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阿米念主义现形记》

A Display of Arminianism

《阿米念主义现形记》

John Owen

约翰·欧文


第三章

关于阿米念主义者如何质疑和推翻神的预知先见


上帝的预知先见虽然没有被阿米念者直接地否认,但是遭到质疑和动摇,因为他们否认作为其基础的上帝旨意的确定性和不可改变性。他们所反对的不是神关于一切事情的先见,而只有那些与人的自由和机遇有关的事。这为了照应前面所讲的他们的错误,就是认为上帝在这些事上的计划是有时间性的和可变的。他们这样做,是因为需要给人类的行为赋予绝对的权能,也就是自由意志大人的掌权。我们称做机遇的是这样的事,就是在考虑到它的直接的前因后果上,在时间来到之前,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例如一个人明天可能做这件事,也可能选择不做一件事。这类事情从人的角度来看直接的发生次序是自由的和可变的。但如果照着我们所应该做的,(雅各书4:13-15)定睛在那从天上预知一切事情发生或不发生的主的时候,这些事情就应该被说成是一定会发生或一定不会发生,他们的情形里头没有偶然性。历代以来,基督徒甚至包括不信的人【1】都把这一类的事情归咎于是上帝从亘古以先就确定了的,例如人从房上摔下来而摔死,这都是神命定的而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或者说人落到强盗的手里,我们都会说这是神的旨意,神早就知道了。


神学家们为了区分的缘故【2】把上帝的预知先见分成两类:头一类称为预知,也就是说上帝能够预先知道一切可能的事情,也就是他的大能所能创造的一切事,而不涉及到这些事是不是真实存在,是不是他的大能选择如此创造他们。数不清的事情,在永恒里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在他的眼前都是赤裸敞开的。试想,难道他手的力量不能创造另一个世界吗?难道他的智慧宝库不能把这个世界造成另一个样子或者根本就不创造吗?我们能说他的大能已经在创造的活动中穷尽了吗?我们能肯定他不能把这个世界创造成跟现在不一样吗?所有这些他的大能能做的事情,他都预先知道。这就是他们所说的上帝的预知。


在这数不清的可能性里面【3】,上帝凭他的旨意决定哪些是将要发生的,使那些本来只是可能性的成为未来事件。上帝的对于他命定要发生的那部分事情的知识,神学家们叫做“预见”【5】。在这个预见里头,上帝无误的知道一切事情发生的原因,和它们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这两种不同的知识区别在于一个是上帝知道什么是可能会发生的,另一个是上帝命定什么是不会发生的。对于事情的可能或不可能是涉及到上帝的全能,事情的发生不发生是涉及到他的旨意,所以如果允许我这样说的话,前一种表示的是上帝的全能,他能做什么,后一种反映的是他的旨意,他选择做什么。上帝预知一切而且除了他所定意的以为什么都不能发生。


在一切他所掌控之下的事情中【7】,神设计了万事之间各种不同的关联。这些事在他们产生效果的应作机制各不相同。其中神的有些工作我们称为必然的,这样的工作的特点照着他们所做的内容来说是固定不变的,例如太阳一定要发出光和火一定要发出热。然而即使是这一类的被造,他们的产生和果效在某种意义上仍然可以说成是自由的和机遇性的,因为上帝的旨意是万事运作和存在的第一因,而主做一切事情都是自由的,照着他自己的意思而行。因此太阳在约书亚的日子就站立不动,而火也不烧但以理的三个朋友,虽然在正常情况下,这些被造物都是按着必然的原则运作。第二类,对某些事情神赋予他们自由的和机遇的特点。属于这样情形的一种,是这些被造运作照着自己的选择,决定做这个而不是做那个。例如天使和人,在他们自主的行动中,他们权衡之后决定做他们可以不做的事。还有一种情形是那些事情发生的结果似乎是偶然的,就像一个斧头砍树的时候从人的手中脱落而误杀了一个他没有看到的人。在所有这些事情上,他们之所以会发生,都是因为神已经决定了,包括在内容上还是方式上。虽然他们的运作仍然是按神设计的运行方式,或者是必然的,或者是偶然的。因为上帝的旨意无不实现,所以神绝对不错的预知事情将要如此发生。然而阿米念主义者公开的怀疑并在结论上否认上帝能够预知那些在自由和机遇性的事情。虽然照St Jerome的说法,如此教导就是破坏推翻了神之为神的基础。


首先,他们关于神的旨意的可变性的教义,推翻了上帝预知的可能,因为神旨意的坚固不变才保证了上帝预知的绝对无错。上帝只能预见他旨意命定如此实现的事。如果那些事不是确定的,而是经常随着人的意志而变来变去,就像我在前面证明他们是如此教导的,那么神最多只能是对事情有一个大概的猜测,不是根据他自己的不变的旨意,而是揣摩人的自由倾向。例如【10】上帝愿意所有人都得救,他出于这个愿望的行动,照着阿米念的教导来说就是一种条件式的意愿,如果人愿意相信的话就救他们。现在我们看到在这个意愿里有一个叫犹大的人【11】,此人和彼得在神的旨意中是同样有份的,上帝希望拯救他,为了这个目的,给了他所有必要的机会和条件,使得信心能在他心里萌生,而相同的条件在其他人里面确实产生了信心!那么我们只能说上帝在犹大身上预见的不就和在彼得身上预见的一样吗?他愿意此人得救,他不希望有相反的结果,而最终如何全看犹大自己选择了。结果证明此人是如此的顽梗邪恶【12】,以至于上帝就算用上他的全能,照他们的说话,用尽了一切和上帝的身份相称的手段,其中当然不包括动用他那不可抗拒的大能,也没法改变他的硬心肠!看到这种情况,因着神公义的要求,犹大要因他的不悔改被定罪,因此神只好由此预见犹大要被弃绝的结果。但是,再次假设,这个可怜的灵魂在死前的最后一刻,如果回转过来,归向主,而这件事阿米念主义者骄傲地宣称人是有能力做的【13】,那么尽管他曾经被弃绝,(这个弃绝照他们的说话是神的恩典的行动)【14】。上帝还得照他公义的原则拣选他,拯救他。到这时候为止,这个恶棍已经两三次的作弄了上帝的旨意。


第二,【15】他们宣称上帝希望愿意很多事情发生,而那些事情却没能实现。“我们承认”Corvinus如此说,“有很多上帝的愿望最终都没能实现”。毫无疑问的,一个人期待他明明知道不能发生的事情,不是一种智慧的表现。因此他们只能把这个解释成上帝事先并不确知,只是知道有可能。“上帝希望看到很多善事的发生,但结果他们没有发生。”【16】他们的信仰宣言这样说,从这里我们只能得出这两个结论之一,或者是在上帝的本性中有很多不完善使得他去希望他知道不能发生的事,或者他并不能对事情有确切的预知,由此破坏了他的全知。确实的他们明说【17】“神的期待和愿望常受到愚弄”。他们承认,他们的“最强的证据就在这里,一是上帝本来希望和期待以色列人是顺服的;第二就是上帝在圣经里抱怨他的期望落空了”。这样的说法,如果选择完全从严格的字面意义上理解,照他们所极力争辩的,绝不可能与神永恒的全知相吻合。而这些阿米念主义者藐视神学家们的一般回答,就是说这些期待、希望之类情绪,都包含着不完美,是藉着拟人的方法来描述上帝的,是比喻的修辞,表示人如果做这些事的时候所伴随着的感情。


第三,【18】他们教导说上帝根本就没有命定我们讨论到的这些事情,如阿米念所说,“说上帝已经预定了由造物的自由意志所发出的未来之事,对此说法,我厌恶、痛恨、咒诅,这是谎言、是亵渎”。在任何意义上决定任何一件事情就是命定它是发生还是不要发生。例如大卫第二天是不是应该去和菲力士人打战并得胜。这样上帝的预见的无误性取决于他对这些事情的旨意的确定性。如果认为上帝在这些事情上的旨意是不确定的,他的预见就根本无从谈起了。


第四,【19】请看他们是怎样“赞赏”上帝的永恒的预见的:第一,他们称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棘手的问题;第二,他们怀疑这个预见根本是否存在,虽然他们勉强承认是有可能存在的;第三,他们不认为上帝的预见是敬拜他的原因之一;第四,他们说神的预见最好是被废弃才好,因为它所带来的问题和困难无法与人的自由意志,神的警告和应许相调和;第五,神的预见更多的是让我们这些可怜的被造灰心丧气的,而在信仰中没有什么积极作用。见Episcopius.我们可以原谅说这只是一个学者的意见,确实这话出自一人之口,但是整个意思却是全教派所纵容的。因为,首先在他们信仰宣言的冗长的前言部分,他们对上帝的预知一字未提,然后当Leyden的教授指出他们的忽略之后,他们在他们的道歉中非常冷淡和勉强的承认神的预知,以致于学者们不得不从中得出结论【20】,在他们的心里的隐秘处,所有的阿米念者和Socinus都是一个观点,就是上帝只有猜测性的预见。他们中的一位大先知,清清楚楚的表白【21】“上帝用他自己的方式经常害怕这个或那个厄运要降临,而这样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的”。Vorstius,他们的鼻祖【22】“上帝经常知道自己所预见的不会实现”Armin., Corv.这种无神的论调能否为一个基督徒所容忍,让一切晓得神话语的人自己判断,就我自己来说,我相信神的话语是另一个截然相反的教导。因为——


首先,上帝的预知在圣经里有一个坚固的基础,“主从创世以来就知道一切他手所做的工”。使徒行传 15:18(此处翻译不是和合本)。这样一切事情,凡是可以算为他手所做的工的,他从创世以前就晓得。请问照着他的教导,什么事情是在这个范围之外?甚至包括那些罪恶的事情。虽然不是从它们是罪恶的这一角度,而是从其它的角度考虑,例如对人的惩罚,这些事仍然是神手所做的工。例如先知拿单对大卫如此说,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从你家中兴起祸患攻击你,我必在你眼前把你的妃嫔赐给别人,他在日光之下就与她们同寝。你在暗中行这事,我却要在以色列众人面前,日光之下报应你。’” 撒母耳记下12:11,12


同样的,当那些凶恶的强盗把约伯的财产洗劫一空之后,这位敬畏上帝的人如此说,“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约伯记1:21.如果上帝的掌管之工是如此的大能和有效,甚至在这些魔鬼和恶人最恶毒的犯罪上,就像亚沙龙所做的,和示巴人和迦勒底的贼所做的,都被说成是他的工作,“我请求引用圣经的话算不算过分的要求?”这是“他做的”,那么毫无疑问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不是这样或那样地决定于他掌管一切的手。是的,就是犹大自己出卖主,就着事情本身的发生来说,也都是做了他手所预定的事情。“成就你手和你意旨所预定必有的事”使徒行传4:2823】。如果这些行动,尽管有以下这两个似乎不合的因素,就是第一,它们是机遇性的,是有自由意志的人照着他们的选择做出的;第二,这些参与的人是有罪的和邪恶的,尽管如此,如果这些事还是取决于上帝旨意和确定的谋算,那么毫无疑问上帝在一切造物的行动中都有意掌控。然而他的工作就像“前面表明的”从起初就全部明了于他,因为神行做万事不靠机遇,而是照着他自己确定的旨意。“这原是那位随己意行做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以弗所书1:11.


第二,神晓得万事的方式清楚地表面没有什么事,包括将发生的或可能发生的事实是隐藏的于他的。【24】而他知道的方式不是通过演绎,从一事推出另一事,从原则推出结果,而是完全直接不借助媒介的明显清楚具体,both in respect tou/ o[ti, and tou/ dioti.照着他自己的本性而出的最纯全的作为他来洞察一切,因为“并且被造的没有一样在他面前不显然的;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都是赤露敞开的。 ”希伯来书4:13.因此在我们所考虑的这些事上,【25】他以这三种方式来洞察一切,第一,在他自己和他自己的旨意里这是第一因。在这个意义上,就着他们的一定会发生来说,这些事是必然的。第二,在导致他们的直接原因这个层次上,这些事上确实存在机遇性;第三,在事情本身来说,虽然他们是未来之事,但在神的无限智慧里,却是现在之事。


第三,经文里充满了这样的表述,(诗篇44:21;约伯记11:11;但以理书2:47;诗篇7:926:2147:4;路加福音12:17;马太福音10:29,20;诗篇139:2;)例如上帝知道一切的秘密,他显露一切隐藏之事,他鉴察人的一切肺腑心肠。他数点星宿的数目,他知道一切事情甚至包括麻雀落地和属他的人的头发数目。他从远处知道人的意念,甚至在这些意念来到我们的心里之前,在他们的产生之初,并且从这些意念而出的那些机遇性的行动在永恒中就被上帝所知。这一点特别的折断了机遇之神的脖颈。那位神明的想象中的权柄所管辖之事,圣经里直接的把他们归在神的手上,像如下的经文所说,心中的谋算在乎人,舌头的应对出于耶和华。箴言16:1.又例如人随便开弓恰巧射中不是目标的人。确实地,上帝必然预知这些机遇性行动的结果。他一定知道这样随便射出的箭要了君王的命。他使人贫困或富足,诗篇22:2,他使这人降卑,使那人升高。诗篇75:7.How many contingencies did gorgo.n o;mma tou/ despo,tou,他看透一切的眼睛在以斯贴的加冕中看见了他民的拯救。总之,一句话,神所做的一切他自己都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比一个斧头从人手上脱落杀死另一个人更偶然呢?就是在这样的事上,上帝都承担是他做的,是他从起初就看见的。申命记19:5,出埃及记21:13


第四,请我们务必考虑在圣经中的预言,特别是关于救主的预言,在它们的成就过程中,有多少自由意志和机遇的行动。参见以赛亚书7:149:653;创世记3:15.其它的预言也是这样,例如巴比伦摧毁耶路撒冷的事上,虽然照着上帝的先见一定要发生的,但这事的成就,是藉着巴比伦人抽签问卜来决定,这样的偶然之事而不是顺着他们的计划发生的。以西结书21:21.

造眼睛的,难道自己不看见吗?诗篇94:9.


很多其它的理由和见证,我们还可以提出来证实关于上帝自古而有的预知先见。这些预知先见如Episcopius’所说的,与让我们这些可怜的被造除了灰心丧气束手无策之外别无他用的亵渎话相反,相信神的预知是上帝赐给我们生活在流泪谷中的人的安慰的一大部分。在我们一切的患难试炼中我们没有灰心丧胆和绝望,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我们所受的无不出自于他的手和他的谋算对我们的指引,无不来自于他眼睛所看见的,其结果是他早就知道的。这是一个对我们的忍耐强有力的激励,是我们信心的安稳之锚,是我们得安慰的确据。为了让我们一目了然的看见那些机遇之神的崇拜者所鼓吹的,如何有悖于这神圣的真理,让我们看下面的对比:——(略)


Endnotes:

  1. Dio.j d v otelei,eto boulh,, Hom; — “God’s will was done.”
  2. “Quaecunque possunt per creaturam fieri, vel cogitari, vel dici, et etiam quaecunque ipse facere potest, omnia cognoscit Deus, etiamsi neque sunt, neque erunt, neque fuerunt, scientia simplicis intelligentiae.” — Aquin, p. q. 14, a. 9, c. Ex verbis apostoli, Romans 3, “Qui vocat ea quae non sunt tanquam ea quae sunt.” Sic scholastici omnes. Fer. Scholast. Orthod. Speci. cap. in., alii passim. Vid. Hieron. Zanch. de Scientia Dei, lib. diatrib. 3., cap. 2, q. 5.
  3. Vid. Sam. Rhaetorfort. Exercit. de Grat., ex. 1. cap. 4.
  4. “Res ipsae nullo naturae momento possibiles esse dicendae sunt priusquam a Deo in-telliguntur, scientia quae dicitur simplicis intelligentiae, ita etiam scientia quae dicitur visionis, et fertur in res futuras, nullo naturae momento, posterior statuenda videtur, ista futuritione, rerum; cum scientia,” etc. — Dr Twiss. ad Errat. Vind. Grat.
  5. “Scientia visionis dicitur, quia ea quae videntur, apud nos habent esse distinctum extra videntem.” — Aq. p. q. 14, a. 9, c.
  6. “In eo differt praescientia intuitionis, ab ea, quae approbationis est, quod illa praesciat, quod evenire possibile est; hoc vero quod impossibile est non evenire.” — Ferrius. Orthod. Scholast. Spoci. cap. 23. Caeterum posterior ista scientia non proprie dicitur a Ferrio scientia approbationis, illa enim est, qua Deus dicitur nosse quae amat et ap-probat; ab utraque altera distincta. <400723>Matthew 7:23; <451102>Romans 11:2; <550219>2 Timothy 2:19. “Quamvis infinitorum numerorum, nullus sit numerus, non tamen est incomprehensibilis ei, cujus scientiae non est numerus.” — Aug. de Civit. Dei, lib. 12. cap. 18.
  7. “Quibusdam effectibus praeparavit causas necessarias, ut necessario eveniret, quibus-dam vero causas contingentes ut evenirent contingenter, secundum conditionem proximarum causarum.” — Aquin. p. q. 28, a. 4, in Cor. Zanch. de Natur. Dei, lib. v., qu. 4, thes.
  8. “Res et modos rerum” — Aquin.
  9. “Cui praescientiam tollis, aufers divinitatem.” — Hieron. ad Pelag., lib.
  10. “Deus ita omnium salutem ex aequo vult, ut illam ex aequo optet et desideret.” — Corv. ad Molin., cap. 31. sect. 1.
  11. “Talis gratia omnibus datur quae sufficiat ad fidem generandam.” — Idem, ibid, sect. 15.
  12. “Pertinaci quorundam malitia compulsus.” — Armin., ubi sup.
  13. “Reprobatio populi Judaici fuit actio temporaria et quae bono ipsorum Judaeorum si modo sanabiles adhuc essent, animumque advertere vellent, servire poterat, utque ei fini serviret a Deo facta erat.” — Rem. Apol., cap. 20. p. 221.
  14. “Injustum est apud Deum vel non credentem eligere, vel credentem non eligere.” — Rem. Apol.
  15. “Concedimus in Deo desideria, quae nunquam implentur.” — Corv. ad Molin., cap. v. sect. 2.
  16. “Bona quaedam Deus optat et desiderat.” — Rem. Confes., cap. 2. sect. 9.
  17. “Dei spes et expectatio est ab hominibus elusa.” — Rem. Scrip. Syn. in cap. v., <230501>Isaiah 5:1. “In eo vis argumenti est, quod Deus ab Israele obedientiam et sperarit, et expectarit.” — Idem, ibid. “Quod Deus de elusa spe sua conqueratur.” — Idem, ubi supra.
  18. “Deum futura contingentia, decreto suo determinasse ad alterutram partem (intellige quae a libera creaturae voluntate patrantur), falsum, absurdum, et multiplicis blasphemiae praevium abominor et exsecror.” — Armin. Declarat. Senten.
  19. “Disquiri permittimus: — 1. Operosam illam quaestionem, de scientia futurorum contingentium absoluta et conditionata; 2. Etsi non negemus Deo illam scientiam attribui posse; 3. Tamen an necessarium saluti sit ad hoc ut Deus recte colatur examinari permittimus; 4. Tum merito facessere debent a scholis et ecclesiis, intricatae et spinosae istae quaestiones quae de ea agitari solent, — quomodo illa cum libertate arbitrii, cum seriis Dei comminationibus, aliisque actionibus, consistere possit: quae omnia crucem potius miseris mortalibus fixerunt, quam ad religionem cultumque divinum, momenti aliquid inquisitoribus suis attulerunt.” — Episcopius, Disput. 4. sect. 10.; Rem. Apol., pp. 43,44.
  20. Ames. Antisynod, p. 10.
  21. “Deus suo modo aliquando metuit, hoc est, merito suspicatur et prudenter conjicit, hoc vel illud malum oriturum.” — Vorsti. de Deo, p. 451.
  22. “Deus non semper ex praescientia finem intendit.” — Armin., Antip., p. 667; Corv. ad Molin., cap. 5. sect. 5.
  23. “Cum et pater tradiderit filium suum, et ipse Christus corpus suum: et Judas dominum suum: cur in hac traditione Deus est pius, et homo reus, nisi quia in re una quam fecerunt, causa non fuit una propter quam fecerunt.” — Aug., Epist. 48.
  24. “Deus non particulatim, vel singillatim omnia videt, velut alternanter concepta, hinc illuc, inde huc, sed omnia videt simul.” — Aug., lib. 15. de Trinit., cap. 14. “In scientia divina nullus est discursus, sed omnia perfecte intelligit.” — Tho., p. q. 14, a. 7. c.
  25. Tilen. Syntag. de Attrib. Dei, thes. 22; Zanch. de Nat. Dei. Unumquodque quod est, dum est, necesse est, ut sit.

 

译文由译者朱路,张纯益弟兄授权发表,译文无版权,欢迎下载、转发或其它方式使用。

译者非常需要能校对润色译文的同工。如有兴趣参与这项事工请联系:zhulu@yahoo.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