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诗篇注释及应用观察

2:7-9

 

2:7[受膏者说]:“我要传[圣]旨。耶和华曾对我说:‘祢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祢。

2:8祢求我,我就将列国赐祢为基业,将地极赐祢为田产。

2:9祢必用铁杖打破他们,祢必将他们如同窑匠的瓦器摔碎。’”

 

我们已经听到地上的君王说了什么话,反对基督的国度,并且已经听到坐在天上的那一位,是怎样驳斥这些话;现在让我们来听弥赛亚本人对祂的国有何话说,祂怎样证明祂的宣告,这是地上所有权势都无法反对的。

 

I. 弥赛亚的国度是建立在一条父神的定旨,一条永恒的定旨上的。这不是突然而来的决定,这不是对一种试验的尝试,而是在诸世界存在之前,神智慧筹划和神旨意决定的结果,这两样没有一样能被改变 这是在救赎人的问题上父与子之间达致的条例定例(一些人如此解读),圣约协议(其他人如此解读),联合一致的处事做法,由神与大卫和他的后裔所立的君王之约表现出来,诗89:3。这是我们的主耶稣在祂工作的全过程中常常提及,并以此规范自己的;“我父的意思”,约6:40。“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 10:18;约14:31

 

II. 这定旨被宣告出来,到了足以使那些被呼召和命令来顺服这位君王能明白确信,那些不愿祂作他们王的人无法找借口辩解的地步。这定旨是隐秘的,是在父造化的起头,在太初创造万物之先就有了子的时候,父对子说的;但它由一位忠信的见证宣告出来,这见证人自亘古以来就躺在父怀中,祂降世,作教会的先知,将父表明出来,约1:18。无疑一切生命的源泉就是一切权柄的源泉,弥赛亚宣告的,是藉着祂,出于祂,并在祂之下。弥赛亚根据耶和华对祂说的,有作王的权柄,藉着这些话,万有受造,受管理。基督在此用一种双重的所有权来说明祂的国:— 1. 通过继承而来的所有权(诗2:7):“祢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祢。”这节经文由使徒引用(来1:5),证明基督的名比天使更尊贵,这名是祂承受的,继承的,来1:4。祂是神的儿子,不是按收养得儿子名分,而是祂所生的儿子,父的独生子,约1:14。父认祂,要把这向全世界宣告出来,表明祂在锡安圣山上被立为王的原因;所以祂无可置疑有所有权,并有完全的资格得到这重托。祂是神的儿子,所以与父有同样的神性,在祂里面有神本性一切的丰盛,无限的智慧、能力和圣洁。教会至高的治理,这尊荣太高,这工作太艰难,是任何仅仅是受造的人无法承受的;除了与父同在 亘古以来在祂那里为工师(箴 8:30),完全认识父旨意的那一位以外,无人能胜任这工作。祂是神的儿子,所以是神所亲爱,祂的爱子,大得神的喜悦;为此缘故我们应当接受祂作王,因为父爱子,已将万有交在祂手里,约 3:35;约5:20。祂身为子继承万有,并且父是藉着祂创造诸世界,很容易由此推论出,父也是藉着祂治理诸世界;因为祂是亘古的智慧和亘古的道。如果神曾对祂说,“祢是我的儿子,”我们每一个人对祂说,“祢是我的主,我的王,”这就是合宜的。而且,为使我们确信祂的国是稳固建基在祂子的身份之上,我们在此被告知,祂子的身份是建基在什么之上:“我今日生祢,” 这是指着祂永恒的受生这事本身(因希伯来书1:5引用这话证明,祂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来1:3),以及祂从死里复活,对此事的证据和证明说的,因为使徒也清清楚楚把这句话应用到这方面,徒13:33。“神已经叫耶稣复活了。正如诗篇第二篇上记着说:‘祢是我的儿子,我今日生祢。’”是因着祂从死里复活,先知约拿的那神迹,那一切事情当中最有说服力的,祂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罗1:4。圣经说基督是从死里首先复活从死里首先复生的,启1:5;西1:18。祂复活之后立刻进入对祂中保国度的治理;是在那时祂说,“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祂教导门徒祷告说,“愿祢的国降临,”也是特别指着这说的。2. 通过约定而来的所有权,诗2:8-9。简单来说,这约定就是:子必须承担代求的职分,以此为条件,祂要得着一位普世君王的荣耀和权柄;见赛 53:12所以,我要使祂与位大的同分,因为祂为罪犯代求祂必在位上作祭司,使两职之间筹定和平,亚6:13 (1.) 子必须求。这意味着祂通过使自己取了人性,自愿使自己处在比父低的状态;因为作为神,祂与父同权同荣,一切都无需向父求。这意味着因着代求必须作成的功德,以及付出的一种代价,父得满足,这极大的要求要建立在这满足之上;见约17:4-5 子求父将列国赐祂为基业,这不仅是为着祂自己的尊荣,还是为了他们在祂里面蒙福;就这样祂为他们祈求,长远活着替他们代求,所以祂能拯救到底。(2.)父要授予子多于一半的国,甚至是这国本身。这里父向祂应许,[1.] 祂的治理是普世的:祂要得着列国作祂的基业,不仅得着教会长久以来一直局限在他们中间的犹太人,也要得着外邦人。地极的人(就像我们这一国的人)要作祂的田产,在他们当中,祂要得着众多甘心乐意忠心的臣民。受洗的基督徒是主耶稣的田产,使祂得名声,得颂赞。父通过祂的灵和恩典,在他们身上动工,使他们把颈项服在主耶稣的轭下,以此把他们赐给祂。这已经部分应验;福音首次传讲时,外邦人世界的一大部分接受了福音,在那里,撒但的座位长久以来设立的地方,基督的宝座设立起来。但是当世上的国成了主和主基督的国的时候,启 11:15,这要进一步得到成就。神行这事,谁能得活[2.] 祂的治理将要得胜:祢必用铁杖打破他们(那些反对祢的国的人),诗2:9。当犹太民族,那些坚持不信,与基督的福音为敌的人被罗马势力摧毁时,这就部分应验了,罗马势力被描写为是铁的腿(但2:40),就像这里用铁杖形容一样。当基督教信仰得建立,异教权势被摧毁时,这得到进一步成就;但这要等到所有反对的统治、执政的、掌权的被最终镇压时,才得完全应验,林前15:24;诗110:5-6。请观察,基督何等强大,祂国度的仇敌在祂面前何等软弱;祂有一根铁杖,用来打碎那些不愿顺服祂黄金权杖的人;在祂面前他们不过好像是窑户的瓦器,被祂突然、轻易和无可挽回地击成碎片;见启2:27。“祢如此行,就是,祢要得到许可如此行。”即使万民要被摧毁,福音教会也不能不得到建造和建立。因我爱你,所以我使人代替你,赛43:4。“祢要得着权柄如此行;无人能在祢面前站立;祢要有力作成这事。”不愿俯伏的人要被击碎。

 

   在歌唱这部分,以这部分作为祷告时,我们必须把荣耀归于基督,以祂作神永远的儿子,我们有当得权利的主,必须从这应许得安慰,以此向神祈求,就是基督的国度要得扩展和建立,要胜过一切反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