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马太福音释经沉思录 -- 莱尔

马太福音第11


11:1-15


耶稣吩咐完了十二个门徒,就离开那里,往各城去传道教训人。约翰在监里听见基督所作的事,就打发[两个]门徒去,问祂说:“那将要来的是祢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耶稣回答说:“你们去,把所听见所看见的事告诉约翰。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风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他们走的时候,耶稣就对众人讲论约翰说:“你们从前出到旷野,是要看什么呢?要看风吹动的芦苇吗?你们出去,到底是要看什么?要看穿细软[衣服]的人吗?那穿细软[衣服]的人是在王宫里。你们出去究竟是为什么?是要看先知吗?我告诉你们,是的,他比先知大多了。10[经上]记着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你前面,预备道路。’所说的就是这个人。


我实在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然而天国里最小的比他还大。从施洗约翰的时候到如今,天国是努力进入的,努力的人就得着了。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到约翰为止。你们若肯领受,这人就是那应当来的以利亚。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


这两段经文中要求我们关注的第一件事,就是施洗约翰向我们主耶稣基督传达的信息。他“打发两个门徒去,问祂说:‘那将要来的是祢吗?还是我们等候别人呢?’


引发这个问题的,不是约翰的怀疑或不信。如果我们这样解释这个问题,就是冤枉那位神圣之人了。这样问,是为了他门徒的益处。这是要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听基督亲口说出祂从神而来使命的证据。无疑施洗约翰感到他自己的 工作结束了。他里面有一些东西告诉他,他再也不会从希律的监牢里出来,而是肯定要死了。他记得他的门徒曾经对基督的门徒显出的无知嫉妒。他采取最有可能起作用的方法,要永远驱散这些嫉妒。他派门徒去,让他们自己“听见、看见”。


施洗约翰在这件事上的举动,给将近走完他们道路的牧师、教师和父母作了一个震撼榜样。他们主要关注的,应该是那些他们将要留在身后之人的灵魂。他们强烈的愿望,应当是劝服他们紧紧跟从基督。那些在地上曾经指引、教导我们的人,他们的死总应当产生这样的果效。这应当使我们更牢牢抓住不再死,“永远常存”,其“祭司职任长久不更换”的那一位。(来7:24。)


这里要求我们注意的第二件事,就是我们主对施洗约翰品格作的美好见证。没有一个必死之人曾经得到像耶稣在这里对祂入狱朋友发出的称赞。“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兴起来大过施洗约翰的。 在过去,约翰曾在人面前勇敢承认耶稣是神的羔羊。现在耶稣公开宣告约翰比一位先知更大。


无疑一些人容易轻看施洗约翰,这部分是出于对他事奉性质的无知,部分是出于对他派人提出的这问题的误解。我们的主用祂在此作的宣告,堵住了这些挑剔之人的口。祂对他们说,不要以为约翰是一个胆小、摇摆不定、不稳固的人,“风吹动的芦苇”。他们这样认为就完全错了。他是一个勇敢、不退缩的真理见证人。祂告诉他们,不要以为约翰在心里是一个爱世界的人,喜爱王宫和精致的生活。如果他们这样想,这就大错特错了。他是一个舍己传讲悔改的人,冒着王发怒的危险,而不愿不责备王的罪恶。简而言之,祂要他们知道,约翰“比先知大多了”。他是一个神尊荣的人,超过尊荣所有旧约的先知。他们确实预言了基督,但到死的时候都没有看见祂。约翰不仅预言基督,还当面看见了祂。他们预言人子的日子必然要来到,弥赛亚必然要显现。约翰是这些日子的实际目击见证人,是神使用让人预备迎接这日子的尊荣工具。神让他们预言弥赛亚要“象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并被“剪除”。神让约翰把祂指出来,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


在我们主为约翰作的这见证中,有一些非常美好安慰的事情,是给真正的基督徒的。它让我们看到,我们伟大的头温柔关心祂所有肢体的生活和品格。它让我们看到,祂乐意何等尊荣他们为祂的事做的一切工作劳动。这是对祂要在末日,在聚集的世人面前承认他们,把他们毫无瑕疵呈现在祂父宝座前的甜美预尝。


我们知道什么是为基督作工吗?我们曾经感受到沮丧和无精打采,仿佛我们一件善事也没有做,关怀我们的人一个也没有吗?我们因病躺在一边,或被神的护理之工留在后面时,是否受到试探,感觉到“我劳碌是徒然,我尽力是虚无虚空”?让我们回想这段经文,回应这样的念头。让我们记住,有一位天天把我们为祂做的事记录下来,看祂仆人工作有更多美好之处,超过祂仆人对自己的评价。为狱中约翰作见证的同一张口,要在末日为祂所有百姓作见证。祂要说,“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那时祂忠心的见证人要惊奇震惊发现,他们为他们的主说的话,没有一句不得赏赐。

 

11:16-24


“我可用什么比这世代呢?好象孩童坐在街市上招呼同伴,说:‘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捶胸。’约翰来了,也不吃也不喝,人就说他是被鬼附着的;人子来了,也吃也喝,人又说祂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但智慧之子,总以智慧为是。


耶稣在诸城中行了许多异能,那些城的人终不悔改,就在那时候责备他们说:“哥拉汛哪,你有祸了!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麻蒙灰悔改了。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比你们还容易受呢!迦百农啊,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坠落阴间,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所多玛,它还可以存到今日。但我告诉你们,当审判的日子,所多玛所受的,比你还容易受呢!”


主耶稣是因着祂在地上时犹太民的光景说这番话。但这既是对犹太人说的,也是大声对我们说的。这番话大大光照出属血气之人品格的某些方面,教导我们当今许多不灭灵魂所处的危险光景。


这些经文的第一部分让我们看到,在信仰的事情上,许多尚未归正的人是何等不讲道理。在我们主的那时候,犹太人对神派到他们当中的每一位教师都能挑出错处。首先是施洗约翰来传悔改的道 他是一个自我克制的人,远离人群,过着苦行的生活。犹太人对此感到满意吗?没有!他们挑错说,“他是被鬼附着的。”然后神的儿子耶稣来到,传讲福音,像其他人一样生活,施洗约翰特别的克己行为,祂一件也没有行。犹太人对此感到满意吗?没有!他们又挑错说,“看啊!祂是贪食好酒的人,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简而言之,他们就像悖逆的孩童一样乖张难侍候。


令人难过的事实就是,总有成千上万认信的基督徒,就像这些犹太人一样不讲道理。他们同样乖张,同样难以侍候。无论我们教导传讲什么,他们都要挑错。不管我们有怎样的生活方式,他们都不满意。我们对他们说靠恩典得救,因信称义吗?他们马上高呼反对我们的教训,说这教训是赖恩犯罪,反律主义。我们告诉他们福音要求的圣洁吗?他们马上惊叫,说我们太严厉、严苛、过分为义。我们喜乐吗?他们指责我们轻浮。我们严肃吗?他们称我们是阴暗乖戾。我们远离舞会、赛马会和戏院吗?他们谴责我们像清教徒一样,排外和心思狭隘。我们像别人一样吃喝、穿衣打扮,做我们在世上呼召的工作,进入社会吗?他们讥笑含沙射影地说,他们看不出我们和那些根本不认信有信仰的人有何分别,我们不比别人更好。如果这不是犹太人的做法再现,那又是什么呢?“我们向你们吹笛,你们不跳舞;我们向你们举哀,你们不捶胸。”说这番话的人是明白人心。


清楚的事实就是,真信徒决不可期望未归正之人对他们的信心或行为感到满意。如果他们期望,他们就是在期望某种他们得不到的东西。他们一定要心里做好准备,不管他们自己的生活多么圣洁,都会听到别人的反对、挑剔和推脱。昆斯内尔说得好:“好人无论做什么都逃脱不了世界的责备。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理会他们。”毕竟圣经是怎么讲的?“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属血气的人不领会神圣灵的事。”(罗8:7;林前2:14。)这就是对整件事的解释。


这些经文的第二个部分让我们看到,故意不悔改是何等邪恶。我们的主宣告,“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要比那些人在其中听过祂讲道,见过祂的神迹却不悔改的城“还容易受”。


这句话讲了一些非常严肃的事,让我们认真来看。让我们花一些时间思想,推罗和西顿必然是何等黑暗、偶像崇拜猖獗、道德沦丧和荒淫的地方。让我们记住所多玛那无法言说的邪恶。让我们记住,我们主提到名字的那些城,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很有可能不会比其它犹太人的城更糟,无论如何,要比推罗、西顿和所多玛是好得多了。然后让我们观察,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的人,因为他们听见了福音,然而却不悔改,因为他们有极大的信仰特权却不使用,就要落在地狱的最深处。这听起来是多么可怕!


肯定的是,这番话应当刺痛每一个经常听到福音,却依然不归正的人的耳朵。这样的人在神面前罪责是何等之大!他每天是落在何等大的危险之中?他的生活可能很有道德、正派和受人尊重,实际上却比一个拜偶像的推罗或西顿人,一个可耻的所多玛的居民更有罪。那些人没有属灵的光照,而他是有的,却是忽视。他们没有听过福音,他听见了,却不信服。那些人如果享有他有的特权,他们的心可能早就软化了。推罗和西顿可能“已悔改了”。所多玛可能“还可以存到今日”。在福音完全的光照下,他的心依然刚硬不为所动。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痛苦的结论。在末日他的罪责要比他们的更大。一位英格兰主教的话是至为真实,“在我们所有的罪上加罪中,没有一样比经常听到我们的本分是更为恶劣。”


愿我们都经常思想哥拉汛、伯赛大和迦百农!让我们立定心志,决不要以仅仅听见和喜欢福音为满足。我们必须比这更进一步。我们必须实际“悔改归正”。我们必须实在抓住基督,与祂联合。在这之前我们都是落在可怕的危险当中。实情就是,生活在推罗、西顿和所多玛,要比在英格兰听见福音,至终死不悔改更容易受。

 

11:25-30


那时,耶稣说:“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谢祢!因为祢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父啊,是的,因为祢的美意本是如此。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


四福音书很少有经文比这一段更重要。很少有经文像这里一样,在如此简短的篇幅之内包含这如此多宝贵真理。愿神赐我们能看见的眼睛,能感受的心,明白它们的价值!


让我们首先认识到孩子一般受教的心态是何等美好。我们的主对祂的父说:“祢将这些事向聪明通达人就藏起来,向婴孩就显出来。”


为什么一些人接受相信福音,而其他人却不接受相信,这不是由我们去尝试解释的。神在这件事上的主权是一个极深的奥秘 我们不能把它测透。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在圣经里非常突出,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应用性真理,是人要永远记住的。圣经向他们隐藏起来的人,通常是那些“聪明通达人”。福音向他们显明出来的人通常是谦卑、思想单纯和愿意学习的人。童贞女马利亚的话不断得到应验,神“叫饥饿的得饱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1:53。)


让我们警惕各种形式的骄傲 理智的骄傲,财富的骄傲,对我们自己的善的骄傲,对我们自己功德的骄傲。没有什么东西像骄傲一样,如此容易把一个人挡在天堂之外,拦阻他看见基督。只要我们还认为自己有一些了不起,我们就绝不能得救。让我们祈求得着、培养谦卑。让我们努力正确认识自我,找出我们在一位圣洁的神眼中的位置。通往天堂之路的起点,就是体会到我们是走在通往地狱的路上,愿意接受圣灵的教诲。使人以致得救的基督教信仰的其中第一步,就是能够与扫罗一道说:“主啊!祢要我做什么?”(徒9:6,莱尔使用的译本有此句,译者注。)我们主的话,几乎没有哪一句是像这一句一样,是如此经常重复的,“自卑的,必升为高。”(路18:14。)


接着让我们从这些经文中明白,我们主耶稣基督的伟大和威严。我们主在这个问题上的用语是深入奇妙。祂说,“一切所有的,都是我父交付我的;除了父,没有人知道子;除了子和子所愿意指示的,没有人知道父。”我们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可以真的说,“这样的知识奇妙,是我不能测的;至高,是我不能及的。”我们看到某些关于三一真神第一和第二位之间完全联合的事,我们看到某些关于主耶稣比所有不过是人的人无限超越的事情。但还有,当我们说完了这一切,我们仍必须承认,这节经文还有高深之处,是超过我们薄弱理解能力的。我们只能用小孩子的心对此发出赞美。但我们必然感受到,发出的赞叹不及当发出的一半。


然而让我们从这些话语中吸取出那重大的应用性真理,就是在所有关乎我们灵魂福祉的事情上,所有的能力和权柄,都被交在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手里,“都交付祂”了。祂拿着钥匙 要得接纳进入天堂,我们一定要到祂那里。祂是那 —我们已经要从祂进去。祂是那牧人 —如果我们不想在旷野里灭亡,就一定要听祂的声音,并跟从祂。祂是那医生 —如果我们罪的病灾要得医治,就一定要去找祂。祂是生命的粮 —如果我们灵魂要得饱足,就一定要把祂吃下。祂是 如果我们不想在黑暗中游荡,就一定要跟从祂行。祂是那源泉 —如果我们要得洁净,为交账那大日做好准备,就一定要在祂里面洗净。这些真理是配得称颂充满荣耀!如果我们得着基督,我们就有了一切。(林前3:22。)


最后让我们从这段经文知道,基督福音邀请的宽广和完全。包含着这教训的本章最后三节经文确实宝贵。它们用至为恩惠的鼓励,迎接那战战兢兢发问,“基督愿意向我这样的人显明父的慈爱吗”的罪人。人读这几节经文时应特别关注。一千八百年来,它们一直是对这世界的祝福,已经使无数灵魂大得益处。在这些经文中,没有一句话不包含着美好思想的宝藏。


请留意耶稣邀请的人是谁。祂不是对那些自认为义配得的人说话。祂是对“凡劳苦担重担的人”说话。这是一个范围广阔的描写。它包括了这劳苦世界上极多的人。所有心里感受背负重担,真心希望摆脱,摆脱这罪担或忧愁重担,焦虑重担或懊悔重担的人,凡这样的人,不管他们是谁,不管他们过去生活如何,所有这些人都得到邀请,到基督这里来。


请留意耶稣发出何等恩惠的邀请。“我就使你们得安息。你们心里就得安息。”这话何等令人欢喜得安慰!不安是这世界一大特征。匆忙、烦恼、失败、失望,在每一边都与我们直面相对。但这里是盼望。这里是给劳苦之人避难的方舟,真的就像给挪亚的鸽子提供的避难所一样。在基督里有安息,良心的安息,心的安息,建立在一切罪得到赦免之上,从与神相和流出的安息。


留意耶稣对劳苦担重担的人发出的一个简单要求。“到我这里来 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祂没有加上苛刻的条件,祂一点也没有说首先要做工,好配得祂的恩赐。祂只要求我们按照我们的本相,带着我们一切的罪来,让自己像孩子一样听从祂的教训。祂似乎在说:“不要到人那里去求解救。不要等从任何别的地方有帮助出现。只是按照就在今天你的样子到我这里来。”


留意耶稣对自己作了何等鼓励人的说明。祂说:“我心里柔和谦卑。”所有神的圣徒的经历,已经常常证明这是何等真切。伯大尼的马利亚和马大,跌倒后的彼得,主复活后的门徒,冰冷不信之后的多马,都尝到了“基督柔和谦卑”的滋味。这是圣经唯一一处确实提到基督的“心”的地方。这是一句永远不应忘记的话。

最后请留意耶稣对祂服事工作的说明。祂说:“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无疑我们若要跟从基督就要背负十字架。无疑要忍受试炼,要有争战进行。但福音的安慰远超十字架。与服事世界和罪相比,与犹太人礼仪的轭,人迷信的捆绑相比,基督的服事在最高意义上是容易轻省。说祂的轭是担子,不过就是说羽毛对飞鸟是负担一般。祂的诫命不是难守的。祂的道是安乐;祂的路全是平安。(约壹5:3;箴3:17。)


现在有一个严肃问题 我们自己接受了这邀请没有?我们没有罪要得赦免,没有忧伤要被除去,良心没有伤要得医治吗?如果我们有,就让我们来听基督的声音。祂既是对犹太人,也是对我们说话。祂说“到我这里来。”这是打开真幸福的钥匙,这是得着一颗快乐的心的秘诀。所有这一切都是围绕取决于接受基督的这邀请。


愿我们不知道、不感受到已经凭信心到了基督这里来得安息,我们就不满足,并且仍然每天仍到祂这里来得恩典的新鲜供应!如果我们已经到祂这里来了,就让我们学会更紧紧跟从祂。如果我们还没有到祂这里来,让我们开始今天就来。祂的话绝不落空 “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约6:37。)


返回目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