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我认为麦琴读经法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我认为麦琴读经法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作者: Peter Mead


http://biblicalpreaching.net/2011/12/09/can-i-tread-on-some-special-toes/


又是一年一度开始下定决心的时候了。教会其中一个大计划,就是鼓励会众一年读完圣经一次。也许你正在考虑怎样鼓励会众这样读圣经,提醒他们使用读经计划。在这方面,我要打算戳一戳一些人的痛处。


“我认为麦琴读经法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没错,我是这样说的。


仍有许多出名的牧师广泛推广这种读经计划。这计划基本上就是每天读4章圣经,这就让人一年之内读完整本圣经一次,加上一些重复(新约圣经和诗篇)。我认为这计划可以很好帮助人开始读圣经,我知道许多人已经因此得到了帮助,但我认为这并不是最好的方法。


基本上这个读经计划,还有其他类似读经计划的问题,在于它把读经分隔开来。按照这种方法,人在第一天读圣经的时候,同时开始读创世记、以斯拉记、马太福音和使徒行传。我并不打算挑起一场分别为圣的暴动,但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为什么我这样说?


1. 它把圣经章节看成是维生素药丸,而不是它们原本就是的一场盛宴。这就是说,它生出一种“平衡”感,却不鼓励读者真正尝试按照经文的流动发展,品尝经文的滋味。


2.它妨碍读者按照上下文读圣经。人在忙碌的生活中要保持一个思路已经够难的了,何况要保持四种思路。


3. 它并不鼓励读者进入“状态”。我不认识有任何人会提议一天读四本小说,每天一本读一页。鼓励人熬过前几分钟不够专注的读经,然后进入状态,被经文叙述深深吸引,不愿把圣经放下,这岂不是更好?


4. 它鼓励的是一种打钩完成任务式的读经法,把读经当成一种操练,而不是把读经当作一个好机会,与神在圣经这史诗般启示中显明的心意相通。太多的人把读经看成是一种费力的操练,必须强迫自己去这样做的操练。但是我认识的以读圣经为乐的人,通常是那些狼吞虎咽读圣经,而不是蜻蜓点水般读圣经的人。


那么有什么建议?为什么不鼓励和邀请人积极和按照关系来读圣经,把神看成是有个性,是与自己相关的。就是说,带着一种要认识神的激情来读祂的话语,读圣经的人/听读圣经的人就可以认识神的个性,在与神建立个人关系方面有长进。


也许值得考虑的是,我们如何通过热心邀请来鼓励会众,而不是强化在一年或三年之内“读完圣经”的“艰辛难处”。我们作为“把圣经介绍给人的人”,应当确保我们真是热衷于读圣经的人,努力所做的,并不仅仅是点燃我们听众那种所谓的操练心志。


(以下是本文作者推荐的一篇关于读圣经的文章)


通读圣经


Ron Frost


萨姆是一位退休宣教士,在温哥华以北不列颠哥伦比亚海岸植堂。我们两人夏季短宣的时候帮忙做教会的建筑工作,每天早上开始工作之前,一起在他海岸边的小房子里吃早餐。每次我们都努力展开一场开开心心对圣经真理的讨论。在大部分情形里,萨姆会从引用创世记开始,最后引用启示录,当中触及四到五处其他经文。


萨姆的圣经知识令我感到惊奇,他对圣经的敏感,不是以一种陈腐的形式,而是以一种看起来可以触摸得到和实际的方式,贯穿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我问他是怎样获得这种圣经知识的,他笑起来。


“我只不过是读我的圣经罢了。”


“你读了多少?你是怎样读圣经的?”


“我努力至少一年把圣经读完两三遍。”


我手里的咖啡几乎撒了一地。在他几乎整个基督徒人生当中,他都一直按照这种速度读圣经,坚持了差不多50年时间!


这个挑战把我吸引住了。在两个月之内,我就第一次从头到尾读完了圣经。结束的时候,我被神的伟大、圣洁和救赎的爱深深折服。我发现祂伟大品格和穿透一切的力量,是一种有极大推动力的纽带,紧紧把两约圣经的每一卷书联系起来。这成为我追求神的开始,这追求是以神对我们说的话,我“听”祂的话作为第一优先顺序。从此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回头!


几年之后我发现这种强化读经法就像对我一样,对其他人也大有功效。约翰是我在军队里的室友,他是一位信徒,但他的信心没有任何力量。一天早上在我去值勤前,他抱怨说他因着信仰被人欺负,而我却多少免受这种对待。


我记得对他冲口而出说,“约翰,这是因为你不坚持任何立场!你说你相信神,但你从来不花时间与祂在一起。”


我问他为什么如此害怕读圣经,到底他有没有把圣经从头到尾读过一遍?


等我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他差不多读完了创世记;到了晚上,他几乎已经读完了出埃及记。很快他就带着圣经去干活,在中间休息的时候,他会把一部分圣经读给他那些感到惊奇万分的宪兵朋友听。到了第二个月结束的时候,他已经读完了整本圣经。


约翰不仅在朋友面前有了新的公信力,人不再欺负他,而且也帮助在我们上的教会里发起了一场年轻人团契。在服完兵役后,他上了圣经学院。在我们服役两年结束的时候,我们谈论到一起读经的事,他说用这种方法,“我爱上了神。”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采取了一种团队读经法,已经与差不多十几个伙伴一起通读过圣经。这一切都是从在博伊斯的一家教会开始,当时我邀请一位新信徒阿威采用这种方法,让他的信心可以长进。他的生活兴盛起来。很快其他人看到这改变,虽然我们从来没有正式推广过这种读经法,他们却开始效法我们这种通读圣经的方法。


两周之前,我开始另外一次搭档通读圣经计划。和我一起读经的克里斯,是我带领的大学团契里一位19岁的年轻人,他在基督徒家庭成长,但直到六个月之前,他对属灵事情通常来说都是无动于衷。在参加了早晨查经五周之后,他问是否可以参加另外一次查经,我建议我们一起通读圣经。


规则很简单。我们选了一个完成读经计划的日期(在这种情形里,是从我们开始后四个月)。我们在星期二早上见面一个小时,聊天大约十分钟,然后开始把我们在这一周读经中划线的经文大声读出来 ——通常取决于我们各自的进度,涵括圣经不同部分。无论是谁先读,都有十分钟,想读多少经文都可以,然后再把接力棒交给读经伙伴。我们不解释所选的经文,也不尝试应用经文,我们只是在全时间内按照经文逐字逐句读出来。我们从来没有把我们已经划线的经文全部读出来,但这并不要紧。时间到了,我们就停下来,然后我们分享代祷事项,祷告。这听起来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地方,但却是我一周最开心的时光。


这种读经的做法


这样做的目的,就和我们读任何一本好书一样,是要按照圣经的发展思路阅读,任何时候,只要有时间就读。这样我们就是把一个有空的晚上,或周六早上当作是读经的“机会”,而不是一种责任。如果我们给圣灵动工的空间,这很快就会变成一种新的嗜好。例如上周四,克里斯读了五个小时圣经,就好像他找到一本好书,有一些时间可以读书一样。当然他真的是有一本好书,也有时间读书!


正如我已经提到的那样,我们是按自己的进度读经,所以,我们很少分享同一圣经部分的经文。这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事实上这很有用,因为这让圣经的一部分都有双重曝光。


给经文划线,对于我们集中精神来说至关重要,也是我们唯一要做的“功课”。所以在我们聚会的时候,只是把我们选的经文读出来,不需要做任何教导或评述,但是我们所选的经文,通常对我们都很有启发作用。


我们也选了一个完成日期,这给我们带来挑战。当然这占用了我们一些可支配时间,但我每天读经的时间,通常只是三十分钟而已,和读报纸的时间差不多。要是能够,我也找更长的阅读时间,通常是在周末,为的是能够抓住更多的“发展思路”,我最享受这些时光。我需要指出一点,我鼓励第一次读圣经的人,把重复或者是技术的部分略过,比如旧约律法清单,家谱和类似的内容,暂时跟着叙述发展,稍后再回来看这些具体内容。


一些问题


对于一个没有受过训练读圣经的人来说,圣经是不是范围太广阔,太复杂?


不会,特别是如果一位年轻基督徒,有一位更成熟的信徒帮助回答当中可能出现的基本问题。我们在学校或者在工作岗位第一次学习任何事情的时候,通常都会面对复杂的局面。虽然如此,我们会开始发现一些原则,成为将来学习的参照点。一位教师或帮助者的任务,就是指引学习的人去看原则,给复杂的局面定位。这种原则很自然就会在两个拍档之间非正式的谈话中浮现。


什么是采用这种方法的最佳年龄段或能力水平?


一位初中生青年团契牧师使用这种方法,帮助24位他服事的年轻人在暑假期间读新约圣经。在每周三聚会的时候,他留一段“汇报”时间,让学生分享他们给圣经划线的内容。每一个人都带着热情按时完成。另外一次,我向一个教会家庭营会讲到这种通读圣经的方法后,有两位14岁的男孩子承诺尝试这种方法,他们后来打电话告诉我,说他们已经在一个月的时间读完了整本圣经……并且爱上了这种方法!


如果我不擅长读书怎么办?


我自己靠一部CD播放机帮助调整阅读速度,所以通常我是按照讲话的速度阅读。有一次我用这种方法,与一位有阅读障碍的搭档一起读圣经。我买了圣经录音带给他听,而他把印在纸上吸引他注意力的经文用下划线标注起来。他的阅读技巧也得到明显改善。


最后说明


圣经门徒培训起作用,我相信因为这是基督愿意采用的方法。耶稣给跟从祂的人清楚指示,要他们“常常遵守”祂的话语(约8:31)。按照这句话的意思领受祂的教训,通过强化圣经阅读加以应用,这就确保基督徒可以直接面对圣经,这对灵命成长来说至为关键。


在刚刚过去的八月,尼克和他的家人前往亚洲进行宣教工作。几年前尼克成为一位基督徒,当时阿威和我正好开始我们的通读圣经计划,他和阿威也开始互相认识。尼克认定所有基督徒都是用这种方法通读圣经,他继续爱读圣经,这带领他去接受正式神学训练。他仍保留着这旺盛的读经愿望,现在这已经感染了其他人。


圣经门徒训练也表明基督的爱。我们需要向刚信主的人表明,把我们在基督身体内联合起来的联系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当两个人走在一起,通过共同努力追求神,高度委身团契,这联系就发生作用。当读经伙伴在一周内读完相当部分的圣经之后一起聚会,认识到圣灵已经与他们同在,亲自在他们的生命当中做“划线”的工作,伙伴之间符合圣经的爱就实质性增长,这表现在每个人愿意把弱点摆在对方面前,彼此负责,代祷和培养友情。


保罗向以弗所的长老明确说,他服事他们的时候,已经把神全备的旨意告诉他们(徒20:27)。我们现在通过圣经来认识神的旨意,基督徒纵览圣经,就开始对圣经全局有一种认识,使用这种认识帮助他学习任何特定经文。在大多数情形里,新约圣经作者认定他们的读者对旧约圣经有一定认识。当代基督徒很重要的是要有足够的装备,满足这种前提要求。


萨姆给我生命留下的印记是存在永远的,这并不是因为他有异乎寻常的智慧,而是因为他是神活生生话语的管道。耶稣对井边那妇人说的话,讲的正是萨姆与我分享的原则:“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约 4:14)现在岂不正是我们花大力气、稳定和全面读圣经的时候吗?


本文于1988年1月首次刊登于慕迪月刊,标题为"Make this the year!" 本文也收录在作者所写 Discover the Power of the Bible (Eugene, OR: Harvest House, 2000) 一书的201‐206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