ӡ

司布真的榜样

司布真从来不会因坚守加尔文主义而阻碍传福音的工作。他常常批评那些持守极端加尔文主义的基督徒的错误立场。

“基督是不是看着耶路撒冷说,‘我相信这个城市是被神放弃的,预定要毁灭的’,然后漠不关心地走自己的路? 不,他不是这样。他相信预定,但这个真理从来没有使他的心变得冰冷。他为耶路撒冷哭泣,他说道, ‘耶路撒冷啊,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只是你们不愿意。’

“基督为罪人哭泣
我们的脸庞岂可无泪”


这位伟大的英国加尔文主义浸信派牧师是被他的主灵充满的。主一方面说, “若不是差我来的父吸引人,就没有能到我这里来的” (约 6:44),同时他也说过, “凡父所赐给我的人,必到我这里来。到我这里来的,我总不丢弃他” (约6:37).全面宣讲神在拯救上的主权和福音呼召的白白赐予,这也应该成为我们传道的标志.所有的宣告都应带着像我们的救主一般的满有爱心的热切之情。因为神的工人在话语,行为和灵里是分别为圣,代表罪人的伟大救主的(参林后5:20)。

即使是某些人宣称的那些拦阻传福音热情的加尔文主义教义,也被司布真在讲道里当作攻击不信的强有力属灵武器加以使用。如果那些崇拜 司布真的阿民念主义者听到他们这位传福音的模范是这样抨击普世救赎论,他们肯定会大吃一惊:

“许多神学家说当基督死去的时候他成就了某些事情,使神可以成为公义,却又可以叫罪人称义。这某些事情是什么,他们没有告诉我们。他们相信赎罪是为所有人的成就的,但他们的赎罪只是仅此而已。他们相信犹大和彼得一样得到赎罪,他们相信在地狱里被定罪的人和在天堂里得救的人一样都是耶稣基督满足神公义的对象。尽管他们没有明说,但他们肯定是这个意思,因为这可以合理推论出来,他们说,就众人而言,基督是徒然而死的,因为他为所有人死了;然而他为他们的死是如此没有果效,尽管他为他们而死,他们后来还是被定罪了。对这样的赎罪我是蔑视的—我对此是拒绝的。”

然而“有限救赎”的教义对司布真来说却是攻击“怀疑堡垒”和罗马天主教搅扰的重磅炸弹:

“我的弟兄们,我们拥有普世救赎在宣告和善意提供救赎方面的优势,因为没有人相信耶稣却不被基督拯救的; 但赎罪有比这个更大的优势,就是说,那些相信的人是被这赎罪所拯救,他们知道基督为他们做了一个如此的赎罪,他们如果再因着罪被惩罚,这就不仅仅是对怜悯的侵犯,同样也是对公义的侵犯。”

在这方面,以及在基督的位格和工作的方面,司布真长年累月如此地忠心宣讲,以致在他的讲道里教义很自然就和对罪人的拯救息息相关。 这就是作为一个传福音的布道家,司布真能力的奥秘所在。 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布道不仅是传道人的典范,还是普通读者丰富的属灵粮食。人读了司布真的讲道后无一不看到他对来到世上拯救罪人的耶稣基督所作的新鲜,生动,真诚和感动人心的介绍。单单是这个原因,司布真的讲道已经成为我们无价的宝藏。我们的讲道常常是何等贫血苍白,因为它们患上了一种基督缺乏症。阅读司布真的讲道会给你的事奉加入新鲜血液的!

在另外两个重要方面司布真向我们所有这些每周传讲神的话语的人提出了挑战:

第一, 他避免一切形式的“准备主义”,比如,认为还没有相信的人在被基督的恩典拯救之前必须要做一些事,成为某种人。司布真 马上呼召罪人按着他们的本象转向基督(不要和叫人走向台前混淆了!)。和许多传道人口中所出的晦涩难懂的信息相比,司布真和以赛亚书55章风格相似的讲道是何等令人眼目一新:

“我对你们讲,耶稣基督就好像大街拐角上树立的伟大的流水喷泉,他邀请每一位干渴的人前来喝。你不需要停下来说, ‘我口渴够严重吗? 我污秽够厉害吗?’... 按着你的本象来! 按着你的本象来! 任何的使自己合适都是形式主义,任何的准备都是谎言; 任何预备基督的到来都是走错方向。你以为在让自己变得更好,你只是让你自己变得更糟而已.... 按着你的本象来! 如果你是地狱里最污秽的人,信靠基督,这信靠将令你变为洁净。这看起来是一件简单的事,然而让你明白这点却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 这是如此困难,所有传道的布道家都不能让一个人相信基督。尽管我们尽力讲得明白,向你恳求,你只会走开说, ‘这好的让人难以置信!’ 或者你藐视这一切,因为它是如此简单;福音和基督一样被人蔑视拒绝,因为它没有你所希望看到的形式,合宜和美丽。”

如果我们让人明白基督是生命水,邀请人白白地前来喝这水,而不在这泉源跟前部下守兵,我们传福音的工作将会得到何等的复兴!

第二, 司布真真诚相信由发自基督的位格和工作的劝人信靠福音的呼吁,对罪人得拯救是有效的。他用值得我们学习的幽默(这正是读司布真的许多作品给人带来如此快乐的重要原因之一), 司布真对那种对拯救失丧灵魂不抱热情的讲道作出了抨击: “有一些布道,除非神使用雪和冰让麦子成熟,用雾和云照亮世界,否则他在这些布道里是不能救人灵魂的。连讲道的人自己显然都不相信这些布道可以让任何人归正! 如果有一百几十人相信了,没有人会比传道人本身更惊奇的了....”

确实和那些当传道在让失丧之人悔改方面没有果效,就陷入如禁欲主义一般的灰心丧气的人不同,司布真是无限量追求人在他的事奉下被带来归向基督.他告诉在他开办的牧师学院里接受事奉培训的人说, “我们一定要确信人从神那里重生,如果我们不是这样,我们就该像拉结一样哭喊:‘给我孩子,否则我就要死了.’... 和平的使者不可停止痛哭,直到看到罪人为自己的罪哭泣为止。”

当我们奇怪为什么我们的事奉对身边失丧的灵魂没有什么果效的时候,与其马上改用最新的传福音程式,或“以慕道友为本”的方法去和人打交道, 也许我们应该首先检查自己的心,然后恳求神赐下有司布真为典范的热情。他传福音的方法当然不是完美的,然而却是最贴近圣经要求的方法之一。和其他方面一样,在这方面希望司布真的丰富榜样可以帮助我们自己对圣徒和罪人的服事工作。(待续)

TOP