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诗篇第137

 

有好几篇诗篇,人认为是在犹太教会后期写成,那时预言接近到期,旧约圣经正典准备封闭。但这些诗篇中,没有一篇是像这篇一样,如此清楚表明是在后期写成,是在神的百姓被掳巴比伦,被那里傲慢压迫他们的人侮辱的时候,很有可能是接近他们被掳的后期;因现在他们看到,巴比伦被毁,正快快临到(8节),他们就要得释放。这是一篇哀伤的诗篇,是一首哀歌;七十士译本把它算作是耶利米的一首哀歌,点名说他是作者。在此,I. 忧伤被掳之人不能以自己为乐,1-2节。II. 他们不能取悦傲慢压迫他们的人,3-4节。III. 他们不能忘记耶路撒冷,5-6节。IV. 他们不能忘记以东和巴比伦,7-9节。我们在歌唱这篇诗篇时,必须因教会挂念的事,特别是在患难时挂念的事而大大受感动,让我们的心接近神百姓的忧愁,以时候到了,教会要得救,它仇敌被毁的前景安慰自己。但要小心避免一切针对个人的仇恨,不要使我们的献祭混杂有怨恨的酵。

 

137:1-6

 

137:1我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一追想锡安就哭了。

137:2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

137:3因为在那里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

137:4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

137:5耶路撒冷啊!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

137:6 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于我所最喜乐的,情愿我的舌头贴于上膛。

 

我们在此看到锡安的女儿被乌云笼罩,住在巴比伦的女儿当中;神的百姓流泪,但是流泪撒种。请观察,

 

I. 他们的遭遇和他们的精神所处的可悲光景。1. 他们被强制坐在巴比伦河边,在异乡,远离故土,被俘虏带到那里。巴比伦之地,现在对这民成了为奴之家,正如在他们开始时的埃及一样。征服他们的人让他们住在河边,目的是在那里使唤他们,让他们划船做苦工;或者也许是他们选择这地,因这地方是最令人哀伤之地,所以最切合他们忧愁的精神。如果他们一定要在那里盖造房屋(耶29:5),那不可在城市,人聚集的地方,而是在河边,独处之地,可以用泪水掺和河水。我们看到他们一些人在迦巴鲁河边 (结1:3),其他人在乌莱河边,但8:22. 在那里,他们坐下,苦思他们的惨况,沉浸在忧伤之中。耶利米曾教导他们负这轭时要独坐无言,当口贴尘埃,哀3:28-29。“我们坐下,就像期望留下来的人要做的一样,并且满足,因为神的旨意就是事情必须如此。”3. 想到锡安,这让他们眼泪夺眶而出;这不是突然情绪激动哭泣,好像我们有时落入苦难,让我们吃惊时一样;但这些是刻意的泪水(我们坐下哭了),因思想流泪 我们一追想锡安就哭了,锡安,圣殿建在其上的那圣山。他们对神的殿的爱,吞没了他们对自己家的挂念。他们追想锡安从前的荣耀,自己在锡安院宇中得到的满足,哀1:7耶路撒冷在困苦窘迫之时,就追想古时一切的乐境,诗42:4。他们想起锡安目前的荒凉,可怜他的尘土,这是一个好的迹象,表明神眷顾它的时候不远了,诗 102:13-144.他们放下乐器(诗137:2): 我们把琴挂在那里的柳树上。(1.) 他们用来给自己消遣娱乐的琴。这些他们放在一边,这既是因为这是对他们的审判,因神叫他们哭泣哀号,他们就不应当使用乐器(赛22:12),也是因为他们的心如此哀伤,以致无心使用;他们随身带着琴,也许为的是要使用它们舒缓他们的悲伤,但这愁苦证明是如此强烈,以致不容这样尝试。音乐使一些人哀伤。对伤心的人唱歌,就如碱上倒醋。 (2.) 他们敬拜神用的琴,利未人的琴。这些琴,他们没有扔掉,希望再有机会使用,但把它们放在一边,因为现在它们没有用处;神已经使他们的节期变为悲哀,歌曲变为哀歌,这就为他们安排了其它要做的事,摩8:10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他们没有把他们的琴藏在草丛,或者岩洞里;而是挂在看得见的地方,还让他们看见,就因这可悲的改变深受感动。但也许他们这样做是有错的;因为赞美神,这从来就不是不合时的;祂的旨意就是凡事谢恩,赛24:15-16

 

II. 他们在这哀伤光景中的时候,仇敌看待他们,诗137:3。他们已经掳掠他们离开本乡,在他们被掳到的地方抢夺他们,把他们仅有的一点点夺走。但这还不够;要让他们苦到尽头,他们羞辱他们:他们要我们歌唱作乐。在此,1. 这是非常野蛮不人道;即使仇敌,落难人也当同情,而非践踏。这表明,人若谴责那些因从前喜乐失去,或现今忧愁就烦恼的人,他们就是有一种卑贱龌龊的灵;或这是挑战那些我们知道是不合宜作乐的人。这是给遭受患难的人加增患难。2. 这非常亵渎不敬虔。他们若不唱曾用来敬拜神的锡安的歌,仇敌就不罢休;所以仇敌提出这要求,就是好像伯沙撒一样毁谤神祂自己,那时他用圣殿里的器皿饮酒。他们的仇敌因他们的荒凉嗤笑,哀1:7.

 

III. 他们用来承受这些虐待的忍耐,诗137:4。他们已经把琴挂上,不愿再用,不,他们不愿讨好那些受他们摆布的仇敌;他们不愿照愚昧人的话回答愚昧人。不应满足亵渎嘲笑之人,不可把珍珠扔在猪前。恶人在他面前的时候,大卫谨慎,连好话也不出口,诗 39:1-2 他们举出的理由非常温和敬虔: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他们不是说:“我们如此悲伤,怎能唱歌呢?”如果这是全部的理由,他们可能就会迫使自己不得不为他们的主人唱歌;但他们是说:“这是耶和华的歌;这是神圣的事;这是圣殿事奉专用的,所以我们不敢在客旅之地,在拜偶像的人当中唱这歌。”我们绝不可用任何归给神的事情服务一般的欢乐,更不用说亵渎的欢乐了,人有时要用信仰方面的沉默尊荣神,就像他们用信仰的发声尊荣神一样。

 

IV. 即使他们现在身处巴比伦,他们仍保留对耶路撒冷,他们举行严肃会的城的爱。虽然他们的仇敌嘲笑他们,说他们讲耶路撒冷讲得太多,甚至溺爱过分,但他们对耶路撒冷的爱没有丝毫减退;他们可能因此受讥讽,但绝不因受讥讽而退缩,诗137:5-6。请观察,

 

1.这些敬虔的被掳之人如何坚持爱耶路撒冷。(1.) 他们头脑充满对它的爱,它总是存在他们思想里;他们记念它,他们不把它遗忘,虽然他们已经长时间离开;他们很多人从未见过它,除了听说的,从圣经里看到的以外,就对它一无所知,然而它是刻写在他们手心上,就连它的废墟也不断浮现他们眼前,这就是他们相信时候到了它要得复原这应许的证据。他们每天祷告的时候,打开朝耶路撒冷的窗户;那么他们又怎能把它遗忘呢?(2.) 他们心里充满它。他们看它过于他们所最喜乐的,所以记念它,不能把它忘却。我们所爱的,我们爱去思想。以神为乐的人,为了神的缘故,以耶路撒冷为他们的喜乐,看它过于他们喜乐排在前头,在这世上对他们最宝贵的事,不管这是什么。敬虔的人看集体的益处过于任何个人的满足 喜乐,不管那是什么。

 

      2. 他们何等坚定,决心要保持这种爱,他们以若放弃这爱,就让灾祸降在自己身上的庄严咒诅,表明这种决心:“如果我忘记我国的信仰,以致用我的歌,我的琴取悦巴比伦人,或赞美巴比伦的神,就让我永远失去歌唱和弹琴的能力。让我的右手忘记技巧”(除非枯萎,否则擅长音乐之人的手,是绝不能忘记技巧),“而且,不管我身处何处,如果我不为耶路撒冷说好话,就让我的舌头贴于上膛。”虽然他们不敢在巴比伦人当中唱锡安的歌,却不能把这些歌忘却,只要目前的限制一取消,虽然他们不唱已久,却要快快像从前一样重新歌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