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司布真的榜样

神的工人其中一样的职份就是“作传道的工夫”(提后4:5),没有这个他的事奉就不完全。简单来说,这就是指如果不具体恳切把福音带给罪人,盼望罪人被带到基督面前接受他作他们的救主和主,那么我们的工作就还没有完全。这个工作主要是由讲道来达成的,因为所传讲的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那一切相信的,见罗1:16.

传讲福音,这就是要表明神无条件呼召罪人到他面前的心意.“你们一切乾渴的都当近水来。没有银钱的也可以来。你们都来,买了吃。不用银钱,不用价值,也来买酒和奶。你们为何花钱买那不足为食物的,用劳碌的买那不使人饱足的呢。你们要留意听我的话,就能吃那美物,得享肥甘,心中喜乐。”(赛55:1,2)。传讲福音,就是要表明耶稣自己所作的应许,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 11:28)。我们应该带着像使徒一样的火热,放胆,真实,不受约束地宣讲, “所以我们作基督的使者,就好像神藉我们劝你们一般。我们替基督求你们与神和好。” (林后5:20)。我们坚信的加尔文主义不应该妨碍我们热心宣扬白白赐给罪人的福音;我们相信神拣选,使用他的话语行拯救的工作,这应该成为我们传福音的伟大动力。

然而使我们蒙羞的是,在当今改革宗的讲坛上这种传福音的热切实在少见。不传福音的灵令一些教会正统的牧师一周复一周只是“向唱诗班讲道”。 还有一些例子,对人为操纵性的传福音方法的抵制又走向另一个极端,结果很少,甚至没有福音的传讲。还有一些情形,“极端加尔文主义”的僵硬气氛令人对传福音的负担心生冷淡。在大多数情形下,好工人在传讲福音方面还有所欠缺,因为他们缺少按照神的话语,用合乎正统信仰方式传讲福音的好榜样。

司布真在这方面给我们作出了榜样,值得我们今天思考运用。人称为“讲道之王”的司布真总是“传福音讲道之王”, 司布真的讲道在教义方面无出其右,常常有可称为浓缩神学的段落语句,他也从来不忽略有针对性,面对个人,充满热情的呼吁,要求他的听众单单信靠基督耶稣得拯救。

即使是阅读司布真的布道稿也可以令人觉察到他恳求当时在场听众的那一份热心和迫切之情。他使用任何公义的动机,毫不犹豫,丝毫不羞愧地向他的听众强调生和死,天堂和地狱,永远的祝福和永远的受苦的问题。 留心他在1867年所宣讲的一篇名为《生命水》的布道的结尾部分,看他是如何刺透人心生动传讲福音的。也请留意他是如何与他的会众感同身受,同时又从来不放弃用第二人称向那些在场的人带头宣讲神的话语的:

“愿神使这里没有拖延,免得我们耽搁直到永世,那时没有赦免。愿我们现在就拥有基督。 我们可能活不到能看见明天的太阳,纵然日头依旧-夜幕降临,可能今晚的光线还没有消失, 我们生命就完结了。我们和死亡靠得多么近,我们却几乎从来没有思考这一点!有时候我们就在自己的坟墓边缘,我们却玩乐欢笑,仿佛我们生命有欠与我们! 你们大多数人忘却了死亡。墓地远离城市,但你们仍不可忘记, 因为灵柩可怕地常常来往,敲响的教堂大钟没有生锈,“尘归尘,土归土,灰归灰”这句话对我们一些人来讲依然熟悉。死亡很快就会轮到你。你也要寿终正寝,去见你祖宗的神; 求神使你可以站立在他面前。我不知道这番话可以特别打动谁,但我亲爱的朋友,它可能会打动你。我看到你们一些人穿着丧服,你们要往墓地去为其他人致哀: 很快其他人就要为你穿上这丧服,现在熟悉你的这个地方将要永远忘记你。哦! 因着生命的脆弱,主人的临近,死亡的确定,我求你做这样的祷告, ‘主,把你的恩典赐给我。’ 求主帮助你这样祷告。阿门。”

和落入阿民念主义圈套的福音派传道人不同, 司布真很清楚只有神满有主权的恩典才能真正使人相信基督。然而与此同时,他利用全套的动机呼召人作决定,比如,无可回避的死亡,生命的短暂无常,基督的再来。这和那劝告那肉身和属灵儿女的父亲何等相象, “不要为明日自夸,因为一日要生何事,你尚且不能知道” (箴 27:1); 这和那宣告“因为我们众人,必要在基督台前显露出来,叫各人按着本身所行的,或善或恶受报”, “我们既知道主是可畏的,所以劝人”的使徒时代传道人的榜样何其一致。今天反对人的意志的错误观点的改革宗神的工人应该自问,在抛弃亚米尼亚主义这盆脏水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把合乎圣经的规劝失丧之人的紧迫感也一同泼掉了呢。很明显司布真不是这样!

司布真在每一篇讲道中,到了某个地方都要向人发出接受福音的呼召。 象一场强烈风暴中不时闪过的闪电, 司布真在他强有力的布道中向没有信主和没有决志归向基督和福音的人作出呼吁:有时候在开头部分,不时在他讲的信息的各个要点中,经常在结尾处。 他尽力避免在同一地方用同样的方式作福音呼吁。象得人如得鱼的渔夫一样他花费心思撒网,总是期待有所收获。按着他自己所说的,“向神真诚的爱和对人热切的爱是呼求人信主之人的重要条件,” 司布真的呼吁带着温柔的热切之情,他尽心尽性尽力把神的怜悯传给他的会众。在按照罗马书2:4(“还是你藐视他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所作的一篇题为《真诚的呼求》的讲道中,我们可以体会到这位为神向罪人呼求,然后和罪人一道向神呼求的传道人的风范:

“哦傲慢的人啊,我向你呼求,是何等疲惫,但我还没有疲惫不堪! 尽管我常常向你呼求却没有果效,我要再一次代基督向你说话—为你的罪悔改,定睛看你的救主,按他所定的方式向他承认你的信心。 我确信若是为一条狗的性命向你们当中一些人求情,老早我就可以劝服你们了。你岂不关心自己灵魂的得救吗? 哦,你们是何等奇怪被冲昏了头脑—人不愿自己得救;而是愚蠢,疯狂地抵挡带领他们悔改的神的怜悯。亲爱的人,远神祝福你们,希望你们没有人会蔑视他的良善和忍耐。”

我们宣讲时把会众整体上看成是“圣徒”,我们在讲台上可能不愿意使用诸如“哦傲慢的人啊”这样的称谓作个人化的劝告,但请我们不要忘记,保罗对加拉太人说“我小子啊 ,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 (加4:19),对歌林多人说, “你们总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没有。也要自己试验。岂不知你们若不是可弃绝的,就有耶稣基督在你们心里么(林后13:5)。司布真把他的会众看成是罪人和圣徒的混合体,我们不要犯错,把会众看作“理所当然重生”之人的集体。 神用恳切的心向他的民呼求: “你们要将所犯的一切罪过尽行抛弃,自作一个新心和新灵。以色列家啊,你们何必死亡呢。主耶和华说,我不喜悦那死人之死,所以你们当回头而存活。!” (结18:31,32)同样,司布真也有一颗这样的心。愿神把这样的热情赐给我们,让我们不要批评其他人的心,而为自己的冷淡找借口。(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