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阿米念主义现形记》

A Display of Arminianism

 《阿米念主义现形记》

John Owen

约翰欧文


第二章

关于阿米念主义如何否认和推翻

全能上帝旨意的永恒性和不可改变性


基督徒从来都是在我以下要证明的绝对无误的基础上如此相信:上帝的旨意,因着是从上帝本身而发出的,就是永恒的,是他意志的行动,也是不可改变或废弃的。多变的旨意和随机而定的计划,和全能上帝的完备属性是最相悖逆的。这种本来明显和清楚的一般常识,在阿米念主义之前从来没有被质疑过。而这些阿米念主义者乐于宣称他们否认这些关于神本性的常识,目的是为了把他们自己推上上帝的宝座。宣称神的本性中有任何的可变性,从来都是被当成极端的无神论,是无神论的最高形式。且不论这个罪的性质如何,我这样把他们算在阿米念主义者的头上不算不公平,因为他们自己坦承他们在这事上有罪,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第一,他们削弱和推翻了上帝旨意的永恒性。宣称说,在神的旨意里有些是发生在造物的行为之前的,有些是发生在造物的行为之后的,见那教派中最有名的那一位Corvinus2】。按他们的说法,既然每个被造物不过是暂时的,是生活在时间里的昨日黄花,像他们自己一样,那么我们只能肯定这些神的旨意,既然跟在它们后面发生,就不可能是永恒的。然而他们不断强调这一点,特别是在关乎到人的行为上,作为一个绝对不可质疑的真理。他们的鼻祖 Arminius3】说,“毫无疑问上帝定意做了很多事,是他本来并不想做的,若不是因着人的意志已经做出的事情”。类似的,阿米念的得意门生Nic. Grevin-chovius4】,因这些人的理论总是越变越糟,更一步的宣称说“我想上帝定旨了很多事情,是他本不想做的,也是他不该做的事情,若不是被造物已经发生的行为所驱使。”在这请注意,他们讲到神旨意的变化不是仅仅的指上帝在外面的工作,那些在他本身之外的行动,例如,施加惩罚,赋予奖赏,和其他类似的管理世界的作为,这些作为的安排我们承认是根据情况不同而变化的。不同的情况施加不同的作为。他们在这里所说的神旨意的变化是指上帝本身的旨意和意图,这个旨意是不受一切造物的行动的影响,也不考虑到他们的。事实上他们说上帝在很多事上根本就没有定意,或者是没有任何比一般性的喜好更强的定意。“神顺着他自己的喜好和性情,根据他看见人是否遵循他所定的法则,做事或者不做事。”saith Corvinus5 这些人根本不在乎他们这样的想法使天上的神受怎么样的侮辱,只要能维持他们假称的神给他们自由意志的权限。因为他们把这样绝对的权限赋予他们的自由意志,所以上帝,照他们的奇怪的想法,不能决定一个事情的结果,虽然上帝很希望这样一个结果。而且在事情发生之前,神也以为他们一定会如此照做。这种上帝的旨意的暂时性,他们不但把它加在神的一般旨意上,而且特别强调它适用于上帝对人的拣选上。关于拣选,他们毫不含糊的告诉我们,拣选是从亘古以前就确定是错误的【6】因此再造派:再造派信仰宣言中就是如此说的,即使使徒保罗在罗马书9:11明明的说神拣选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为,乃在乎召人的主 ;和以弗所书1:4节所说,“神从创造世界以先拣选了我们”。在此处经文上,阿米念主义者说这里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只是说神有一个从亘古以前的旨意,打算将来拯救我们;说神从亘古之先拣选我们,就是他在说他打算在将来的某一时刻做一个拯救我们的尝试。这样的一种理解,可能适合他们那混乱的头脑,但绝对不能算在那独一全智的神身上。


第二,就像他们宣称神的旨意是暂时的,是有一个开始的,同样他们也宣称神的旨意是有有效期的,是会随时变化的。”神的旨意的行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会停止的。“根据Episcopius7 】说,什么?难道他们在说上帝的心意还是变来变去的吗?是的,照着Arminius8】“他原是想拯救所有的人,但因着人的心刚硬,不可调教,他就只好让他们和救恩失之交臂了。”不过他们还是给了神一些补偿。虽然他们否定了上帝有能力做他想做的事之后,他很满意他能做的那部分,对他无能为力的也不大计较。当然了,为着这个恩惠,上帝倒该感谢阿米念主义。贼偷一半,倒算是馈赠了。他们既这样把神的权柄从神的手上夺去,倒开恩愿意留下足够的一部分让他不那么恼怒,虽然有时候神还是不得不做他所不愿意做的事。想到他们和他们在这教义上的伙伴,那些天主教耶稣会的人【9】怎样愤怒地谴责可怜的加尔文,因他偶尔用那些表示强迫性的强硬的字眼,来描述神在人的行动上有效而大能的掌管,可是他们自己却把同样的话说在上帝的旨意身上,而丝毫无损。确实地,神有一天要跟他们清算这一切妄论。他们这样做也不奇怪,因为斩草必除根,他们挣脱全能者的轭才能自己在今生和来世都做主。他们对于我们每个人带着不可改变的预定来到世上,这样一件宣称非常的不喜悦【10】。因为这样的说法,基本上就推翻了这个异端的基石,即人可以废掉关乎他们的拣选,就如他们在信仰告白中一致同意的【11】。他们说,根据 Dr Jackson12】,“上帝不可否决的确定世界未来发生的事是纯属梦呓,”。而 Welsingius13】更把这件事当成真理地表述为,“得拣选的可能变成被弃绝的,被弃绝的可能变成得拣选的。”凡是涉及到人的行动和上帝的旨意的时候,他们都是如此说的——


首先,【14】他们所区分的神的所谓强制性的和非强制性的旨意,这样的词汇以前只被用在案件诉讼上,从来没有人拿来描述上帝永恒的旨意,并且按照他们给的解释,这些词汇与神的绝不能改变的永恒旨意相悖。他们说,目前正在相信的人是被非强制的拣选了,上帝的这种拣选旨意,是随着他们的信心而开始、持续或结束的,就像约拿的那棵蓖麻树早餐发生,晚上枯槁——照着他们的说法,神拣选的直接对象不是人,是人向着基督的信心,或者说是人的相信(照他们的说法人是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相信的)【15】这个拣选不是强制性的拣选,不包含上帝最终的保守到底和信心的最终完成,他们说之所以称这件事为拣选,是指着人既这样选择相信了,上帝没有理由会改变他的道路,而期待着在最终给他加上赏赐的冠冕。同样,根据他们的教导,不是人,而是人的不信,是神的弃绝的直接对象。如果拣选的对象是人,这就是永恒的,不可改变的;如果拣选的对象是信或不信,这就是可改变的和有条件的【16】假设一个有信心的人,神照着他此时的公义拣选他,彻底地转离了恩典,这样的人必遭到弃绝。(因为假设上帝应许保守这样背道的人就是破坏了一切合乎敬虔的教导)。又假设一个不信的,被弃绝的人放弃他的不信,把自己转向基督,那么与他的处境的改变相应的就是永生上帝针对他在永恒里的状态的旨意的改变。再假设这两个人在下一时刻又回到他们原先的状态,那么上帝针对他们的旨意还得再次调整,因为上帝不拣选那相信的人,或者拣选那不信的人,都是不公平的,哪怕一刻都不能这样做。这样,神的旨意随着人的决定是何等的多变。甚至存在这样的可能,在一刻之间,所有基督教会中的一切成员,原先名字写在天上的,现在名字全都注册在那被咒诅的书上。


第二,因为这些非强制性的旨意是可变的,就使得那些神的强制性的旨意变成了暂时的。“最终的不悔改,”他们说,“是弃绝的唯一原因,最终的不悔改的罪人是弃绝的唯一对象,只有这个是不可更改、不可废弃的。”就像是诗人认为没有一个快乐的人一样【17】,他们也认为没有一个人在临死之前是被拣选或被弃绝的。然而,上帝的旨意首先要决定的是,一个人在永恒里去哪里。弃绝的人和弃绝的旨意是一起产生地。当神弃绝一个人的时候他就成了被弃绝的。但照他们的说法,如果弃绝只是发生在人填满了罪恶的尺度,封上了因不悔改而最终应得的罪价之后,那么神的旨意就只能是暂时性的。这样审判全地的主只能把他的决定悬在半空中,而视变来变去的人的最终决定而定。是的,在他们整个教义的论述中都明明白白的宣称上帝关于人永恒状态的旨意是暂时的,在他们死之前还没有开始呢。特别是当他们想努力证明就算是假设有这样的决定上帝也不可能威胁惩罚或者是应许奖赏。他们反问说【18】“上帝怎么能向一个他已经用强制的旨意决定免去永刑的人威胁惩罚呢?”他们这样说就好像上帝不能够在这世上威胁人,如果他们犯罪必受惩罚,这件事显然是上帝一直在做的,这样的说法不但使上帝使成为可变的,而且差不多夺走他的预知先见,使得上帝的旨意变成这样一个东西——“如果人相信,我决定他要蒙拯救;如果人不相信,我决定他要被咒诅。”也就是说,我得让他做自己想做的事,随他自己的心意而行,只是我要到最后才跟他算账。


第三,他们宣称说【19】全能上帝的旨意,不是如此不变的,以至于如今那些已经得享安歇或已经遭受悲惨的人,他们本来可能有完全相反的结局。就是那些已被咒诅的,比如法老,犹大,其实本来是可以蒙救赎的;而那些已蒙救赎的,比如玛利亚,彼得,约翰本来可能是被咒诅的。这样的说法只能被理解成是攻击全能上帝的不可变性,而主知道谁是他的人。像这样的例子我还能举很多,但目前举的这些已经足够证明这些基督信仰的标新立异者是如何推翻上帝旨意的永恒性和不可改变性。在最后,我要为此毒提供一点解药,就是我们关于那至高者的秘密能够从神的话和合理的推理能学到些什么。


首先雅各在使徒行传15:18说“那行做万事的主在创世以先就知道他的工作,”从这里我们就知道,无论上帝在时间的发生里做什么,他都是先在永恒里定意这样做了。他手所做的工作,他起初就知道,特别是在人的拣选的旨意上。而这拣选的教义是一切属灵恩典的源泉,使人“所蒙的恩召和拣选坚定不移” (彼得后书1:10),而使我们在主里“有可夸的喜乐” (哥林多前书15:31.这样的教导在圣经里处处皆是,如此频繁的重复,就是让我们确知他旨意的永恒性,不可改变性,和不可废弃性。“他从创世以先就拣选了我们” (以弗所书1:4), “神拣选人的旨意在我们出生之前就已经确定了” (罗马书9:11.在这个旨意的不可逆转的稳定性之上,他又加上了他的“知识的无误性(提摩太后书2:19)”. 神救了我们,以圣召召我们,不是按我们的行为,乃是按他的旨意和恩典;这恩典是万古之先在基督耶稣里赐给我们的”(提摩太后书1:9)一个永恒的旨意,发自一个无人能抵抗的意志,再加上对一切过去现在和将来都完全了解的预知,神的旨意就像是“波斯和玛代人的例,永不更改”(以斯帖记1:19)。


第二,神的旨意必须与他神圣的属性和本质相合,因此必然是永恒和不可改变的。神,只有神,昨日,今日都是一样的。被动的可能性是一切变数的来源,绝对不可能在他里面找到。因为他说有就有,命立就立,因此使徒雅各在雅各书1:17节说“在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在他”就是说在他的旨意和意念中没有转动的影,针对他自己的本性,先知这样说,玛拉基书 3:6说“因我耶和华是不改变的,所以你们雅各之子没有灭亡。” 从这里他证明他的恩典的旨意不改变不是因为别的,乃是因为他是耶和华。神永恒旨意的作为不能有别于他不可改变的属性,因此必然也是不可改变的。


第三,上帝照着他的智慧和自己的美意,为了他的荣耀,所决定做的事都是坚立不变的。因为;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至说谎,也不至后悔。因为他迥非世人,决不后悔。”;因为

 “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至说谎,也不至后悔。因为他迥非世人,决不后悔。 撒母耳记上1529

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以赛亚书46:10

他的旨意确定而无误的执行,延申到具体的事件上,以赛亚书48:14“你们都当聚集而听,他们内中谁说过这些事?耶和华所爱的人,必向巴比伦行他所喜悦的事,他的膀臂也要加在迦勒底人身上”。确实如此,是主经常如此宣告,他证明未来之事的发生,都来自于他自己的旨意,,

万军之耶和华起誓说:我怎样思想,必照样成就;我怎样定意,必照样成立,就是在我地上打折亚述人,在我山上将他践踏。他加的轭必离开以色列人;他加的重担必离开他们的肩头。以赛亚书14:24,25——

在这里亚述人必被打折,因为我已如此定义,

只是他心志已定,谁能使他转意呢?他心里所愿的,就行出来。约伯记23:13

万军之耶和华既然定意,谁能废弃呢?他的手已经伸出,谁能转回呢?以赛亚书14:27

照样,神愿意为那承受应许的人,格外显明他的旨意是不更改的,就起誓为证。(希伯来书6:17)这样神的旨意和计划永不改变性来源于他自己的永恒性,而不决定于鼻孔里有口气的人的飘忽不定,这一点神不得不承认,除非无能要对抗全能,泥土要对抗窑匠。


第四,如果上帝对任何事情的定旨来自于一个暂时的事情,有一个时间上的起源,这一定是出于以下两个原因之一:或者是他后来看到了一些事情的好处是他以前不知道的,或者是事情的好处来自于它以外的源头。这两个假设都是对上帝可憎的亵渎,如果我们承认神从起初知道万事,从亘古确知一切永不改变,是一切良善的源头,凭他自己的美意让我们在他良善中得恩惠。“在这一点的全知之上又加上他的全能,在他手中有大能大力,无人能抵挡。(历代志下20:6)”。因为他的旨意没有人能破坏,在我们人的行事中,如果不是出于我们计划上的不周,当我们不能做我们想做的事而退而求其次做我们可以做的事的时候,这样的改变是因为缺乏实现它的能力。这样的无能不能算在全能上帝的头上?“谁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呢?他坐在至高之处,(诗篇115:3)”


所以总的来说,神的本性中的不可改变性,他的全能,他的预知先见的无误性,他旨意的绝无可能出错,都实在地表明他在彰显他自己的荣耀中所成就的一切事绝不能失败。


在阿米念主义中关于上帝旨意的毒害的教导我还没有讲到一半呢,但作为对整个讨论的总结,我要简短的列出神的话和自由意志的代言人的理论之间的对立:——(略)


Endnotes:

  1. Philippians lib. quod sit Deus immutabilis.
  2. “In ordine volitorum divinorum, quaedam sunt quae omnem actum creaturae praecedunt, quaedam quae sequuntur.” — Corv, ad Molin., cap. 5. sect. 1, p. 67.
  3. “Certum est Deum quaedam velle, quae non vellet nisi aliqua volitio humana antecederet.” — Armin., Antip., p. 211.
  4. “Multa tamen arbitror Deum velle; quae non vellet, adeoque nec juste velle posset, nisi aliqua actio creaturae praecederet.” — Ad Ames., p. 24.
  5. “Deus facit vel non facit id ad quod, ex se et natura sua ac inclinatione propria est affectus, prout homo cum isto ordine conspirat, vel non conspirat.” — Corv. ad Molin., cap. 5. ad sect. 3.
  6. “Falsum est quod electio facta est ab seterno.” — Rem. Apol., cap. 18. p. 190.
  7. “Volitiones aliquae Dei cessant certo quodam tempore.” — Episcop. Disp. de Vol. Dei., thes. 7
  8. “Deus vult omnes salvos fieri, sed compulsus pertinaci et incorrigibili malitia quorundam, vult illos jacturam facere salutis.” — Armin. Antip. fol. 195.
  9. Bell. Amiss. Grat.; Armin. Antip. Rem. Apol.
  10. “(Docent) unumquemque invariabilem vitae, ac morris protagh.n una cum ipso ortu, in lucern hanc nobiscum adferre.” — Filii Armin. in Epist. Ded. ad Examen Lib. Perk.
  11. “Possunt homines etectionem suam irritam et frustraneam reddere.” — Rem. Apol., cap. 9. p. 105.
  12. Jackson, of the Divine Essence.
  13. “Non mirum videri debet quod aliquando ex electis reprobi et ex reprobis electi fiant.” — Welsin, de Of. Ch. Hom.
  14. “Omnia Dei decreta, non sunt peremptoria, sed quaedam conditionata ac mutabilia.” — Concio. ad Cler. Oxon. ann. 1641, Rem. Decla. Sent. in Synod., alibi passim. “Electio sicut et justificatio, et incerta et revocabilis, utramque vero conditionatam qui negaverit, ipsum quoque evangelium negabit.” — Grevinch, ad Ames., pp. 136,137.
  15. “Ad gloriam participandam pro isto tempore quo credunt electi sunt.” — Rem. Apol., p. 190.
  16. “Decreta hypothetica possunt mutari, quia conditio respectu hominis vel prsestatur vel non praestatur, atque ita existit vel non existit. Et quum extitit aliquandiu, saepe existere desinit, et rursus postquam aliquandiu desiit, existere incipit.” — Corv. ad Molin., cap. 5. sec. 10.
  17. “Dicique beatus — Ante obitum nemo,” etc. — Ovid.
  18. “Quis enim comminetur poenam ei, quem peremptorio decreto a poena immunem esse vult ?” — Rem. Apol., cap. 17. p. 187.
  19. Author of “God’s Love to Mankind,” p. 4, [a treatise written by Hoard. Davenant, professor of divinity in Cambridge, and afterwards bishop of Salisbury, wrote in reply his “Animadversions” on it. Dr Hill, in his Lectures on Divinity, pronounces this work of Davenant to be “one of the ablest defences of the Calvinistic system of predestination.”]
  20. “Quicquid operatur, operatur ut est.”

 



译文由译者朱路,张纯益弟兄授权发表,译文无版权,欢迎下载、转发或其它方式使用。
译者非常需要能校对润色译文的同工。如有兴趣参与这项事工请联系:zhulu@yahoo.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