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卷一 创世记至申命记》 — 序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卷一 创世记至申命记》



虽然我最关心的,是能向神和我的良心妥善交账,但也许人也期望我为着这大胆承担的工作向世人作出某种交账;对此我将全然用清楚的话来尝试,我既相信如果在那大日,凡人说过的无聊闲话,必要句句供出来交账,就更相信凡人写过的无聊闲话,也要如此。并且可能对人有用的,是首先立定我在努力解释与应用圣经这些部分时依据、并受其规范的这些重大和神圣原则;我谦卑呈上这尝试,为要服侍那些与我一道认同这六项原则的人(并且我预料只有这些人才会接受):

 

I. 信仰是一件有用的事;认识、爱和敬畏造我们的神,在所有情况下以虔诚的情感、美好的行事为人谨守祂的诫命(传12:13),无疑就是人生的全部;这对他来说就是全部。对于这一点,这位最有智慧的人在他写的传道书中,经过严密和大量论证,立定作为他所写全部内容的结论(他整篇论述的“证明完毕”);所以请容我提出这点,作为这整篇序言内容的一项先决条件和基础。对于人类总体而言,必不可缺的是世上当有信仰,对于保守人性的尊严而言,这是绝对不可或缺,对于保守人类社会的秩序,这是同样绝对必要。对于我们具体每一个人而言,必须的是我们当有信仰;否则我们就不能达到我们受造的目的,得到造我们的神的眷顾,让我们现在安适,永远幸福。人被赋予思维能力,藉此能认识、服事、荣耀造他的神,以祂为乐,却活在世上没有神,他必然就是日光之下最卑劣和最悲惨的动物。

 

II. 对于真信仰而言,来自神的启示是必不可少,是它的生命和支持。没有了它就不能讨神喜悦的那信,不能靠眼见神所造的达到任何的完全,而是必须通过听神的道,罗10:17。有理性的灵魂,自从因堕落受到那致命惊吓,没有造作它的伟大的神亲自超自然地显明祂自己、祂心意和旨意,就不能获得、保持对祂的正确认识 、对祂的顺服,以及对祂的盼望,这顺服和期望,既是这灵魂的本分,也是它的福祉。无疑自然之光尽其所能,具有极好的用处;但必须要有一种来自神的启示,为要纠正它的错误,弥补它的不足,在自然之光让我们落在相当迷茫的地方,特别在人从他堕落光景得复原,重新得到造他的神眷顾的方式方法方面,帮助我们走出困局(人不可能不意识到他失去了神的眷顾,因着可悲的经历,发现他自己目前的光景是有罪可悲)。我们自己的理性让我们看到创伤,但除了一种来自神的启示,没有什么能向我们显明一种可信赖的救法。地上的万民,除了自然之光,就别无其它指引他们敬拜,只有按传统从祖先领受的一些神设立献祭的遗留,他们的情形和特性清楚让我们看到,信仰要生存,从神而来的启示是何等必不可少;因为那些没有神话语的人,很快连神祂自己也没有了,他们对神的思念变为虚妄,他们的敬拜和通灵变得极其邪恶和荒谬。有神启示这益处的犹太人,有时确实会堕落进入偶像崇拜当中,容忍极大的败坏;然而靠着律法和先知的帮助,他们悔改归正;而异教徒最好和最令人钦佩的哲学,却对治愈虚妄的偶像崇拜完全无能为力,也不能提出任何办法,除掉他们信仰当中任何那些野蛮和荒唐的仪式,这些是人性的丑行和耻辱。所以无论人像自然神论者那样假装要做什么,或者像无论神者那样假装要成为怎样的人;或者在崇尚理性伟大判断的幌子下,把神的圣言搁置在一旁当作无用,这些都是破坏整个信仰的根基,尽其所能切断人和他的创造主之间的交通,把那尊贵的受造之人放在与死亡的畜类同一水平上。

 

III. 现在除了在旧约和新约圣经之中,人就不能找到、或期望找到神的启示;神的启示是在当中。确实,在有任何文字记载之前,就有信仰和神的启示;但以此论证圣经现在不是必不可少,这就好像论证,因为在创造时,太阳被造前世界三日有光,所以世界现在大可没有太阳也会好好的一样荒唐。神的启示首先赐下时,得到异象、神迹和预言证实;但这些启示,连同它们的证明和证据,应当通过书写这最可靠的传递方式,其它重大事项的知识也藉此保存和传播的方式,传递到远处地方和将来世代。我们有理由相信,即使那在西乃山上如此庄严述说的十诫,若只是由传统传递,从未笔之于书,也会在离今天很早之前就散失和被人遗忘了:存留下来的,是那笔之于书的。圣经确实不是按照一种有组织的体系,或系统神学的方式,secundum artem — 按照学问的规矩汇编成书,而是按无限智慧的神看为恰当的,使用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候,按不同的写作方式(历史、律法、诗歌、书信、甚至箴言)写成。目的有效达成;这样的事清楚被认定,被理所当然接受,那样的事清楚启示和显明出来,表明出来,全部加在一起,就足以告知我们当信、当受其支配之神圣信仰的一切真理与法则。我们相信,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神圣之人被圣灵感动,说出和写出神的话来(彼后1:21);但有谁胆敢妄称能描述那默示呢?无人知道圣灵之道,受默示之人心中的思想如何形成,就像我们不晓得灵魂进入身体的方法,骨头在怀孕妇人的胎中如何长成一样,传11:5。但我们可以肯定,配得称颂的圣灵不仅习惯性地预备、装备书写圣经的人作这服事,把要写的放入他们心中,还同样帮助他们的理解和记忆,记录下他们自己认识的这些事,有效地保护他们脱离错谬;非靠启示他们就不可能知道的事(例如创世记第1章和约翰福音第1章),这同一位配得称颂的圣灵赐给他们对此清楚和圆满的认识。无疑就为达到目的所必需的而言,他们就连在预言和表达上也是受圣灵引导;因为有言语,是圣灵所指教的(林前2:13);并且神对先知说,“你将我的话对他们讲说,”结3:4。然而,谁制订发令,他采取何等自由使用自己的言语,这对我们并不重要:当法令得到批准,它就成了立法者的法令,约束臣民遵守它真实的意图与含义。对有智慧和没有智慧的人而言,圣经都证实它有属神的权柄和来源。即使对人类当中没有智慧、最少思想的人而言,摩西和众先知,基督和祂的使徒所行众多不容争辩的神迹,也大大证明了这一点,证实了它的真理与律法:认为这属神的印证是给一个谎言盖章,这就是对亘古真理的神不可容忍的责难了。除此之外,对于更有智慧和爱思索的人,更慎重和更深思的人来说,圣经以它固有的卓越之处向人自荐,这些卓越之处具有源出于神的特征,无需证明。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很快就会认识到在圣经之上有神的形象和题名。一个因谦卑、真诚顺服造他的神而具备正确思想的人,要很容易发现,圣经令人敬畏的深邃奥秘中有神智慧的形象,在它威风庄严的风格中有神主权的形象,在所有各部分奇妙的和谐对称中有祂合一的形象,在它诫命无斑点的纯全中有祂圣洁的形象,在它整体促进人类在两个世界中的福祉和幸福的明显倾向上有祂良善的形象;简而言之,它是一部自我确立的作品。无神论者和自然神论者一样,虽然他们虚妄自称具有理性,仿佛智慧必然与他们共存亡,却让自己快跑落入人能想象最恶劣和最羞辱的荒谬之中;如果圣经不是神的话语,那么现在世界上就没有神的启示,人根本无从发现事关我们本分和幸福的神的心意 ;所以,人无论多么想,多么关心要按造他的神的旨意行,他却必然在对神旨意的无知中灭亡,无药可救,因为除这卷书外,没有一本书愿意承担告诉他何为神旨意的责任,结果必然无法与我们认为神是良善的观念调和一致。如果圣经其实并不是神的启示(这想法是同样荒谬),它就必然是有史以来对世界的最大欺骗:但我们没有理由如此认为;因为恶人绝不可能写一本如此美善的书,撒但也不会如此不善算计,帮忙把撒但驱赶出去;好人绝不会做如此恶事,假冒上天的大印,把它盖在他们自己编造出来的专利证书上,虽然它本身是如此公义。不是的,祂没有一句,是鬼附之人所说的话。

 

IV. 神专门设立旧约和新约圣经供我们学习。神一开始把它们交在那些人手中,本可以只是神对这些人的启示,我们这些与他们相距如此遥远的人,本与它们无关;但肯定神要它们供所有地方历世历代所有人普遍和永久使用,以此作他们的义务,让他们认识圣经还是为我们这末世的人写的。见罗15:4。虽然我们不是在律法之下,以律法作人无罪之时的立约(若是这样,我们有罪,都无可避免要在这约的咒诅之下灭亡了),然而律法并不因此就成了过时的规条,而是在长久宣告神事关善与恶、罪与本分的旨意,并要求人顺服,像以往一样具有完全的能力和功效;有在礼仪律中的福音传给我们,象传给首先交付给他们的那些人一样,并且是清楚得多地传给我们,来4:2 旧约圣经的历史是写给我们的,作我们的警戒和指引(林前10:11),不是仅仅为要告知、娱乐那些好奇的人。众先知虽然已经死了很久,却通过他们写的书指着多民、多国再说预言(启10:11),所罗门的劝诫,既是针对他的众子,也是针对我们。圣经的主题是普世性和永久性的,因此是人当共同关注的。它是为了,1. 复兴普世性和永久性的自然律,正是自然律在属血气之人良心中留下的(倒不如说它的废墟),暗示我们一定要在别处寻找一份更好的抄本。2. 启示普世性和永久性的恩典律,神对人普遍恩待,如让他们处于比鬼魔更好的光景,给我们某些根据,盼望得着这恩典律。这本圣经命令我们相信和顺服的神的权柄,同样也是普世性和永久性的,它没有界限,时间或地点的界限都没有; 可见有这圣书传递给他们的每一群人和每一个世代,都要以这圣书第一次来到人间,命令人对它当有的同样敬畏和敬虔之情来加以接受。虽然神在这末世借着祂儿子晓谕我们,我们却不可因此认为,祂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晓谕列祖的话(来1:1),对我们就没有用处,或者旧约圣经是一本过时的年鉴;不是的,我们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基督耶稣自己为房角石(弗2:10),这有福建筑的这些方面在祂身上相会与联合:它是犹太教会的远古记载,基督和祂的使徒常常提及,如此经常诉诸于它,命令我们查考和留心。传福音的人,就像约沙法的审判官,无论去到哪里,都随身带着这律法书,他们发现对明白律法的人说话,这对他们来说是一项极大优势,罗7:1 由那七十位贤士在基督降生200300年前之间翻译成希腊文的旧约圣经,是给万民的美好预备,通过传递律法的知识,预备他们接受福音;正如新约圣经解释和成全旧约圣经,因此让它现在对我们来说,比当时对犹太人教会更为有用,同样旧约圣经证实和举例说明新约圣经,让我们看到耶稣基督昨日和今日是一样的,并永远不变。

 

V. 神设立圣经,不仅供我们学习,还是我们信仰与实践常设确定的法则,我们现在必须受它治理,不久之后受它审判:它不仅是一本供人普遍使用的书(好人和智者的书可能具有这样的用途),还是一本具有主权和命令权柄的书,神国度的法典,我们宣誓向神效忠,以神为我们至高的主,这就约束我们要遵行这圣经。我们是否愿意听,我们是否愿意忍耐,都一定要知道,这是我们应当查阅、接受它决定的圣言,我们诉诸、试验教义的试金石,我们着眼察看的法则,我们必须在每一件事上以它规范我们的情感和行事为人,必须总是从圣经中获得我们的标准。圣经是那律法书,是在门徒中间卷起和封住的那训诲,我们所说的若与这道不符,这是因为我们不得见晨光的缘故,赛8:16,20。以内在之光作为我们的法则(这内在之光按本性是黑暗,靠着恩典不过是笔之于书的圣经的抄本,与之相符),就是把法官置于法律之上;用教会的传统与圣经竞争,这也好不了多少:这就好像使用每一个相关之人随意前后拨动的钟, 以它来纠正那信实衡量时间和日子的太阳。这些荒谬的做法,一旦容让,就有千样的荒谬跟随而来,我们通过可悲的经历目睹了这一点。

 

VI. 所以所有基督徒的本分,就是勤奋察考圣经,神工人的职分,就是引导协助他们做这样的工作。不管这书中之书本身何等有用,我们若不让自己每天阅读,默想来熟悉它,好使我们能明白神在其中的心意,一有机会就把我们认识到的应用到我们自己身上,指引、责备和安慰我们,它对我们就没有用处。圣洁有福之人的特征,就是他以耶和华的律法为乐;作为证据,他与之交往,把它当作他不离左右的同伴,征询它的意见,把它当作他至为智慧和可靠的谋士,这律法是他昼夜思想的,诗1:2。对我们要紧的是熟习圣经,熟悉圣经,要通过不断阅读和仔细观察,特别是通过恳切祷告求神赐下那所应许的圣灵恩赐,圣灵的工作是让我们想起基督曾对我们所说的一切话(约14:26),这样我们就随手有这样那样的美言,供我们向神说话和与人交往,抵挡撒但和反省我们自己内心时使用,就能够像那位好家主一样,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招待和造就我们自己和其他人。如果有任何事情,是叫属神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得以完全,让一位基督徒和一位牧师都得以完全,彻底预备他去行各样的善事,这就必然是圣经了,提后3:17。对我们要紧的,还有能讲解圣经,就像亚波罗那样(徒18:24),就是,完全熟悉圣经的真实意图和含义,使我们能明白我们所读的,不至误解或误用,而是依靠配得称颂的圣灵的引导,被带领进入一切的真理(约16:13),凭信心和爱心牢牢持守,按本意使用圣经的每一部分。没有圣灵,无论是律法还是福音的字句都没有什么益处。基督的工人因此是面对圣灵做工人,为让教会得益处;他们的工作就是阐述和应用圣经;他们必须从圣经中获取他们的知识,从中得到他们的教训、敬拜、指导和劝诫,就连他们的言语和表达,也从中得到。在教会一开始和最纯洁的年代,解释圣经是最常见的讲道方式。利未人要做的,不就是将律法教训雅各(申33:10);不仅念,还讲明意思,使他们明白所念的吗?尼8:8。没有人指教他们,他们怎能明白呢?徒8:31。正如神的工人没有圣经支持他们,他们几乎就不会被人相信,同样没有神的工人解释圣经,圣经就几乎不能被人明白;但如果有这两样,我们却在无知和不信中灭亡,那么我们的血就要归到我们自己头上了。

 

所以完全相信这些事,我就得出结论,无论是什么,只要能对良善基督徒查考圣经有帮助,就是在真正服事神的荣耀,祂在人中间国度的利益;是这一点吸引我来做这一件工作,我做的时候,是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林前2:3),担心我让自己去做对我而言太高的事,如此值得称赞的工作会因着不熟练的处理而遭受破坏。如果有任何人想要了解,向我这样如此卑微无名之辈,在学问、判断、语言的巧妙表达,以及所有为进行这样的服事所需的一切长处方面,都比我主众仆人当中最小的还小的人,是怎样终于胆敢尝试这如此重大的工作,除了这说明,我就别无其它可说:长久以来我的做法就是,在我为上讲坛讲道作不断预备的学习当中,我抽出一些时间,把它用在对新约圣经的某些部分作注释上,与其说是为我自己使用,倒不如说是完全为了自娱,因为我不知道怎样更令我满意地使用我的思想和时间。Trahit sua quemque voluptas— 每一个学习之人都有某项钟爱的学习,他对此的喜悦是超过任何其它事情;而这一样就是我所喜悦的。自从我从孩提时受我永远值得敬重的父亲培养长大以来,我所喜悦的就是那样的学习,回忆起我父亲,对我来说一直非常亲爱和宝贵:他常常提醒我,一位精通圣经经文的人,就是一位优秀的神学家;我读其它书籍时应当记住这一点,使我能更好理解和应用圣经。在我这样使用自己做这工作时,布奇先生(Mr. Burkitt)的圣经注释出版了,首先是对福音书的注释,然后是使徒行传和使徒书信,这在严肃之人当中大受欢迎,无疑靠着神的祝福,要继续大大服事教会。他完成那工作后不久,神就喜悦呼召他进入安息,因此我被我的一些朋友敦促,我自己也愿意,靠着基督恩典加力,去尝试对旧约圣经作类似的注释。这卷对摩西五经的注释,就是我谦卑呈上的样本;如果它能得到喜爱,被人发现在任何方面有作用,那么我现在的计划就是,依靠神的帮助,只要神让我的生命和健康继续,以及我的其它工作许可,我就继续下去。我知道,我们有许多用我们自己语言编写的这种帮助,对此我们有极大理由珍惜,为此向神大大感恩:但圣经是一个永远不能耗尽的题目。Semper habet aliquid relegentibus — 不管我们多么经常阅读,总能遇见一些新的东西。当大卫已经积聚大量建殿的宝贵材料,他却对所罗门说,“你还可以增添,”代上22:13。圣经知识是如此一座宝藏,它仍能增添,直到我们都变成完全人为止。圣经是一片田地,或是一座葡萄园,各样的人都能在当中找到工作,极大不同的恩赐和功用都能用在其中,但所有都出于同一位圣灵(林前12:4,6),为的是荣耀同一位主。在语言和古代习俗方面有学问的人,通过他们精巧细致探索这田地不同的出产,对这田地作物的剖析,以及对它们所作的愉悦的演讲,对教会(这片田地有福的居民)来说是非常有用。批判学者的语言学学问对信仰来说一直大有裨益,比经院神学家的哲理更借光照亮神的真理。在战事方面有学问的人也已经做出了极大服事,捍卫主的这座园子,抵抗黑暗势力的进攻,成功为圣书的事申辩,抗击无神论者、自然神论者以及后来这些日子亵渎讥笑之人的恶意无端指责。这样的人是站立在荣耀位置上,全教会都对他们发出称赞; 然而修理葡萄园、耕种田地之人(王下25:12),虽然他们是国中的穷人,耕种这片土地,收聚它的果实,他们的劳动在他们的本位上却同样必不可少,对神的家有益,从这些宝贵的果实,人人都可以在恰当的时候得他那一份的粮。这些就是我按照自己的能力,在此让我手去做的工作。正如平实应用性的释经之人,断然不会对有学问的评判学者说不需要他们,同样人希望,那些眼和头不会对手和脚说,“我用不着你们,”林前12:21

 

学者最近在查考这部分的圣经,以及以下的书籍(人仍希望有更多的接续而来)时获得极大收益,这些书,其中一些由那位伟大的好人帕特里克主教(bishop Patrick)通过卓越和至为有价值劳动写成,他因着即使在他高龄、享有盛誉之时仍博览全书、 可靠判断、以及至为令人欢喜地应用这些最好的研究,一代接一代的人无疑仍要将他排在前三位圣经注释家之列,为着他感谢上帝。普勒先生(Mr. Pool)的英文圣经注释(已经再版如此多次,我们可以认定大多数人都已经拥有一本),是令人钦佩,至为有用,在解释圣经词组,阐明含义,指出对应经文,澄清出现的难处方面尤为有用。所以我一直以来对那至为详细讨论过的方面作简短处理,尽我所能刻意不去解释在这些书中能找到的;因为我不愿actum agere — 做已经做过的;如果我能借用使徒的话,不愿借着现成的事夸口,林后10:16。要理解特定的字句和短语,可以在有需要时去参考专门对此作解释的这些和其它的注释书;但是(像这本一样的)圣经注释,作连续的讲论,按恰当的要点作消化,是更容易得多地通篇阅读,教导自己和他人。我相信,观察每一章与之前内容的联系(如果有的话),它的总体范围,以及历史或讲论的线索,以及把它的几部分汇集起来,供人一气读完,能大大有助于对它的理解,让人对它总体意图的认识深感满足,虽然可能这里或那里会有一个难解的字词或说法,是连最好的批判学者也不能轻易说明的。所以这是我尝试去做的。但我们关注的,不仅是明白我们所读的,还要对此加以善用,达致某种美好的目的,并为此目的,受圣经感动,领受它的教训。神的话语不仅为要作我们眼前的光,我们思想的有趣题目,还要作我们脚前的灯,我们路上的光(诗篇119:105),指引我们走尽本分的道路,防止我们走偏进入任何岔道:所以我们查考圣经时不仅要问,这是什么,还要问,这对我们来说是什么?我们可以以它作什么应用?我们怎样让它帮助我们达到那靠着神的恩典,我们决心要活出的那属神和属天生命的一些目的?像这样的问题,是我在这里打算回答的。当盖在井口的石头被对经文批判性的解释滚开,还有人不愿自己来喝这水,也给他们的羊群饮水吗?但是他们抱怨这井太深,他们没有打水的器具;那么他们怎能得到这活水呢?一些这样的人,可能在本书中找到一个水桶,或者发现有水打上交在他们手里;如果我做这基遍人的工作,从这些救恩的井里为耶和华的会众打水上来,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在这本圣经注释中要达到的目标,就是指出我认为的真实含义,尽我所能,让才能一般的人也能明白,不拿释经家不同的意见来让我的读者感到烦恼(若是这样,这就是在抄录普勒先生用拉丁文编著的圣经纵览了,他在那本书中充充足足做成这样的工作,令我们满足,得益处)。至于应用性的观察,我并没有责成自己从每一节经文或每一段中引发出教义,而是努力用我认为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醒或评论与释经结合起来,为要在一切事上促进实际的敬虔,小心回避可疑争论的内容和言语之争。只有信仰的大能在基督徒的心中和生命中占据上风,这才能纠正我们的不幸,把我们的旷野变成硕果累累的田地。因为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是那藏在旧约圣经田地中的真正宝贝,是那从创世以来被杀之羔羊,我就仔细观察摩西所写关于祂,祂自己常常诉诸的话。在先知书中我们看到关于弥赛亚更清楚和直接的应许,以及福音的恩典;但在这里,在摩西的书中,我们看到更多的预表,对将要来的祂真实和位格化的预象,这些是影子,实体是基督,罗5:14。那些活着就是基督的人,要在当中发现非常有启发和感人的事,大大帮助他们信心、爱心和圣洁喜乐的事。这是我们查考圣经时特别要寻找的 —发现它们对基督和永生的见证,约5:39。神设立这些礼仪,赐给人,他们却不能分辨出它们这种应用在基督并祂恩典上的含义或这用处,但这并不能构成任何理由,反对我们把这些所立的礼仪应用在基督并祂的恩典上;这反而是我们应当非常感恩的理由,就是他们诵读旧约的时候,心里的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林后3:131418。虽然那时他们不能定睛看到那将废者的结局,我们却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认为我们这些蒙福得着一把打开这些奥秘的钥匙的人,就必然能在这些奥秘中,像对着镜子观看主耶稣的荣耀。而且,那些敬虔的犹太人可能在他们的礼仪中看到比我们以为更多的福音;他们因着对神向列祖所作应许的信心,至少对那将来的美事有一种大体盼望, 就像我们盼望天堂福乐一般,虽然他们不能对那将要来的世界形成任何清楚明确的认识,正如我们对这将要来的世界不能形成任何清楚明确认识一样。我们对将来状态的认识,可能就像他们当时对弥赛亚国度的认识一样昏暗和混乱,一样不能完全达致真相,一样与之有很大偏离;但神只是要求人相应按照祂所赐给他们的启示心存信心。那时的人只是要为他们所得的光照负责交账,我们现在要为我们在福音中所得的那更大光照负责交账,靠着这更大光照的帮助,我们可以在旧约圣经中比他们看到更多关于基督的事。如果有人认为,我们的观察有时是出自于那在他们看来太微妙的事,那么让他们记住拉比的那句格言,Non est in lege vel una litera à qua non pendent magni montes — 律法包含的不是一封信,而是那承托大山重量的事情。我们肯定圣经连一句闲话也没有,我希望读者不仅在阅读注释之前把经文全部读一次,还要阅读注释中提到的不同经文,再次关注这些经文,然后他就会更好理解他所读的。如果他有闲暇的时间,就会发现转去察看因简洁的缘故,只是有时提及的经文,用属灵的话解释属灵的事,这对他会有用处。

 

永在的神向人宣告的心意,就是用护理和恩典一切的动工,使律法为大,为尊(赛42:21),而且还是使祂的话显为大,超乎祂的名声,(诗138:12),好让当我们祷告,父啊,愿祢荣耀祢的名 ,除了其它意思,我们还是指,父,求祢使圣经显为大;对于凭信心作的这祷告,我们可以肯定神的回答,就像我们配得称颂的救主这样祈求,特别是对圣经在祂自己的受苦中得应验发出祈求时回答祂的那样,“我已经荣耀了它,还要再荣耀,”约12:28。为着这伟大目的,我谦卑希望能在某方面有所贡献,靠着我成了何等人,所蒙神的恩的力量,盼望任何有助于让读经变得更容易、愉悦和有益的事,都蒙恩得主的悦纳,祂是向寡妇投入库里的那两个小钱发出微笑的主,盼望祂悦纳我使圣经为大为尊的打算;只要我能在任何程度上,在某些人身上实现这一点,就算其他人毁谤藐视我和我的工作,我都认为自己的努力是丰丰富富得到补偿。

 

我现在别无其它要做,除了把我自己交托在我朋友的祷告之中,把他们交托在主耶稣的恩惠中;并如此以那我不配依靠的恩典为安息,靠着那恩典,盼望那将要显明的荣耀。

 

马太亨利

1706102日于

切斯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