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释经沉思录 -- 莱尔

马太福音第9


9:1-13


耶稣上了船,渡过[海],来到自己的城里。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到耶稣跟前来。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小子,放心吧,你的罪赦了。”有几个文士心里说:“这个人说僭妄的话了。”耶稣知道他们的心意,就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怀着恶念呢?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哪一样容易呢?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就起来,回家去了。众人看见都惊奇,就归荣耀与神;因为祂将这样的权柄赐给人。


耶稣从那里往前走,看见一个人名叫马太,坐在税关上,就对他说:“你跟从我来。”他就起来跟从了耶稣。耶稣在屋里坐席的时候,有好些税吏和罪人来,与耶稣和祂的门徒一同坐席。法利赛人看见,就对耶稣的门徒说:“你们的先生为什么和税吏并罪人一同吃饭呢?”耶稣听见,就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在这两段经文的第一部分,让我们留意,我们主知道人心里的思想。有某几个文士,对耶稣向一个得了瘫痪的病人说的话感到不满。他们秘密在心里说,“这个人说僭妄的话了。”他们可能以为无人知道他们想什么。他们还不知道神的儿子能看透人心,分辨诸灵。他们的恶念被当众揭露出来,在众人面前蒙羞。


这里有对我们的一个重要教训。“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来4:13。) 没有什么能向基督隐藏。无人看着我们的时候,我们在私下想什么?我们在教会看似庄重严肃的时候在想什么?这段文字在我们眼前闪过的时候,此刻我们在想什么?耶稣知道。耶稣看见。耶稣把这记录下来。耶稣有一天要呼唤我们前来交账。经上记着说,“照着我的福音所言,神借耶稣基督审判人隐秘事。”(罗2:16。)当我们思想这些,肯定的是,我们应当非常降卑。我们应该每天感谢神,基督的血能洗净我们一切的罪。我们应当经常呼求,“愿我口中的言语,心里的意念,在祢面前蒙悦纳。”(诗19:14。)


让我们接着留意,使徒马太奇妙蒙召作基督的门徒。


我们看到这个后来第一个写福音书的人,坐在税关上。我们看见他沉浸在他世上的呼召中,可能除了金钱和得利,什么也不想。但突然间主耶稣呼召他来跟从祂,作祂的门徒。马太立刻遵从。他“急忙遵守”基督的命令,“并不迟延。”(诗119:60。)他起来跟从祂。


让这作我们信仰中牢固的原则,就是在基督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祂能接受一位税吏,让他成为一位使徒。祂能改变任何人的心,使一切更变成新的了。让我们不要对任何人是否能得救心感绝望。让我们继续祷告,继续说话,继续做工,向人的灵魂行善,向最坏之人的灵魂也是如此。“耶和华的声音大有能力。”(诗29:4。)当祂以圣灵的大能说“你跟从我来”,祂能使最刚硬最罪恶的人听命。


让我们观察马太的决定。他一刻也不等,他不拖延等“得便”的时候。(太24:25。)因此他收获极大的赏赐。他写了一卷全世界都知道的书。他既使自己灵魂蒙福,也成为别人的祝福。他身后留名,比王子君王的名更为人所知。世上最富有的人死后很快就被遗忘。但只要世界尚存,数以百万计的人就要知道税吏马太的名字。


让我们最后注意,我们的主对祂自己使命的宝贵宣告。法利赛人责备祂,因为祂容许税吏和罪人与祂作伴。他们骄傲瞎眼,幻想从天差下来的教师不应该与这样的人打交道。他们完全不知道弥赛亚到世上来的伟大目的,就是作因罪成病的人的救主、医生和医治者。他们从我们主的口里得到责备,连同这句配得称颂的话:“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


让我们确保自己是完全明白这些话包含的教训。要在基督里有分,所需的第一件事,就是深深感受到我们自己的败坏,并且愿意到祂这里来得拯救。我们不可因为感到自己坏、邪恶、不配,就像许多无知的人那样与基督保持距离。我们要记住,罪人是祂到世上来要拯救的人,如果我们感到自己是这样的人,这就好了。真正明白到基督这里来的一个主要资格,就是深深感受到罪,这样的人有福了!


最后,如果我们靠着神的恩典,明白罪人是基督来召的人这个荣耀事实,就让我们留心,决不将这忘记。让我们不要梦想真基督徒能在这世上达到一种如此完全的境界,以致无需耶稣的中保之工和代求。我们一开始到基督这里来时是罪人,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仍是可怜穷乏的罪人,无时不刻从基督的丰富吸取我们能得到的一切恩惠。在我们死的时候,我们要发现自己是罪人,就像我们开始相信的时候,同样大大有赖基督的血。


 

9:14-26


那时,约翰的门徒来见耶稣,说:“我们和法利赛人常常禁食,祢的门徒倒不禁食,这是为什么呢?”耶稣对他们说:“新郎和陪伴之人同在的时候,陪伴之人岂能哀恸呢?但日子将到,新郎要离开他们,那时候他们就要禁食。没有人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因为所补上的反带坏了那衣服,破得就更大了。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皮袋就裂开,酒漏出来,连皮袋也坏了;惟独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保全了。”


耶稣说这话的时候,有一个管[会堂的]来拜祂说:“我女儿刚才死了,求祢去按手在她身上,她就必活了。”耶稣便起来跟着他去;门徒也跟了去。有一个女人,患了十二年的血漏,来到耶稣背后,摸祂的衣裳繸子;因为她心里说:“我只摸祂的衣裳,就必痊愈。”耶稣转过来看见她,就说:“女儿,放心!你的信救了你。”从那时候,女人就痊愈了。

耶稣到了管[会堂]的家里,看见有吹手,又有许多人乱嚷,就说:“退去吧!这闺女不是死了,是睡着了。”他们就嗤笑他。众人既被撵出,耶稣就进去,拉着闺女的手,闺女便起来了。于是这风声传遍了那地方。


让我们这部分经文留意,主耶稣用来称呼自己的那满有恩惠的名。祂称自己是“新郎”。


新郎对新娘意味着什么,主耶稣对所有相信祂的人的灵魂就意味着什么。祂用一种深深和永远的爱爱他们。祂接过他们来,与祂自己联合。他们与基督合一,基督在他们里面。祂偿清了他们欠神的债。祂供应他们所有日用的需要。在他们一切苦难中,祂同情他们。祂忍耐他们一切的软弱,不因一些软弱就拒绝他们。祂看他们是自己的一部分。逼迫伤害他们的人是在逼迫祂。祂从父领受的荣耀,他们有一天要与祂同享,祂在哪里,他们也要在那里。这些就是所有真基督徒的特权。他们是那羔羊的妻。(启19:7。)这就是信心让我们得到的分。藉此神把我们可怜有罪的灵魂与一位宝贵的丈夫联合起来;神如此配合的,必不能分开。信的人确实有福了!


接着让我们留意,主耶稣为如何对待新作门徒的人立下何等有智慧的原则。有一些人责备跟从我们主的人,因为他们不像施洗约翰的门徒那样禁食。我们的主用一个充满深深智慧的论证为门徒辩护。祂表明,只要祂,他们的新郎还与他们同在,他们禁食就不合适。但祂没有就此为止。祂继续用两个比喻表明,在基督教这所学校里新开始的人,一定要受到温柔对待。一定要按照他们能够承受的来教导他们。决不可期望他们一次领受一切。忽略这个原则,就会像是“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或者“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一样不明智


这里有深深智慧的宝藏,所有对经历尚浅的人作属灵教导的人,若是记住这点,他们就会做得好了。我们务必要谨慎,不要把过分的重要性加在信仰之中较为小的事情上。我们决不可匆忙要求人在彻底学会悔改和相信这首要原则之前,就要在“无关要紧的事情”上严密遵守一条严格的规矩。我们亟需祷告求恩典和基督徒应有的常识,在这件事上指引我们。得当对待新作门徒的人,这是一种罕有的恩赐,但也非常有用。知道什么是从一开始就坚持,作为绝对必需之事加以要求,知道什么是留着,等到学习之人得到更完全知识之后才学习的教训,这是灵魂的教师其中一样最高成就。


接着请留心,我们主是何等鼓励最微小的信心。我们在这一段看到,一个因病大大受苦的女人,在人群中来到我们主身后,“摸祂的衣裳繸子,”希望这样做,她就能得到医治。她没有说一句求助的话,她没有公开认信。但她有信心,只要她能“摸祂的衣裳繸子”,她就能得痊愈。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在她这举动中藏着有一颗宝贵信心的种子,得到我们主的嘉许。她立刻得痊愈,平安回家去了。用一位古时很好作家的话,“她战抖着来,夸胜这回去。”


让我们在脑海里把这段历史储存起来。在某个有需要的时刻,它也许会极大帮助我们。我们的信心可能软弱,我们的勇气可能微小,我们对福音和它应许的把握,可能软弱发抖。但最重要的大问题是,我们真的唯独信靠基督吗?我们仰望耶稣,唯独仰望耶稣求赦罪和平安吗?如果这样就好了。如果我们不能摸着祂的衣裳,我们却能摸着祂的心。这样的信心拯救人。软弱的信心带来的安慰不及坚强的信心。软弱的信心带我们上天堂时,给我们的喜乐远远不及完全确据带来的喜乐。但软弱的信心肯定和坚强的信心一样让人在基督里有分。只摸着基督衣裳的人必不灭亡。


最后,让我们在这些经文中留意我们主的大能祂让一个死了的人重得生命。场面必然何等奇妙!曾经见过死人的人,有谁会忘记当生气离开身体,死人的静止、沉默和冰冷?谁能忘记那可怕的感觉?一样重大的改变已经发生,我们自己和那逝去的人之间已经安置了一条巨大的鸿沟。但是请看!我们的主去到停放那死人的房间,把那灵呼唤回到它在地上的帐篷。脉搏再次跳动起来,眼睛再次得看见,气息再次来了又去。这管会堂的人的女儿又活了,被交回给她的父母。这真是全能!除了在一开始造人,掌管天地权柄的那一位,无人能行这样的事。


是这种真理,我们永远不可能完全识透。我们越清楚看到基督的能力,我们越可能认识到福音的平安。我们所处的局面可能试炼人,我们内心可能软弱,穿越世界的客旅生涯可能困难重重。我们的信心可能看起来太小,不足带我们归家。但是当我们集中思想基督,就让我们鼓起勇气,不要灰心。祂帮助我们,比所有反对我们的更大。我们的救主能让死人复活。我们的救主是大能的救主。

 

9:27-38


耶稣从那里往前走,有两个瞎子跟着祂,喊叫说:“大卫的子孙,可怜我们吧!”耶稣进了房子,瞎子就来到祂跟前。耶稣说:“你们信我能作这事吗?”他们说:“主啊,我们信。”耶稣就摸他们的眼睛,说:“照着你们的信给你们成全了吧。”他们的眼睛就开了。耶稣切切的嘱咐他们说:“你们要小心,不可叫人知道。”他们出去,竟把祂的名声传遍了那地方。


他们出去的时候,有人将鬼所附的一个哑巴带到耶稣跟前来。鬼被赶出去,哑巴就说出话来。众人都希奇说:“在以色列中,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法利赛人却说:“祂是靠着鬼王赶鬼。”


耶稣走遍各城各乡,在会堂里教训人,宣讲天国的福音,又医治各样的病症。祂看见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于是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祂的庄稼。”


这部分的经文有四个教训,值得我们关注。让我们依此注意。


让我们首先注意,对基督坚固的信心,有时出现在最出人意料的地方。谁会想到这两个瞎子会称我们的主是“大卫的子孙”?他们当然没有可能看见祂行的神迹。他们只能通过大众传闻来认识祂。但如果他们身体的眼睛黑暗,他们的心眼却得到光照。他们看见了文士和法利赛人看不见的事实。他们看到拿撒勒人耶稣是弥赛亚。他们相信祂能医治他们。


一个像这样的例子让我们看到,我们决不可仅仅因为任何一个人生活的光景于他灵魂不利,就对他是否能得救感到绝望。福音比环境更强大。信仰的生命不仅仅取决于外在的优势。人没有学问,没有金钱,只有很少的蒙恩之道,圣灵却能赐下信心,保持这信心活跃。没有圣灵,一个人可能知道一切的奥秘,活在福音完全的大光中,然而却失丧了。我们将要在末日看到许多奇怪的景象。我们要发现,贫穷的农夫相信了大卫的子孙,而有钱的人,充满大学学问的人,要显明像是法利赛人一样,在顽梗的不信中活着和死去。许多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太20:16。)


让我们接下来留意,我们的主耶稣对疾病有丰富经验。祂“走遍各城各乡”行善。


祂是肉体承受的一切疾病的目击见证人。祂见过各式各样的病症。祂接触过各种形式身体上的受苦。没有一样是太厌恶,以致祂是不愿帮助。没有一样对祂来说太过可怕,祂医治“各样的病症。”


我们从这事实可以得到极大安慰。我们每一个人都住在可怜软弱的身内。我们坐在至亲和朋友的病床边,绝不可能知道我们要目睹多大的受苦。我们绝不知道在躺下死去之前,我们自己要服在怎样折磨人的病痛之下。但让我们尽早用这宝贵的思想装备自己,就是耶稣特别合适作病人的朋友。为了得到赦罪和与神和好,我们必须向祂祈求的那位伟大的大祭司,是大大胜任既医治有病的良心,也同情人作痛的身体。身为万王之王的那一位的眼睛,常常同情看顾有病的人。世人对病人毫不在乎,常常与他们保持远远的距离。但主耶稣特别看顾病人。祂首先去探访他们,并且说,“我站在门外叩门。”听到祂声音,让祂进来的人有福了!


让我们接着留意,我们主温柔关心遭忽视的人。祂在地上的时候,看见“许多的人”困苦流离,“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祂的同情心被大大激动。祂看见那些人,被当时本应作他们夫子的人忽视。祂看见人无知、无望、无助、正在死去、还没有做好死的准备。这景象感动祂,令祂生出极大同情。那充满爱的心看见这些事情,不能不没有感触。


我们看到这样的景象会有何感受?这是我们思想里要提出的问题。到处都可以看见许多这样的人。地上有数以百万计的拜偶像之人和异教徒 数以百万计受蒙骗的伊斯兰教徒 数以百万计迷信的罗马天主教教徒。我们自己门口附近就有成千上万尚未得救的更正教徒。我们感受到对他们灵魂温柔的关切吗?我们深深同情他们荒凉的灵命吗?我们盼望看到这荒凉得解决吗?这些是严肃的拷问,应该得到回答。人很容易讥笑那些派到异教徒那里去的宣教士,以及那些帮助他们的人。但是不关心所有尚未归正之人灵魂的人,肯定不可能有“基督的心”。(林前2:16。)


让我们最后留意,所有希望向尚未归主的那部分世人行善的基督徒,都有一种严肃的义不容辞的本分。他们当祷告求神兴起更多的人,为灵魂的归正做工。看来这应当是我们日常祷告的一部分,“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祂的庄稼。”


如果我们对祷告有最基本的认识,就让我们刻意绝不忘记我们主的这严肃吩咐。让我们立定心志相信,这是扬善抑恶的其中一个最有效方法。亲自为灵魂做工,这是好的;奉献金钱,这是好的。但是祷告是一切当中最好的。通过祷告我们能到祂那里,没有祂,做工和金钱同样枉然。我们要得圣灵的帮助。金钱能雇请工人,大学能给人学问,会众能选举,主教能按立。但惟独圣灵能造就福音的工人,兴起平信徒工人收灵里的庄稼,他们必作无愧的工人。让我们绝对、绝对不要忘记,如果我们要向世人行善,我们首要的责任就是祷告!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