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你会被食人生番吃掉的!”

因着顺服神主权智慧的祷告,他得到勇气。

如果你的妻子对神有同样的信心,但得不到保护,反而死了;Erromanga岛上的戈登夫妇同样信靠神要保护的这些应许,却殉道而死;这样你会怎样抓住神的这些应许呢?9 佩顿在他还没有学会支持这点的神学之前,从听他母亲祷告就已经知道了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当苏格兰的马铃薯歉收的时候,佩顿夫人对他的孩子说,“哦我的孩子们,要爱你们的天父,凭信心用祷告把你们一切的需要告诉他,他要供应你们一切的需要,这是为你们的益处和他的荣耀" (p. 22)。10 这就是佩顿抓住神的应许,信靠神所要达到的:就是神要成就佩顿的好处,为了神他自己的荣耀。

当他被武装的土著包围,籍着顺服神的智慧,为了神的荣耀和他的益处而抓住神的应许而发出的祷告,勇气就临到他身上。

我安慰他们说,我不怕死,因为死了我的救主就会接我在天堂里与他同在,这要比活在地上好得无比。然后我向天举手,眼望天上,大声向耶稣祷告 . . . 按着他看为是最好的,或是保护我,或是带我回家到荣耀里。 (p. 164)

他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祷告: "按着你看为是最好的,保护我,或是带我回家到荣耀里。" 他知道耶稣把受苦和殉道应许给他的一些仆人(路11:49; 21:12-18)。 所以他所抓住的应许有两样:或是保护我,或是带我回家,是为了荣耀你,为了他人的益处。11 在经历一次可怕的旅程后他写道,“要不是我确信 . . . 在尽责任的每一条路上,他都要带领我经过,或者为他的荣耀把我接走,我是决不可能经历这次旅程的” (p. 148)。12

在这些危机中,神所赐他的平安不是肯定可以逃脱的平安,而是神为善,满有智慧,全能,万事皆行为美的平安。“我们感觉到神就在身边,无所不能,行他看为至好的事” (p. 197)。

母亲在危险的时候快快跑去保护她哭泣的孩子,这能快过主耶稣快快回应那相信的祷告,按着他自己看为好的时间和方式,给他的仆人送来帮助,为了他的荣耀和他们的好处吗? (p. 164)13

他的勇气来自以神为乐,他知道这种喜乐是不能被任何其他事奉所带来的喜乐超过的。

哦,愿这世上追求欢乐的男女可以尝到,体会那些认识真神,热爱真神的人的真正喜乐 – 这是世界不能赋予他们的产业,却是那最贫穷,最谦卑的跟从耶稣的人所继承和享受的! (p. 78)

我的心常常在它里面说 –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家里人的眼睛才能得以打开? 什么时候那富有,满有学问的人. . .才能离弃他们肤浅的快乐,去和那些贫穷,无知,被人抛弃和失丧的人一同生活,把他们留到永远的名声刻写在经由他们得到祝福,被带到救主那里的人的心上? 那些已经尝过这种最高的喜乐,“主的喜乐”的人,决不会再问 – 生命活着还有意义吗?14

在他生命的尽头,他写下那带领他向前的喜乐,还有他的希望,就是他自己的孩子将来接过同一的使命,找到同样的喜乐:

让我记下这不可摇动的信念,就是这是任何一个人可以投身,被使用去做的最崇高的事奉;如果神把我的一生再次给我,可以再活一次,我不会有一丝的犹豫,要把它放在祭坛上献给基督,使他可以和以前一样再次使用它,尽相似的爱的事奉,特别是在那些若没有这些就永远不会听到耶稣的名的人当中事奉。在那我已经忍受,那现在可以将我击倒的事情中,没有一点可以让我颤抖 – 相反,我大大欢喜 – 当我呼出对神的祈求,求那配得称颂的主喜悦,将我所有孩子心转向宣教工场,他可以为他们开路,把耶稣和他的福音带到异教徒世界的中心而活,而死,使这成为他们的骄傲和喜乐! (p. 444)

约翰佩顿的喜乐最深深建立在何处?答案看来就是,它是最深深安歇在因着“我要与你们同在”这个应许而有的,与耶稣基督亲自相交的经历之上。所以,我要提的他的勇气的最后一个来源就是

他的勇气来自因信他的应许而与耶稣的个人交通,特别是在他临近永世的边缘的时候。

在大使命中所明确赐下的应许就是:“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 . . . 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太28:19-20)。这个应许超越任何其他的应许,在约翰佩顿经历的一切危难中,让他与耶稣亲近,耶稣对他变为真实。在经历在各个岛屿上令成千的人死亡,人们把这归咎于宣教士的麻疹大爆发后,他写道:“在这危机当中,我感到相当的平静,内心坚定,我直立,把整个人交付给这个应许,'我就常与你们同在' 宝贵的应许! 我是何等常常为此称颂耶稣,以此为喜乐! 他的名是值得称颂的" (p. 154)。

这个应许在佩顿经历危机的时刻让他真实感受到基督,这种能力是特别不同于任何其他的经文或祷告的:

要是没有那挥之不去的对我亲爱的主和救主同在的认识,全世界都不会有任何其他东西可以保守我,使我不致失去理智,悲悲惨惨地死亡。他“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这句话,对我来说变得如此真实,以致我仰望他都不会害怕,就像司提反那样。他定睛望下来看着这一切。我感受到他支持的大能. . . . 这是异常的真实,20年后我回想起还感到甘甜,在火枪,棍棒,长矛指向我,要索去我的性命这可怕的时刻,我有最亲近,最宝贵的看见,得以一瞥我那配得称颂的主的面容和微笑。15 哦,活着忍耐,得以看见“那不能看见的主”,这是何等的福气! (p. 117)

在他的《自传》中最震撼的其中一段描述了他的一次经历,他藏身在一棵树中,任由一位为人不可靠的酋长的摆布,数以百计愤怒的土著搜寻他,要夺他的性命。那时他所经历的,就是佩顿的喜乐和勇气最深的源头。事实上,我敢说,正是为了分享这个经历,让其他人来享受这经历,使他他写下他一生故事。16 他的《自传》是这样开头的,“我在这里所写的是为了神的荣耀” (p. 2)。这是真的。但神的儿子得到高举的时候,神就得到荣耀。当我们看重神的儿子,胜过一切的时候,神的儿子就得高举,这正是这个故事所讲的。

完全受这如此让人怀疑,摇摆不定的朋友的摆布,我尽管疑惑,还是感到最好还是从命。我爬进树里,一个人被孤单留在树林中。我在那里的几个小时浮现在我眼前,仿佛这只是昨天发生的事。我听见火枪不时发射的声音,还有野蛮人的叫声。然而我坐在那里,在树枝当中,就好像在耶稣的怀中一样安全。在我一切的愁苦中,我的主从来没有像这次,当月光在这些栗子树叶中闪动,夜间的空气抚摸我颤抖的额头,我把我一切的心意告诉耶稣的时候,与我如此接近,对我的心如此安慰地说话。独自一人,却不孤单! 如果这是荣耀我的神的,可以再次感受我的救主的灵里的同在,享受他安慰人的交通,我是毫不介意独自在这样一棵树中度过许多的夜晚。如果只剩下你自己单独一人,完全单独一人,在夜半,在丛林中,在死亡亲自的笼罩下,你有一位此时不会让你失望的朋友,你怎么能不与我一样呢? (p. 200)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