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耶稣大声喊着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说了这话,气就断了。—路 23:46

耶稣大声喊着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说了这话,气就断了。—路 23:46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这是我们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最后一句话,说完祂气就断了。之前有大卫说过的话,诗31:5。同样内容的,还有在祂之后司提反说的话,徒7:59 。这些话充满了信心和安慰,适合作世上每一个蒙恩之人最后说出来的话。我们按这五点来分解这句话:

 

第一,交托的人:主耶稣基督,祂在这件事上,就像在其它事情上一样,是作为一个代表的人,作为教会的元首行事。我们必须认真指出这一点,因为在当中信徒的安慰可不算小:当基督把祂的灵魂交给神的时候,祂这样做,就好像是把所有选民的灵魂都与祂的灵魂捆绑在一起,与祂的一道,把它们庄严献上,求祂父接纳:有一个人很贴切地表明了这个目的。

 

“基督作的交托,是为我们灵魂特别的益处和好处;因为无论他们在什么时候脱离现在所住的身体,基督已经藉着这祷告本身,把它们当作宝藏,交在祂父手中。”耶稣基督或活或死都不是为了祂自己,而是为了相信的人;就连在他做的这件事上,祂既是指他自己的灵魂,也是指他们说的:你一定要这样来看基督,在祂生命中最后和庄严的作为中,是把所有选民的灵魂收聚在一起,连同祂自己的灵魂,把它们庄严献上给神。

 

第二,祂把这宝贵宝藏交托给的那一位,这是交托给祂自己的父:“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父是一个甜美、鼓励人、安慰人的称呼:一位儿子可以把任何重要的事,无论多么宝贵,都交托在一位父亲的手里,特别是这样的一位子,交托在这样一位父的手中。“对于祂把祂的灵魂交托在当中的父的手,我们不可把这理解为是单单一样、或仅仅的能力,而是交托在神为父的悦纳和保护之中。”

 

第三,交托在这手中的那交托之物,“我的灵魂”,就是现在马上要离开,就在与我身体分离这一刻的我的灵魂。灵魂是所有宝藏中最宝贵的,被称作生命,诗35:17,或“独一者”,就是那至好,所以是最宝贵最珍贵的:如果按照一个灵魂的价值加以衡量,全世界就不过是琐碎的小事,太16:26。这无可估量的宝贝,祂现在把它交托在祂父手里。

 

第四,祂把这交在父可靠手中的这举动,“parathesomai”,我交在。虽然这个词是将来时态,我们是把它正确翻译为现在时:因为随着这话说完,祂气就断了。这个词和“sunhiemi”是同一个意思,我献上,我把它交给祢手中;在基督身上这是信心的作为,是一个至特别和美好的作为,为要作祂全部百姓的先例。

 

第五和最后,最后值得留意的是,祂说这句话的方式,就是大声喊着说;祂说这句话,让所有人都能听见,祂的仇敌,现在断定祂是被神离弃弃绝,可以得知祂并非如此,而是祂仍是祂父所亲爱的,能安心把祂的灵魂交在祂手中:“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那么理解这句话,不仅仅是所有信徒的元首基督说的话,如此把他们的灵魂连同祂自己的交给神,还是作为一个榜样,教导他们,当他们将死的时候,他们自己当如何行。我们来看,

 

教义。基督的榜样授权并鼓励临终的信徒,带着信心把他们宝贵的灵魂交托在神手里。

 

就这样,使徒指导基督徒的信心,当他们为着基督下到监狱中,或者上刑架时,把他们的灵魂交给神的教诲和为父的保护,彼前4:19,他说,“所以,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将自己灵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

 

我们要按两个主要部分来思考这命题,就是当分离的时候到了,灵魂凭信心把自己交托给神,这有何含义。以及蒙恩之人得着怎样的授权和鼓励可以如此行。

 

第一,一个相信的人在死的时候,把他的灵魂交托在神的手中,这举动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全面考虑,就会发现当中至少意味着六件事。

 

第一,它明显意味着灵魂比身体长寿,当身体到尽头,灵魂的生命并不终止;它感受到它居住在当中的房屋败落了,就寻找与神同在的新住处。“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灵魂知道自己比那与自己相连,现在要留在尘土当中的那必朽坏身体更高贵:它明白自己与万灵的父的关系,从祂那里寻求对它在身体之外光景时的保护与供应,所以把自己交在祂的手中。如果它消失得无影无踪,或者消化在空气当中,活得不比身体长久,如果它在死的时候湮灭,那么我们死的时候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这不过是在讥笑 神而已。

 

第二,这意味着灵魂真正的安息是在神里面。请看它不仅在人活的时候,还在死的时候它运动前进的方向。它归向它的神:它寄托,就是把自己交托给它的神和父,“父啊!交在祢手里。”神是所有蒙恩之人灵魂的中心。当它们住在地上的帐篷中,除了在神怀中,它们是不得安息;当它们从中出去,它们的期望和热切盼望是与祂同在。之前它已经靠着蒙恩的心愿追求神,之前它已经多次盼望着朝天看;但是当蒙恩的灵魂靠近它的神时(就像它在临终的时候),“那时它把自己投入祂的怀抱中;”就像一条河,经过多次掉头和环绕,最终达到大海;它用一种冲向中心的力量倾注进入海洋,在当中完成它疲倦的旅程。“在这世上除神以外无任何能令它欢喜,当它离开世界,除神以外没有什么能给它满足。”蒙恩灵魂如何热切渴望的,不是它要去的那舒适地方,而是住在那里配得称颂的神的怀抱;不是父家,而是父的怀中:“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除祢以外,在天上我有谁呢?除祢以外,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 73:2425

 

第三,这也意味着信徒极其看重他们的灵魂。这是宝贝;他们主要挂念,首要关心的,是确保它在安全的手中得稳妥安置:“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这句话讲的是信徒关心他的灵魂,卑贱的身体无论发生什么变化,灵魂都务必要安全。相信的人临近死的时候,只会稍稍想到他的身体,它要被安葬何处,或者怎样处置;他把这交托在朋友手中;但是他一直非常关心的是他的灵魂,所以他在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表明这一点,在当中他把他的灵魂交托在神手中:他不是说,求主耶稣接收我的身体,照顾我的尘土,而是接受我的灵魂;主,珠宝盒坏掉的时候,求祢保守那珠宝。

 

第四,这句话意味着临死的信徒深深认识到,当所有可见、可感知的事情从他们这里退去和变得无用时,因着死要临到他们身上的重大改变。他们体会到世界和世界最好的安慰变得无用,每一样受造物和受造物的安慰变得无用:在死的时候圣经说我们变得无用,路16:9。于是灵魂更紧紧抓住它的神,比从前更紧紧抓住祂:“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不是因为那时灵魂没有别的可以依靠,仅仅出于一种迫不得已,让它归于神,让它紧紧抓住神:不是的,当灵魂在所有外在享受中,就像任何其他人一样,有稳妥的保障长久享受这些的时候,它选择神作它的份;我的意思是:虽然蒙恩之人的灵魂已经选择神作他们的份,的确宁愿要祂也不要它们最好的安慰;然而在这混合的光景中,它不是全然依靠它的神而活,而是部分凭信心,部分凭感觉而活;部分凭着可见之事,部分凭着不可见之事而活。受造物在他们心中有一些利害关系;哎呀,有太大的利害关系;但现在所有这些正在消失,它看着它们这样消失。生病的希西家说,我与世上的居民不再见面;于是它让自己离开它们这一切,为着它自己完全的存在,把自己交托给神,期望现在全然依靠它的神,就像那些蒙福的天使一样;就这样,它们凭信心把自己投靠在祂怀中: “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

 

第五,这表明神的赎罪祭,靠着那为伟大祭物的血,神完全与相信的人和好;否则他们绝对不敢把他们的灵魂交在祂,就是一位没有息怒的神,一位没有因献上基督而向其作出赎罪的神手中:“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 12:29。没有这样的赎罪祭,灵魂不敢把自己交托在神的手中,就像它不敢就近一团烈火一样;的确,因着耶稣基督神人和好,是我们得神接纳整件事的基础;因为我们是在爱子里面得接纳:这在与神和好的灵魂把自己交给神的顺序或方法里清楚表明出来:它首先把自己交在基督手中,然后通过祂交在神手中。就这样,司提反死的时候说:“求主耶稣接收我的灵魂。”靠着主耶稣的手,它被交在祂父的手中。

 

第六和最后,这意味着在任何别的事情都无法支持帮助灵魂的时候,信心支持和帮助灵魂的功效和卓越之处;当灵魂落在它曾遇见的最大损失和困苦中时,信心引导灵魂;当灵魂离开身体,它使灵魂得安全;当人心和肉体衰残时,它把灵魂带到那不失败的磐石那里;它紧贴灵魂,直到看着它安全通过撒但全部的势力范围,在荣耀的彼岸安全登岸,然后在对神的看见中被完全折服为止;灵魂还住在身内的时候,信心已经向它显明许多恩惠。它对灵魂最大的帮助,就是在它被许配给基督的时候。这是婚姻的联结,灵魂与基督之间那有福的联结。自从那时以来,灵魂从信心那里得到许多安慰的看见,秘密和甜美的支持;但肯定的是,它第一和最后的作为是最荣耀的作为。凭信心它一开始大胆让自己依靠基督;当感觉、理性和诸多试探站在一旁,反驳和拦阻它的时候,毅然把自己交托给基督,最深深地认识到自己的恶劣和全然不配;现在当灵魂迈进浩大的永恒之中时,它凭信心把自己交托在祂的怀中。

 

它们都是崇高的信心作为;但第一无疑是最大和最难的:因为当灵魂在基督里有份时,它把自己交托在祂手中,这并不像它与基督根本无份的那时候如此困难。一个孩子落难时,把自己交在他自己父亲的怀抱中,这要比一个一直不认识基督、与祂为敌的人,把自己交托给祂,让祂作他的父和朋友来得容易。

 

这把我们带到我答应要解决的第二个问题上,就是,

 

第二,蒙恩的灵魂有何授权或鼓励,在死的时候把自己交在神手里?我要回答,在每一方面都大有授权和鼓励;一切都在鼓励和授权它如此行,因为:

 

第一,信徒死的时候把自己交给祂的这位神,是创造他灵魂,是灵魂生命的父;祂创造它,向它呼出灵气,所以它就具有受造物与造物主之间的关系:是的,一个现在落在愁苦之中的受造之人和一位信实的创造主之间的关系,彼前4:19,“那照神旨意受苦的人要一心为善,将自己灵魂交与那信实的造化之主。”千真万确的是,这单一的关系,就其本身而言,不能给人鼓励的根据,除非受造之人保守了他起初受造时的正直。除了他们作为受造之人与一位创造主的关系以外,就没有更多可以用来向神求的人,无疑要发现这句话应验,对他们没有什么安慰,赛27:11,:“因为这百姓蒙昧无知,所以创造他们的,必不怜恤他们;造成他们的,也不施恩与他们。”但现在恩典让人想起这种关系,圣洁让我们重新得到神的喜悦,让我们重新想起这种关系,所以相信的人可以只是以这种关系向神祈求。

 

第二,正如蒙恩的灵魂是祂的造物,同样它是祂救赎的造物;是祂用那重价,就是耶稣基督的宝血买赎的,彼前1:18。这大大鼓励离世的灵魂把自己交在神的手中;就这样你看到了,诗31:5,“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耶和华诚实的神啊!祢救赎了我。”肯定的是,这大大鼓励人在将死的时候把灵魂交托给神。主,我不仅是祢造的,还是祢救赎的,是祢已经用重价买赎的:哦,我让祢付出了重价!为我的缘故基督离开祢怀中,能够想象,在祢用如此代价高昂的方法,就是以基督的宝血为代价救赎了我之后,祢最后要把我排除在外吗?这灵魂受造和得救赎的目的都要一起落空吗?神造作了像我灵魂这样如此美好,在当中具有造它的主如此多智慧和能力奇妙的造物吗?当罪破坏了它的形态,损伤了它的荣耀,神乐意通过祂自己爱子的死,再次将它挽回归回祂自己,在这一切之后,将它抛弃,仿佛这一切都根本算不得什么吗? “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我知道祢看重祢手所造的,特别是一个被赎的受造之人,祢在他身上已经花费了如此大量的爱,祢已经付出如此昂贵的代价将他买来。

 

第三,而且这不是事情的全部;蒙恩的灵魂在死的时候与它的身体分离,可以信任和安全地把自己交在神手里;不仅仅是因为它是祂的受造物,祂救赎的造物,还是因为它也是祂更新的造物:这为信徒的信心和蒙接纳立下了一个牢固基础;这不仅是灵魂蒙神接纳正当的原因,还是灵魂最好的证据,在死的时候,灵魂来到神这里,不会被祂拒绝:因为在这样的灵魂身上,有神双重的工作,两样都是充满荣耀,虽然后一样在荣耀上更超越。固有的工作,极美地塑造那高贵的造物,就是灵魂;然后在这之上恩典再次动工;在旧有的造物之上新的创造;荣上加荣。“我们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稣里造成的,” 2:10。圣灵从天而降,为的是创造出这新的工作,造作这新的造物;确实,这是神在这个世界上一切奇妙工作的顶峰和荣耀,必然要给信徒鼓励,把他的灵魂交托给神,在这样的时候,它要反映出这工作的目的,或者反映出作工的神的目的;这两个目的集中在一起,反映在接受这如此动工的这灵魂的得救上,这工作的目的就是我们得荣耀。藉此“我们能与众圣徒在光明中同得基业,” 西 1:12。这也是作成这工作的那一位的计划和目的,林后5:5,“为此,培植我们的就是神。”祂若不计划使你的灵魂得荣耀,圣灵就绝不会带着像这样使你成圣的目的降临:肯定的是,当灵魂从这帐篷被赶出去的时候,它是不会不被接纳进入荣耀里;这样的工不是徒然作的,也绝不会败坏;成圣一旦临到灵魂之上,它自己就在灵魂里面扎根,以致灵魂去到哪里,它也去到那里;恩赐确实会失去:所有天然的卓越和美好,都在人死的时候消失,约伯记4章,直到最后;但是恩典随着灵魂上升;灵魂被分别出来的时候,它是一个得成圣的灵魂。神能向这样的灵魂,靠着恩典被造作,合适得产业的灵魂关上荣耀的大门吗?哦,这是不可能的!

 

第四,正如蒙恩的灵魂是得更新的灵魂,同样它也是得着印记的灵魂;为着那荣耀,神已经在这个世界上给它加上印记,现在在死的时候,它要进入到那荣耀里。所有蒙恩的灵魂都在客观上得着印记的印证,就是说,他们的灵魂领受了这些恩典的工作,正如刚才说过的那样,确实确定和印证了他们有资格得荣耀;并且许多人正式得到印证,就是说,圣灵帮助他们清楚认识到他们在基督,以及所有的应许里有份。这既在当中为灵魂确保得到天堂,也成为那荣耀的凭据或质押,使灵魂生出那无法言说的喜乐和安慰:关于这一点你看到,林后122,“祂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神给我们加上印记,就把祂的安全赐给我们;这安全的客观印证让它本身成为确定,它的正式印证让它对我们来说成为正式,但是,除此之外,如果祂乐意,赐给我们那些属天、无法言说的喜乐与安慰(这些是印证的结果,是祂正式印证作为的结果),作那荣耀的凭据、预尝和保证,那么已经得到这一切的灵魂,在死的时候到神这里来,怎么可能会有丝毫的惧怕,担心遭到神的拒绝?肯定的是,如果神已经加上印记,祂就不会拒绝你;如果祂已经赐下祂的凭据,祂就不会把你挡在门外;神的凭据不是随随便便赐给人的。

 

第五,而且,当每一个蒙恩的灵魂离开世界,说“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的时候,是可以满有信心地把自己投靠在它的神的怀里。由于每一个蒙恩的灵魂都是与神立约的灵魂,神因着祂与这些灵魂所立的约和对它们的应许,就有责任在它们到祂这里来的时候,不把它们驱赶出去。你一旦通过重生成为祂的人,那应许就是给你的,来13:5,“我总不撇下你,也不丢弃你。”当一个灵魂比以往更需要神支持它的时候,祂会离开它吗?每一个蒙恩的灵魂都有资格得着那应许,约 14:3,“我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这应许的时候来到,就像在死的时候那样,祂会不兑现这应许吗?这是不可能的。众多的应许,整个应许的约,给了灵魂保证,使它不惧怕遭拒绝,或被神忽略。灵魂依靠神和祂的应许,因着神的话语给它的鼓励,它把自己交托给祂这件事本身,都把更多的义务加给了神。当祂看到一个祂造作、救赎、使之成圣、把印记印在它身上的可怜灵魂,因着祂庄严承诺自己要接纳它,在死的时候到祂这里来,坚心依靠那应许的祂的信实,像大卫那样说,撒下 23:5,我虽然有许多不足,“神却与我立永远的约。这约凡事坚稳,关乎我的一切救恩和我一切所想望的。”主,我定意凭信心行事,打发我的灵魂到祢这里;我要放胆依靠祢应许的可靠。神怎能拒绝这样的灵魂?当它把自己依靠在祂身上时,祂怎能把它推开?

 

第六,但这还不是全部,蒙恩的灵魂与死的时候它把自己交托在祂手里的神保持着许多亲密和宝贵的关系。它是祂的配偶,思想到这许配的日子,就可以大大鼓励它把自己交托在基督,它的头和丈夫的怀中:它是祂身上的肢体,是祂的骨祂的肉,弗5:30。它是祂的儿女,祂是它永在的父,赛9:6。它是祂的朋友,基督说,“以后我不再称你们为仆人,我乃称你们为朋友,” 15:15。这些关系,以及基督承认与更新灵魂具有的所有其它亲密关系,可以在这样的时刻生出何等的信心!哪一位丈夫,会在爱妻情急之中投入他怀抱时将她推开!哪一位父亲,会在爱子到他这里来求庇护,说,“父啊!我将我交在你手里”时,把大门向他关上!

 

第七,也是最后,神对祂百姓不变的爱,赋予他们信心,知道他们绝不会遭弃绝。他们知道基督对他们,在最后的时候和在一开始时是一样的:在死亡的剧痛中和在生活的安慰里是一样的;祂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约 13:1。祂不像世人爱的那样,只在兴旺的时候才爱;而是他们对祂来说是亲爱的,他们最兴盛的时候是这样,他们的美好和力量消失时也如此。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 14:8。思想所有这些事,把它们分开和聚集一起衡量,看看它们是否等同于一个完整的证据,证明这一点的真实,就是无论他们每一个人是否有理由像使徒那样说,提后1:12,“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直到那日”,临终的信徒都是既得着授权,也得着鼓励,要把他们的灵魂交在神手里。对于这一切的应用,你们可以在下面实际的推论中看到。

 

推论1。只有临终的信徒才得着授权和鼓励,如此把他们的灵魂交托在神手里吗?那么所有临死、不相信的人,对于他们的灵魂必然是何等愁苦不知所措?这样的灵魂要落在神手里,但这是它们的悲惨,而不是它们的特权:它们不是凭着信心被交托在怜悯的手中,而是因着罪落在公义的手里:他们的父不是神,而是魔鬼,约8:44。孩子岂不只应该去到他自己的父那里吗?除了神是创造他们的神这个关系以外,别无其它关系,他们没有前面提到的任何一样鼓励,可以把自己交托在神手里,而这关系没有新造,就根本无用。如果除此以外他们没有别的可以为他们的得救祈求,魔鬼可求的就和他们一样多。是新造的人,让第一次的创造再次被神看为是可喜悦的。

 

哦,可怕,哦,可悲的光景!一个可怜的灵魂被赶出屋子和家,不知道要往哪里去;它离开,马上落在公义的手中。魔鬼站在一旁,等着这样的灵魂(就像一条狗等着饼渣一样),神要把这灵魂扔给牠。这样的人的朋友,他们在用极好和体面葬礼尊荣他的尘土时,是何等没有,啊,根本没有想到那可怜的灵魂刚刚住在尘土之中,它的光景如何;现在它被暴露在何等可怕的窘况和危急之中!他可能会喊叫,确实他会,主啊!主啊!为我开门,就像在太7:22里讲的情形一样。但是这些枉然的呼喊是多么无用!他喊叫的时候,神岂能听他的呼求?伯 27:9。这是可悲的光景!

 

推论2。神要施恩接纳,信实保守圣徒死的时候交托给祂的吗?那么他们应当何等小心,保守神交托给他们,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为祂保管的事?你们死的时候有极大的交付要交给神,而你们还活着的时候,神有极大的交托要交给你们:你期望祂信实保守你们那时要交付给祂保守的,祂期望你们要信实保守祂现在交托给你们保守的。正如你们期望神在你们把自己的灵魂交托给祂时,祂要保守它们一样,哦,也要保守神交托给你们的。如果你们保守祂的真理,祂就要保守你们的灵魂。“你既遵守我忍耐的道,我必保守你,等等,” 3:10。向你的神尽忠,你就要发现祂对你是信实的。只要没有什么能把祂的真理从你手里夺去,就没有什么可以把你从祂手里夺走。“我们若不认祂,祂也必不认我们,” 提后 2:12。小心,免得你得着的那些产业,那些伴随着福音而来的祝福,显明是要你背弃福音的试探。有人说过,“信仰带来丰富 ,但是女儿吞噬了母亲。”你若背弃了神的真理,不忠待祂,又怎能期望得到祂的接纳呢?

 

推论3。如果信徒可以安全把他们的灵魂交托在神手里,那么他们可以何等放心,把所有较小的利益和较低的挂念交在同一只手里?我们应当把我们的灵魂交托给祂,却不把我们的生活、自由或安舒交托给祂吗?我们能把珍宝交托给祂,却不把琐事交托?你们在这个世界上享受的,无论是什么,与你们的灵魂相比,只不过是琐事罢了。肯定的是,如果你们能把你们灵魂的永生交托给祂,你们就是更能够把你们身体日用的饮食交托给祂。我知道有人会提出反对意见说,神已经按着有条件的应许,把今世之物赐给祂的百姓,而绝对的信心是绝不能建立在有条件的应许之上的。

 

但这反对意见的意思是什么?只要让你们的信心符合这些有条件的应许,就是相信,只要神看这些对你来说是好的,它们就要向你成就;你只要努力满足神所要求于你的条件,藉此神要得到更大的荣耀,你要得到更大的安慰;如果你为这些事情所作的祈求是出于纯洁的目的,为的是神的荣耀,不是满足迎合你的私欲;如果你对这些事情的愿望合乎中道,按照限量,满足于无限智慧的神看为是最适合你的分量;如果你使用神的方法去得到这些,就算你要因着缺乏而死,也不敢违背良心,或者犯罪;如果你能耐心等候神的时间,把你从困境中释放出来,而不是做任何匆忙犯罪的事,你就要肯定得着供应;纪念你灵魂的那一位,不会忘记你的身体。但是我们凭感觉,没有凭信心生活,眼前的事情比将来那不能看见的事,更大有能力激发我们的爱。求主为此让祂的百姓降卑。

 

推论 4。信徒在死的时候,可以把他们的灵魂交托给神,这是他们的特权吗?那么信心对神的百姓,无论生死,都是何等宝贵、何等有用的美德。

 

所有的美德都行了美好的事,但信心超越它们一切:信心是不死的美德,众美德的王;它配得被称作宝贵,彼后1:1。在今生它的福益和特权是无法言说的;正如没有它,人就不能安乐地活,同样没有它,人就不能安乐地死。

 

第一,我们还在这地上活着、行事为人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安慰和安稳都是从它而出;因为我们与恩惠祝福的源头,就是基督的联合,都是因着凭信心的缘故,弗3:17,“使基督因你们的信,住在你们心里。”没有信心,就没有基督:我们所有与神的相交都是因信: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来11:6。灵魂的生命是隐藏在这与神相交之中的,这相交是隐藏在信心里。所有从基督而来的交通取决于信心;因为看啊,正如所有的与神相交是建立在与神联合之上,同样出于我们与神联合和与神相交的,是我们所有与神的交通。所有使人复苏,得安慰、喜乐、力量的交通,任何促进蒙恩生命健康的事情,都是通过那首先使我们与基督联合、仍维系着我们与基督相交的信心而来;我们因信有大喜乐,彼前1:8 我们在顾念所不见的时候,里面的人得到更新,林后4:18

 

第二,正如我们的生,在这地上对它一切的支持和安慰,都是取决于信心,同样你看到我们的死,那时我们灵魂的安全与安慰,也是取决于我们的信心:没有信心的人,不能把他的灵魂交托给神,而是退缩离开神。信心能在你们临终躺在床上,这世界的光熄灭,地上所有喜乐止息时,给你们的灵魂作许多甜美服事:它能让我们看见另外那世界里所不见的,正在死亡的剧痛中,这些看见要把生命气息吹进你们的灵魂。

 

读者,只要想一想,当你的眼睛就要闭上,远远看见神,看见救恩的喜乐,这对你来说是何等安慰;信心不仅能看见坟墓以外的事(这要给人安慰),还能在它感受到所有感官方面的安慰根基摇动,在你脚下陷落时,紧紧在一个应许中抓住它的神,紧紧抓住基督:“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或作磐石),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远。”芦苇要倒下,但磐石是坚固的根基;是的,当灵魂不能再在这地上扎帐篷时,信心能把灵魂带到神那里,让它依靠在神身上,“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祢手里。”哦,宝贵的信心!

 

推论5。临终信徒的灵魂把自己交托在神手里吗?那么让这些人留下来的亲属不要像没有指望的人一样忧愁。一位丈夫,一位妻子,一个孩子,被死从你怀中夺去;但是思想他们被交托在谁的怀里,进入谁的怀中。他们在神的怀中,岂不比在你怀中更好吗?要是他们能忍住离开天堂那么久,回到你这里来,只是一个小时,他们看到你的眼泪,听到你的哭声和为他们发出的叹息,他们会是多么不高兴;他们会对你说,就像基督对耶路撒冷的女子所说的一样,“不要为我哭,当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女哭。”我在安全的陆地上,离开了一切的风暴和苦难。哦,只要你知道他们的光景,他们是与神同在,你对他们就不止是感到满意而已。

 

推论6。最后,我要以劝告的话作为结束。把灵魂交托在神手里,这是临终信徒的特权吗?那么你们盼望要在你最后时刻得安慰或平安的时候,务必要确保你们的灵魂在那时合适被交托在一位圣洁公义的神手中:务必要确保它们是圣洁的灵魂,它们若不圣洁,神就绝不会接纳它们,“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 12:14。“凡向祂有这指望的(就是得见神),就洁净自己,象祂洁净一样,” 约壹 3:3。努力追求圣洁,这是与在理性上希望蒙福不可分地联系在一起的。你要把一件不洁净、污秽、被玷污的事情交在至圣洁的神纯洁的手中吗?哦,要确保它们是圣洁,已经在爱子里得悦纳,否则它们离开现在居住的这些帐篷时,它们就有祸了。那时蒙恩的灵魂可以安心地说,主耶稣,我把我的灵魂交托在祢手里!哦,让那时可以如此说的人,现在说,

 

为着耶稣基督感谢神。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