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约翰·班扬与基督徒的争战

 

约翰·班扬与基督徒的争战

作者: Guy Davies


原文链接:http://exiledpreacher.blogspot.com/2011/07/faith-cook-on-john-bunyan-and-christian.html

 

我们在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举办的牧师兄弟联谊会每年一次向牧师的妻子开放。周三我们有幸听到费丝·库克(Faith Cook)以《约翰·班扬与基督徒的争战》为题作的演讲。我很享受她为这位清教徒传道人所写的极佳传记,非常盼望能听她对这个题目有何分享,以下是对该演讲的所作的一些简要记录。 

 

费丝·库克开始说明她对班扬和他著作的欣赏,她写的传记是对这位贝德福德郡牧师的“感恩回报”。她首先讲述了班扬的生平与年代,然后论述了我们从他为信心所打的仗可以学到的功课。 

 

我们有一位仇敌,就是魔鬼,牠要做的就是摧毁我们的信心。我们在班扬的心灵自传《罪魁蒙恩记》中,对他与这位恶者争战的剧烈程度可见一斑。班扬归正后受到魔鬼不断攻击。一些人认为他在这段时期患上了精神病,但这是对他经历的误读。

魔鬼有几条进攻路线: 

 

1. 混乱的教义

 

撒但向班扬暗示,说他没有信心。他为了证明事情并非如此,就打算行一个神迹。他想命令路上水坑积水时水干掉,而在路是干的时候则变湿。在行这“神迹”之前,他想一想,觉得最好还是要祷告,然后对他的计划改变了主意。

 

魔鬼让班扬怀疑他是否是选民中的一员,说他太迟了,不能蒙恩。

 

他开始怀疑基督教信仰的真实性。他怎么知道圣经,而不是古兰经,是神的话语?也许所有道路都通向神?可怕的亵渎念头进入他的思想,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被鬼附上了。  

 

2. 对恩典认识糊涂

 

班扬认为自己在罪中陷得太深,不能得救。 

 

3. 对律法认识糊涂

 

他变成律法主义者,放弃了摇铃和弹奏小提琴,他做每一件小事都生怕犯罪。平常喜欢说话的班扬变得沉默内向。他因读了路德的加拉太书注释而得到医治,说这本书“最适合受伤的良心”。路德强调因信基督称义,不靠守律法的行为,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4. 不得赦免的罪

 

撒但不断要班扬“出卖基督”。他在这不断攻击的重担下变得疲倦痛苦,于是同意出卖他的主。然后魔鬼告诉他,他已经失去了他的救恩,像以扫一样,他已经找不到回转的门路。

 

班扬从他的牧师约翰·吉福德那里领受了辅导,这给他带来帮助。但持久的救助是来自耶稣祂自己。班扬看到基督是他的义,他无需惧怕定罪。 

 

不久之后他开始传道。他受试探和得拯救的亲身经历帮助了他的侍奉工作。他说,“我传讲的,是我切身体会到的。” 

 

主为什么允许班扬遭受撒但的猛烈进攻?

 

1. 得救确据

 

他明白了神用极大的恩典对付极大的罪。

 

2. 帮助其他受试探的人

 

班扬因信仰缘故入狱,那时他开始写作。他写的第一本书是关于《对恩典与律法的阐述》这个题目,是在他亲身经历的光照下写成。在《天路历程》一书中,他也帮助了那些因律法主义而愁苦的人。守律法先生误导基督徒,把他送到西乃山那里。传道人使他重回正确的道路,把他指向那窄门和十字架。在那里基督徒的罪担被除去。 

 

3. 他详细描述了我们争战使用的兵器

 

a) 宣告神的应许,如赛44:22。基督徒引用应许击败了亚玻伦。基督徒和盼望用一把叫应许的钥匙逃离了怀疑寨。

 

b) 对抗撒但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牠说你的祷告冰冷毫无价值,要认同,并且祷告,直到你为主如火一般大发热心为止。如果牠说你是一个太坏的罪人,不能盼望得神的怜悯,你要认同说道:“我是玛拿西,大数的扫罗,罪魁,然而还有提摩太前书1:15。” 

 

c) 靠圣灵的大能得坚立

 

d) 让你自己被基督的血洗净一切的罪 

 

这场争战是残酷的。班扬在《属天侍卫》一书中命令我们要奔向天堂。我们因争战筋疲力尽时,耶稣要背起我们。在美丽宫殿中,基督徒被问起,要是失败他该怎么办。他指向他一开始找到赦罪的十字架,象征基督的义的那件外衣,以及提醒他往何处去的那本小册子。

 

班扬在《圣战》一书中简述了以马内利征服人心的主题,但这并不是争战的结束。对抗罪和撒但的争战要继续直到最后。库克女士引用了吉普林写的《圣战》一诗。 

 

信徒即使在临终的床上也会遭遇试探。面对死亡时遭遇怀疑惧怕攻击的人,天堂对他们来说就变得更加甘甜。对于基督徒和盼望来说,与敌相争的代价是值得付出的。 

 

“我在梦里看见这两个人走进天门;看呀!他们一走进门,就变了形,穿上了像黄金那样发亮的衣服。还有拿着竖琴和冠冕的天使迎接他们,把那些东西递给他们;竖琴是作为赞美用的,冠冕是荣耀的象征。 接着我在梦里听见所有城里的钟又都在为这场欢乐而叮叮当当敲了起来, 有人对他们说,来参加主的欢乐。我还听见那些人高声地唱,但愿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坐宝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远远。


正当门给打开让他们进去的时候,我从他们后面望进去,哎呀,城里像太阳那样发着光;街道也是用金子铺的;在里面走着的人都头戴冠冕,手拿棕榈枝和唱赞美歌用的金竖琴。


还有长着翅膀的人,他们不断地说,圣哉,圣哉,圣哉 我们的主!这以后,他们把门关上;我看到这儿,心里真巴不得自己也跟门里面的人在一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