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他们就把耶稣安放在那里。— 约 19:40-42

他们就照犹太人殡葬的规矩,把耶稣的身体用细麻布加上香料裹好了。在耶稣钉十字架的地方有一个园子,园子里有一座新坟墓,是从来没有葬过人的。只因是犹太人的预备日,又因那坟墓近,他们就把耶稣安放在那里。—约 19:40-42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你们已经听了临终的耶稣所说最后的话,把祂的灵魂交在祂父手里。现在这世界的生命被挂在木头上死了,世界的光有一段时间被愁云惨雾遮蔽。公义的日头落在死之地和死阴中。主死了,腰间挂着阴间钥匙的祂,现在自己被锁在坟墓里。

 

你们所有这些耶稣的朋友、爱祂的人,今天被邀请来参加祂的葬礼:自从人开始挖掘坟墓以来,从来没有一场葬礼是像这样的。“你们来看安放主的地方。”在这三节经文中,有关于这场葬礼不寻常的六个具体方面。

 

1.为此作的预备,这主要在两个具体方面,就是求得到身体,用香料抹这身体。若不恳求,祂的朋友就不能将祂的身体下葬,他们要求审判祂的那官,作为恩惠从他那里得到这身体。按法律尸首是由彼拉多处理,他判定这身体要受死,就像那些被绞死的人,他们的尸首由法官按自己的意思处置。当他们从彼拉多那里得到这身体,他们用细麻布加上香料把它裹好。但有何必要用香料抹这配得称颂的身体呢?祂自己的爱就是那香气,足以让祂身体在祂历世历代百姓的记忆中保持甜美;然而,因着这件事,他们要按他们所能的显明对祂的亲爱。

 

2. 把祂的身体背负到下葬它坟墓的人,亚利马太人约瑟尼哥底母,两个秘密作门徒的人;他们都是有身份有尊荣的人:没有人能想到,在如此危险的时候,这些人会如此勇敢为基督站出来;在基督活着的时候,惧怕到祂这里来(晚上除外),而在祂死的时候,会公开、大胆显明出对基督的爱。但现在那些更响亮、更公开承认相信祂的人走了,热心和勇敢的灵临到在他们身上。

 

3. 在埋葬之后来服事的人,是那些从加利利跟着祂来的妇女:当中只列出了两位马利亚西庇太儿子的母亲(马可称她作撒罗米)的名字。

 

4. 他们把祂安葬在其中的那坟墓。这是约瑟的新坟墓,他在接近我们主在那里死去的各各他的一个园子里预备的。关于这坟墓有两个特别的地方,这是另外一个人的坟墓,这是一座新坟墓。这是另外一个人的坟墓,因为在祂死的时候,祂没有自己的地方安葬自己的身体。正如祂在其他人家里生活,同样祂躺在另外一个人的坟墓里;这是一座新坟墓,从未埋葬过人。无疑在这件事当中有神极大的护理;因为要是在祂之前已经有任何别的人埋在那里,这就会成为冲击祂复活的可信、毁谤祂复活荣耀的口实,假称从中复活的,是前面某个人的身体,而不是主的身体。当中也有关于那预言,赛53:9的神的护理之工,这预言要在祂下葬时应验,“祂虽然未行强暴,口中也没有诡诈,人还使他与恶人同埋;谁知死的时候,与财主同葬。”

 

5. 身体在那坟墓中的安置。确实这里没有提他们把祂安放在祂坟墓中时叹息流泪,然而我们大可以认为,他们不乏这样多多表明他们的忧愁;正如祂死的时候,他们哀哭捶胸,路23:48,同样无疑祂死的时候,他们安葬祂内心消化,在祂坟墓中热泪盈眶。

 

6. 最后,经文最后一个特别的具体之处,就是祂葬礼的安排充满庄严,所作的一切都适合祂降卑的地位:这确实是一个安排得当的葬礼,是按照紧迫的时间,当时事情光景所允许的进行;但根本没有关注任何浮华和外在的事情:人几乎没有加给它任何尊荣的记号,只有上天用各样的神迹作为赋予它装饰,按照它们当得的地位被人提到。就这样祂被安葬在祂的坟墓里,在当中,祂在死亡的领地,在黑暗和被人遗忘的地方持续过了三个不完整的白天与黑夜:部分是对应约拿这个预表,部分是向世人证实祂死的确切。由此我们的观察就是,

 

教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尸首被一小群祂自己的门徒庄严埋葬,持续在死的光景中有一段时间。

 

这个观察包含着由几位福音书作者笔触如此清楚和忠实向我们传递的事实。我们为预备作应用,只需要回答这两个问题:为什么基督还要有葬礼,因为跟在祂死后的,很快祂就要复活;基督有什么形式的葬礼?

 

第一,为什么基督要有任何葬礼,因为在其他人通常死了,还没有被埋葬之前的那段时间里,祂就要从死里复活;要是它继续不下葬,也不会见朽坏,因为祂的身体从未被罪玷污。为什么?虽然按照其他人需要下葬的所有理由,祂的身体根本不需要下葬,然而祂下葬,有四个很重要的目的和原因。

 

原因1。第一,基督下葬是必须的,为的是确认祂死了;否则人就会看这是一场骗局:因为,既然他们对于祂的复活,是毫不犹豫如此大大欺骗世人说,“夜间祂的门徒来把祂偷去了”,同样,要不是祂这样用香料抹了和埋葬了,他们就会更加立刻否认祂的死和复活。但这是切断了一切假装的口实,因为按照他们用香料保存尸首的方法,祂的口、耳朵和鼻孔都要填满他们的香料;用麻布缠裹,被安放在坟墓中有足够长的时间,向世人完全保证,祂肯定是死了;所以祂里面不可能还有潜伏着的生命力。因为我们的永生是被包裹在基督的死里,这样它得到证实,就是再肯定不过了。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神的护理之工在祂的埋葬和埋葬方式方面有特别安排。

 

原因2。第二,祂一定要被埋葬,以此应验之前的预表和预言。祂住在坟墓里,这是由约拿三天三夜住在大鱼腹中预示出来的,太12:40。同样人子也必须在地心里度过三天三夜。是的,先知已经描写祂埋葬方式这件事本身,在祂出生之前很久,就预言祂的身体要被安放在怎样的坟墓里,赛53:9,祂“与恶人同埋,与财主同葬”,用这说法来说那是财主的约瑟的这坟墓,指出圣经的话是不能不应验的。

 

原因3。第三,祂一定要被埋葬,以完成祂的降卑;这是祂在降卑光景中能达到的最低地步。他们将我安置在死地的尘土中:祂不能被安置得更低;如此之低,以致祂必须垂下祂配得称颂的头,否则就不能降卑到最低。

 

原因4。第四,但是祂被埋葬极大的目的和原因,就是在死自己的权势范围和领地之内胜过死;这对坟墓的得胜,让圣徒高唱那首得胜的得救之歌,林前15:55,“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如果耶稣不是在我们之前,为了我们躺在坟墓中,轮到我们躺在里面时,我们的坟墓对我们就不会如此甜美和安适。死是一条龙,坟墓是它的巢穴,一个恐怖可怕的地方;但是基督进入它的巢穴,在当中与它搏斗,永远胜过了它,解除了它所有恐惧的武装,不仅让它不再有害,还使它对圣徒来说变得极其有益,成为安歇的床榻,满有香气的床榻;他们只不过是进到基督的床榻之上,祂在他们之前曾在那里躺卧。出于这些目的祂必须要被埋葬。

 

第二,接着让我们来看基督有什么形式的葬礼?

 

如果我们专心观察,就会发现当中有很多值得留意的特征。

 

第一,我们要发现这是一场非常隐蔽和私下的葬礼。当中没有外在的排场或威武表现:基督活着的时候不追求这些,这也绝不适合祂死的目的和方式。祂的死是刻意降卑,讲求排场与这样的目的不符;另外,祂是死在十字架上,这样死的人,他们的葬礼不习惯有极多的仪式和排场。与外在的荣耀,以及地上大人物通常的葬礼相比,有三件事表明这是一场非常卑微和隐蔽的葬礼。就是,

 

1. 主的尸首不象其他人平常的做法那样,从祂自己家中带到坟墓,而是从十字架上取下。他们为此向审判官发出恳求。要是他们得不到这恩准,祂的尸首就会被埋在各各他了,就会被塞在十字架下挖的一个坑里了。

 

2. 正如首先要求得祂的尸首,然后埋葬,同样只有一群非常贫穷人的来参加葬礼:几位忧愁的妇人跟在尸首之后。其他人由他们的亲人和朋友送到坟墓那里去;门徒都四散离开祂,在祂死的过程中和死后都害怕不敢认祂。

 

3. 那些定意要给祂送葬的少数几个人,出于时间紧迫,不得不非常匆忙地将祂下葬。时间很短,他们接受马上能找到的坟墓,在那天夜里快快将祂送到里面,因为马上就要预备逾越节了。这就是主的身体得到的隐蔽的葬礼,就这样地上万王的王,掌管死和阴间钥匙的王,被安放到祂的坟墓里。

 

第二,虽然人不能给这葬礼加上什么尊荣,上天却给它加上几个荣耀的徽号:用若干神迹给它加上装饰,这些从祂身上除去了祂死的羞辱。这些神迹发生在祂下葬之前,或与它同时发生。

 

1. 有那异常和超自然的日食;自从日头第一次在天上发光以来,这样的日食是从未见过的;日头看到这如此可悲的景象就昏厥,用黑色笼罩整个上天。看到这日食,就让一位远在这空前悲剧发生之地之外的伟大哲学家大声说道:“不是自然界的神现在受苦,就是世界的框架现在散乱了。”同样这位迪奥尼修斯,在写信给一位不愿接受基督教信仰的哲学家 亚波乐芬尼,希望要说服他时说:“你怎么看基督被钉十字架时的那日食?我们两人岂不都在希利奥波利斯,站在同一个地方吗?我们岂不是看到月亮以一种新的样子跟随日头:不是会合在一起,而是从九点直到晚上,因着大自然不为人知的原因,直接与太阳相对吗?你那时候岂不是大大惧怕,对我说,哦我的迪奥尼修斯,这些是天象何等奇怪的信息呢?”

 

在其它历史记载中,这样的超自然日食是未曾有过的;因为那时月亮是圆月,不是在与太阳会合,而是在与太阳相对的时候。从六点到九点,日月一同出现在天空正中;但在晚上它出现在东方,它原本的位置,与太阳相对。然后神迹般地从东方回到西方,不是经过太阳,在它之前在西方落下,而是与太阳为伴,有三个小时时间,然后再次回到东方。而在所有其它自然的日食当中,影子总是从太阳球体的西面部分开始,那部分也是首先重新变亮的;在这次日食中很是相反;因为虽然月亮与太阳相对,远离它整个天空之远,然而在神迹般的迅速之间它赶上太阳,首先让它东面部分变黑,不久遮蔽它的整个球体;这让全地都黑暗了;就是正如一些人说,是整个地球;或者像其他人说的,是整个犹太地;或者像其他人所说,在整个地平线上,地平纬度和纬度相同的所有地方,这是最有可能的情况。

 

第二,正如基督的葬礼有如此神迹般的日食作为装饰,这日食让天地哀哭;同样磐石崩裂,圣殿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坟墓开了,已睡圣徒的身体多有起来的,他们进到圣里,许多人看见他们。磐石崩裂是神强烈忿怒的标记,鸿1:6,显明祂能力浩大;让他们看到他们配受什么,祂能向他们这些犯下如此可怕证据确凿的罪的人做些什么;虽然祂此刻选择在没有生命的磐石上,而不是在内心如磐石般刚硬的罪人身上表现出这忿怒可怕的果效,但这件事特别让世人知道,死去的不是别人,正是神的儿子;这由这些同时发生的神迹进一步表明出来。

 

至于幔子裂为两半,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神迹,清楚表明所有的礼仪现在已经成就并被废去了;现在不再有幔子了;也表明信徒现在已经可以最自由地进入天堂。就在幔子裂开的那一刻,那位大祭司正在至圣所里执行职务,把祂从其余的人面前隐藏起来的幔子裂开,他们就无阻隔地看到祂在至圣所里做工;这是关于我们这位大祭司的一个生动画面,我们现在凭信心看见祂在天上做为我们代求的工作。

 

坟墓开了,这清楚表明基督下到坟墓中去的计划与目的;使它不得辖制圣徒的身体,而是要被基督征服摧毁,让祂赎买脱离坟墓、属于祂的人可以像猎物脱离它的利爪一样得以脱离;那些在此时起来,向圣城中许多人显现的圣徒就是这事的实例。我们主的葬礼就是这样由人手安排,它就是这样得到从天而来神迹的装饰。

 

应用。我们现在已经看到耶稣下葬;祂腰间挂着阴间和坟墓的钥匙 ,自己被锁在坟墓中。对现在躺在坟墓中的祂,我要说什么好呢?我要承担来对你们述说祂是怎样的一位,祂做了什么,受了什么样的苦,配得到什么吗?哎呀!面对这样的工作,天使也要停下来张口结舌。我要真的说,就像拿先斯的贵格利论到巴西流一样,“除了祂自己的舌头,就无其它口舌能充分举荐和赞美祂。”祂是公义的日头、生命的源泉,爱的包裹。在那日,对于祂人可以说,这里埋葬着可爱的耶稣,在祂身上珍藏着一位愤怒的神要求得满足所需的一切,一位空无一物受造之人要得完全所需的一切;在祂之前无人像祂,在祂之后无人兴起与祂可比。有一个人说:“如果每一片树叶,每一片青草的嫩芽,不,所有的星星,海沙和原子,如此多的灵魂和撒拉弗,他们的爱在自己里面每一刻增加一倍,直到永远,都无限不及祂当有的价值和卓越。设想有一个受造之人,由创世以来最好之人曾经有过的一切最好天赋构成,在他身上你看到一位温柔的摩西,一位强壮的参孙,一位信实的约拿单,一位俊美的押沙龙 ,一位富有和有智慧的所罗门;是的,除此之外还加上所有天使的聪明、力量、灵巧、灿烂和圣洁,这一切加上只不过是等于这位无与伦比的耶稣的一个阴影而已。”

 

另外一人说:“有谁曾用天平衡量过基督呢?有谁曾经见过在祂里面那荣耀的详细和长阔高深!哦如此的天堂,只是远远站着观看,如此的爱,对祂的盼望,直等到时间的纺线被剪掉,这伟大的创造之工化解!哦,只要我能与大群的天使和撒拉弗、现在得荣耀的圣徒合在一起,可以在全世界面前唱一首对基督新的爱之歌!对在基督里新展现的宝藏,我是用心惊奇。要是每一根指头、每一个肢体、骨头和关节,仿佛就像燃烧这阴间最热之火的火把,我希望它们能够永远向那有名的植物、那尊贵崇高的王、我主耶稣发出爱的称颂,赞美的高歌。但是哎呀!祂的爱在我里面充满,找不到出口 我妨碍了对祂的赞美,不,我不晓得可以把基督比作什么,祂有何价值。所有的天使,所有得荣耀的人,对祂的赞美都不及当有的一半。谁能高举祂,或是发出对祂一切的赞美呢?哦,若我能赞美祂,我就心甘因爱祂而死。哦,我向神求,让我能把我的赞美向我那无与伦比深爱的主发出,把对无可比的主耶稣的爱歌发出到围墙之外,让它们在众人和天使面前,落在祂的膝上! 但是当我述说了关于祂的事,直到我头撕裂为止,我都不过只是什么也没有说;我可以再开始。一位神,一位神,这是世界的奇妙!把千千万万新造世界里的天使和选民合在一处,乘以千千万万倍,让他们内心和口舌比侍立在祂面前的六翼撒拉弗内心和口舌灵巧宽广千万倍;当他们说完所有荣耀赞美主耶稣的一切话,他们还是不过是说了一点点,或者什么也没有说。哦,愿我能颂赞上主,口舌述说极尽!但我天天惊叹,面对祂无比的爱深感惊奇。”

 

就这样,倾慕祂的朋友稍微表达了祂的卓越,如果他们作了什么,那就是他们表明要按祂当得的赞美祂,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相信的人啊来看,凭信心看被包裹起来死去的耶稣,说道,哦,这是祂,教会论到祂说“我的良人白而且红”:祂的红润现在消失了,一种死的苍白遍布祂全身,但祂仍像以往一样可爱,是的,一样全然可爱。

 

如果大卫哀叹扫罗约拿单的死,说道,“以色列的女子啊!当为扫罗哭号。他曾使你们穿朱红色的美衣,使你们衣服有黄金的妆饰;”我就更可以说,锡安之子啊,为耶稣哭号,祂曾使你们穿义袍,使你们有救恩的妆饰。

 

祂离开荣耀的宝座,离开父无可言说喜悦的胸怀;来取了肉身,作成完全的圣洁;击破又多又大的拦阻(你极大的不配,神和人的怒气),靠着爱的力量,把救恩带到你的心中。带着信心思想这一点的人,能不感受到把祂带到死的尘土之间的那爱,无法自持,与那位教父一道惊叹,“我的主被钉在十字架上”吗?但我不再泛泛而谈,而是用以下的必然推论,从基督的葬礼中吸取具体要点供你们应用。

 

必然推论1。基督就是这样被埋葬了吗?那么若是可行,基督徒当中有一种正派哀伤的葬礼, 这是值得称赞的事。

 

我知道圣徒的灵魂无需挂念他们的身体,他们也不担心身体在这地上会得到何等待遇;然而它们当得一种尊敬,因为它们是在其中事奉神的殿,受到那些曾经住在其中的圣洁之人的尊荣,即使身体死了,这样做也是因为它们与基督关系的缘故;有一天当它们要改变,变得与基督荣耀的身体相似,要有荣耀加在它们之上。因着这些特别的缘故,他们的身体配得尊敬的对待,这也是因着人道的缘故,所有人的身体要要得这尊重。

 

不得下葬,这被看作是一种审判,传 7:4。或者我们被塞进一个坑中,没有人为我们哀哭,这就是一件可悲的事。我们在圣经中看到有很多严肃哀伤的葬礼,在其中神的百姓充满感情地向圣徒的尘土致尊重与敬意,深深感受到他们的价值,因着他们被接走,世界承受何等巨大的损失。基督的葬礼按照时间容许的,当中有极大的庄重严肃,虽然祂生死都与一切排场无关。

 

必然推论2约瑟尼哥底母在如此危险的时候如此勇敢恳求要得到这身体,给它下葬吗?那么让这常常成为对坚强基督徒的警告,警告他们不要藐视软弱的人,向他们夸口。你在这里看到几个可怜、忧伤和胆怯的人,其他门徒宣告准备与基督同死时,他们害怕让别人看到自己与基督在一起;然而当试炼真的临到时,那些人逃跑了,这些人挺身而出。如果神离弃坚强的人,帮助软弱的人,软弱的人就要像大卫一样,强者就如麻线一般。我说这话,不是为了拦阻人努力提高内在的美德直到极尽;因为经验一般告诉我们,神是按照内在美德的程度赐下帮助人的恩典;但我说这话,是要预防坚强基督徒易犯的罪,就是藐视软弱的人,求神使用像我们面前这样的例子和榜样来纠正这罪。

 

必然推论3。从中我们得到帮助,认识基督为我们经历的降卑是何等之深,看祂的爱把祂从哪里带到哪里。祂有神的样式,成为一个受造物,这已经是无限屈尊,但这还不够;而且祂成为一个人,较低一等的受造物;而且成为一位穷人,一生时间在贫穷和遭人藐视中度过,还为我们的缘故成为一具尸首。哦这是何等的爱!

 

神儿子越深深降卑,这对我们来说必然就越能满足神公义的要求,因为正如它让我们看到罪的险恶,要配受这一切,同样它也显明基督完全满足神公义,藉此祂弥补了那破口。哦,这确实是深深的降卑!祂现在变得和祂自己何等不同!祂看像是神的儿子吗?什么!神的儿子,所有天使敬拜的那一位,在一个晚上被三四个人快快葬在祂的坟墓里!用这种方式从各各他被带到坟墓,躺卧其中一段时间,好像被死俘虏!从来没有像这样的光景变化的,这世上从未听过有这样的降卑。

 

必然推论4。从基督的这葬礼生出对信徒最纯全和强烈的安慰,抵御对死和坟墓的惧怕。如果耶稣真的在你之前已经躺在坟墓里,那么让我告诉你,正如耶和华对雅各所说的那样,创46:2,3 “你下埃及去不要害怕,我要和你同下埃及去,也必定带你上来。” 思想耶稣基督以及亲自躺在坟墓中,这就给了神的百姓多重鼓励,胜过对坟墓的惧怕。

 

第一,坟墓接收、但不能摧毁耶稣基督:死吞没了祂,就像大鱼吞没了祂的预表约拿一样,但它吞下他,却不能把他消化,而是快快又把他交出来。现在基督作为信徒共同的元首和代表躺在坟墓中,这要给他们心中注入何等安慰:因为基督自身的身体如何,祂奥秘的身体也要如何:坟墓不能拘禁祂,它也绝不能拘禁他们。基督脱离祂坟墓的这复活,正是我们盼望脱离我们坟墓复活的根据。“基督已经从死里复活,成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 林前 15:20

 

第二,正如基督身体被安放在坟墓时,这身体和神性之间的联合没有解散,同样当信徒的身体要被安放在坟墓时,基督和信徒之间的联合也不能解散。确实,祂灵魂和身体之间肉身的联合有一段时间解散了,但位格的联合从未解散,不,一刻也没有解散:那身体在坟墓中时,是神儿子的身体。同样,我们灵魂和身体肉身的联合因死解散,但是我们和基督之间奥秘的联合,是的,就连我们的尘土与基督的联合,也是绝不能解散的。

 

第三,正如基督的身体在坟墓中,在盼望中安息,肯定要在那盼望中有份;圣徒躺卧在尘土中时,他们的身体也同样如此:基督说,“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 16:9-11。同样圣徒是带着盼望把他们的身体交付给尘土:“义人临死,有所投靠,” 14:32。正如基督的盼望不是徒然的盼望,他们的盼望也必不徒然。

 

第四,也是最后,基督在我们之前躺在坟墓中,已经相当改变了坟墓的性质;所以它现在和从前不再一样:它曾经是咒诅的一部分。“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这是那警告,以及对罪咒诅的一部分。坟墓曾经有监狱的性质和用途,囚禁罪人的身体等待最后那大日的审判,然后把他们交在一位伟大可畏之神的手中;但现在它不是牢狱,而是安歇的床榻:是的,是熏香的床榻,基督在我们之前曾在其中躺卧。这样想到坟墓,这真是甘甜;“他们进入平安,各人在床上安歇,” 57:2。哦,让信徒不要惧怕坟墓。一脚已经踏进天堂的人,无须惧怕用另外一脚踏足坟墓。“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 23:4

 

对于在基督之外的人而言,坟墓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地方;死是主使用来逮捕他们的军士,坟墓是主关押他们的监狱。当死把他们拉进坟墓,它拉他们进去,就像狮子拉猎物进巢穴吞噬一样。你看到这一点,诗49:14,“死亡必作他们的牧者。”死亡全权辖制着他们,罗5:14。虽然最终它要把他们再交回给神,然而他们永远躺卧在所在之处,要比他们复活得这样的结局更好;因为他们被带出坟墓,就像被定罪的囚犯被带出监牢,去接受行刑。但圣徒的情形并非如此,他们在坟墓里睡了的时候,坟墓对他们来说是接受特殊待遇的地方(感谢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们醒来的时候要歌唱,他们醒了的时候,得见祂的形象,就心满意足了。

 

必然推论5。最后,因着基督躺卧在坟墓中,祂的百姓就因此收获如此的特权;你要希望在坟墓中得着安歇安慰,就要确保现在与基督联合。

 

犹太人的一个古老风俗,就是把丰富的宝藏放在坟墓,与他们的朋友在一起,也大大装饰他们的坟墓。据说赫卡奴斯打开大卫的坟墓,从中取出三千他连得的金银。很多人据此来解释迦勒底人的那举动,耶 8:1,“耶和华说:‘到那时,人必将犹大王的骸骨和他首领的骸骨等等,都从坟墓中取出来,抛散在日头、月亮和天上众星之下,’”等等。这被看作更多是贪婪之举,多于是残暴之举:他们要洗劫他们坟墓,获取与他们的骨头一同藏在其中的财宝。你们很多人的情形可能是这样,就是你们没有贵重的东西可以用在你们的葬礼上,所用的也不大可能灿烂辉煌;没有宏伟的纪念碑,没有隐藏的珍宝;但如果基督是属于你们的,你们把这与自己一同带到坟墓里,这就比世上一切金银更好。如果你们的棺材是用黄金打造,或者你们的坟墓镶嵌了厚厚一层闪闪发光的钻石,你们会因此变得更好吗?但如果你们是躺卧在主里,就是在主里有份,与主联合,你们就带着安慰六重的根基与自己一道下到坟墓里,世上的财宝都买不到其中最小的一样。

 

第一,信徒随身带下坟墓的第一重安慰根基,就是神与祂自己的尘土坚定持守的约,在这尘土在坟墓中由神所定停留的一切日子里,这约都得坚固。基督对我们说的这话如此意味深长,太22:31,32,“我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 就是说,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在肉身上都死了;但由于神在他们死了很久之后,宣告自己仍是他们的神,所以他们仍活着,代表性地向神活着;他们活着,就是他们约的关系仍然活着。使徒说:“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 14:7,8,9。这是何等的鼓励!我在死的光景中是主的人,就像我在活着的光景中一样:死终结了所有其它的关系和结盟,但是约的结盟不会在坟墓中朽坏,那尘土依然属于主。

 

第二,正如神与我们身体本身的约是不可破的,同样神对我们这尘土本身的爱也是不可分离的。“我是亚伯拉罕的神。”神带着喜悦从天看着祂圣徒的坟墓,带着满足看着那堆尘土,而曾经爱这尘土的人现在看它,是不可能不带着厌恶。使徒讲得清清楚楚,罗8:33 ,死不能将信徒与神的爱隔绝。正如在一开始,并不是我们肉身的英俊或美丽吸引、让祂爱我们;同样,当那美貌不再,我们成为所有肉体之人厌恶的对象时,祂也不会停止不爱我们。当一位丈夫不能忍受见妻子,或者妻子不能忍受见丈夫,而是像亚伯拉罕对他所爱的撒拉说的那句话一样,说到他们曾经亲爱、让他们欢喜的人,“我好埋葬我的死人,使她不在我眼前;”然而就在那时主仍像从前一样喜悦人。金匠珍惜他的金粉,不及神珍惜祂圣徒的尘土,因为所有这些宝贵的微尘都与基督联合。

 

第三,正如神的爱要与你们在坟墓中同在,同样神的护理要安排你们的坟墓,安排它们在什么时候为你们挖掘。肯定的是,直到你们适合被安放其中,祂是不会为你们挖掘坟墓:祂要在最好的时候带你们进入当中,伯5:26,“你归坟墓,好象禾捆到时收藏:”在神收藏你们入库前,你们要成熟预备好了。圣经论到大卫,“大卫按神的旨意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就睡了,”徒13:36 啊,如此安排我们的死的神的旨意,是何等圣洁和智慧的旨意!我们的意思要由它定,这是何等同样圣洁智慧?

 

第四,如果你们在基督里,正如神的约在坟墓中仍对你们坚固,祂的爱不与你们的尘土隔绝,祂的护理之工要命定何时为你们挖掘坟墓,同样接着的一点,在你们躺卧在坟墓中之前,祂的赦免已经松开你们身上一切罪责的捆绑:所以你们将不再死在你们的罪中。啊朋友,这是何等的安慰!你们在坟墓中,是主的自由人!与罪同床,这很糟糕,与罪同眠坟墓,这更糟糕。“你们要死在罪中”,约8:24,这是一条严重的警告。活着被扔进龙和蛇的深坑,强如死在你们的坟墓中,与你们的罪同在一处。哦,有何等可怕的话说,伯20:11,“他骨头有青年之罪,要和他一同躺卧在尘土中”!(作者使用的英文圣经如此作,译者注。)但所有的圣徒是被解救脱离了罪在坟墓中的纠缠。神完全、白白和最终的赦罪已经把罪责挡在你们的坟墓以外。

 

第五.你们无论何时下到坟墓,都要发现坟墓的敌意已经被基督击杀:它不再是仇敌,不,你们要发现它对你们是友好、享有特权的地方:对你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人来说,它是甘甜,就像对于一个疲倦充满睡意的人来说,安静房间里一张柔软的床榻一样,所以圣经说,林前3:2122,“死是你们的;”你们的是一种特权,是你们的朋友;在那里你们要发现在耶稣里甜美的安息,不再匆忙、痛苦和忧愁。

 

第六,作为结束:如果你们在基督里,要明白这一点,使你们得到安慰,就是你们自己的主耶稣基督掌管着死亡一切房间的钥匙:正如祂打开死的大门让你们进去,同样当你们醒来,祂要为你们再把它打开,让你们出来,你们在当中睡觉时,祂自己要在你们身边警醒守望。祂说,“我拿着死亡的钥匙,”启1:18。哦,那么如果你们希望在死的房间里得到平静安息,就与基督联合吧。与基督同在,一座坟墓就是一个舒适的地方。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