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我渴了。”— 约 19:28

这事以后,耶稣知道各样的事已经成了,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就说:“我渴了。”— 19:28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常言道死是枯干,确实如此:基督死的时候发现情况是这样。当祂的灵在死亡的痛苦中挣扎时,那时祂说,“我渴了。”

 

这是基督在十字架上说的第五句话,是在祂低头断气前不久说的。只有这位福音书作者记载了这句话;基督的这抱怨有四件值得注意的事,就是抱怨的人,祂发出的抱怨,抱怨的时候,以及祂这样抱怨的原因。

 

第一,抱怨的人。耶稣说,“我渴了。”这是清楚的证据,表明这绝非普通的受苦:心灵伟大坚定的人是不会为小事抱怨的。一个普通人的灵会大大忍耐,然后才发出任何抱怨。所以让我们看,

 

第二,祂抱怨的痛苦或受苦;那就是口渴。有两种渴,一种是身体和实在的,另外一种是灵里和比喻性的:基督在此时两样都感受到了。祂的心灵渴了,强烈愿望盼望成就完全祂现在即将要作成的那重大和艰难的工作;祂的身体渴了,这是因为在作成这工的时候,它在这些无与伦比的痛苦之下劳苦:但是当祂说“我渴了”的时候,祂在这里说的是实在的身体方面的口渴。祂抱怨的“这身体方面的口渴,是出于因着缺水身体各部分枯干而来的强烈愿望,希望得到水的滋润。”在身体各样的痛苦和折磨中,几乎举不出有一样,是比极端的口渴更大、更无法忍受的。最大有能力和英勇的人也在它之下屈服。大力的参孙在他各样的征服和得胜后抱怨这事,士15:18。“参孙甚觉口渴,就求告耶和华说:‘祢既借仆人的手施行这么大的拯救,岂可任我渴死,落在未受割礼的人手中呢?’”伟大的大流士喝肮脏、被遭杀戮之人的尸首玷污的水解渴,“断言从来没有喝过更令他欢喜的水。”所以赛41:17用渴来表达最受折磨的光景,“困苦穷乏人寻求水却没有,他们因口渴,舌头干燥。我耶和华必应允他们;”就是说,当我的百姓极度匮乏,在任何非同寻常的压力和困苦之下时,我要与他们同在,供应他们,为他们解困。当身体就像一块海绵,吮吸和收聚水汽,却一点也得不到时,渴就引发人心一种至为痛苦的压迫。这可能是由长时间得不到水喝,或者是由精神在极大痛苦和极端折磨之下耗尽而引发的;就像里面的一团火,很快连最后一点点的湿润也烧干。

 

虽然我们看不到有记载,说自从基督在与门徒一同坐席之后还曾喝过一滴水,在这个世界上自这之后吃过任何东西,然而这并不是这极端口渴的原因;这而是归于祂如此长时间在灵魂和身体方面与之挣扎的极端受苦。这些在折磨着祂,连祂的精神都喝尽了。因此有了这伤心的抱怨,“我渴了。”

 

第三,让我们思想祂这样抱怨的时候。经文说:“各样的事已经成了,”就是当所有的事情都预备好,要在祂的死里成就时。就在祂断气前一点点时候,非常短的时候,那时死的剧痛开始向祂发力:所以这既是死临近的记号,也是祂对我们的爱的记号,这爱比死更坚强,不愿更早一点发出抱怨,因为祂在作成祂的工作之前,不愿接受救济,也不愿接受丝毫的提神的饮食。

 

第四也是最后,留意祂抱怨的计划与目的:“为要使经上的话应验,就说:‘我渴了。’”就是为了显明,为满足我们的信心,先知曾经预言的事情,无论什么都要准确应验,甚至到祂身上一个细节的程度。圣经曾这样预言讲到祂,诗69:21,“他们拿苦胆给我当食物;我渴了,他们拿醋给我喝;”因此这经文得到证实。因此要注意的是,

 

教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经历如此痛苦和极端的受苦,以致连祂的精神都喝干,让祂高喊,“我渴了。”

 

有人说过,“我要是能活一千年,每天经历一千次基督曾为我而死的同样的死,然而这一切与基督在十字架上忍受的愁苦相比都算不得什么。”此时新郎基督可以借用祂的配偶教会说的话,哀1:12,“你们一切过路的人哪!这事你们不介意吗?你们要观看,有象这临到我的痛苦没有?就是耶和华在祂发烈怒的日子使我所受的苦。”

 

在此我们要探究和思想基督在十字架上劳苦承受的绝境和痛苦,这引发出祂渴了的这难过抱怨;然后作出应用,从中得出真理的几个推论。

 

我们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受苦有双重,就是祂身体和灵里的受苦:我们要分开阐述,然后表明这两方面是如何完全和极尽地在祂身上聚集,必然连祂里面最根本的水分都耗尽,让祂呼喊“我渴了”。开始首先是,

 

第一,祂身体更外方面的受苦是极大、剧烈和极端的受苦;因为它们强烈、遍及全身、持续不断,任何外在的安慰都无法舒缓。

 

首先,它们是强烈的痛苦;因为祂身体感觉更大大集中的部位被扭伤或用钉扎透:在血管和筋腱交汇的手脚处,它们所受的痛苦和折磨与它们交汇;诗22:16,“他们扎了我的手、我的脚。”基督因着有敏感和极好的体征,无疑触觉就比任何人更活泼、温柔和敏感:祂的身体如此被塑造,以致是气度宏大的器皿,比任何其他人的身体能接纳更多的受苦。按照身体和精神的气质和活力,一些人的触觉是敏感温柔的,其他人则是不敏感迟钝;但是基督的身体是神迹般受塑造,为要承受无与伦比的痛苦和忧愁,祂的触觉丝毫不是迟钝不敏感:“祢曾给我预备了身体,”来10:5。没有罪或疾病曾在任何方面削弱这身体,或使之迟钝。

 

第二,正如祂受的痛苦剧烈,这也是遍及全身的,不是影响一部分,而是每一个部分都受影响;它们抓住每一个肢体;从头到脚,没有一处肢体没有受到折磨;因为正如祂的头被荆棘所伤,祂的背部布满血的鞭伤,祂的手脚被钉,同样其它每一个部分因被挂在十字架那残酷的刑具上,就被拉扯扩张超越自然的长度。和每一个肢体一样,同样每一种具体的感觉都受苦;祂的视觉受站在祂旁边的恶毒之人、凶残杀人犯折磨;祂的听觉受向祂叱责的可怕亵渎话语折磨;祂的味觉受醋和苦胆折磨,他们给祂这些,为要加剧祂的痛苦;祂的嗅觉受祂被钉十字架的各各他这个地方,以及身体每一部分感受到剧烈痛苦折磨;所以祂不仅是受到剧烈折磨,还是遍及全身受到折磨。

 

第三,这些遍布全身的痛苦是持续不断的,不是一阵一阵,而是没有任何中断。祂没有因痛苦中断而得着一刻的舒缓;一浪接一浪,一阵痛苦驱动另外一阵痛苦,直到神的波涛大浪将祂淹没。极尽痛苦,没有一刻间歇,这要快快拖垮世上体质最强壮的人。

 

第四,也是最后,正如祂的痛苦是剧烈、遍及全身和持续不断,同样它们完全不因祂理性的部分而得到舒缓。如果一个人有从神而来甜美的安慰流入他心中,这些安慰就要甜美地舒缓减轻身体的痛苦:这使得殉道士在烈焰中欢呼。是的,甚至连次等的安慰和让心思欢喜的事情也会大大解脱被压迫身体的痛苦。

 

据说普斯都尼亚 Possidonius)在结石造成的阵阵剧痛中,以讨论道德贞操安慰自己,当痛苦将他刺痛,他会说:“哦,痛苦啊,虽然你有一点点麻烦,你却做不了什么,我绝不承认你是邪恶。” 伊壁鸠鲁Epicures)在阵阵的腹绞痛中,以他的哲学发明使自己重新得力。

 

但现在基督丝毫也没有这种舒缓的方法;没有一滴的安慰从天而降,进入祂心中舒缓这痛苦,祂的身体也得不着这一点;而是相反,祂心里充满痛苦,内心自己的负担比身体的负担更加沉重;所以不是舒缓,反而是说不出地加增它外面的人的重担。所以,

 

其次,让我们思想祂心里的这些内在受苦是何等之大,它们是多么迅速耗尽祂身体的力量,把祂的湿润变成夏天的干旱。

 

第一,祂心里感受一位愤怒的神的忿怒,这忿怒可怕地在祂心上留下印记。一位君王的忿怒就像狮子的咆哮;但一位神的忿怒又像什么呢?请看鸿 1:6对此的描写:“祂发忿恨,谁能立得住呢?祂发烈怒,谁能当得起呢?祂的忿怒如火倾倒,磐石因祂崩裂。” 要不是那支持基督的力量比磐石的力量更大,这忿怒肯定就已经把祂压垮,把祂磨成粉末了。

 

第二,正如加在祂心上的是神的忿怒,这也是神纯全的忿怒,没有任何减少或掺杂:没有一滴安慰从天或从地而来,祂杯中所有成分都是苦的;这是没有怜悯的忿怒;是的,没有一丝爱惜怜悯的忿怒;“神既不爱惜自己的儿子,”罗8:32。要是基督得着减免或爱惜,我们就得不到了。如果我们所得的怜悯一定要是纯全的怜悯,我们在天上的荣耀是纯全不加混杂的荣耀,那么祂所承受的忿怒就必然要是纯全和不加掺杂的忿怒。是的,

 

第三,正如忿怒,神纯全不加掺杂的忿怒加在祂心上,同样神一切的忿怒都倾注在祂身上,到了最后一滴的地步;所以没有一滴留下来给选民感受。基督的杯是深是大的,它当中包含了一位无限的神一切的狂怒和忿怒!然而祂却把它喝尽:祂承受这一切,所以对那些通过基督来与神和好的相信之人,祂这样说,赛27:4,“我心中不存忿怒。”在神加在祂百姓的一切惩戒中,并没有复仇的忿怒;基督在十架上用自己的灵魂和身体承受了这一切。

 

第四,正如神所有的忿怒都加在了基督身上,同样这是加重的忿怒,在各个方面超过定罪的人他们自己确实承受的。你会说这说法真奇怪,有可能会有任何的受苦,是比那些被定罪之人承受的更大吗?对于定罪的人,一位无限的神的忿怒是直接作用在他们身上,祂用祂大能的臂膀抬起他们,用祂公义的臂膀压在他们身上,直到永远。有任何的愁苦会比这些更大吗?是的,在各个具体的方面基督受苦超越他们受苦。

 

首先,被定罪之人没有一个像基督那样与神如此亲近,如此得神亲爱:他们一出母胎就与神疏远,但基督是在神的怀中。祂击打基督时,是击打“祂的同伴”,亚 13:7。但神击打他们,是击打祂的仇敌。当祂为了满足祂的公义不得不如此待基督时,圣经说祂不爱惜自己的儿子,罗8:32神的忿怒之前从未倾注在像这样的人身上的。

 

其次,被定罪之人没有一个能有像基督那样如此广大的包容量,完全感受神的忿怒。任何人完全认识和衡量他苦难的包容量越大,他的重担就越悲痛沉重。如果一个人把大大小小的容器扔进海里,虽然所有的都装满了水,但是容器越大,它装的水就越多。基督接受祂父忿怒的包容量超越所有仅仅是受造之人的容量;祂对此有何等深入广大的认识,这可以从祂在园中汗如血滴这件事看得出来,祂仅仅是认识到神的忿怒,就有这样的结果。基督的确是大的器皿,正如祂有装载更多荣耀的容量,同样祂比世上任何其他人有更多的容量经历感触和愁苦。

 

再次,被定罪之人不是像基督受苦那样无辜受苦;他们承受对他们罪公义的惩罚和报应:他们配受他们感受的神一切的忿怒,并且必须永远承受,这不过是应得的报应;但基督是全然无罪:祂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然而主喜悦将祂压伤。基督受苦的时候,祂不是为着祂已经做的事情受苦;祂的受苦而是一位中保担保人的受苦,偿还别人的欠债。“那受膏者必被剪除,却不是因自己的缘故,”但9:26(作者使用的英文圣经译本如此作,译者注)。就这样你看到,祂身体外在的受苦和祂心里内在的受苦是怎样。

 

第三,最后,显然汇集在祂身上的这样极端的受苦,必然是连祂的精神都耗尽了,让祂大喊,“我渴了。”让我们来思想,,

 

第一,仅仅外在的痛苦,外在的苦难,这些能作成什么。这些事情掠夺我们,耗尽我们的精神。所以大卫抱怨,诗39:11,“祢因人的罪恶,惩罚他的时候,叫他的笑容消灭,如衣被虫所咬,”就是请看,就像虫侵蚀咬坏最结实和作工良好的衣服,无声无息就使它受惊朽烂;同样痛苦荒废耗尽最强壮的身体,它们使得体格最强健的身体就像旧的朽坏的衣服一样:它们让最有活力和兴盛的身体干瘪枯竭,让它变得就像烟熏的皮袋一样,诗119:83

 

第二,思想仅仅心里内在的受苦会给最强壮的身体带来什么影响:它们耗尽它的力量,吞噬精神。所以所罗门说道,箴17:22:“忧伤的灵,使骨枯干,”就是说,它连滋润骨头的骨髓都耗尽了。同样诗32:3,4,“我闭口不认罪的时候,因终日唉哼而骨头枯干。黑夜白日,祢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尽,如同夏天的干旱。” 斯培拉Francis Spira)仅仅因着他的精神焦虑,就落入何等可怜的光景?灵被这样的苦难打磨,这些苦难像锋利的刀子,切过刀鞘。肯定的是,无论是谁,只要对心里的愁苦有任何认识,就是通过伤心的经历知道,这就好像里面的一团火,吞噬掠夺人的灵本身,连最强壮的人也在它之下屈服沉没。但是,

 

第三,当外在身体的痛苦与内在灵里的愁苦相遇,有一日两样都发展到了极处,那么最坚强的身体也必然要多么快快衰退和耗尽,就像一根蜡烛,两头同时被点着。现在力量迅速衰退,生命力在这重担下必然要被压垮了。当保罗乘坐的那条船落在二海相遇的地方,它就快快坏船了;世上最好的体质,如果落在这两种苦难之下,那么情况也会是这样。灵魂和身体在苦难下互相同情,彼此互相救济。

 

如果身体生病,充满痛苦,精神通过它能够具有的理智和决心支持、鼓励和帮助身体;如果精神受苦,身体就同情和帮助,支持精神;但现在,如果一样被强烈的痛苦压制,超过它能承受的,呼求另外一样来帮助,而另外一样被无法忍受的痛苦压制,在超过它能承受的重担下呼喊,结果不能提供帮助,反而加重它的负担,这之前就超过它力量能承受的,那么生命力就必然要垮了,灵魂和身体之间友好的联合,就要在像这样如此异乎寻常的压力下分离。当有一天,外在和内在的愁苦在基督身上到了极尽,彼此相遇,祂的情况就是这样。所以祂痛苦地呼喊,“我渴了。”

 

推论1。罪是何等可怕的事情!那恶中之恶是何等之大,为要赎罪,就要受如此打击和受苦!

 

基督为罪所受的苦给我们真实描述、完全表明了罪的邪恶。有人说过:“律法是明镜,我们在当中可以看到罪的邪恶;但有基督的受苦这面血红的镜子,在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罪的邪恶,远比神让我们下地狱,在那里看到被定罪之人受苦受折磨所看到的要多。如果我们看到在那里他们是怎样在神的忿怒之下热得发昏,这都不及我们通过基督受苦这面血红的镜子看罪看得透彻。”

 

设想无底坑的栅栏被击破,被定罪之人的灵要从中升起,上来在我们中间,绑着他们脚跟的黑暗锁链咔哒咔哒直响,我们要听到这些可怜人的呻吟声,看到他们鬼影般的苍白和颤抖,公义的神已经把祂的忿怒和怒气加在他们身上,如果我们能听到,他们的良心是怎样被罪责可怕的鞭子抽打,公义的臂膀每抽打他们一下,他们如何发出尖叫。

 

如果我们能看见听见所有这一切,这都不及我们在这节经文中能看到的,在当中神的儿子,在祂的受苦中大声呼喊,“我渴了。”因为正如我之前让你看到的,基督的受苦在各个方面都超过他们的受苦。哦那么不要让你虚妄的心轻看罪,以为它不过是小事一桩!如果神用这面镜子让你看到罪的面目,你就要说,全世界再也没有像这样可怕的描述是给人看到的了。愚昧人讥笑罪,但智慧人因它颤抖。

 

推论2. 内在的痛苦是何等让人哀伤,令人无法忍受。基督在这些痛苦之下如此伤心抱怨,呼喊说“我渴了”吗?那么肯定的是,这些痛苦并不像许多人很容易以为的那样,是如此轻微的事情。如果它们是如此连基督的心都烧干了,让有汁水的树枯干,连祂的精神都加以掠夺,把祂的湿润变成夏天的干旱,那么它们就不应当像一些人对待它们的那样被轻看。耶稣得到装备,承受落在人生命力之上最大的苦难,为此受苦,祂确实用令人惊奇的忍耐承受了所有其它的苦难,但是当这事临到时,当神忿怒的火焰烧干祂的灵魂时,那时祂高喊,“我渴了。”

 

大卫的心勇敢就像狮子的心;但是当神因罪的缘故,用内在的困苦试炼他时,那时他在罪的痛苦之下咆哮发声,“我被压伤,身体疲倦;因心里不安,我就唉哼。我心跳动,我力衰微,连我眼中的光也没有了,”诗38:8,10。“心灵忧伤,谁能承当呢?”很多人都承认了,世上一切折磨与它相比不过就是玩具而已;痛风撕裂人的阵痛,结石要磨碎人的折磨,与落在人良心上的神的忿怒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那不死的虫是什么,不就是充满罪疚感的良心所发的效力吗?这虫吃的,咬的,是人最里面,柔软和最敏感的部分,这是地狱恐怖的主要所在。身体的痛苦,人可以用合适的药物舒缓;但这方面,除了所洒的血,没有什么能够免除。外在的痛苦,身体可以得到思想决心和勇气的支持;在这方面思想本身都受了伤。哦,让人不要轻视这些痛苦,它们是可怕的事情!

 

推论3. “我渴了!”这呼声永远响在耳边的地狱是一个何等可怕的地方。在那里大而可畏的神的忿怒永远燃烧这被定罪之人,在当中他们渴了,没有人帮助。如果基督只不过是与神的忿怒争战几个钟头就抱怨,“我渴了”;那么要永远与之争战的那些人,他们的光景会是如何呢?当数百万年成为过去,几十亿年更多的时间还要来,地狱中有一种直到永远的渴,它是得不到缓解。地狱里没有装满水的杯,全部只有直到永远不得舒缓的渴。你们这些现在渴上加醉的人,在一切淫荡之乐中打滚,把生命沉浸在极度奢华中的人,请思想这一点。要记得那财主在路16:24说的话:“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地狱里没有一杯杯的水,一碗碗的酒。在那里,现在被狂饮淹没的喉咙要被口渴烤干。醉酒之人的歌声要变为嚎叫。如果极端的口渴现在是如此不可忍受,那么无限超过这种程度,永远得不到舒缓的渴又会怎样呢?不要说神如此对待祂可怜的受造之人是严酷。如果你们思想神只不过是把罪归算在祂自己爱子身上,就把祂暴露在当中的光景时,你们就不会这样认为了。人配得感受的,不仅仅是配得地狱,还因着拒绝基督这解救,就配得地狱最热的地方。

 

在基督的这口渴中,我们看到是这世上之人曾经得以一见的,关于被定罪之人光景最生动的写照。在当中你看到一个人在极端痛苦中辛苦挣扎,同时落在祂灵魂和身体之上那大而可畏之神的无限忿怒,让祂发出这苦苦的呼叫,“我渴了。” 只不过是基督忍受一点点的时候,而被定罪的人一定要永远忍受:在这方面两者不同,也在受苦双方的罪与无辜,能力方面,以及他们受苦的目的方面有所不同。但肯定的是,这样的呼声将是那些被永远弃绝之人的呼声。哦,可怕的渴!

 

推论4 人挑剔和放纵的欲望当何等大受责备?神的儿子要一口水舒缓自己,却得不到。神已经赐我们各样使人精神振奋的受造之物帮助我们,我们却藐视这些。我们渴的时候,有比一杯水更好的来使我们焕发精神,令我们欢喜,我们却不高兴。哦,“我渴了”,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这声抱怨,只要相信着来思想,就要让你们为着你们现在藐视的事情感谢神,在你们里面生出对这世上最微小怜悯,最常见恩待的知足。万有的主高喊“我渴了”,在最危急的时候没有什么安慰祂吗?那么你这拥有比这位被剥夺了灵里和物质方面怜悯的主多千倍的人,竟然指责和轻慢神美好的造物!什么,藐视一杯水,而你除了从主手中得到一杯忿怒就什么也不配!哦,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从中学会对任何事情都知足。

 

推论5. 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高喊“我渴了”吗?那么信徒将永远不再渴,他们的渴必然要得满足。

 

有一种三重的渴,恩典、身体和惩罚方面的渴。恩典的渴是一颗属灵的心对神的热切渴望。关于这一点大卫说,诗42:1,2,“神啊!我的心切慕祢,如鹿切慕溪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几时得朝见神呢?”这确实是一种强烈的渴想;它使人因渴望神而心伤,诗119。这是已经尝到主恩滋味的信徒特有的一种渴。

 

身体的渴,正如我们之前指出的那样,是希望得到水分滋润,重新振奋,这是这个世界上相信的人和不信的人都共有的。神宝贵的圣徒在今生中曾被驱使落入这般的绝境之中,他们甚至舌头干燥。“困苦穷乏人寻求水却没有,他们因口渴,舌头干燥,” 41:17对于被掳的神的百姓,圣经说,哀4:45 “吃奶孩子的舌头,因干渴贴住上膛;孩童求饼,无人掰给他们。素来吃美好食物的,现今在街上变为孤寒;素来卧朱红褥子的,现今躺卧粪堆。”许多敬畏主的人曾落魄到这种地步。

 

惩罚的渴,是神公义不给绝境中罪人任何提神之物或帮助,作为对他们罪当得的惩罚。这一点是相信的人永远不会经历到的,因为当基督在十字架上口渴的时候,祂已经代替他们向神作了完全的满足。基督的这些受苦,是为他们设立的,所以这些受苦的福益,是真正归算为给他们的。至于身体的渴,这要得到满足;因为在天上我们生活,不再有这些穷乏,不再有对受造物的依赖;在生活和存有的方式方法方面,我们要与天使同等,“isangeloi eisin,和天使一样”,路20:36。至于他们心里对神恩典方面的渴想,这要得到完全的满足。所以圣经应许说,太5:6,“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那时他们不再依赖流水,而要从满溢的源头本身畅饮,诗36:89,“他们必因祢殿里的肥甘,得以饱足;祢也必叫他们喝祢乐河的水。因为在祢那里,有生命的源头;在祢的光中,我们必得见光。”在那里他们要喝要赞美,要赞美要喝,直到永远;他们所有的渴望要被完全的满足充满。哦,在这一点上天堂是何等可慕的光景!在我们去到天堂之前,我们应当何等不止息停步,就像口渴的行路人,不遇到他需要、渴求的那冰凉、使人振奋的泉水就不止息停步一样。目前的光景是一个渴求的光景,将要临到的光景是振奋和满足的光景。确实凭信心有一些水滴从源泉而来,但它们并不解除信徒的渴,反而像洒在火上的水,让火烧得更旺,但到了那里,渴望的心灵要满足。

 

哦感谢神,耶稣基督曾经一次在祂忿怒的热力之下渴,使你不至于被它永远灼烧。如果祂没有呼喊“我渴了”,你就必然要呼喊口渴直到永远,绝不得到满足。

 

推论 6. 最后,基督在祂极端受苦时呼喊“我渴了”吗?那么神对罪人的爱是何等之大,超越一切所能比拟的,祂为他们的缘故把祂的爱子暴露在如此极尽的受苦之下。

 

思想三点,要奇妙地凸显父的这种慈爱。

 

第一,祂把主耶稣置于如此的光景。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忍心看着我们自己的孩子,为着地上最好的产业落在气喘吁吁,在极端的折磨之中口渴不已的光景;更不会为了得到世上最大的帝国,让孩子的心灵与神的忿怒相争,发出像基督在十字架上发出的那如此撕裂人心的抱怨;然而,神对我们的爱如此刚强,以致祂甘愿让耶稣基督为了我们落在这一切愁苦和折磨之中。我们对这爱该怎样说才好呢?哦,这过于人所能测度的爱是何等长阔高深!神对耶稣基督的爱是无限超越我们对我们儿女一切的爱,正如大海无限超越一匙水一样;然而,尽管祂深爱祂,却甘于把祂暴露在这一切之下,而不愿我们永远沉沦。

 

第二,正如父神甘愿把基督暴露在这绝境之中,同样祂甘愿在这绝境中听祂苦苦呼求,悲哀抱怨,然而却不用丝毫的提神之物给祂帮助,直到祂在当中昏厥死去。祂听见祂儿子的呼声;“我渴了”,这声音刺透上天,到达父的耳中;但祂却不在祂受苦的时候给祂加力,丝毫不减免祂此时正在偿还的债,所有这一切都是出于祂对可悲罪人的慈爱。要是基督在受苦中得到舒缓和爱惜,那么神就不可能会可怜爱惜我们了。基督受苦的极尽是向祂发出的公义之举,是对我们曾经能够显明出来的最大怜悯。确实基督也不愿得到缓解(虽然祂如此苦苦抱怨祂渴了),直到祂完成祂的工作为止。哦,无法言说的爱!祂抱怨,不是为了可以得舒缓,而是为要显明为我们的缘故,祂心里现在感受的愁苦是何等之大。

 

第三,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耶稣基督被暴露在这些极尽的愁苦之中,是为了罪人,罪人中最大的,他们不配从神领受一滴的怜悯。这就特别向我们举荐神的慈爱,“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罗 5:8。就这样神在耶稣基督里的爱,每向我们显明一点就越升越高。思想这爱,称羡、赞美、欢喜不已!

 

为着这无法言说的恩赐感谢神。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