候时使用蒙恩之道,直到基督重新回来。哦不要灰心;虽然祂拖延,你却要等候祂;因为所有等候祂的人都是有福的。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