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你会被食人生番吃掉的!”

他的勇气成就了什么?

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的一个主要答案,就是,

Aniwa全岛的人归向了基督。

在Tanna 岛上四年看起来毫无果效,代价高昂的努力,是本来可以意味着佩顿宣教生活的结束的。他可能想起,在格拉斯哥,在十年的工夫里,作为一个城市宣教士他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现在,有四年了,他看来是一事无成,在这期间他还失去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但他没有回家,而是把他宣教的心转向了Aniwa岛。这一次事情就不一样了。"我宣告Aniwa 为耶稣所有,靠着神的恩典, Aniwa 现在在救主的脚前敬拜" (p. 312)。

他在Tanna充满勇气的坚持导致他的事迹唤醒了成千上万的人回应宣教的呼召,给本土教会加增了力量。

佩顿说他写《自传》第二卷的原因就是,为要记录神"奇妙的良善,他使用我卑微的声音和笔,和我的故事,使成千上万的人对宣教工作产生兴趣" (p. 220)。这影响延续直到今天 – 甚至直到现在在这房间里。

常常,当我回想起我头四年在Tanna 岛上的危险和失败的时候,我惊奇 . . . 为什么神容许这些事情发生。但现在回头看,我已经清楚看到 . . . 主当时在预备我,给我提供材料去完成我一生中最好的工作,就是用一种活生生的对他们自己南洋上的这些岛民的关爱,来点燃澳大利亚长老会的心 . . . 作为神差派一批又一批的宣教士到新赫布里底来的工具,为耶稣宣告一个又一个的岛屿为他所有。这工作,和在时间里,在永世里,由此而出的一切,是永远不可能由我完成的,只能由首先的受苦,然后我在Tanna 岛上工作的故事成就! (pp. 222- 223)

这唤醒不仅发生在澳大利亚,还发生在苏格兰和全世界。比如,他告诉我们,在他经历四年在Tanna 岛上的痛苦和看上去的毫无果效之后,他回家乡巡回演讲对他自己那间小小的改革宗长老会所带来的影响。"我 . . . 充满了一种激情,感激我能在我巡回演讲结束的时候宣告 . . . 在她所有按立的牧师中,每六个就有一个是十字架的宣教士!" (p. 280)。的确,家乡的影响比这更为广泛 – 这对所有教会都是一个功课。

这亲爱的古老教会不但没有跌倒,相反,她宣教的热忱,如果不是引起,至少可以说带来了在本土少有的兴旺。自由的新浪潮横扫她会众的心。缠绕许多教会和牧师的债被扫清了。额外的聚会被组织起来。在1876年5月,改革宗长老会与比她更大,更富有,更进步的姊妹教会,苏格兰自由教会,结成一个体面的,独立的联盟。 (p. 280)

换言之,因着约翰佩顿在Tanna岛上,尽管看上去没有取得果效,但勇敢的坚持,果子结出来,祝福了宣教工场,祝福了本土教会,这是他在危险中从来没有梦想过的。
另外其中一个好果效就是证明了福音的大能,使最心硬的人归信。

佩顿写下他的故事的时候,是考虑了欧洲那些世故的,蔑视福音的人的。他要向持怀疑态度的现代人证明,福音能够,的确改变了最不可能的人,和他们的社会。

在他的自传中,他专门讲述了Tanna 岛上一位名叫克维亚的酋长归信基督的故事。当他临死的时候,他前来向佩顿道别。

"再会,教士。我现在非常接近死亡;我们要在耶稣里再见,与耶稣再见!" . . . 亚伯拉罕支撑着他,踉踉跄跄地来到墓地;在那里他躺下 . . . 在耶稣里睡着了;在那里,忠心的亚伯拉罕把他埋葬 他妻子和孩子身边。这样,一位曾经是吃人族酋长的人死了,但靠着神的恩典和耶稣的爱,他被改变成为了一个光明,美好的人。你对此怎么看,你这怀疑的人,对归信的真实怎么看? . . . 那天我知道,我现在知道,至少有一个来自Tanna 岛的人,在天堂里歌唱耶稣的荣耀 – 哦,当我在那与他再会的时候,这该何等欢喜! (p. 160)

当然,还有老朋友亚伯拉罕他自己。他不是经由佩顿相信的,但他是来自Aneityum岛的一个归信的吃人族,是佩顿在Tanna岛上自始自终完全值得信赖的助手。所以佩顿对那些怀疑的欧洲人作见证说:

当我听到那些不敬虔的拙劣的作家和议论者肤浅的反对之音,暗示说在归信里没有真实,宣教的努力只是浪费的时候,哦,我的心是多么盼望把他们放在Tanna岛上,只要一个星期,和那些身为吃人族,异教徒的“自然人”,和归信的亚伯拉罕,这位“为了耶稣的爱”而抚育他们,喂养他们,拯救他们的唯一的一位“属灵人”在一起, - 我就可以知道要花多少钟头使他们确信身为人的基督根本上是真实所在! 欧洲所有的怀疑论都要在愚昧的羞辱中藏起它的脑袋;它一切的怀疑,都要在耶稣,唯有耶稣,使那归信的吃人族眼里发出的新的光明的一望之下烟消云散。 (p. 107)

这个关于佩顿的勇气所成就的列表可以继续下去,因为事实上,我们第二个和第三个问题是重叠的。事实上,他的勇气所成就的,就是验证了那使得他有这勇气的一切价值观。所以让我们不再拉长这个列表,而是转向下一个问题。


(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