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祂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来 1:3

祂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来 1:3

芙莱维尔(John Flavel)-- 清教徒


基督完成在地上全部的工作,再次回到祂的父那里,在那里被父要求坐在尊荣和安息的位子上。为祂预备的神右边的位置,这使它成为尊荣;祂所有的仇敌都在祂脚下作祂的脚凳,这使之成为安逸。在几天之间,耶稣基督的光景和状况发生了何等大的改变!在这地上祂叹息、流泪、劳苦、受苦,流汗,是的,是汗如血滴,在这世界上找不到安息;但是当祂到了天上,在那里祂进入安息。坐下,永远坐在最高和最安息的宝座上,这是在祂完成祂的工作时,由父为祂预备的。“祂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

 

这封书信的内容,就是证明基督是所有律法之下预表和礼仪的应验,不管通过这些,有怎样的光微弱照向世界,与太阳的光相比,这只不过是启明星的光而已。

 

这一章描写了这封书信的主题,就是基督;特别是在这第三节,是用了三方面来描写祂。

 

第一,从祂本质和原初的荣耀与尊贵来描写,祂是“apaugasma”,祂父荣耀的光辉,正是荣耀的光辉,正是那荣耀之子的灿烂。这种称呼的首要原因,是针对祂永恒和不可言说的受生而言的,正如尼西亚信经所表达的,祂是出于光而为光。像从太阳而出的一束光。这样称呼的第二个原因,是针对人而言的,“看啊,正如太阳用它发出的光线向我们传递它的光和作用,同样神用基督向我们传递祂的良善,向我们显明祂自己。”是的,祂是祂位格的真像或品格。“不是像盖在蜡上印的压制形象,而是像印本身的印刻。”就这样圣经用祂本质的荣耀来描写祂。

 

第二,从祂在降卑光景中,在地上所做的工来描写,这是荣耀的工作,由祂一人亲自做成,“祂洗净了人的罪。”这工天上所有的天使都不能做,只有基督才能做。

 

第三和最后,从祂的荣耀来描写,这荣耀作为对那工作的赏赐,是祂现在在天上享有的。“祂洗净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就是说,主用天本身能赋予的最大权柄、最大尊荣来给祂作披戴;“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这句话就有如此大的含义,这要表现在对这一点的解释,就是这句话的结果上,即,

 

教义。当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作成祂在地上的工作,祂就被安置在最大尊荣、最大权柄的位置上,在天上神的右边。

 

这事实充满荣耀,能将人大大改变。司提反只不过是稍得一见在父右边的基督,徒7:56,这就让他脸上发光,“好像天使的面貌。” 祂这样得高升,是在祂着手来做这救赎之工以前就得到预言和应许的,诗110:1,“耶和华对我主说:‘祢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祢仇敌作祢的脚凳。’”这应许按时向基督成就了,这是在祂复活和升天之后,在祂至高的高升、远超天地一切受造物这件事上得成就,弗1:20-22 我们再次要阐述这教义部分的两件事,就是神的右边是什么意思,基督坐在那里,祂的仇敌作脚凳,这有什么含义。

 

第一,在这里我们应当怎样理解神的右边?相当明显的是,神的右手边这个说法不是严格意义的说法,只不过是比喻和借用的说法。神没有手,左手右手都是没有的;但这是一种迁就的说法,神用此来迁就受造之人的理解能力,藉此祂要我们把这理解为是尊荣、权柄和亲近。

 

第一,右手边是尊贵的一边,上手的一边,我们把高度看重和尊荣的人安排在右边。就这样所罗门安排他母亲坐在他右边,王上2:19。同样,作为尊贵的标记,神把基督安排在祂右边;因这缘故,经文中把这称为威严的王的右边。神在此表明了对耶稣基督更多的眷顾、喜爱和尊荣,超过祂对任何受造物的对待。“所有的天使,神从来对哪一个说:‘你坐在我的右边’?” 1:13

 

第二,右手是大有能力的手,我们把它成为作战的手,作工的手。把基督安排在这个位置上,意味着祂高升到最高的权柄,至高的统治。不是说父神让自己失去权柄,把基督高升到在自己之上;不是的,“既说万物都服了祂,明显那叫万物服祂的,不在其内了,” 林前 15:27。但坐在神的右边,是坐在宝座上的君王,这意味着权柄,是的,至为主权和至上的权柄;所以基督祂自己称祂所坐的右边是,太26:64,“后来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

 

第三,正如这象征着尊荣和权柄,同样也表明位置的亲密,正如我们常说的,在某人的肘边,诗110:5就是这样应用在基督身上,“在祢右边的主,当祂发怒的日子,必打伤列王,”就是说,主,与祢非常亲近的主,与祢同在的主,祂要制伏祢的仇敌。那么这就是我们对神的右边当有的理解,是指尊荣、权柄和亲近。

 

第二,接着让我们来看基督坐在神右边,祂的仇敌作祂脚凳的含义。如果我们专心思考,就能发现当中暗示和意味着多样伟大重要的事情。就是,

 

第一.这意味着基督降世要做工作的完全和完成。祂工作结束后,那时祂坐下,歇了这些工,来10:11,12,“凡祭司天天站着事奉,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这祭物永不能除罪。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 神的右边坐下了。”这里他表明基督和利未人祭司之间的双重分别;他们站着,这是用人的姿势;祂坐下,这是一位主的姿势。他们天天站着,因为他们的献祭不能除罪;祂一次献祭,完全成就了祂的工作;在这之后,在天上坐下永远安息。正如准确和有见识的雷诺兹博士观察的那样,这在约柜中极好地向我们表明出来,约柜是耶稣基督生动的预表,特别是在这一方面,约柜有环,用来上下搬运,直到最后带着荣耀得胜的庄严,安放在所罗门的殿中,诗132:8,9;代下5:13。同样,基督在这地上的时候,得着圣灵和智慧的膏抹,周流四方行善,徒10:38,在歇了祂的工之后,最终进入祂的安息,来4:10,这就是那天上的殿,启11:19

 

第二,祂坐在神右边,这表明父神对祂、对祂的工作极为满足满意。“耶和华对我主说:‘祢坐在我的右边。’”这句话是作为父欢迎基督进入天堂的话带出;好像是庆贺祂令人高兴地完成最艰难的工作。这就好像祂在说:“哦我的儿子,今天要为祢做什么?祢已经完成一件重大的工作,作为我能干忠心的仆人,在各方面成就了这件工作,我现在要把怎样的尊荣加在祢身上?天上最大的荣耀对祢毫不为过;来,坐在我的右边。”哦,祂是何等喜悦基督,还有祂所做的!祂极大欢喜地看祂在这地上的工作,当祂从天上对祂说话,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彼后1:17,用这声音从极高的荣耀中告诉祂喜悦祂的工作。祂自己告诉我们,约10:17,“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等等,因为这是神的心自亘古以来大大看重的工作,祂对此无限欢喜。

 

第三,基督在天上坐在神右边,这表明基督的人性高升进入最高的尊荣,成为天使和人赞美的对象。因为按实质来说,祂的人性是这一切尊荣与高升的对象;被高升到威严的神的右边,它就成了敬拜和赞美的对象,不是像它是血肉那样简单,而是与第二位位格联合,坐在天上至高荣耀的宝座上。

 

哦这是一个奥秘,那血肉要被高升到威严最高的宝座上,在那里被安置在那荣耀中,以致我们现在能把我们的敬拜归向作为神人的祂。为此目的祂的人性得到如此高升,以致能接受所有人的赞美敬拜。“父乃将审判的事全交与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样。”父不接受对祂尊荣的削减,所以在这句话中补充说,“不尊敬子的,就是不尊敬差子来的父,”约5:22,23。所以使徒们在他们书信的问候中,求从父神和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而来的恩惠、怜悯与平安;在他们的祝福中,他们渴望教会得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

 

第四,这表明基督在万有之上的主权和至高。表明基督的授权,在两个世界的国度之上的权柄:因为这是属于坐在祂宝座上的那一位。当父对祂说,坐在我右边,祂就的确把对国度的处置和经营交给了祂。把治理那令人肃然起敬的权杖交在祂手里,使徒就是这样解释和理解这话的,林前15:25,“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祂的脚下。”为此目的,这同一位使徒使用(若不是解释的话)诗人的话,“祢叫祂比天使微小一点,”就是按照祂在地上降卑的光景而言,“赐祂荣耀尊贵为冠冕,并将祢手所造的都派祂管理,叫万物都服在祂的脚下,”来27,8。祂在属灵的国,教会之上,是绝对的主,太28:18-20。祂也是护理的国,全世界的主,诗110:2。这护理的国是服在祂属灵的国之下;祂为它好处和福益的缘故安排治理此事,弗1:22

 

第五,坐在神右边,祂的仇敌作祂的脚凳,这意味着基督要胜过祂一切的仇敌。把祂的仇敌踏在脚下,这说明完美的征服和完全的得胜。就像约书亚脚踏诸王的颈项一样。祂的仇敌践踏祂的名,把祂的圣徒踩在他们脚下,基督要把他们踩在祂的脚下。确实这胜利还未完全,未完满;因为现在使徒说,“我们还不见万物都服祂;但耶稣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这就够了,这就足以表明祂仇敌的权势现在被击破了;虽然他们还作出一些抵抗,然而这根本成不了气候;因为祂是如此无限在他们之上,他们一定要在祂面前俯伏;基督不像亚比雅耶罗波安与他相比占了上风,因为他年幼,内心软弱,不能面对敌人。他的无能和软弱给了虎视眈眈的仇敌反对他的优势。我要说,基督不是这样,祂在神的右边。神所有的能力都预备发出,击倒祂的仇敌,正如诗110:5讲的那样。

 

第六,基督坐在天上,这向我们指出自从基督升天之后,祂的光景和状况发生了何等大而奇妙的改变。啊,现在祂和在这地上降卑的日子大不一样。Quantum mutates ab illo!哦,上天在祂身上带来何等奇妙的改变!在我们的思想里,把基督的降卑和祂的高升放在一起比较,好像并列起来,一面对应另外一面,这是好的,值得我们这样去做。祂生在马棚里,但现在祂在祂的王宫中作王。那时祂以马槽作摇篮,但现在祂坐在庄严的座位上。那时牛和驴是祂的同伴,现在是成千上万的圣徒,数以万计的天使环绕祂的宝座。那时祂受蔑视,他们称祂是木匠的儿子,现在祂得着比天使更美的名。那时祂被带到旷野受魔鬼试探,现在在祂面前有这话宣告,“神的使者都要拜祂。”那时祂没有枕首的地方,现在祂得高升承受万有。在祂降卑的光景,“祂忍受罪人顶撞;”在祂高升的光景,祂受圣徒和天使的赞美称颂。那时“祂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祂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现在祂面貌的美好发出如此荣耀的光辉,令祂周围所有天上的民炫目,等等等等。

 

哦,这是何等的改变!在这地上祂流汗劳作,但在那里祂坐下。在这里祂叹息,但在那里祂得胜。在这里祂被葬在地里,在那里祂坐在荣耀的宝座上。祂进入天堂的时候,祂的父仿佛这样对祂说:

 

我的爱子,祢受了何等大的劳苦?靠着祢对我、对我选民的爱,祢经历了何等大的痛苦?祢曾挨饿、口渴、疲倦、受鞭打、被钉十字架、受辱骂;啊,在不知感恩的世界上祢受到何等苦待!自从离开我,祢就没有一天安慰得安息的日子;但现在祢受苦的日子满了;现在祢的安息到了,是永远的安息。从今之后坐在我的右边,从今之后祢不再叹息、哭泣、流血。祢坐在我的右边。

 

第七,基督坐在神的右边,这意味着信徒高升到最高的尊荣:就基督坐在神右边与他们的关系而言,祂坐在那里,是作为我们的代表,在这方面我们是与祂一同坐在天上,正如使徒说的那样,弗2:6特土良说,我们现在确实得着一个国,意思是在我们的头基督里得着,我们是多么稳妥。另外一人说,这是我一切的盼望,我一切的信靠,就是我们在基督的血肉中有份,那如此高升,所以在祂作王的地方,我们也要作王;在我们的肉体得荣耀的地方,我们也要得荣耀。肯定的是,相信基督我们的头,我们的血我们的肉,现在在祂父的右边,在这一切的荣耀中,这是一件极其喜乐的事。就这样我们阐述了基督坐在祂父右边的意思和重要性,从中我们得出推论,

 

推论1。基督坐在神右边的宝座上,这对祂是如此大的尊荣吗?那么天上为那些向基督忠心,现在还在地上的人,是预留了何等尊荣?基督祈求,就是我们可以同祂在一起看见神赐给祂的荣耀,约17:24,祂的祷告蒙了垂听。哪一个人的内心能想象这样的看见是何等有福呢?这让司提反的面容放光,仿佛天使的面貌,而他只是一瞥基督在祂父的右边。“你的眼必见王的荣美,” 33:17,这是对希西家说的,他是预表,基督是实体。但看见基督在祂荣耀的宝座上,虽然是极其重要,但却不是全部;我们不仅要看见祂坐在宝座上,我们也要在荣耀中与祂一同坐在宝座上。看见祂,这很重要,但与祂同坐,这更重要。我记得有一位属天,现在与基督同在的基督徒说过,我大可宁愿只是透过基督大门的那孔,只能看见祂至美至俊秀面容的一半(祂看起来就像天堂),假设我绝看不到祂完全的卓越和荣耀,我也不愿享受十个世界荣耀和财富如花绽开和最大的美好。你们是知道南方女王看见所罗门的荣耀,她是如此心驰神往,但你们要得着的这对基督的看见,要改变你们,使你们与祂相像。使徒说,“我们必要象祂,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 约壹 3:2。祂要安排我们,就像我们与祂一起坐在祂自己的宝座上一样。应许就是这样说的,启3:21,“得胜的,我要赐祂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祂同坐一般。”同样提后2:12,“我们若忍耐,也必和祂一同作王。”父把基督安排在祂右边,基督要把圣徒安排在祂的右边。你们知道在那大日,天使是怎样安排绵羊的位置的,太25。同样教会,按照所罗门所娶的埃及女儿的比喻说法,佩戴俄斐金饰,站在王的右边,诗45。这尊荣是所有圣徒都得着的。哦奇妙的爱!什么,和我们本性一样的人在火焰中哀号,我们却坐在宝座上!哦这是何等的爱!这样的说法确实不是说圣徒要被安置在比基督更高的荣耀里,也不是说他们要与基督有相同的荣耀,因为祂必然要在凡事上居首位;这说法而是指出基督要赋予圣徒的极大尊荣,还有祂的荣耀要作他们在天上的荣耀。 “正如丈夫的荣耀归于妻子”,再一次,他们的荣耀要成为祂的荣耀,帖后1:10,这样,这要成为一种集体的荣耀。哦,思想这白白的恩典已经加在可怜的尘土和灰烬之上,这和何等令人称奇羡慕!

 

思想我们现在与这位为王、作王的耶稣何等亲近!但神施恩的心意是何等更高,还没有达到成就的完全,这心意是超越我们现在所知道的!“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 约壹 3:2。啊,你们有何等理由在地上尊荣基督,祂在天上正为你们预备这如此的尊荣。

 

推论2。基督耶稣如此坐在天上的宝座上,那么祂在地上的利害关系是何等不可能失败消沉呢?教会有许多狡猾厉害的仇敌。确实如此,但正如犹太人的朋友以斯帖为他们向王说话,哈曼不能胜过犹太人,耶稣坐在祂的宝座上,坐在我们父的右边,仇敌也不能胜过我们。你们以为祂会容许被踏在祂脚下的仇敌起来,剜掉祂的眼睛吗?肯定的,摸神的百姓,就是摸祂自己的瞳人,亚2:8。“基督必要作王,等神把一切仇敌都放在祂的脚下,” 林前 15:25祂脚下的仇敌,必不能毁坏祂怀中的儿女。祂坐在天上,为要管理一切,使祂的教会得益处,弗1:22我们的仇敌大有力量吗?看我们坐在大能右边的君王;他们狡猾诡计多端吗?祂坐在宝座上,从上看着他们所做的一起。天堂在上看下来看着地狱。“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讥笑他们的图谋,诗 2:4。祂可能容许祂的仇敌在一处地方让他们受约束,但这是为了他们在另外一处得阔张;教会就像大海,在一处失去的,在另外一处得回来;就这样实际上什么也不失去。祂可能也容许他们在外面搅扰我们,但我们要得到内在和更美的恩惠作补偿;所以我们不会因此失去什么。你们知道,脚凳对踏着它的人有用,有助把他抬得更高;同样基督的仇敌对祂和属祂的人也有这样的作用,虽然他们并不这样认为。至于祂仇敌的反对要给祂的百姓带来何等特别的益处,我已经在别的地方阐明过这个问题,可以让我的读者参考;继续往下看,

 

推论3。基督在天上威严的神右边坐下吗?那么我们在尽敬拜祂的本分时该何等大大敬畏就近祂!在祷告、听道、领受,是的,在面对基督,讲到基督的时候,要除去对祂轻看低看的念头,除去形式主义、不敬和漫不经心的心态。除去尽责时一切的死寂和困倦,因为祂是与你们有关系的伟大君王。祂是君王,与祂相比,地上的君王不过是小小的土渣。看,天使在祂面前都要掩面。祂是配得称颂的威严的君王。

 

约翰在基督升天大约六十年之后看见这位坐在宝座上君王的异象时,基督的荣耀如此大能胜过一切有生命的,就像强力照耀的日头一样,以致当他看见祂,他就仆倒在祂脚前,像死了一样;要不是基督伸手按着他,对他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启1:17,18,他就会真的死了。当祂在扫罗前往大马色的路上向他显现时,那荣光超过日头的荣光,这也把他胜过,让他落在地上像死了一样。

 

哦,愿你们知道,你们敬拜服事的是何等一位荣耀的主。无论祂去到那,都使祂踏足之处充满荣耀。肯定的是,祂在祂圣徒的会中配得大受敬畏,受祂身边所有人崇敬。圣徒确实容许有一种“parresia”,大胆,或说话的自由,弗3:12,但这并不是粗鲁或不敬。我们确实可以像一位君王的儿女那样到父亲这里来,祂既是他们威严的君王,也是他们温柔的父亲;这种双重的关系让他们到祂面前来的时候,心中生有爱和敬畏的恰当汇合。你们在祂面前可以自由,但不可粗鲁。虽然祂是你们的父、兄长、朋友,然而祂与你们之间的距离是无限的。

 

推论4。如果基督如此充满荣耀升到最高的宝座上,那么无人需要因祂缘故受最卑贱之事的苦,而看自己是受到羞辱。基督的锁链和受苦本身就带着荣耀。就这样摩西“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来11:26。他看见在为基督承受的最恶劣事情,他受的辱骂和苦难都有极美之处,让他因祂赋予这些事情的尊荣和宝贵欢喜跳跃。正如一个人说的那样,他不仅承受基督所受的凌辱,还看它们为珍宝,把它们算在他尊贵和有价值的事情当中。图阿奴斯记载了法国一位高贵的骑士鲁多维休斯·马萨古斯的故事,当他和其他殉道士一道被带去处决时,其他人被锁链捆绑,他因高贵不受捆绑,他大声说,也把我绑起来,让我成为同样等级的骑士。为着荣耀的主忍受羞辱,这羞辱本身就是荣耀。正如一个人所说的那样,在为基督所受的苦当中,有着一个小小的乐园,一个萌芽的天堂。即使当中什么也没有,但若是为祂缘故受苦,这都要丰丰富富补偿我们能为祂承受的一切;但如果我们思想,基督对那些看为祂降卑为自己荣耀的人有何等超越的慈爱,虽然祂总是爱祂的百姓,然而如果我们可以这样说,当他们为祂受苦时,祂是更爱一筹;这要让人爱上为祂受苦。

 

推论5。如果基督不做完祂在地上的工作就不在天上坐下安息,那么除非我们像基督那样也做完我们的工作,否则要安息的想法就是虚妄。

 

我们多么愿意在这地上找到安息!梦想要得到基督在这世界上从未找到,或者任何在我们之前的人都从未找到的。哦,除非你们完成了工作,解决了犯罪,否则不要想什么安息。你们的生命和你们的工作必须一同结束。圣灵说,“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 14:13。你们在这里一定要流汗,在那里必享甘甜。想要得到两个天堂,这太过分。在这里你们必须心甘住在基达的帐棚,之后你们就要在所罗门的幔子内。人真正能说,天堂是那劳苦的人得安息的地方。哦,不要想在天堂的这一边坐下。有四件事,要拦阻圣徒在地上坐下安息,就是恩典、败坏、鬼魔和恶人。

 

第一,恩典不容你们在这地上安息。恩典的倾向是超越这个世界的,它要寻找盼望那有福的盼望。一个蒙恩的人看自己是客旅,要找一个更美的家乡,总是警惕各个地方和各样光景中的危险。它仍在用这样的话唤醒迟钝的心,弥2:10,“你们起来去吧!这不是你们安息之所,因为污秽地毁灭。”它进一步发展的趋势和不断的警惕,要拦阻你们在这世界上坐着不动。

 

第二,你们的败坏要拦阻你们在这地上安息。它们要不断使你们的灵担忧,让你们不断警醒。每天圣徒因着他们自己内心的问题,手里充满要做的事。有时候是为了防止罪,有时候是为罪哀叹。总是警醒惧怕,要治死杀死罪。罪不会长久容你们安宁,罗7:21-24。如果一颗恶心不能打破你们在这地上的安息,那么,

 

第三,一位忙碌的鬼魔就要打破你们在这地上的安息。牠要用牠的试探和提示让你们有足够的工作要做,除非你们像恶人那样,能安静在牠怀里睡着,而在那里不要盼望能得着安息。“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 彼前 5:8

 

第四,牠的随从和工具也不会让你们在天堂的这一边得安静。他们的名字本身就说明了他们暴动的性情。那位圣洁的人说,“我的性命在狮子中间,我躺卧在性如烈火的世人当中。他们的牙齿是枪、箭,” 57:4。那么要甘于像基督进入祂的安息那样进入你们的安息。祂流汗,然后坐下,你们也必须如此。


备注:本讲道系列系与改革宗经典出版社(http://china-truth.com/)合作完成,为初稿,最终版本将由改革宗经典出版社网站发表,平装本将适时发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