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阿米念主义现形记》

A Display of Arminianism
阿米念主义现行记
John Owen
约翰•欧文

第四章
关于上帝对世界各样的掌管和他的主宰地位
是如何被阿米念的偶像自由意志所推翻的

我现在开始谈到神的掌管和贝拉基主义的偶像之间不可调和的争战。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绝对的以互相完全毁灭为目的的死敌。在这件事上,基督信仰自古以来所接受的教义,与阿米念的教导之间的不可调和是水与火,光明与黑暗,基督和比列一样。任何人想把他们混合在一起,就像把牛和驴放在一个轭下同耕一样,就像把活人和死人绑在一起一样。这个奇怪的鼓吹是泥土在抗议窑匠,且不是仅仅是抗议说“你为什么把我造成这个样子”,而是狂妄的说“我偏不要做你要我成为的样子,我要把自己送上高天直到你宝座旁边”。这样的狂妄就连稍微好点的外邦文化中也没有。【1】就像阿米念人把机遇拜成一个偶像一样,这些希腊人把神的掌管拜成偶像倒比他们稍好,因为希腊的神话 说这个神的掌管帮助Latona,就是自然界生出了Delos岛屿。他们说虽然Latona“自然界”又大又有各样的效果,但是离开神的帮助之后什么也不能做。这样的神话故事所包含的真理成分倒比那些狂妄的阿米念者更多【2】。而后者认为上帝根本就没有对世界有任何帮助,上帝的对这个世界的维护只能被简单的理解成上帝没有摧毁这个世界而已。现在为了更好地显示出他们的狂妄和反神的错误,我照着以前的方法,先用圣经的教导和符合基督信仰的理性思考,而不是用人的变化不定的情感来看神在掌管这事上教导了我们什么。

神的掌管这个词照它本身的意思包括上帝一切外在的行动,是针对被造的各个方面,就是神所有在内部以外发生的工作。因为上帝“随己意行做万事的,照着他旨意所预定的”(以弗所书1::11)。所以无论他现在手所做的是什么,他从起初就这样定意了,“我们的神在天上,都随自己的意旨行事”(诗篇115:3)。又参见“他手所做的工他从起初就知道”(使徒行传15:18)。因此,关于他的掌管有三件事要考虑,第一,关于他的旨意和目的【3】,这是他用来确立万事的,使他们各按他们的功用成就,所有这些都是他预定的。第二,是他的预知,是指着他确定地知道一切要发生的事。第三,他在时间里的工作,“我父做工直到如今”(约翰福音5:17)——也就是说他确实地把他美意所定的成就出来。第一,二件是在前面两章已经讲过的,我们现在只考虑最后一件事。

这个工作我们可以知道是全能上帝无法测度的对世界呵护、持守、和掌管的工作,其范围包括他一切所创造的,使他们按照神从起初赋予它们的本性各自运行,以实现神当初造它们的目的。为了证明这一点,我首先证明一件事,就是全世界包括所有的人,或好或坏,和所有的事,不管在我们眼中多么微不足道,都在神的看护和掌管之下。第二,我要指出上帝怎样照着他所创造的变化多样的第二因在万物中做事。这些第二因有些是必然的,有些是自由的,有些是机遇性的,即就是说他们的效果是随机的

上帝对世界的掌管这一点我们可以从神的话和神的工作中清清楚楚地晓得。在这里,我每样给出几个例子——

第一,从一般的意义上看,那全能之神,宇宙的创造主不可能做这样一个无意义的事,即造了一个世界,却缺乏能力、良善、意志和智慧来管理他自己手所做的工作,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第二,举一个特别的例子,就是在全世界所有地方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和程度都知道世界被洪水毁灭这件事。在这件事里世界几乎被摧毁到当初混沌无序的状态。难道我们在这件事里看到的只是机遇吗?在这其中的相关情形中,难道我们看不见上帝和他的掌管吗?如果不是上帝预先警告这样的大洪水将要到来,各族类中只有极少数目的个体得以保持,是需要何等的机遇和运气?谁的手能够引导着那可怜的方舟不在石头上撞碎而停靠在山上?毫无疑问,只是读一下创世记7,8中讲到的这个证实全人类历史的故事,就足以让一个最固执的无神论者胆战心惊了。

另一方面,上帝的话语不比上帝的工作更少的揭示这一点,诗篇19,“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 (约翰福音5:17)但是上帝不是在第七日歇了一切的工吗?“神歇了他一切的工就安息了”(创世记2:2)。是的,从他以全能创造世界的工作中他歇息了,但从他以掌管治理的工作中他从来没有歇息过。事实上,他在常规以外所做的特别的事就显示出“神的作为”来(约翰福音9:3)。就像他用智慧设计创造万有,用掌管使他们井然有序的存留,就像那宝贵的诗篇104篇所清清楚楚的宣告的,而这也不局限于某些特别的人和事。“因为耶和华的眼目,无处不在,恶人善人,他都鉴察”(箴言15:3)。以至于“人岂能在隐秘处藏身使我看不见他呢?”(耶利米书23:24;使徒行传 17:24; 约伯记 5:10,11; 出埃及记 4:11.)。他行这一切事都是为了让“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使人都知道除了我以外,没有别神。我是耶和华!在我以外并没有别神。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以赛亚书4:6,7)。所有这些经文,都宣告没有什么上帝所创造的事是他掌管的恩手所没有托住和引导的。

但是上帝对他普世创造的全范围的掌管并不排除他对其中某些事物实施更特别的护理之功,表现在他更清楚地临到这些事情并使其更加体会到他的良善。我是指他在地上的教会,以及一切教会所属的。“哪一大国的人有神与他们相近,像耶和华我们的神、在我们求告他的时候与我们相近呢? ”(申命记4:7)。在对他教会的持守中,他额外的显示出他的荣耀,释放他的大能。在这里,他在工作之上加上他的话语,他为保守他的教会和百姓所做的和他所应许的,从中你能看到那特别掌管之工所令人称颂的果效。为了这个缘故他应许“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他”(马太福音16:18)。在这一切的事情当中,他的教会要保存到底,“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马太福音28:20)。他供应他们一切所需之事,马太福音6:33,目的是要他们“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他们”(彼得前书5:7)。他不允许任何人,“难为我受膏的人” (诗篇105:15),因为他们对他来说就像“他眼中的瞳仁”( 撒迦利亚书2:8)。对他的教会的这一特别的看顾是有一超自然的目的的,也仅仅是为了这超自然的目的而实施的。

就像恶人被神排除在他为自己的人所预备的特备的护理之外一样,恶人却没有被排除在他大能之手的统治之下。“他造他们,是为祸患遭难的日子”(箴言16:4),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自己的地方”,让他们朝其奔去(使徒行传1:25)。这样,全地的主也没有允许他们越过他对万事的掌管中为他们恶行设置的界限,虽然主以极大的耐心“多多忍耐宽容那可怒预备毁灭的器皿”(罗马书9:22),甚至还要经常保护他们免于彼此伤害,(创世记4:15),也允许他们得到很多这世上的祝福(马太福音5:45)。神这样的安排,是让恶人手所做的,最终也都彰显他大能的荣耀(箴言21:1,2)。藉着这一切的安排,神告诉我们,就连恶人,他们的“生活动作存留也都在他里面”,也都在他的掌管治理之下。事实上,这世上没有任何是他的看顾和知识不垂临在他们之上的,即使这事再渺小。Jerome【4】认为神的智慧如此伟大高贵,不应该用来维持掌控安排他所造的万物,只适合让他们留在偶然机遇的毁灭中。这样的说法有损于上帝的掌管,在上帝的绝对完美上留下了污点,虽然他是好意,为了要使神荣耀的尊严免于因为垂顾到最小的爬虫和毒蛇而受污染。而圣奥古斯丁明白地反对【5】说“是谁造出了跳蚤和虱子的诸多器官,给他们秩序生命和动作?”这也非常地符合圣经的观点,例如诗篇104:20、21,145:15,马太福音6:26,30,他养活天上的飞鸟,装饰野地的百合;约伯记 39:1,2; 约拿书 4:6,7.我们可以肯定的知道,上帝他所创造的,他看顾也不会以为麻烦。难道上帝对他最小的创造实施完全的掌控,远远的超过,人和天使一起所能做的,是毫无目的的吗?他为万物制定了完美的秩序,这是为了他彰显他的荣耀。若是我们的天父不许,一个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甚至我们的头发也都被编号了,(马太福音10:29,30)。“野地的草今天还在,明天就丢在炉里,神还给他们这样的装饰”(马可福音12“27,28)请看神的知识和垂顾是何等的细致!另外他又动用虱子和青蛙来惩罚埃及人,出埃及记8,用蓖麻和一只虫来管教他的仆人约拿,约拿书4,是的,他将蝗虫称为他“可怕的军队”,既称为他的军队,难道上帝不知道和掌管他可怕的众军的数目?

上帝在他的护理中,安排和掌管他手所创造的一切事,这点已经证明之后。我们现在考虑他是怎样进行这一工作的,怎样掌管他手所做的一切事物,这工作主要包括四个部分,第一他以他的大能维持保守和托住万有,“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3);第二他藉着对当事人产生影响而通过万事做工,“因为我们所做的事,都是你给我们成就的”(以赛亚书26:12);第三他为了彰显他自己的荣耀而以大能决定和左右事情的结局,不管这些事是必然性的或自由的机随的,就像约瑟告诉他的弟兄,“从前你们的意思是要害我,但神的意思原是好的,要保全许多人的性命,成就今日的光景”(创世记50:20);第四他决定和限制地间接因素以达到这样或那样的效果。“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21:1)

第一,关于他用他的大能维护和托住万有,使他们保持创造之初被赋予的秉性、力量和功用。“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使徒行传17:28)所以他工作的方式,一方面不是自己直接完成,而是选择通过被造的合作与参与,否则的话万事就被变成摆设,这也与他在创造之初对万事的祝福相矛盾,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 (创世记1:22)另一方面他也没有让他们成为自给自足的,使这世上的万事成为一个绝对独立自足的存在,而不是由他而出,靠着他生存,而使得他看护的意思仅仅是不毁灭他们而已,而是像我们主所说的,“他做工直到如今”。这两个观点,前一个是亵渎,后一个是完全不可能。

第二,关于神是如何利用间接的手段来使其达到他所设计的效果,在这一工作里面,哪一部分是他自己直接完成的,哪一部分是他次等的影响间接成就的,这似乎是我们属血气的人无法测透的,也是不需要完全明白的。这更能使我们在万事的存在上仰望他的力量,在万事的运作上寻求他的帮助。

第三,他的最高的统治施行在安排一切事情的过程中,使其为他自己的荣耀而达到既定的和确定的目的。他的统治凌驾于所有其它的因素之上,使得就着他们一定要达到他所设定的目的来说,哪怕是最机遇性的因素,也可以在一个意义上称为必然的事。例如一个人从生到死,有多少偶然和机遇,有多少事是他做与不做都是一念之差,有多少疾病或灾祸会临到,但是只有一件会要他的命。然而人的日子早已确定的写在耶和华的册子上,“人的日子既然限定,他的月数在你那里,你也派定他的界限,使他不能越过”(约伯记14:5)。神经常使用纯粹机遇性的和巧合性的事实现他的计划,以此颁发奖赏,施加惩罚,执行审判。例如他用人砍树时飞出去的斧头杀死一人。但没有什么是比古代的抓阄是更明显的随机之事,然而上帝藉着它们来宣告他的旨意,以此彰显他的大能,使人对他旨意明白无误。“签放在怀里,定事由耶和华”(箴言16:33)我们也可以从亚干的例子上看出来,见约书亚记7:16-18;或扫罗的例子撒母耳记上10:21,22;约拿单的例子撒母耳记上14:41,42;约拿的例子约拿书1:7;马提亚的例子使徒行传1:26;然而上帝在机遇之上的决定和掌管就像神在其它事上的决定和掌管一样都没有越过和破坏事情本身的机遇性。因为那命定事情如此成就的,难道不能同时命定事情是以机遇的方式成就吗?

第四,上帝对那些第二因的预定(我最后讲到这一点不是因为它是上帝护理所造之物中最后的行动,因为事实上它是第一个行动)是他照着自己永恒旨意的有效工作,虽然他在其中所使用的人和事,例如人的意志,就着他们个体运行的机制来说,是最自由和不确定的,是自己行动的不受限制的主人。然而就着神的旨意和他全能的掌控来说,全都是确定的;必要达到这样或那样的效果。上帝不是他们被强迫去做这个或者被阻止去做那个,而是引导或使其愿意去做这个或那个,都是照着尊重他们本身被造的运行方式,也就是完全自主的。因为确实的,像这样的见证在圣经里随处可见,其中讲到神把人的意愿和心思挑旺起来,使其扭转而趋向于做这样或那样的事,以及神对人心里的隐秘念头或人的心思意念的掌管。神的这些作为都不能被说成是一种单纯的允许,而只是在外部的掌控或一种泛泛的影响,而人自己有能力决定做这个或做那个,像一些人以为的,他的整个眷顾掌管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让我们看以上所讲到的神的这几个掌管护理的工作是如何应用在有自由意志的被造的身上。这些被造,例如人的意志是照着自己的主意运行的。由此打开了一扇门,使我们得以检验阿米念主义在基督信仰这一点上的异端邪说。有两件事需要先解释清楚,第一,他们没有被夺去他们原先的内在的自由本性,第二,他们也没有被豁免于上帝护理之工的有效影响和统治之外。第一点使得奖赏或惩罚成为可能,而如果离开了第二点,像我以前论述的,就有损于上帝的威严和他的大能。圣奥古斯丁【7】判定Cicero甚至在外邦人中该受特别的谴责,因为人在一个掌管一切的护理之下,而宣告人的自由,由此使人沦为亵渎一切和破坏一切的,这个严重的错误,被Damascen(一个基督教学者)【8】直接的继承了。他教导说“那些在我们有能力决定的一切事,取决于我们自由的事,而不是神的护理。”这样的观点,更适合像Epicurus之流“没有灵性的畜类”,而不是基督脚前的学生。然而这样一个骄傲自高的错误,正被阿米念主义者顽固的坚守,虽然是用其它的词汇来描述。因为除此以外他们的理论还能有其它解释呢?因为他们把绝对的自由赋予人的意志,声称这意志在一切的境遇和任何情况下他的运行都凭着自己的能力,所以上帝所能做的部分就着他们行动的完成来说,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人自己的意志是唯一决定事情完成与否的因素。像这样超越一切的、毫无疑问只有神才具有的自主权,加上绝对不可控制的行动权和决定权,就会使人的意志得以释放、免除一切限制,不但是免除于这样或那样的最终结果的预先确定,而且还免除于神的护理之功对他的影响和作用。即在他的行动中神的帮助维持和协同。因此这个意想中的自主权的创造者们很聪明的设置了意想中的上帝护理,好于他们的理论相吻合,也就是说上帝的护理是一般性的,无关紧要的影响。永远是等待期望着人的意志自己决定要这样或那样行动或好或坏,与此同时,上帝总是守候在旁边,当我们高兴使用他的时候,做他能做的那一小部分,或者当我们允许他去做的时候,他绝对没有方法叫我们照着他的旨意运行。断乎不可,我们若是顺服这样的首领,到这样的地步,把一个偶像放在全能上帝的宝座上,就会被直接带回到异教中去。不,毫无疑问的,让我们没有保留的承认我们的自由意志,将所有他从创造中得来的那些自由的本质赋予他让他做万事的决定,让他自由的成就神的拣选和预先确定的旨意所预定的,不受内部的必然性和外部的强迫,但与此同时,也不要假设我们可以否定上帝有效的协助,他在被造物行动中具体的有效的影响,使他们在自由的基础上,做他所预定的,而这后一点,是阿米念主义者代表他们的心爱的自由意志所极力反对的,他们承认他们坚持人的心有自由的力量,而绝对的独立于上帝的护理掌管之工。

首先,他们否认我们在其中“生活、动作、存留”的上帝。在他的眷顾里做任何事【9】使得被造能够受感而行,或者在他的行动中给予帮助。也就是说,上帝把人完全留在人自己的旨意的手中,交给他自己的绝对的独立权,完全与神的护理没有任何关系。既当他们如此相信之后,人完全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10】,那些上帝愿意让人以自由方式去做的事,而这包括一切人类的行为,他自己不愿意也不能够比期望或愿意我们去做这件事更强有力或有效的促成他的实现。像Vorstius所说,也就是像一个人期望另一个做某事,但苦于无力添加影响,而只能是如此期望可以,这甚至远远的小于当一个天使希望另一个人做某事使所能采取的行动,我可以期盼或愿意另一个人做我认为他应该做的,但我能所做的也仅此而已。用这样的语言描述上帝的护理在我看来是无法忍受的亵渎。可是阿米念主义的观点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因为若不如此,大衮就没法保住他的头,那完全不限制的自由意志的偶像也无法享受他的统治。

因此Corvinus虽然愿意承认像斧头从斧柄脱落杀死人这样的随机之事,可以说成他的发生是照着神的旨意和确定的安排,但是他绝对不允许把这样的解释放在人的自由意志和确定的事上,就好像他们也受制于这掌管一切的统治之下。藉着这样的说法,他完全排除了上帝在人类行动上有任何主权,这就明明白白使人从他统治的轭上挣脱出来。让人成为自己最高的主,以至于他们完全可以说(他们也实际这样说)【12】上帝对于未来将要发生的机遇之事只有一个可以被愚弄的大概期望,他只能藉着他对人的倾向的估计来猜测。事实上,就是为了Helen(此处可能是希腊神话,待查)这个的幸福,在这三十年里,他们不断的与永生神的军兵征战,他们所有的目的就在于使人的意志得到绝对的自由,虽然在一切事情的成就中,无论是在事件本身还是在它运作方式上【13】,都需要上帝的工作。也就是说,不论上帝的旨意是不是命定这样一件事情的发生,或他预知这样一件事情将会发生,也不在乎他的协助是不是与人的意志同工。也不在乎他是不是定意藉着人的这一行动来实施他自己的旨意【14】然而神虽然这样定意,他仍然可以做也可以不做,这也就等于是说“我们的嘴唇是我们自己的,谁能作我们的主呢?我们要证明我们有做事的愿望和做事的自由,就算为此需要把上帝推下他的宝座。”如果我们仔细考察的话,我们会发现他们的理论在实际上从根基上也在几个枝干上削弱和推翻了上帝实际的护理之工,因为——

首先,他们宣称【15】神的所谓保守和托住万有不过是他意愿的消极行动,也就是他决定不毁灭他所做的事而已。而当我们举出经文证明,这是他的大能积极的行动时,他说这样引用圣经是愚蠢的。让圣经愿意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在我们的骄傲里,我们还是认为说上帝托住万有的意思就像是在说我不放火烧一个房子,或者我不踩死一条虫子一样。

第二,针对上帝在他们的一切行动和工作中藉着次要的因素做工这件事上,他们说【16】这只是一种一般性的影响,对所有的类似之物都是如此,而当事人可以按自己的喜欢决定是不是采纳神的影响。因而带来事情或好或坏的不同结果。只要在他们自己眼中看为美,他们就自己决定。简而言之,对于人的意志来说【17】上帝的影响不过是人照着他们自己倾向决定采纳或不采纳的,就像他们在信仰宣言里所共同宣称的。在这里注意到他们说神的护理之工的影响不是作用在当事人的心里而左右他的意志【18】而是作用在事件本身(否则的话人心不就在神的掌控之下吗?)。就好像我帮助一个人举起一块木头,虽然我的帮助使他觉得那木头轻多了,但是他一点也没有变得强壮起来。这就否定了神护理之工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神对人的内在帮助。

第三,神决定或限制人的意志做这个或不做那个特定的事的说法,使他们暴跳如雷,因为这对他们所心爱的自由是毁灭性的【19】,他们在《申辩》中说,“这样的安排绝对不能和人的自由相容,阿米念也说【20】。“上帝的护理丝毫也不会决定或否决人的自由意志,也就是说,上帝没有决定你要做这个或做那个,也没有否决你不做这个和不做那个。”所以他们努力的目标就是要证明人的意志是这样绝对的自由,独立不受控制,以至于上帝不仅不会,就算用上他全部的力量,而不能够确定无误的决定人的意志要做这个或那个特定的行动,以实现神自己的目的。确实的,在我看来,这是基督教信仰遭遇的最凶险的企图,如果他的企图和他的成功规模的相衬的话,神的护理的大能在人看来就差不多完全从世界上被扔出去了。“Tantae molis erat.” 如果天上的神不是被彻底的剥夺了他在世人身上的发言权之前,新的神明偶然性就不可能被树起来,在天上的神原有的位置上建立起来的那个自家繁衍的偶像自给自足也不能建立起来,让全世界敬拜他,但是为了让我们看到,这个建筑不能被建的更高,让所有的人来看上帝的话是如何推翻了这个巴别塔的。

首先,在很多经文里明白无误的证明了上帝不仅是掌控人的意念和他们心里最隐秘的决定(因此先知说他知道,“耶和华啊,我晓得人的道路不由自己;行路的人也不能定自己的脚步”(耶利米书10:23 )又有所罗门说“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言16:9),大卫在这样一个认识的基础上说“耶和华使列国的筹算归于无有,并且他使众民的思念无有功效。而是使他自家的筹算永远立定,他心中的思念万代常存”(诗篇33:10,11)因着这样的看见,他在危急中就向上帝祷告,求他混乱恶人的计谋,“使亚希多弗的计谋变为愚拙”(撒母耳记下15:34)而耶和华真的这样做了,让押沙龙的心听取了户筛愚蠢的建议)而且第二,他的护理的工作的实施,在人的心里和意念中,决定做这个或那个特定的事,照着他自己的喜悦。“心中的谋算在乎人;舌头的应对由于耶和华”(箴言16:1)这正是雅各相信和依靠的,当他祷告耶和华能够使他的儿子在不敬神的埃及统治者面前蒙怜悯,释放你们的那弟兄和便雅悯回来。创世记43:14;由此我们只能得出结论,若不是这个跟随一生跟随神的老人相信神的手可以引导可以无误的转动约瑟的心使他怜悯他的弟兄或者他的祷告就是莫名其妙的胡言乱语,“哦,耶和华啊,巴不得你的护理之工能在那人心里产生一般性的影响,使他转向善待我的儿子们,但如果你做不到的话,就随便照他的自由而行吧。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怪异的祈求,然而一个信仰阿米念教义的人怎样能做一个更好的请求,我无法想象。因此所罗门确定的说,”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21:1)如果君王的心他内在的自由意志与别人无异,他外在的自由因着他的地位远远的超过他人,都被说成是在神的手里,照神喜悦的方式任意转动,那毫无疑问,其他人更不能免除于这同样护理之工的统治之下,这节经文的意思是清清楚楚的,与我们所坚持的反对阿米念,反对绝对独立的自由意志之阿米念偶像。这些经文的意思直接支持我们反对阿米念那绝对独立自由意志的偶像。就像但以理责备巴比伦的君王,“没有将荣耀归与那手中有你气息,管理你一切行动的神”(但以理书5:23)这里不但是提到他的气息和生命,还包括他的一切行动,他的念头话语都在神的手中。

第三,有些时候神的圣徒祈求的,像我前面讲到的,正是祈求上帝喜悦来决定他们的心思,扭转他们的意念,使他们全心的做这事或那事,而丝毫没有侵犯他们实在而适当的自由,如大卫所说,“求你使我的心趋向你的法度,不趋向非义之财”(诗篇119:36)他这样的祷告完全也应该成为我们的祷告,我们可以凭着信心祈求仰望上帝的力量,和在基督里的应许来成就我们的祈求, “你们若奉我的名求什么,我必成就” (约翰福音14:14)。现在我请任何一个基督徒来判断,是不是在这样的请求中,他期望从上帝的手上得到的不过是神施加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影响,使他照着他自己的选择,做他眼中看为美的事,而这就是阿米念主义者所愿意允许神做的一切了。还是他们祈求神有效地转变他们的心思和意念,照着他的话语和教导,在他们里面工作,使他们完全的顺服上帝的道路,而不寻求更多的自由,只要有足够的自由使他们能够自愿的遵循上帝的道路就够了。确实的,上帝的仆人们的祷告常常和所罗门一样,寻求主与他们同在,“愿耶和华我们的神与我们同在,像与我们列祖同在一样,不撇下我们,不丢弃我们,使我们的心归向他,遵行他的道,谨守他吩咐我们列祖的诫命、律例、典章”(列王记上8:57,58)也和大卫一起说,“神啊,求你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诗篇51:10)也就是照着上帝的应许,他们请求神,“使他们有敬畏我的心不离开我”(耶利米书32:40)“耶和华啊,求你将你的道指教我,我要照你的真理行;求你使我专心敬畏你的名”(诗篇86:11)这都是请求他在他们的意念和行动上做工,使他们实际地遵守他的法度,这可不仅是寻求一种一般性的影响,使他们能够照着他们自己心里所喜悦的做或不做。

第四,永生上帝的诸多的应许和警告的确定性,取决于他能否照着他所喜悦的,有效地转动人的心思意念,这样对那些敬畏他的人,他应许他们要在人的眼前蒙恩。现在如果即使上帝照他所能的做工,人的心还在他们自己手里,是否要恩宠一个人,那么上帝的应许就不一定能实现了,毫无疑问,雅各与神摔跤的时候,就是怀着这样一个希望的,”你曾说:‘我必定厚待你,使你的后裔如同海边的沙,多得不可胜数。’”(创世记32:12),雅各可没有担心过上帝究竟有没有能力实现这个应许,而事情的发展也证明这样的担心是毫无理由的,见创世记33章,因为耶和华转动了他兄弟以扫的心,就像他在别人身上所做的,“他也使他们在凡掳掠他们的人面前蒙怜恤”(诗篇106:46)这有效的掌控在执行他的审判上也是需要同样的,“他把谋士剥衣掳去,又使审判官变成愚人” (约伯记12:17)“其余的没有一样他不吞灭,所以他的福乐不能长久”(约伯记20:21)总而言之,在整本圣经中没有一处预言,没有一个神向他的教会和信他之人的应许,其实现不涉及到人的自由意志和需要人的同意,这清楚的证明了上帝掌管人的心,左右他们的意志,引导他们的性情,使他们自愿地选择做他自己的旨意定旨他们要做的,例如预言藉着古列之手,将以色列人从巴比伦的掳掠中解救出来,又例如使外邦人归向福音,坚固他的教会,马太福音16章;又例如藉罗马人之手摧毁耶路撒冷,马太福音24章,还有很多其它的地方

这种认为上帝只对人的行为有一个一般性的影响,而不能够有效的改变他们的意志,做这个或那个特别的事的意见,——

首先,这种观点假设了有些事情的好处不来自于神,而来自于人的行为,也不借助于上帝的参与。这是亵渎的观点。使徒保罗明确的证明一切都是从他而出的。

其次,特别的,这种观点否认了一切善行都是从上帝而出的,因为善行都是具体的行为【22】;而照着阿米念主义的观点,具体的行为都应该归结于从人的意志而出。上帝的一般性的影响,对于建议一个人去祷告,或者左右他做败坏自己行为的恶事,功效都是一样的。

第三,这种观点使得上帝一切的旨意的执行都依赖于人的决定,因而就是不确定的,进而他的预知先见也就是可错的,而很可能失望而归的。因此,在以下表格中的宣告中,神的话语和阿米念主义的宣告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圣经的教导
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使徒行传17:28
阿米念的教导
上帝的托住万有的行动,不是他的大能所做的积极工作,而是他的意志所做的消极工作。

圣经的教导
他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希伯来书1:3
阿米念的教导
这意思就是指他决意不毁灭他们。

圣经的教导
我们所作的事,都是你给我们成就的。以赛亚书26:12;
耶稣就对他们说,我父作事到如今,我也作事。约翰福音5:17
阿米念的教导
当上帝施加他影响的时候,他没有在被造的行动上,激动或帮助他们做任何行动。

圣经的教导
心中的谋算在乎人。舌头的应对,由于耶和华。箴言16:1;
王的心在耶和华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言21:1
阿米念的教导
上帝让我们自由而行的那些事上,他除了期望以外,什么也不能做。

圣经的教导
求你使我的心,趋向你的法度,不趋向非义之财。诗篇119:36;
求你使我专心敬畏你的名。诗篇86:11;
却没有将荣耀归于那手中有你气息,管理你一切行动的神。但以理书5:23
阿米念的教导
上帝的护理之工,不能决定人的自由意志做这或那特定的事,也不能否定不做这样或那样的事。

圣经的教导
参见马可福音 27:1, 对比 使徒行传 2:23, 和 4:27, 28;路加福音 24:27; 约翰福音19:31-36.关于其它事情的必然性, 参见出埃及记 21:17; 约伯记 14:5; 马太福音 19:7,等
阿米念的教导
人的意志应该自由于一切人的内在和外在的必须性上,也就是说上帝不能够使事情照着他自己的旨意不错的实现。参见以上讨论。


Endnotes:
1. “Qei,a pa,ntwn avrch. di, h-j a[panta kai. e;sti kai. diame,nei.” — Theophrastus, apud Picum. Vid. Senecam de Provid. et Plotinum.
2. “An actus divinae providentiae omnium rerum conservatrix, sit affirmativus potentiae, an tantum negativus voluntatis, quo nolit res ereatas perdere.” — Rem. Apol., cap. 6.
3. “Providentia seu ratio ordinis ad finem duo praecipue continet: principium decernens seu ipsam rationem ordinis in mente divina, ipsi Deo coaeternum, et principium exequens, quo suo modo, per debita media, ipsa in ordine et numero disponit.” — Thom.
4. “Majestatem Dei dedecet scire per momenta singula, quot nascantur culices, quae pulicum et muscarum in terra multitudo.” — Hieron, in cap. 1, Hab.
5. “Quis disposuit membra pulicis ac culicis, ut habeant ordinem suum, habeant vitam suam, habeant motum suum,” etc. “Qui fecit in coelo angelum, ipse fecit in terra vermi culum, sed angelum in coelo pro habitatione coelesti, vermiculum in terra pro habitatione terrestri, nunquid angelum fecit repere in coeno, aut vermiculum in coelo,” etc. — Aug., tom. 8, in Psalm 148.
6. Rem. Apol., cap. 6.
7. “Qui sic homines voluit esse liberos ut fecit sacrilegos.” — Aug.
8. Ta. evf v u`mi/n ouv th/j pronoi,aj avlla. tou/ h`mete,rou auvtezousi,ou. — Damascen.
9. “Deus influxu suo nihil confert creaturae, quo ad agendum incitetur ac adjuvetur.” — Corv. ad Molin., cap. 3. sect. 15, p. 35.
10. “Quae Deus libere prorsus et contingenter a nobis fieri vult, ea potentius aut efficacius quam per modum voti aut desiderii, velle non potest. — Vorst. Parasc., p. 4.
11. “Deinde etsi in isto casu destinatum aliquod consilium ac voluntas Dei determinata consideranda esset, tamen in omnibus actionibus et in its quidem quae ex deliberato hominum consilio et libera voluntate et male quidem fiunt, ita se rem habere inde concludi non possit, puta, quia hic nullum consilium et arbitrii libertas locum habent.” — Corv. ad. Molin., cap. 3. sect. 14, p. 33.
12. “Respectu contingentiae quam res habent in se, tum in divina scientia Deo expectatio tribuitur.” — Rem. Defen. Sent. in Act. Syn., p. 107.
13. “Potentia voluntatis, ab omni interna et externa necessitate immunis debet mahere.” — Rem. Confes., cap. 6. sect. 3. Vid. plura. Rem. Apol., cap. 6. p. 69, a.
14. “In arbitrio creaturae semper est vel influere in actum vel influxum suum suspendere, et vel sic, vel aliter influere.” — Corv, ad. Molin., cap. 3. sect. 15.
15. “An conservatio ista sit vis sive actus petentiae an actus merus voluntatis negativus, quo vult res creatas non destruere aut annihilare, — pesterius non sine magna veri specie affirmatur: locus ad Hebrews 1:3 inepte adducitur.” — Rem. Apol., cap. 6. sect. 1, p. 68, a.
16. “Curandum diligenter, ut Deo quidem universalis, homini vero particularis influxus in actus tribuatur, quo universalem Dei influxum, ad particularem actum determinet.” — Corv, ad Molin., cap. 3. sect. 5.
17. “Ita concurrit Deus in agendo, cum hominis voluntate, ut istam pro genio suo agere et libere suas partes obire sinat.” — Rem. Confes., cap. 6. sect. 3.
18. “Influxus divinus est in ipsum actum non in voluntatem.” — Armin. Antip., alii passim.
19. “Determinatio cum libertate vera nullo modo consistere potest.” — Rem. Apol., cap. 7. fol. 82.
20. “Providentia divina non determinat voluntatem liberam ad unam contradictionis vel contrarietatis partem.” — Armin. Artic. Perpen.
21. “Dominus dissipavit consilium quod dederat Achitophel agendo in corde Absolon, nt tale consilium repudiaret, et aliud quod ei non expediebat eligeret.” — Aug, do Grat., et Lib. Arbit., cap. 20.
22. “Qui aliquid boni a Deo non effici affirmat, ille Deum esse negat: si namque vel tantillum boni a Deo non est: jam non omnis boni effector est eoque nec Deus.” — Bucer. 3 cap. 9. ad Rom.




译文由译者朱路,张纯益弟兄授权发表,译文无版权,欢迎下载、转发或其它方式使用。
译者非常需要能校对润色译文的同工。如有兴趣参与这项事工请联系:zhulu@yahoo.com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