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亨利圣经注释 — 提多书注释

1:6-16

 

16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7监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不打人、不贪无义之财;8乐意接待远人,好善、庄重、公平、圣洁、自持;9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辨的人驳倒了。

 

10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11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他们因贪不义之财,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12有革哩底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革哩底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13这个见证是真的。所以你要严严地责备他们,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14不听犹太人荒渺的言语和离弃真道之人的诫命。

 

15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连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秽了。16他们说是认识 神,行事却和他相背;本是可憎恶的,是悖逆的,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

 

使徒在此给提多作出按立的指引,表明他应当按立哪些人,哪些人不可被按立。

 

I. 关于他应当按立的人。他指出在他们生活和举止方面,在与他们教训有关的方面,他们当有的资格和美德:前一点在第六、七、八节,后一点在第九节。

 

1. 在生活和举止方面他们应有的资格,

 

(1.) 更总体而言:若有无可指责的人;不是绝对没有过错,因为没有人是这样,因活着不犯罪的人实在没有;不是没有人加以指责,这是罕有困难的。基督祂自己和祂的使徒都受人指责,虽然这并不应该。在基督里你肯定是无可责备的,祂的使徒并不是像他们仇敌指责的那样。但这里的意思是,他决不可是一个背负恶名生活的人;反而必须要有好名声,连那些没有好名声的人也要把好名声归给你;没有犯大罪或出丑的罪,以致使圣工蒙羞;他决不可是这样的人。

 

(2.) 更具体而言。

 

[1.] 他在人际关系方面的品格。他自身必须是一个婚姻贞洁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罗马天主教说这样的人不可有妻子,但从起初并不是这样;婚姻是神设立的条例,并不妨碍认信或呼召。保罗说,林前 9:5难道我没有权柄娶姊妹为妻,带着一同往来,仿佛其余的使徒一样吗禁止嫁娶是那敌基督一会的人其中一样的错谬教训,提前 4:3。不是说神的工人必须结婚;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这可能是指没有与妻子离婚,再娶另一人(在那些受割礼之人当中,这是太常见不过,他们甚至出于很琐碎的原因也离婚),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这而是指一次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不是一夫多妻;也不是指他不可以依次与多过一个妇人结婚,而是说,结婚了,他就必然只能一次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不是按照那时太普遍不过的罪恶习惯,不当效法列祖,作两个或更多妇人的丈夫,我们的主教导人要归正脱离这样的邪恶风俗。一夫多妻制在哪一个人身上都是可耻的,有合法妻子,还有妾,也是如此;这样的罪,或者任何放纵好色的举止,都一定要远离那些要进入如此神圣工作的人。关于他的儿女,儿女也是信主的,顺服驯良,接受真正基督教信仰的培养,按此生活,至少按父母能做到的努力而言是这样。神的工人,他们的儿女信主虔诚,这是他们的尊荣,是与他们的信仰相称。没有人告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没有人正当提出控告,有控告的根据和缘由,否则最无辜的人也可能会受到如此诬陷;所以他们必须确保不留下把柄,给人发出这样的指责。这样忠信、顺服和温良的儿女,要成为如此教育和教导他们的父亲忠心勤奋的美好标志;并且因他在小事上忠心,这就可以鼓励把更大的事,把对神教会的治理和管理交给他。这资格的根据从他职分的性质上可以看得出来(多1:7):监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之前称作长老的,在这节经文中被称作监督;他们是监督,没有一般固定和常设的职员在他们之上。很清楚,提多在这里要办的事只不过是临时的,正如前面指出的那样,他的停留是短暂的。在按立长老,按他们应当的形式固定下来之后,他离开,把一切事情(圣经里讲的一切事情)交在那些使徒在此称为监督和神管家的人手里。我们在圣经中看不到他在革哩底留下任何继任人的记载;而是把喂养、治理羊群,为他们守望的完全责任交给这些长老或监督;他们不乏任何权柄,可以在他们当中做信仰方面的工作,进行信仰的事工,并把这事工交托给接续的世代。他们因为要这样作群羊的监督,当作他们的榜样,照管神家里事务的管家,向群羊供应和分发所需的,他们的品格就应当清洁美好,无可指责,这要求就是很有道理的。若非如此,除了信仰必然要遭受损失,他们的工作受拦阻,他们当要拯救的人的灵魂就要受伤害,落在危险中,还会有什么别的结果吗?这些就是相对而言的资格,要求具备这些资格的理由。

 

[2.] 说明更绝对的资格,第一,消极方面,表明一位长老或监督决不可是怎样的人:不任性。这是范围宽广的禁止,不可自负,对自己的才干能力有夸大的不实看见,多多沉浸在自我感觉之中 自爱、追求自我、以己作一切的中心 还有自信、靠自己,讨自己喜悦,不顾别人、不尊重别人骄傲、固执、难以驾驭、固执、坚持自己的意思和方法,或者像拿八一样脾气暴躁:这是解经家们认为这词具有的含义。神的工人在情感上不是如此,而是愿意询问和接受意见,愿意尽量合理地迁就别人的想法和意思,对什么样的人就作什么样的人,使他们可以得着一些人,这就是神的工人极大的荣耀。不暴躁me orgilon不是一个脾气急躁易发怒的人 ,很快很容易就被激怒点着火。不能管理自己,不能管理他们自己动荡任性激情的人,是何等不合适管理一家教会!神的工人必须虚心温柔,对所有人都加以忍耐。不因酒滋事;作好酒之人,爱喝酒,在这方面赋予自己不当的自由,追求浓酒,甚至因酒发烧,没有什么比这是对神工人更大的羞辱。合时适量用酒,就像使用神其它美好造物一样,这并不是违背律法。保罗对提摩太说,因你胃口不清,屡次患病,可以稍微用点酒,提前5:23。但在这方面过度,这对所有人都是羞耻,神的工人更甚。 酒夺去人的心,把人变成畜类:在这方面最恰当的,就是使徒的劝诫(弗5:18),不要醉酒,酒能使人放荡乃要被圣灵充满这里讲的不会有过分,但之前讲的,太容易会过分:所以小心不要走得太边。不打人,为人没有任何好争吵或争竞的事情,不以残忍或无谓的刚硬伤人或报复。不贪无义之财;不贪心这些(如提前3:3),这不是指拒绝领取他们做工当得,为支持自己和过舒适生活必需的工价;而是指不以得利作他们第一或首要的目的,不带着卑贱爱世界的想法进入事奉、管理事奉。对神的工人来说,理当引导自己或别人的眼目去看另外一个世界,却太关注这世界,没有什么是比这更不合宜的了。这被称作不义之财,肮脏钱,因它污秽那无节制地爱它,贪婪追求它,好像除了正确合宜使用钱财以外,对钱财还有任何其它渴求之人的灵魂。这些就是论到作监督品格消极的方面。但是,第二,积极方面:他必须(多1:8乐意接待远人,作为证据表明他不贪不义之财,而是愿意按最好的目的使用自己所有的,不为自己积蓄钱财,以致妨碍为别人的益处慈善付出;接待远人(正如此话的含义),是爱心职分的重大和不可缺部分,在受苦患难的时候,基督徒被迫逃离流浪,为求安全避开逼迫与仇敌,或者在各处来往走动,当时不像我们现在有接待的宾馆,而且许多贫穷的圣徒,可能自己也没有足够钱财找住的地方,情况就更是如此 这样接待他们就是好的,讨神喜悦。按照能力与机会,有这样的心志和实际行动,对于当成为行善榜样的人来说是非常合宜的。好善,喜爱好人,或好事;神的工人应当在这两方面都作榜样;这要证明他们公开的敬虔,与神和他们的主人耶稣基督相似:当向众人行善,向信徒一家的人更当这样,世上又美又善的人,应当是我们最喜悦的。庄重,或如这个词所讲的意思,谨慎;对神的工人来说,这在他事奉和个人举止和管理方面都是一种必需的美德。他应当是一位有智慧的管家,一个不急躁、愚昧或轻率的人,而是能好好管理他的激情和感受。在关乎民事生活,道德正义和待人公正方面公平,按各人当得的待人。圣洁,在关乎信仰的方面圣洁;一个敬畏和敬拜神的人,一个行事为人属灵属天的人。自持,这个词出于一个意思是力量的词,表明一个人有力量控制自己的欲望和感情,或者在合法的事情上,能为了美好的目的,限制和约束这些事情。没有比庄重、公平、圣洁、自持这样的事,是对一位神的工人更合宜的了 对自己庄重,对所有人公平公义,对神圣洁。这些就是神的工人生活和举止方面相对和绝对,消极和积极方面的资格,他绝不可,他必须要是怎样的人,做怎样的事。

 

2. 在教义方面的,

 

(1.) 他的本分是: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牢牢持守基督的教训,祂的恩道按照他已经领受的教训加以持守在他自己的信心和认信中,在对别人的教导中牢牢持守。请观察,[1.] 圣经启示的神的道理,是真实无缪的道理;祂的话是阿们,真实诚信的见证,祂的灵引导人把它写下来。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2.] 神的工人必须在他们的教导和生活中牢牢持守和表明这真实的道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这是保罗的安慰(提后4:7),还有,神的旨意,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人的;这就是他的忠心,徒 20:27

 

(2.) 目的是: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辨的人驳倒了,劝服和吸引其他人回归真道,让思想悖逆的人知罪。如果连他自己对这真实道理纯正教训都不确定,或不稳固,不能牢牢持守(这些应当作这教导内容,以及让反对真理之人知罪的方法和根据),他又怎能做到这一点呢?我们在此看到对事奉这伟大工作的概括,就是劝勉愿意的人认识和尽本分,让那些敌对的人知罪,这两样都要用纯正的教训来做成,就是用理性方面教训的方法,使用圣经论据和见证,圣经论据和见证是无缪的真实道理,可以、应当用来定夺一切,消除疑虑。这就是提多当按立的长老所需的资格。

 

II. 使徒的指示说明他应当拒绝或回避哪些人 另外一种品格的人,这里提到这种人,以此作为他提出当谨慎对待神的工人当具备什么资格,他们为何应该、只能是他所描述的那种人的理由。他根据他们当中那些恶劣的教师和听众提出理由,多1:10,直到最后。

 

1. 依据恶劣教师提出的理由。 (1.) 对那些假师傅的描述。他们不服约束,刚愎自用,对权力野心勃勃,倔强和不驯良(一些人如此解读),自己不愿承受或顺服教会中的纪律惩治和必要秩序,对良好的治理和纯正的教训感到不耐烦。说虚空话欺哄人,自欺以为有聪明,实际却是愚蠢,所以高谈阔论,落在谬误和错误之中,喜欢这些错谬,故意和努力吸引其他人落入同样错谬之中。这样的人很多,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他们假装归正,假装至少脱离了犹太人,却把犹太教和基督教混在一起,这样就生出败坏的混合物。这些人是假师傅。 (2.) 这里是使徒的指示,如何对待这些人(多1:11):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不是用外在的武力(提多没有这样的权柄,这也不是福音的方法),而是通过驳斥和定罪,让他们看到他们的错谬,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顺服他们。对于那些确实顽固,破坏教会和睦,以及败坏其它教会的人,当责备他们,作为最后的手段,把有过错的人挽回,防止多人受伤害。请观察,忠心的工人必须在和平时候拦阻诱惑人的人,使他们不能再这样敌挡,因为他们的愚昧必显露出来(3.) 这样做的原因。 [1.] 他们错谬带来的有害影响:他们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 (他们的教导就是一定要受割礼,遵守摩西律法,等等),就这样败坏福音和人的灵魂;不止是败坏一些人,还是败坏人的全家。人不合理地控告使徒,说他们搅乱天下;但指责这些假师傅吸引许多人离弃真道导致败坏,这指责是合理的: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特别是因为, [2.] 他们所做的,是带着邪恶目的:因贪不义之财,以信仰为借口服务属世利益。贪财是万恶之根。这样的人应当用纯正的教训,圣经的理据加以拦阻,将其驳倒,使之蒙羞,这是至应当的。这些是依据恶劣教师提出的理由。

 

II. 关于他们的人或听众,这里是根据古人对他们的见证作的描述。

 

1. 见证就是(多1:12):他们自己的人中的一个本地先知说,就是革哩底人中,不是犹太人中,一位希腊诗人伊壁孟尼德(Epimenides),很有可能了解他们,不大可能毁谤他们。 一个本地先知 就这样,他们的诗人被看作是书写神谕的人;这些人常常作见证反对百姓的罪恶:希腊人中有阿拉托斯(Aratus),伊壁孟尼德,还有其他人;拉丁人中有贺拉斯(Horace),尤维纳利斯(Juvenal)和波西蔼斯(Persius):他们使用大量才智反对各样恶事。

 

2. 他见证的内容:Kretes aei pseustai, kaka theria, gasteres argai革哩底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就是用一句俚语说,他们因虚谎和说假话臭名昭著;kretizein,作革哩底人,或就是说谎,这是同一个意思;因他们狡猾伤人和野蛮的本性,他们被比作是恶兽,因懒惰和放纵肉欲被说成是又馋又懒,更愿意吃喝,而不愿做某些诚实工作谋生。请观察,责备异教徒的这些臭名昭著的罪,基督徒应当远离:虚假和说谎,令人厌恶的诡计和残忍,一切野兽一般和放纵情欲的做法,闲懒,都是本性之光谴责的罪。革哩底人他们自己多位诗人责备他们是这样的人。

 

3. 使徒亲自证实这番话,多1:13。这个见证是真的,使徒看到太多证据,证明他们这种品性。一些民族比其他人脾性更容易倾向于某些罪恶。革哩底人普遍上确实是这里描述的,懒惰和性情恶劣,虚假不忠,使徒亲自证实这一点。由此,

 

4. 他指示提多怎样对待他们:所以你要严严地责备他们。保罗写信给提摩太的时候,命令提摩太要温柔教训人;但现在,他写信给提多的时候,命令他要严严责备他们。这种不同的原因,可能是出于提摩太和提多性情的差异;前者可能性情更急,责备人的时候容易变得激烈,所以他命令他责备人时要温和;后者可能性格更柔和,所以他让他动起来,命令他严严地责备人。或者其实这是出于情况和人的差异:提摩太面对的是更有礼貌的人,所以责备他们时必须温和;提多要面对的人更粗鲁没有教养,所以必须严严责备他们;他们的败坏是多而大的,犯罪不觉羞耻胆怯,所以要相应加以处置。责备人的时候必须分别罪和罪之间的不同:一些性质更严重凶恶,或者犯罪的方式,是公开大胆,更侮慢神和对人危险有伤害;并要区分罪人和罪人之间的分别:一些人脾性更柔和易处理,更容易被柔和改变,太严格严厉会使他们消沉灰心;其他人更鲁莽顽固,需要更多锐利的话在他们里面生出懊悔和羞耻。所以要正确调和管理责备,以致尽可能使人得好处,智慧就是必不可少。犹22,23有些人存疑心,你们要怜悯他们;有些人你们要从火中抢出来搭救他们;有些人你们要存惧怕的心怜悯他们革哩底人的罪和败坏众多、极大和成了习惯,所以必须严严地责备他们。但不可误解这指示,

 

5. 这里指出这责备的目的: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疵(多1:14),不听犹太人荒渺的言语和离弃真道之人的诫命;就是说,使他们可以成为、并显明自己是真正有效改变,脱离那些革哩底人活在本性光景中的如此邪恶脾性和举止,不跟从和不理会犹太人的传统和法利赛人的迷信(一些归正的人会太容易这样),这些很容易使他们厌恶福音,以及福音纯正有益的真理。请观察, (1.) 最严厉的责备,必须以受责备之人得益处为目的:责备决不可出于恶毒、仇恨或恶意,而要出于爱;不是为了满足责备之人的骄傲、激情或任何邪情,而是为了挽回和改革犯错和有罪之人。(2.) 真道上纯全无疵,这是至为理想和必不可少的。这是灵魂的健康与活力,讨神的喜悦,对基督徒来说是安慰,让人尽本分时常常喜乐,坚持不懈。(3.) 要在真道上纯全无疵,一种特别的办法就是转耳不听荒渺无凭的话语和人的幻想(提前 1:4),不可听从荒渺无凭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只生辨论,并不发明神在信上所立的章程。同样提前4:7只是要弃绝那世俗的言语和老妇荒渺的话,在敬虔上操练自己。在敬拜神的事情上,人的幻想与发明是违背真理与敬虔的。犹太人的礼仪仪式,一开始是神指定的,其实体已经来了,它们的时候和使用已经过去,现在就只不过是没有根据的人的诫命,不仅不合,还偏离真道,那纯正的福音真道和属灵敬拜,这些是由基督设立,而不是律法之下有形的仪式。 (4.) 离弃真道,离开基督,去到摩西那里,离弃福音属灵的敬拜,追求律法属肉体的条例,或者说离弃真实的神设立的制度和命令,追求人的发明和安排,这是神对人施行的可怕审判。保罗对加拉太人说(加 3:13),谁又迷惑了你们呢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吗?就这样,在表明严严地责备败坏凶恶的革哩底人的目的,为使他们在真道上纯正,不听犹太人荒渺的言语和人的诫命之后,

 

6. 他给出我们靠福音得自由,脱离靠守律法的做法,以及在上两节经文中讲到的,在基督教时代脱离犹太教精神的邪恶与祸害的理由。对于在真道上纯全无疵,因此得洁净的良善基督徒而言,凡物都洁净。饮食,以及在律法之下禁止的事(一些人仍坚持说人要遵守这些规条),在这些事上现在没有这样的分别,凡物都洁净(使用这些是合法的,人可自由使用),但在污秽不信的人,什么都不洁净;合法美好的事,他们加以滥用,使之变成罪;其他人从中吸取出甜蜜的,他们吸出毒物;他们的心思和良心,这些带领人的官能被玷污,一点污点传到了他们所做的一切事上。恶人献祭,为耶和华所憎恶,箴15:8。还有箴言21:4恶人耕地,这乃是罪(亨利先生使用的译本有“恶人耕地”一句,译者注),耕地本身不是罪,但由恶人行出就是;思想和内心属肉体,要毁坏手所做的一切工作。

 

    反对意见。但这些犹太主义者(你这样称呼他们),他们承认信仰,说神、基督和义的生活的好话,他们应当受到如此严厉的责备吗?回答,他们说是认识神,行事却和祂相背;本是可憎恶的,是悖逆的,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多1:16。有许多人言语和舌头上说认识神,却在生活和行事为人方面否认祂拒绝祂;他们的做法与他们的认信矛盾。他们来到你这里如同民来[聚会],坐在你面前仿佛是我的民;他们听你的话却不去行,因为他们的口多显爱情,心却追随财利,33:31本是可憎恶的,是悖逆的,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指示提多要严严责备人的使徒,亲自严严责备;他严责他们,严厉却不超过他们的光景有理由要严责,他们的需要要求严责的地步。可憎恶的 bdelyktoi,配得神和义人转眼不看他们,以他们为厌恶冒犯。 悖逆apeitheis固执不信。他们可能会做许多事,但不是出于信心的顺服,不是神所命令的,或达不到神的命令。在各样善事上是可废弃的,无技能和判断去正确做任何事。请看假冒为善之人可怜的光景,这样的人有敬虔的外貌,却背了敬虔的实意;然而让我们不要如此快就把这责备加在别人身上,务必小心确保我们自己不是这样,不是存着不信的恶心,把永生 神离弃了,而是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并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叫荣耀称赞归与神,腓1:10-11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